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出了叶榆城,向西北行数里,便会看到数座青翠山峰,如巨柱一般,擎天而立,在这些巨柱后方,有一座更为高大的山峰,巍峨雄壮,名唤点苍。

    点苍山终年青葱一片,不分四季,山上偶有三三两两的黄树在给秋天敲着迎宾鼓。穿过半山的云遮雾绕,便可见一座巨大牌坊,匾额上只有个“符”字,此处便是符门山门所在。

    钟正南带着陶沐、郭媛以及两个小丫头,站在山门前,回望山脚,顿时诗兴大发,他叫琴音丫头取来纸笔,垫在牌坊底座平整处,眉飞色舞的在纸上写了许多文字,然后递给陶沐说道:“瞧瞧,咱如今多多少少也算半个诗人了!”

    陶沐接过纸张,几个姑娘瞬间凑到一处,欣赏起钟正南的大作来。

    郭媛粗略扫了眼纸上的文字,不得不承认,身边这个男人的字写得真是好看,难怪能画出那许多符来。

    琴音丫头看着纸上开头“望海潮”三个大字,皱起眉头,总感觉似曾相识。

    雪舌丫头瞪着眼睛,一边看一边轻轻读出声来:“溪湖叠浪,群峰并立,依稀古道茶马。”

    陶沐轻声读出下句:“白壁印墙,飞檐翘角,风花雪月人家。”

    郭媛笑了起来,读道:“山树绿枝丫。峰和麓连索,飞度高崖。”

    琴音满脸崇拜的看了眼师父,然后大声读道:“问雪听风,水光山色尽人夸。”

    钟正南一脸得意,昨日看过叶榆城里的风光,今日又见如此美景,信口胡诌了几句上不了台面的文字,给诗道大家鉴赏是不成的,但糊弄眼前这几个姑娘家应该不成问题。

    果然,读完了一半,几个姑娘都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想到钟正南还有这等本事。

    雪舌从陶沐手里接过纸张,一本正经的念道:“从来叶榆繁华。有千家古铺,新店如麻。佳味揽舌,珍馐锁目,生皮老酱熟鸭。街市共俗雅。买卖飞溅沫,台下啼娃。才罢三弦旧曲,又见弄胡笳。”

    看着几个女子崇拜的眼神,钟正南十分满足,看来适时适当的卖弄,还是很有必要滴。

    郭媛接过那页纸,征得钟正南同意后,小心叠起,收入怀中。

    钟正南跨过牌坊,开始真正进入自己的地盘,两个小丫头蹦蹦跳跳的围在郭媛身边,听着郭媛解释着那些文字的意思,眼中崇拜更甚。

    陶沐小跑着跟上钟正南,笑眯眯的问道:“真是你自己写的?该不会从某本诗集或是词集上摘抄来的吧?”

    钟正南双手负后,咳嗽两声,说道:“绝对的原作,新鲜出炉那种!”

    陶沐撇撇嘴,眼里却是掩盖不住的笑意。

    符门举行大典,山门不设禁,故无人把守,不过仍是在牌坊处设了禁止,非修士不可入。钟正南、陶沐、雪舌进入无碍,郭媛身上有天荫伞,周琴音身怀前掌门所赠匕首,都不在禁入之列,所以几人登山,并未发生半点意外。

    点苍山山顶平整一片,好似被人一剑削去了山尖,符门正宗便设在此处,数不胜数的屋舍密密麻麻陈列在山顶之上。远远的,钟正南瞧见了站在山道顶的两位师姐,以及数十位

    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有男有女。

    迎接阵仗过于大了,钟正南不免有些心虚,按照正常剧情,那些个年轻人当中,多半会有对自己不服气的人,说不得一见面就要上来与自己切磋一番,这就不太好办了。

    出乎意料的是,当钟正南出现在两位师姐面前时,那些同龄人眼中多是好奇,并无半点敌意。大庭广众之下,钟正南不好再如往常一般随意,毕恭毕敬与两位师姐见礼过后,又朝一帮同辈点头致意。

    那帮年轻人多是众多长老弟子的弟子,辈分比钟正南小上一辈,见这位闻名已久的掌门丝毫不摆架子,这些年轻人纷纷躬身抱拳,齐声道:“拜见掌门师叔!”

    田妍与于燕只是笑着点了点头,随后田妍朝钟正南说道:“你随我来,长老们要见你!”

    钟正南“嗯”了一声,转头望向陶沐等人,二师姐笑了笑,说道:“你自己去就行了,我会安排她们!”

    钟正南朝陶沐几人笑了笑,然后跟上大师姐,走小道去往建筑群深处。

    于燕面朝一众年轻人笑了笑,随后一把抓过周琴音小姑娘,朝众人介绍道:“这小丫头就是你们掌门师叔的大弟子,周琴音。”说完,又同琴音丫头说道:“这些都是你的师兄师姐!”

    一帮年轻人立马朝小姑娘招了招手,纷纷说道:“小师妹好!”

    琴音丫头有些怯生,瞥了眼身边的二师伯后,朝众人乖巧道:“师兄师姐们好!”

