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大妖黑豹很不客气的将原本属于水犀王苍兕的府邸据为己有,那之后,原水犀王的部署们纷纷来投,对于黑豹来说,不出意外的话,这妖王宝座算是坐踏实了。

    寒潭山上,黑豹在被苍兕拼死冻结起来的寒潭之上散步,身边跟着的是从七彩峰返回的豹七。

    听过自己部下的汇报,大妖黑豹面无表情,淡然开口道:“有吴冷护着,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暗中跟上他们,找机会把白鹿捉回,行事小心些,不要惹麻烦!”

    豹七点点头,“属下明白!”

    黑豹突然停步,取出一块令牌,递给豹七,交代道:“实在找不到机会下手的话,拿着这块令牌,去找一个叫梁飞虎的人,让他搭把手!”

    豹七接过令牌,躬身抱拳,“大人放心,属下必定不辱使命!”

    鬼公公日月谷百里之外,有座万窟山,整座山被掏空,洞口无数,故得此名,是血貂王夷浑的府邸所在。

    万窟山最中心位置的一个洞府当中,一个红色皮肤、孩童模样的身影坐在洞府最高处的椅子上,面前有一柄红色电弧缠绕的小巧匕首在飞舞,孩子面前跪着两个身披铁甲的妖修将领,正是在日月谷夺宝不成狼狈逃窜的两个副将。

    “宝贝没抢到,还折了我一个亲信部将赤英,对方是什么人呐?”

    开口问话的是那个赤红肤色的孩子,十八妖王第三的血貂王,夷浑。

    两个副将浑身颤抖,其中一个名叫重环的开口回答道:“我们不知对方底细,只知暗算赤英将军的是一个人族!”

    血貂王夷浑“哦”了一声,皱眉道:“赤英虽不济事,却也不是谁都杀得的,对方什么修为?”

    另一个名为央楼的副将以额头重重点地,颤声道:“对方善以符对敌,虽只是四境修为,却有一个照面便将赤英将军剿杀的本事,要想杀他,恐怕要大人您亲自出手才行!”

    夷浑收敛笑意,手指微动,那红色电弧缠绕的匕首瞬间洞穿这个央楼的眉心,直接将其妖丹搅烂,随后,夷浑望向重环,笑容浅淡道:“你说,对方什么来头,用不用我亲自出手?”

    同伴被杀,重环反倒冷静下来,他仔细思量片刻,开口说道:“对方应该出自人族符门,修为确实不高,之所以能让赤英将军吃了大亏,多半是手上有重宝,这等小角色,我就能搞定,请大人给我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就算

    算追到人族领地,属下也一定将那小子人头割下来,献给大人您!”

    夷浑咧嘴一笑,“那好,从此时起,你接替赤英的位置,给你一年时间,杀掉那个小子,我再提你做妖将之首!”

    重环神色激动,俯首一拜,兴奋道:“谢大人不杀之恩!”

    夷浑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嘿嘿道:“如果杀不掉,我那血狱的滋味你是晓得的!”

    重环咽了口口水,重重点头,随后他突然记起部下们所说之事,开口禀报道:“大人,还有一个情况,那鬼公公似乎也在最后插了手”

    夷浑闻言,突然起身,一把抓住飞舞不断的匕首,怒道:“这老鬼,我不爽他很久了!”说完,孩童模样的夷浑伸手在衣兜中摸索半天,最终掏出一个琉璃小

    人扔到重环面前,继续说道:“你带着它去,走一趟日月谷,如果那人族小子还在,就地杀了,那老太若监敢阻挠,我自有法子收拾他!”

    夷浑顿了顿,又说道:“记住你说的话,就算追到人族领地,也要将那小子人头拿回来!还有,你说的那个会飞的船也一并带回来我瞧瞧!”

    已经惹了两桩大麻烦还不自知的钟正南,此时还在老太监的日月谷中,左右为难。因为老太监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突然说今后要在钟正南身边当牛做马,既是赔罪,也是为了了却他一直以来想要陪伴他几百年前那个主子的私愿。

    钟正南一开始毫不犹豫的一口回绝,可身边的大长老却说:“如今盯着你的人不少,带着他不是坏事!”

    钟正南思虑过后,觉得也有道理,正要开口答应,陶沐又突然拽了拽他的衣袖,低声说道:“这个鬼公公那么厉害,你带在身边,万一哪天他要害你,你打得过?”

    大长老说的有理,陶沐的担心也不是杞人忧天,一时半会儿钟正南还真难下决断!

    钟正南犹豫之际,老太监花雨公公突然伸手按住自己眉心,猛地一扯,取出一个乌黑珠子,随后抓住钟正南手腕,轻轻划开,将钟正南精血融进那颗漆黑珠子,接着将珠子重新收回体内。

    做完这些,老太监才开口说道:“老奴本命鬼丹之上已有钟先生印记,若老奴有了二心,钟先生只需动动念头,老奴便会灰飞烟灭!”

    钟正南皱着眉头,望向大长老吴冷,见后者点了点头,这才对老太监笑了笑,说道:“你都这样了,我要是

    还拒绝,也太不识好歹了!”

