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此时的沈青云,犹如浪荡的孤魂野鬼,游手好闲,无事可做。

    “对了,我还可以回忆人生!哈哈…”

    他本是一名孤儿,起初性情孤僻;有所成就之后,性情却又变得有些孤傲。一生之中,既无知心朋友,也无贴心伴侣。

    当他把整个人生,细捋一遍之后,不由地感慨万千。其中的酸甜苦辣,真可谓: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当他将整个人生,回忆一千三百一十三遍之后,不由生出要撞豆腐的冲动。

    想死?

    好似冥冥之中,有一道讥讽声响起:“别开玩笑了,那么高尚的壮举,哪是你有资格去企及的?你只能继续回忆人生!”

    此时,沈青云意念微荡:“难道这就是残生若梦?酸甜苦辣咸香臭各种人生都回忆了遍,除了枯燥无味,你说还有啥?还有啥?”

    心境澄明,不若入魔!

    “若是能够入魔那该多好啊!”

    “不过,好在老天对我不薄,让我人生尚有很多美好比如诗和远方!”

    嗟叹至此,沈青云心血来潮,不由地赋诗一首:《太息》

    遥望万里一千河,洞穿云端又奈何?

    天命所致谁能破,唯剩心头微苦涩!

    当第一千三百一十四遍人生,刚刚忆起之时,沈青云豁然感受到,一股魂力正在滋润着他的神魂。

    尽管这股魂力微乎其微,却也绵延不绝,使得他的残魂之上多了一抹潮红。

    这就好比,一个人行走在荒漠中,当其饥渴难耐之时,哪怕是出现一滴童子尿,都能使其疯狂。

    因为,那不仅仅是一滴童子尿,还是人生的希望,力量的源泉。

    之前神魂一直毫无波澜,想来是上一次魂力耗尽,使得神魂处于半休眠状态,而这次魂力值增长到了临界点之后,使得神魂再次处于活跃状态。

    这就好比,你费劲心机积攒了二百四十九滴圣水时,你可能不会有尿意;但当你积攒到二百五十滴时,你可能控制不住那道咆哮的闸门。

    沈青云,很想恣肆无忌地,仰天长啸一番。当然,空想还是可以的。

    先释放神魂,探索外界试试吧。

    “咦,果然有个空间,这是什么?胎儿大脑?我的神魂在胎儿大脑之中?这…”

    良久之后,沈青云终于理清了眉目,他的残魂已然轮回重生。

    这也就能够理解,他的神魂为何被禁锢了。想必当时,小蝌蚪正忙于找妈妈,哪还有闲暇顾及他的残魂?

    不过,沈青云又有些忧心忡忡:“倘若是小蝌蚪先找到妈妈,之后我的神魂寄附,则属于夺舍先天胎儿。那样的话,即便不是我的本意,也会有损天和,对以后的修行将会大为不利。”

    然而,之后细细一想,他的父母结婚多年,都没生出一个孩子。很明显,之前的小蝌蚪都迷了路。

    这一次,在沈青云的残魂引领之下,小蝌蚪终于找到了妈妈,同时也使得他能够顺利进入轮回。

    沈青云继续释放神魂,一座气势恢宏的府邸,犹如鸟窝一般,尽收“眼底”。

    一处庭院中,一位妇人正舞枪弄剑。姿势还算标准,和婴儿摇拨浪鼓差不多。

    说是妇人,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岁月痕迹。面如兰花,发如瀑布。手如柔夷,肌如凝脂。端庄典雅,姿态万千。

    “这剑法、舞技,也太过于拙劣了。闹呢?”对于这位妇人,沈青云不由地夸赞了一番。

    一座花园里,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在骑着旋转木马。“咯咯”声响彻整片花园,使得百花竞相为其绽放。

    远处书房内,一名鹤发童颜、目光矍铄的老者,手中拿着手谕,眉头紧锁,木然伫立。

    不久之后,一名相貌堂堂、英俊神武的中年男子,姗姗来迟:“父亲,你喊孩儿过来,是不是关于边疆的事情?”

    老者轻踱两步,微微颔首,闷声说到:“嗯,京都已经发来手谕,要我尽快前去一趟。”

    “父亲,目前局势,难道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境地了吗?”

    “哎,古山皇朝野心勃勃,前后已经布局数十年之久。而且,最近动作更是频繁,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古山皇朝最多再过一年,势必会全面攻打瀚海王朝。”

    “父亲,不知以您看来,倘若这次古山皇朝攻打我瀚海王朝,全面占领的几率有多大呢?”

    “八成!如果古山皇朝不惜一切代价的话,几率将会是十成!”

    一段时日之后,沈青云对自己轮回后的身份,有了清醒的认知:天心大陆,瀚海王朝,蓝光城,侯爵府世子。

    父亲沈傲天~侯府侯爵,是个大帅哥。

    母亲李婉茹~侯爵夫人,是个大靓妹。

    姐姐李月霖~本是侯爵好友李无常的女儿。据说月霖生母由于难产,撒手人寰;月霖生父也因被妖兽围攻,重伤而亡。

    不过,这都是府里丫鬟们口中传出来的野史。甚至有人郑重说:重伤后的李无常,是被死后倒下的妖兽压得闷死的。

    爷爷沈震山~老侯爵,与当朝君主秦如海是生死之交。大臣们瞧两人在朝堂之上眉来眼去,就感觉眼睛辣得好有爱。

    外公李元成~忠义王,是瀚海王朝为数不多的异姓王。李家前后几代马,都为秦家的江山汗得淋死了。由此可见,李家地位的尊崇程度。

    虽然轮回后的沈青云,也算是豪门贵胄。然而,他却满脸愁容。

    要知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目前,瀚海王朝,局势紧张,风云突变;整个侯府,也是风雨飘摇。

    侯爵父子谈毕之后,便已做了部署。

    侯府高手被调走大半,一部分用于保护远在边疆的沈傲义夫妇,另一部分用于保护幻海学院的长孙沈剑南。

    沈震山也去了皇宫商议国事,约会…

    如此大的举动,自然难逃沈青云的感知:“作为侯府的一员,我也要肩负着守卫侯府的义务。”

    一个胚胎说要守卫侯府?这话,若是让鬼听到,估计能吓得从坟里爬出来。

    鬼界有句谚语:人类世界太过疯狂,责任感爆棚的人,千万别惹。

    前三天,侯府一切如常。

    直到第四天,有个鬼魅的黑影,没在侯府围墙之上。这位不速之客,身形显得朦胧虚幻,与周围环境融于一体,达到了浑然天成的地步。

    简单观察之后,“黑影”便如同落叶一般,轻轻飘入府内。

    这位刺客,身法诡异,巧妙地避开侯府护卫,直奔侯爵夫妇的卧室而来。

    眼看刺客已经深入侯府腹地,然而侯府上上下下,依然无人发觉。

    千钧一发之际,沈青云心念一动,不由纷说,抬脚便向着侯爵夫人肚子踹去。

    “啊”

    顿时,杀猪般地叫声,划破了夜空。侯府众人豁然惊醒,沈傲天也从床上直接吓趴在地,自不用说提心吊胆的刺客了。

    “有刺客”…“抓刺客”…“保护大人”…

    府内众人,声音此起彼伏。

    此时的刺客,也是郁闷不休、骇然不已。慌乱从地爬起之时,又见侯府护卫提剑杀来。

    刺客面色凝重,眼见计划败露,也不敢再做图谋。拼着承受侯府护卫一道剑气的代价,迅速遁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