    随后,雪舌丫头很快带着琴音丫头与那帮年轻人打成一片,嬉闹着

    去往别处玩耍,多是雪舌丫头吹嘘钟正南的光辉事迹,顺带着提了提自己,听得那些小年轻一惊一乍。

    陶沐与郭媛跟在于燕身后,听着于燕开口介绍各处风光,同时得知,此时的点苍山上,绝大多数是前来观礼的别宗修士,钟正南接任掌门的大典将于明日正午开始。

    于燕还告诉她们,符门没有太多规矩,除后山的几处地方不能去之外,几乎不存在什么禁地,大可安心四处游赏。

    钟正南跟着大师姐绕过人多的地方,一路上,田妍简单同钟正南介绍了一番符门七位长老的大致情况,于是花了不少时间才来到山顶正中一处高台上的大殿前。没有出声禀报,田妍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带着钟正南走进大典中央。

    偌大个殿宇,仅有九个身穿长袍的身影端坐其中,衣袍样式都差不多,清一色雪白长袍,袍子上纹有黑色符文,想来是符门的制式服饰了。

    大师姐将钟正南送入大殿后,一言不发,转身离开,独留钟正南一人凌乱当场。

    大殿上首摆着三张椅子,此时一左一右各有一老者端坐,是师父柳丹青与许久未见的宫廛,他们都笑着望向钟正南。

    越过上首之下的台阶,右侧之首的一个白袍老者钟正南认识,正是护着自己在万妖林闯荡的大长老吴冷,吴冷对面是个怀抱长剑的中年汉子,钟正南猜测,这人应该就是有剑痴之称的二长老耿怀。在大长老身旁的,是个浓妆艳抹的妇人,头上别着一根金钗,必然是大师姐口中那个不涂抹胭脂水粉便活不下去的三长老严颜。三长老对面,

    同样是个女子,瞧着年岁不大,素面朝天,仅以红色木钗束发,应当是与三长老严颜极不对付的四长老水寒露。

    三长老之下,是个身形佝偻,双眼有黑布遮住,身旁放着根青翠竹杖,瞧着极老的老者,不难分辨,此人是五长老古啸,众长老中唯一的目盲长老。五长老对面,是个看起来比马婆婆还要年迈的老妪,怀抱无弦琵琶,六长老张阿婆。五长老左侧,是个满头白发,容颜年轻的男人,钟正南见过的七长老,祁林。

    七长老祁林对面有张空着的椅子,钟正南不禁纳闷,师姐没说符门还有八长老啊?

    柳丹青笑得合不拢嘴,宫廛也冲钟正南点了点头,随后,其余所有长老一同起身,面朝钟正南,齐声道:“恭迎掌门!”

    钟正南

    咽了口口水,而后朝所有人抱了抱拳,说道:“长老们好!”

    接着,柳丹青朝钟正南一挥手,钟正南便不由自主的浮起,一路飘向大殿首座,等钟正南有些狼狈的坐到大殿首位后,柳丹青才给钟正南依次介绍了所有长老。

    正如钟正南猜测一般,毫无偏差。

    随后,柳丹青朝钟正南笑了笑,说道:“我们几个老家伙商量过了,今日增设一长老之位!”

    柳丹青话音刚落,一团黑雾骤然出现在那张空着的椅子之上,然后现出真身,正是鬼公公花雨。

    柳丹青接着说:“鬼公公来我符门担任八长老,你没意见吧?”

    钟正南嘴角抽搐,“我的意见重要吗?”

    ps:书友们我是作者穷酸小二,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找书神器“(;+“号->添加朋友->选择“;输入:““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柳丹青理所当然的回答道:“不重要,不是说了吗,我们几个老家伙已经决定了!”

    所有人会心一笑。

    三长老与四长老异口同声回了一句,“我可不是老家伙!”

    然后两人便开始怒目相向,火药味十足。

    事情说完了,各个长老纷纷起身,朝钟正南微微躬身抱拳,然后转身离开,宫廛更是直接消失在椅子之上,很快,整个大殿内就只剩钟正南、柳丹青与那鬼公公三人。

    鬼公公眼里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然后也起身朝钟正南告退道:“老奴先退下了!”

    钟正南呆若木鸡,他侧过脑袋,望着自己师父,问道:“不是说长老们要见我吗?难道没什么事情商量?这就完了?”

    柳丹青笑了笑,“就只是要见你嘛!”

    钟正南环顾四周,有种很没面子的感觉,他冲师父说道:“我好歹是个掌门吧!长老们就没点见面礼什么的?”

    柳丹青翻了个白眼,似笑非笑道:“等你能轻而易举收拾他们了,就不会是这般光景了!再者说,你知道什么是掌门吗?”

    钟正南整个人摊在宽椅上,有气无力道:“我刚刚才领悟到,掌门就是一种有好处要谦让,有危险便抗雷的高危职业!”

    柳丹青打了个响指,看身边这个徒弟愈发顺眼了,他身形缓缓消失,留了句话响在钟正南耳边,“当掌门,切记脸皮要厚,见面礼他们不给,你可以登门做客嘛!”

    钟正南回了句呵呵,然后一个人呆坐原地,如今他算是明白了,师姐们不做掌门是有原因的。

    一秒记住域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