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雨花宫正殿前的一处广场,北侧搭起了一个半人高的礼台,四周石柱悉数缠上了大红绸缎,屋檐上也挂起了红灯笼,总之瞧着很是喜庆。

    宾客大多已经就座,便是寻常百姓都有一席之地。

    由于钟正南出手阔绰,他被安排在最靠近礼台的位置,周围都是修行者,足见雨花宫对他的重视。

    “钟少侠幸会!”

    与钟正南坐在一桌的一个汉子突然朝钟正南打了声招呼,钟正南转头望去,是个虎背熊腰,有四境修为的彪形大汉。

    “我们认识?”钟正南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汉子瞧着有些腼腆,朝钟正南咧嘴一笑,摇头道:“少侠不认识在下,在下也是头一次见少侠!”

    “那你怎么知道他姓钟?”

    开口问话的是陶沐,钟正南点了点头,望着那彪形汉子。

    汉子依旧腼腆,他极为扭捏的笑了笑,说道:“先前在山门那边,在下就排在钟少侠身后,所以”

    钟正南恍然,对汉子报以微笑,说道:“幸会幸会!”

    不待汉子开口说话,那有幸攀上钟正南这根高枝,以凡人身份坐进修士堆里的金万贯便瞪大眼睛,对着彪形汉子惊呼出声道:“阁下莫不是益川野修第一人的韦献?”

    汉子笑了笑,朝钟正南点了点头,说道:“在下韦献,能与钟少侠相识,实在三生有幸!”

    正好有个本地修士主动凑上来,钟正南自然不会放过这打探消息的机会,他稍稍转动身体,面向自称韦献的汉子,开口问道:“在下从外地来的,有个问题想要请教韦兄!”

    韦献神色一震,拍着胸脯说道:“钟少侠只管问,在下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钟正南想不通,为何区区二十张黄阶灵符就能被人如此重视,所以他问道:“先前我送出灵符,旁人反应似乎有些不同寻常,这是为何?”

    韦献先是愣了片刻,而后反问道:“钟少侠难道不晓得那灵符的珍贵之处?那可是符门的黄阶灵符啊!”

    钟正南笑了笑,说道:“那灵符确实是我从符门处购得,珍不珍贵的还好吧!”

    韦献悄悄朝钟正南竖了竖大拇指,称赞道:“少侠果然不是寻常山门的修士!数月前,符门灵符重新出现在孙氏钱庄,符门重开山门的消息很快便流传开来,那些灵符虽然只是凡阶,却也很快便被抢光,阁下能拿出二十张黄阶灵

    灵符,谁不羡慕嫉妒啊!”

    韦献这么一说,钟正南也记起当初受陶沐之托,前往燕京前,自己确实拿出过一些凡阶符放到孙氏钱庄售卖,只不过没想到自己的符如此抢手。

    钟正南一桌共有六人,除去钟正南、陶沐、韦献、凡人金万贯之外,还有一老一少两个修士,都是女子,老的与钟正南差不多,都是合道修为,小的那个脸上有块红色胎记,十五六岁,与陶沐一般,刚刚筑基。早在韦献极其厚脸皮的与钟正南交谈时,那个老妇人就一直注意着两人谈话内容,这会儿听到两人聊起符门,便不再维持那高人风范,她笑望向钟正南,嗓音沙哑的问道:“这位少侠能送出那般品质的符门灵符,想必与符门有渊源吧?”

    钟正南面露为难神色,随后叹了口气,说道:“也罢

    ,既然二位猜到了,我也不便再隐瞒下去!”

    陶沐猛然转头望向钟正南,以为钟正南要说出实情,她悄悄伸手拽了拽钟正南衣摆,使了个眼色。

    钟正南朝陶沐神秘一笑,然后望向老妇人与韦献,开口说道:“不瞒二位,在下与那符门新掌门是斩鸡头、烧黄纸的拜把子兄弟,这些灵符,都是从他手里买来的!”

    韦献闻言,直接起身,朝钟正南恭敬一拜,说道:“少侠能与符门掌门那般人中之龙拜把子,一定也不寻常,是在下目光短浅了!”

    那个老妇人的反应更加有意思,只见她双眼泛泪,摸了摸身边少女的脑袋,朝钟正南颤声问道:“不知少侠能否见到那符门掌门?”

    钟正南咳嗽两声,开口说道:“我与他是把兄弟,自然能见到!”

    老妇人又问:“敢问少侠,那符门掌门是否有一个名叫于燕的师姐?”

    钟正南点点头,老妇人眼泪瞬间溢出眼眶,她望着钟正南请求道:“请少侠帮帮忙,代为引见一番,老身定有重谢!”

    钟正南十分好奇,问道:“你想见我把兄弟的二师姐做什么?”

    老妇人叹息一声,开口说道:“少侠有所不知,这孩子的母亲是那于燕”

    “各位道友,各位来宾,请静一静,今日我雨花宫与青天剑宗结亲,感谢各位前来观礼,请大家共同举杯,祝贺这一对新人!”

    老妇人话没说完,那礼台之上忽然传来一道嗓音,老妇人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朝钟正南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对着礼台举起酒杯!

