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农时八月将尽,秋风极有气度的拂过天地,准备归根的落叶似乎又黄了几分。

    站在广场中间高高仪台之上的钟正南面无表情,静静等着身边据说是大长老首徒的一个男子说着开场白。

    “金秋八月,丹桂飘香,值此共聚一处”

    钟正南有些好笑,修行以来,可以说已经脱离了俗世的他,又从眼前这人口中的开场白找回了些久违的感觉。

    以往的求学生涯,这样的开场白,他听过也写过。

    整个仪典十分繁琐,钟正南按照主持仪式之人的指示,四方跪拜烧香,接着又完成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章程,最后在宗门金册上签字画押,仪典才算结束。

    钟正南没有半点出任掌门,从此大权在握的欢喜,反而觉得肩上多了份极重的重担。

    金册留了名,接下来,钟正南还要参加辞别众修士的酒宴,因为到访观礼的多是各大宗门世家的年轻一辈,如江珊、剑阁唐心言一样的,所以一众长老们都没有参加,陪着钟正南的始终是那个主持掌门典礼的儒雅男子,此外还有各大长老的首徒。

    儒雅男子姓藤名锋,与其人做派身份极不符的名字,酒宴即将结束,身为符门大长老首徒藤锋找了个机会,将钟正南拉到一边,低声说道:“在下入门早些,斗胆以师兄自居,叫掌门来此,是要赔罪的!”

    钟正南满脸好奇,心想你我初次见面,更无恩怨纠葛,赔的哪门子罪?

    “师兄直说无妨,我初来乍到,若哪里做得不合规矩了,还请师兄提点!”

    “不敢!”藤锋躬身拱手,接着满脸诚挚的望向钟正南,说道:“老掌门封山后,门内事务一直由我打理,掌门如今继位,我理应交权才是”

    钟正南瞬间明白了这人所谓赔罪是何意,今日仪典开始之前,长老们宣布了一个共同决定,说接下来门内事务还是照旧由这藤锋打理,新任掌门另有要事要做,此人定是害怕钟正南误会其恋权不交,心有不轨。可藤锋不知道的是,这一决定正是钟正南一手促成的,一来钟正南不可能余生一辈子都待在这点苍山上,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探查父母踪迹、重铸钟馗金身,这些事情不能再耽搁了,二来钟正南自认没本事接过这么大一个摊子,起码暂时不能,所以他与师父柳丹青说过,近几年内,他会在江湖上走动,宗门事务不会插手,出乎他预料的是,师父及一众长老对此并无异议。

    当藤锋听说这个消息之后,心中一直惴惴不安,于是才有了当下与钟正南的赔罪。

    钟正南朝藤锋摆了摆手,笑道:“藤师兄要这么说的话,倒是我该向师兄赔罪才是!”

    藤锋确如钟正南所想,担忧掌门疑心,虽然他心底对这前不久突然冒出来的掌门至今仍有些不服气,可是宗门大过一切,既然掌门定了,他便不会说三道四,所以听了钟正南莫名其妙的言语,他疑惑道:“掌门这是”

    钟正南笑了笑,说道:“不瞒师兄,让你继续打理门内事务,是我向长老们提议的,我还有些私事未了,暂时无心也无力接过这个担子,所以还得辛苦师兄几年才行,我知道这活不轻松,必然会耽搁师兄修行,所以赔罪的应当是我这个随手掌柜才是!”

    藤锋闻言,愣了半晌,随后才开口说道:“既如此,我一定替掌门好生看护庭院,保证不叫符门声望较之前弱了半分!”

    钟正南很是欣赏眼前男子的干脆利落,所以笑着打趣道:“若因此让师兄修为终年不得存进,可不要怨我!”

    心中疑虑已消,藤锋便带着钟正南去与各桌修士辞别,看着比自己更像掌门的藤锋待人接物滴水不漏,钟正南对此人的欣赏又增加了几分。

    宴席结束,看着收拾行囊下山的修士们,钟正南很敏锐的察觉到一个特殊情况,七大家族之一的黄家无人参与此次大典,于是钟正南侧头望向身边的藤锋,问道:“怎么没瞧见黄家的人?”

    藤锋眯了眯眼,开口说道:“掌门进山前一天,黄家来信,说是家族子弟为人所伤,命在旦夕,就不来观礼了!”

    钟正南咧嘴一笑,心中暗想这算是在向符门示威?看来这梁子是结下了!

    江珊原本同唐心言准备来向钟正南辞行,然后一道下山,只是她们才将将离席,便被田妍拦下,说要留下两人小住几日。

    好姐姐田妍的邀请,江珊自然不好拒绝,欣然应允,只是唐心言似乎有些为难,她望向这个符门新晋的分神期高手,拱手一拜,说道:“田姑娘盛情,小女子本不该拒绝,只是在下还有要事,便不多留了!”

