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没有人打扰,于是钟正南很认真的听完了老妇人全部的话,然后松了口气,起身来到窗前,喃喃道:“我就说嘛,师姐还未觅得良人,又怎会平白无故送个侄女给我!”

    老妇人只说自己姓马,没讲名字,钟正南便称她作马婆婆,马婆婆带在身边的少女姓梁,单名一个蝶字。

    马婆婆说,她的女儿也就是梁蝶的娘亲与二师姐有旧,当年二人曾一起修行,只是后来各自际遇不同,梁蝶的母亲嫁了人,二师姐则拜入符门,那之后两人就再无交际。

    十多年前,少女梁蝶一家得罪了赤金城某个神秘门派,几乎被人灭门,马婆婆找到外孙女时,外孙女已经被人下了蛊,变得痴呆,不哭不闹不说话。这许多年来,马婆婆带着梁蝶四处求医,却始终没能找到解蛊的法子,没办法,马婆婆只得以损耗修为的方式,给梁蝶续命,从元婴到金丹,再到如今的合道。

    马婆婆还说,自己曾是北方马家的旁支,曾见过二师姐,知道二师姐擅使蛊亦擅解蛊,所以才想找到二师姐,救一救她可怜的外孙女。

    钟正南听完马婆婆言语,拍了拍胸脯,保证道:“马婆婆放心,明日我便带你们去见能救小梁蝶的人!”

    今日卧凤山上发生的事情,入夜以后才真正在益川城宣扬开来,钟正南趴在窗口,听着大街上愈发热闹的议论纷纷,嘴角轻轻扬起一个弧度,因为那些人提到最多的正是自己这个少年英雄、侠肝义胆、修为通天的符门新掌门。

    月落乌啼,接着就是雄鸡唱晓,一大早,钟正南就招呼众人一起出城,找了个鲜有人迹的地方祭出灵舟,赶往叶榆。

    到底是目前独一无二的宝贝,用灵舟赶路,一行人很快就来到叶榆城境内,钟正南收了灵舟,进入叶榆城南门。

    城门处,消失多时的皇甫雄突然现身,他望向陶沐,说道:“师妹,就由你代表咱们师父出席这小子的继任大典,我把这小白鹿带到师父哪里去!”

    陶沐满脸不解,钟正南也出声问道:“皇甫师兄不留下来喝顿酒吗?”

    皇甫雄摇了摇头,“不了,这小白鹿身上气息太过特殊,有不少心怀叵测之徒暗中盯着,我得让师父带她找一趟妖圣,将她身上万妖林的气息抹掉,否则师妹带着她,我不放心!”

    钟正南点了点头。

    陶沐也没有异议,只是对自己取名陆小白的白鹿说了些关切言语,然后看着师兄将白鹿带走。

    皇甫雄走后,钟正南才带着几人迈

    迈步入城。

    此时的叶榆城,比钟正南离开前要热闹数倍不止,原本修士极少的小城内,来了很多生面孔,以修士居多,从诸多修士的只言片语中,钟正南大致知晓了这些人到叶榆城的真实目的,是冲自己来的。

    再过几天,就是自己正式出任符门掌门的大日子,来凑热闹的还真不少!

    典当行那边,雪舌小丫头早早来到门口迎候,钟正南才刚刚入城,她便心生感知,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两个师姐与郭姐姐。

    郭媛听说那个人回来了,直接带着周琴音小丫头来到厨房开始忙碌。

    田妍与于燕两人站在院子中石桌两侧,互相对峙,火药味十足,两人面前各有一张画好的符。

    田妍望向于燕,说道:“死妮子,你别不讲信用啊,

    愿赌就服输成不成!”

    于燕一脸无所谓,“你悄悄破境入了分神期,我破境只是个元婴,你画出的灵符自然强过我,有什么好得意的,这局不算!”

    坐在门口的雪舌很是无奈,她转头望向院子里的两个师姐,说道:“两位师姐能不能消停会儿,掌门离开以后,你俩又是打架又是斗符,整个典当行都被你们搞得鸡飞狗跳的!”

    于燕笑眯眯瞥向雪舌丫头,“你个臭丫头,那你说说,你是狗呢还是鸡呢?”

    雪舌丫头嘟起嘴来,转过头看向街上 不打算再理这两个脑子有病的师姐!

    田妍突然坐下,笑望向于燕,说道:“你我也别争了,那小子既然回来了,谁收小宝做徒弟,不如让他来做决定!”

    于燕想了想,认同道:“同意,那小子修为虽不济事,可好歹是掌门人,他做决定,我认!”

    当时在湘樊城,钟正南曾拜托二师姐的一个部下,将一个大名巫山河小名小宝的孩子送到李记衣坊,随后由跛脚伙计李福送到叶榆城来。

    刚刚破境跻身元婴的于燕见到这个孩子,喜欢得厉害,加上小师弟新收了弟子,于燕也跟着动了收徒的念头,谁知道,大师姐田妍也看上了那个小娃娃,于是这对争斗了许多年的师姐妹约了场架。

    让于燕更加没想到的是,自己破境入元婴,师姐一样破了境,有了分神期修为,于燕吃了个大亏。心中一百个不服气的于燕又与师姐开始斗符,还是没能讨到便宜,一直争到了今天。

    端坐门口的雪舌,远远瞧见了掌门的身影,快步跑到钟正南面前,故作恼怒道:“掌门真是笨,你一口气冲到金丹修为

    为多好,那样的话,我也能凝结出妖丹了!”