    钟正南一脸匪夷

    所思,什么叫孩子母亲是于燕?师姐几时有女儿了?等山上事情搞定了,一定得问问清楚!

    钟正南望向同样一脸疑惑神色的陶沐,朝她摇了摇头,然后端起酒杯,望向礼台之上的一对新婚夫妻以及一个主持婚礼的美妇人。

    众人饮罢,各自坐回原位,礼台之上的新婚夫妇,在那妇人的言语引导下,开始祭拜天地、祖师,展开一系列婚礼仪程。

    钟正南根本没心思陪着那些百姓、修士在台下吆喝起哄,他皱着眉头望向老妇人身边那个始终一言未发,眼神呆滞的少女,瞧着不像啊,完全看不到半点师姐的影子嘛!

    思量片刻,钟正南望向那个老妇人,说道:“你要找于燕,不是应该去那叶榆吗?怎么会到这卧凤山上来?”

    老妇人放下酒杯,开口说道:“原本我们是要去叶榆的,只是在路上遇到一个收了一只厉鬼在身边的老神仙,他说来卧凤山,有人会带老身去见那于燕!”

    钟正南嘴角抽搐,这大长老真会找事!

    他看向老妇人,叹息一声,说道:“这样,一会儿婚礼结束了,你带着这小姑娘下山吧,去山下的同福客栈等我,我还有事向你请教!”

    老妇人点了点头,等礼台上传来“礼成”二字后,便拉着身边少女起身离开,往山下走去。

    新人礼成,众宾客人人满脸期待,望向礼台上走来的一个雨花宫长老,接下来该是今天的重头戏了。

    大多宾客,尤其是女子,可都是冲着不老丹来的!

    果不其然,那雨花宫长老等那对新婚夫妇离开礼台后,取出一份名单,每念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一个名字,便发出一份不老丹。

    钟正南饶有兴致的看着一个个被念到名字的宾客,兴冲冲跑上礼台领走丹药,轻轻摇头,身边的韦献突然凑到钟正南身边,开口问道:“看来少侠不是冲着不老丹来的,难不成少侠也知道雨花宫今日还有大事宣布?”

    钟正南收回视线,望向身边汉子,轻声道:“也?”

    那韦献咧嘴一笑,说道:“少侠刚才让那老婆子提前下山,这会儿又对丹药半点兴趣都无,肯定知道,雨花宫今日要废黜灵芝真人的长老之位,对也不对?”

    钟正南挑了挑眉,说道:“这么说你也一样知道?”

    韦献举杯饮了口酒,开口说道:“青天剑宗与雨花宫虽自古亲近,可近年来,青天剑宗愈发强盛,而雨花宫却没了往日风光

    光,此消彼长,原本青天剑宗是不屑于同雨花宫联姻的!但是呢,自从那青天剑宗宗主身中剧毒,门下长老有死了大半,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大喜事!”

    “牛头不对马嘴,你到底要说什么?”钟正南不耐烦道。

    韦献叹息一声,“青天剑宗万妖林求药不成,于是将主意打到了灵芝真人身上,他们说灵芝真人自小与药为伴,她的血液便是那宗主最好的解药,所以同意与雨花宫联姻,传出谣言,诬陷笑笑是叛徒,如此就能光明正大的对付灵芝真人了!”

    “你与灵芝真人很熟,而且认识她的徒弟?”

    “我说了吗?”

    钟正南微微一笑,“你说了!”

    韦献没有过多解释,只是喝酒的频率越来越快。

    百枚不老丹在钟正南与韦献的谈话中,已悉数发放完毕,身边的金万贯如愿得了一枚。期间,有雨花宫弟子来到钟正南身边,邀请钟正南今夜就在山上留宿,宫主要亲自接见。

    钟正南没有拒绝,他望向礼台上的妇人,微微一笑,只怕一会儿你们巴不得我赶紧离开!

    丹药发放完毕,那长老却没有离开礼台的意思,只见她取出一个卷轴,展开后对着所有宾客朗声道:“各位,今日我雨花宫还有一件大事宣布,雨花宫孽徒萧笑笑勾结妖族,害死邻宗长老,残害同门,其罪当诛!雨花宫长老柳灵芝,管教不力,纵徒为恶,自今日起,剥夺其长老身份,关入水狱三十年,以示惩戒!”

    此言一出,台下一片哗然,都没想到,原来那些传言是真的!

    那长老顿了顿,继续说道:“另外,即日起,雨花宫与青天剑宗并为一宗,共同庇佑益川城百姓!”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台下众人听到这个消息,修士们瞬间沉寂下来,那群百姓则是欢呼一片,大声叫好。

    那长老收起卷轴,朝身后喊道:“带逆犯上来!”

    不多时,一众雨花宫弟子便押着两个披头散发的女子走上礼台,钟正南眉头紧皱,陶沐满脸忧色的望向钟正南。

    两个被称作逆犯的女子中,有一个正是一路同行的萧笑笑。

    钟正南双手握拳,就要准备出手救人,不料身边的韦献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猛地将酒杯摔在地上,朝钟正南微微一笑,然后望向礼台上的那个长老,怒道:“你他娘的放屁!好一个雨花宫,为一己私利,竟要杀死弟子,幽闭功臣,今日处罚她们二人,我韦献不答应!”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