    此间事了,钟正南祭出灵舟,带上众人,向北疾行,目的地巴蜀城。

    如今有好几个高手在侧,钟正南安心不少,有大长老、皇甫雄、鬼公公三大高手,只怕寻常妖王来找麻烦,也得碰上一鼻子灰!

    黄昏时分出发,到达巴蜀城之时,已是第二日中午。

    据萧笑笑所说,她们的雨花宫位于巴蜀南边一个名为益川的属城内,雨花宫旁边就是青天剑宗。

    到达益川城外,钟正南收起灵舟,徒步入城,身边只跟着三个女子。大长老吴冷、皇甫雄、鬼公公三人都在进入巴蜀后脱离了队伍,不知去了何处。

    钟正南起先还想靠着这三个高手去那雨花宫狐假虎威一番,此时只得作罢,他还记得大长老离开前说的一句话,“你若是连这种小山头都搞不定,那掌门大典也别参与了,自己去那无人处刨个坑,把自己埋了,省得丢人!”

    走进益川城后,钟正南一直再向萧笑笑打探雨花宫的消息,他有些忧心,万一那雨花宫有那不出世的老妖怪,给自己碰上了,可如何是好!

    好在情况不算太糟,钟正南旁敲侧击打探之后,对雨花宫与那青天剑宗有了个大致了解,雨花宫总体实力不如青天剑宗,宫主只是个金丹圆满的修士,此外还有几个金丹修为的长老。至于那青天剑宗,总计有两个元婴高手,其中一个宗主还是半个残废,身中剧毒,无须担心。金丹供奉所剩不多,有四个死在了万妖林内,剩下的也不足为虑。

    如果人家联手,打不过总还逃得掉!

    反正是上山讲道理的,又不是一定要打架,再者说,自己对那雷晓等人还有救命之恩在,凉他们也没那脸皮暗算自己。

    如果到了非打不可的地步,大不了扯出符门这张虎皮大旗,吓唬吓唬他们!

    这益川城与别地不同,少有高楼大厦,多是三两层的木房,建造精美,古色古香。钟正南没打算即刻上山为萧姓少女讨要说法,得先探探如今山上是个什么情况才行。

    他带着三个姑娘走进一家售卖兔肉的小店,点了些酒菜,吃过午饭再上山不迟。

    钟正南望向那个陶沐取名为陆小白的半大姑娘,有些想笑,大热天的,陆小白头上硬是被陶沐裹了好几层头巾,整个脑袋好似大了一圈,瞧着很是滑稽,这也怨不得陶沐,谁让小姑娘头上长着一对犄角,如果让别

    人瞧了去,是会出大乱子的。

    察觉到钟正南视线,小姑娘瞥了一眼钟正南,“哼”了一声,随后挪了挪凳子,更靠近陶沐。

    陶沐亲昵的摸了摸小姑娘脑袋,白了一眼钟正南,同样“哼”了一声。

    钟正南哭笑不得,委实冤枉,这不是没想起来你是头白鹿嘛!

    几人入城后,钟正南瞧着街道两旁提供各式各样吃食的店铺,口水横流,无意中走进了一家专以鹿肉入菜的酒楼,直到看见泫然欲泣的陆小白后才恍然大悟,赶忙放下菜单,领着众人离开。

    离开那间酒楼后,小姑娘一直对钟正南爱搭不理,每过一段时间,小姑娘都要对陶沐嘟囔一句:“哥哥成坏人了!”

    酒菜上桌,钟正南开始大快朵颐,这段时间身在万妖林,时时刻刻提心吊胆,这会儿回到自家地盘,钟正南那叫一个食欲大振。

    三个姑娘面前摆着的大多是素菜,是钟正南为了小姑娘赔罪刻意点的,食草动物嘛!

    萧笑笑刚刚拿起筷子,然后就停住不动,接着泪流满面,因为旁边几桌食客的谈话内容都与她有关,而且不算是什么好消息。

    “哎,你们听说了吗?那雨花宫出了叛徒,害死了青天剑宗四位长老呢!”

    “可不是,听说那叛徒还是个娘儿们,都说最毒妇人心,瞧瞧这位,那四个长老无非是责骂了她几句,她竟然暗中勾结妖怪,将四个长老给碎尸万段了,让那些畜生吃了顿饱饭!”

    “真的假的?我可听说那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啊,这么恶毒的事情她做得出来?”

    “你这就有所不知了,那娘儿们在自家山门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常常利用与她一起长大的妹子,去勾引那雷宗主的儿子,坏透了!”

    “对对对,说起她那妹子,我还听说,在那万妖林里,她那妹子还是被她亲手宰了的!”

    “不止吧!我听人说,她为了让妖怪帮她杀人,亲手将自己妹妹做成了盘中餐,送给妖怪享用!”

    “这等毫无人性,枉顾天理伦常的败类,居然出自咱们益川,真是丢人!”

    陶沐越听越气,就要起身与人理论,只是被萧笑笑拉住手腕,拦了下来。

    钟正南满脸怒意,他看了一眼紧咬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的少女,开口说道:“放心,这公道说法,我帮你讨定了!”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