    钟正南揉了揉雪舌丫头的脑袋,笑着威胁道:“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信不信从今天起,我不再修行了!”

    雪舌丫头是真的很开心,她笑着冲陶沐叫了声沐姐姐,然后看向陶沐身后的老妇人,皱起眉头望向钟正南。

    钟正南笑了笑,对雪舌丫头说道:“咱们回去说!”

    雪舌丫头突然拽住往院子里走的钟正南,然后朝陶沐使了个眼色,陶沐心领神会,带着马婆婆与梁蝶率先朝门内走去。

    “掌门怎么每次出门,都要带些生人回来?”雪舌丫头神秘兮兮的问道。

    钟正南一把捏住雪舌后脖子,推着她走向自家院子,同时说道:“谁给你的胆子,敢管掌门了!”

    走进院子,师姐于燕正呆呆的望着那个老妇人,愣了半天才开口问道:“您是小梅的母亲?”

    老妇人点点头,满脸泪水,就要跪下,钟正南赶忙上前扶住,然后同师姐说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于燕听完后,望向那个眼神痴呆的少女梁蝶,感叹道:“我当初就说过,那个姓梁的男人靠不住!”随后,她走向那个少女,开始查探起来。

    片刻后,于燕望向马婆婆,说道:“蛊毒太深太重,时间也太久,我也只能试一试!”

    马婆婆使劲点了点头,说道:“于姑娘肯救就好,如若不成,老身也绝无半点怨言!”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于燕点点头,望向田妍,说道:“帮我护法,徒弟让给你!”

    田妍“切”了一声,转身朝楼上走去,同时说道:“用你让?本师姐从不乘人之危,

    带她上来吧!”

    于燕朝上楼的身影翻了个白眼,接着看向马婆婆,说道:“我先想办法压住蛊毒,要彻底的解,还得到山里的蛊池里去!”

    马婆婆躬身致谢,“全凭于姑娘做主!”

    于燕拉着痴呆少女梁蝶缓缓上楼,老妇人转身望向钟正南,刚要开口,小院一侧突然响起一个小姑娘惊喜的嗓音。

    “师父你回来啦!”

    钟正南循声望去,厨房外头站着一大一小两个系着围裙的女子,郭媛与周琴音。

    郭媛冲钟正南笑了笑,然后说道:“有客人?那我再加两个菜去!”说完,再次转身走进厨房。

    周琴音快步来到钟正南身边,咧嘴笑着。

    钟正南扶马婆婆坐下,没等他开口,老妇人就抢先说道:“小先生就是符

    符门掌门吧!”

    钟正南点点头,然后说道:“您先坐会儿,放心,两位师姐一起动手,不会有意外的!”说完,钟正南转头望向雪舌丫头,问道:“师父呢?还有宫老,他应该回来了呀?”

    雪舌说道:“宫爷爷是回来了,但他们不在这儿,他们一起回山里了,神神秘秘的,不知道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钟正南知道师父动向后,又望向周琴音小姑娘,说道:“你呢,有没有好好修炼啊?”

    周琴音咬着嘴唇摇了摇头,委屈巴巴的说道:“师公不让我开始修行,他要我先用他给的匕首切菜,陪着匕首说话,跟匕首睡觉,等匕首听话了,再开始修行!”

    钟正南皱起眉头,想不通师父这么安排有什么深意,只好捏了捏小姑娘的脸蛋,说道:“你先按师公说的做,等大典过后,我亲自教你!”

    小姑娘闻言,雀跃不已,说道:“嗯,那我去帮郭姐姐切菜了!”

    钟正南点点头,望向雪舌丫头说道:“你也去帮忙,看你郭姐姐多辛苦!”

    雪舌丫头朝自家掌门撇了撇嘴,一把挽住钟正南身后的陶沐,说道:“才不让掌门奸计得逞,我要把沐姐姐也带走!”

    结果,陶沐就这样被两个小姑娘连拖带拽带到了厨房。

    钟正南无奈一笑,坐到石桌之上,望向马婆婆说道:“马婆婆,你可知是什么人给小蝶下的蛊?”

    老妇人缓缓摇头,“老身也不清楚,只知道那些人是小蝶父亲的仇家!”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钟正南没再多问,起身去端来些茶水,然后坐在石凳上,同马婆婆一样看着小院二楼左侧的一个房间。

    厨房里,陶沐与雪舌帮着洗菜,周琴音则掏出师公所赠的那柄匕首,在砧板上对着空气切来切去,不时对洗菜的陶沐两人催促道:“你们快点,我的屠龙宝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雪舌翻着白眼,手上动作依旧不紧不慢。

    灶前掌勺的郭媛突然回头望了一眼陶沐,轻声问道:“小沐,你们去的地方,有什么好玩的吗?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趣事,给我们说说呗!”

    陶沐微微一笑,缓缓说道:“那地方跟我们这很不一样,有很多很多我们这里没有的东西,妖怪啊火河什么的”

    陶沐说得慢,游历过程才讲到一半,郭媛就已经炒完收工。

    陶沐微微一笑,看了眼郭媛,然后朝两个意犹未尽的小姑娘说道:“预知后事如何,且听饭后分解!”

    一秒记住域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