    田妍微微一笑,说无妨,今次不成,下回再来就是,随后与江珊一道将剑阁唐心言送至山门,折返时,江珊明显感觉到田妍姐姐有些不对劲,于是开口问道:“田姐姐有心事?”

    田妍微微点头,脸上满是忧色,她缓缓开口说道:“你与小南早就相识对吧?”

    江珊点了点头,田妍接着说:“你应该知道小南有个叫钱多多的死党兄弟吧?”

    一股不安袭上心头,江珊皱眉问:“难道?”

    田妍点了点头,叹息一声,说道:“没错,小南刚回叶榆之时,就找人打听那个钱多多的消息,却一无所获,我本欲帮他找找,让那人一道来观礼,却不想”

    江珊心一沉,心想那个小胖子一定出事了,她担忧道:“据我所知,你家师弟把那人看得很重,他知道吗?”

    这个他,指的自然是钟正南。

    田妍摇了摇头,“我也是刚刚知道,还没告诉他!”

    远远的,江珊看见趴在栏杆处与人交谈的钟正南,然后转头朝田妍说道:“我觉得田姐姐得告诉他!”

    田妍“嗯”了一声,“我会与他说的,那之前,我得问问清楚,那个叫钱多多的人,有何特别之处?既然你见过,我便想来问问你!”

    江珊也不避讳,直接开口说道:“特别之处我瞧不出来,不过,我第二次见那人时,总觉得那人身上有种奇怪的气息,怎么说呢”江珊沉吟片刻,突然灵光一现,继续说道:“对,在我看来,就好像是一道美味佳肴,我当时有种念头,吃了他便能修为大涨,起初还以为是我道心蒙尘,出了问题,难道是那个钱多多身上出了变故?”

    田妍深吸一口气,叹道:“果然!我的人去过北江钱家,发现那钱家老太爷供奉着一只修出魅魂的千年肉灵芝,只不过,发现肉灵芝的时候,肉灵芝已经没了大半,而且魅魂也一并消失,我猜测小南那死党被那东西当做了寄身之所!”

    江珊闻言一惊,“太岁?还是修出魅魂的太岁?”

    田妍点了点头部,“应该不会错,钱家也在找那小子,我的人多方探查,还是在华夏最西的商凉城断了线索!”

    “这不可能啊?”

    江珊不敢相信,“数百年前太岁乱世之时,不是已经被剿除干净了吗?怎么可能会有千年份的留下!”

    田妍突然一眯眼,说道:“你别忘了,华夏建国以前,这片土地的主人姓什么?”

    江珊骇然,“钱氏?!”

    离着田妍两人不远处的栏杆边,钟正南十分懒散的趴在栏杆上,望向身边的藤锋,问道:“藤师兄,不知道咱们符门有没有那种专门负责刺探消息的人?”

    藤锋笑了笑,“自然是有的,但凡有些规模的宗门都有的,例如大光明寺的苦行僧,剑阁的暗剑卫,裁决司的捕风者,道宗的桃花官,咱们符门负责这个的叫符隐人!掌门问这个做什么?”

    钟正南眼前一亮,没想到真的有,他直起身,朝藤锋正色道:“我想请藤师兄帮忙找个人!”

    藤锋连连摆手,摇头道:“这我可帮不上忙,你得找大师姐才行,符门符隐人一直是她负责的,便是老掌门都插不上手!”

    钟正南闻言,微微点头,重新趴回栏杆,没再说话。

    藤锋却突然问道:“我知道的不久前,符隐人好像有过一次大动静,似乎也是找人!”

    好巧不巧,藤锋话音刚落,田妍便带着江珊踏上石阶,缓缓走向钟正南。

    藤锋见状,深深看了眼钟正南,然后很识趣的告退离去,自己确实曾对掌门之位有过非分之想,但自己师父也就是符门大长老很明确的说过,你藤锋可以在符门“一人之下”,但永远都不要奢望“万人之上”,因为你是妖,是妖就不能做掌门,至少不能做符门的掌门。

    钟正南转身,望向渐渐逼近的大师姐与昨天才耍了自己一通的江珊,看着她们凝重的神色,钟正南本能觉得不会有什么好消息,于是抢先开口道:“这大喜的日子,师姐的坏消息能不能留着改天再说?在此之前呢,先帮我个小忙!”

    田妍没打算拖下去,直接了当的开口问道:“真不听?如果是关于钱多多呢?” 2k阅读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