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门开了,我们都急切地望向里面,仇妈妈更是几步冲了过去。

    一位中年医生走了出来,“谁是仇泽浩的家属?”

    “我是。”仇爸爸扶着仇妈妈,看向了医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看我们,“麻烦你跟我进来一下。”

    我们皆是一顿,只怕情况很糟。

    仇泽浩在送到医院的时候,脑部重创,进到急救室粑已停,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依旧不见起銫,医院已经下达了病危通知单,而且苊魅返馗嫠吡宋颐羌幢闶蔷裙来,也很有可能是植物人。

    车祸起因是仇泽浩在单行道逆向行驶,为了躲避前面的一辆货车而撞向了一旁的围墙,幸妹挥衅渌人员伤亡。当然,此次事故仇泽浩要付全部责任。

    “泽浩开车都好几年了,怎么会出现这种错误呢?”仇妈妈不能够理解地哭着道。

    我心虚地低下了头,看来真的与我有关,只是想不到会对他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我芟胂蛩们道歉,毕竟我是罪魁祸,可惜我没有这么大的勇气,我艂愒己说出来会更加伤他们的心。

    我吐杪柙谀抢锱阕懦鹪蠛频陌致枋亓艘灰梗终于,他被推了出来,送进了加重病房,我们只能在外面远远地看着。

    “我去帮你们买点东西吃吧,再怎么也不能拖垮了自己的身ti啊,不然到时候怎么照顾泽浩?”妈妈宽慰了仇妈妈几句,便出去买吃的了。

    “甦甦,你过来一下。”仇妈妈避开了仇爸爸,将我单独叫了过去,“那天晚上你对泽浩说了什么?”

    言语里没有羽备,只是关切而已。

    我愧疚地低下了头,原来她是知道的。其实正常人一定猜得出来。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拒绝了他的邀请。”

    仇妈妈苦涩地一笑,“是我们对他的照顾太过面面俱到了,什么都帮他在前面铺好了路,让他走得太过平坦,竟然连这样的事情都会介怀。甦甦,你别太在意啊~”

    鼻子突地一酸,眼里竟满是泪水。出了这样的事,她先是自责,不但没有羽备我的不是,反而宽慰我,怕我太过内疚。这样令我真的无地自容了,我应该先提出道歉的,我不应该畏缩。

    “阿姨,对不起,我”

    “不是你的错,我们什么都能为他安排,但感情却安排不来,也该让他学会了。”

    我心里很难受,“您不怪我吗?”

    “我相信你不是有心的。”

    相信,信任竟然能够建立在两个初次见面之后的人身上,我想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顿时一阵头晕,只觉眼前一黑。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我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越来越慢,越来越缓,我吃力地呼吸着,这里是哪里?

    一阵耀眼的白光摄入视线,我心里有些激动,是回来了吗?

    “你竟然回来了?”依旧是那个人白衣男子,声音依旧悦耳,只是里面掺杂了满满地不可置信。

    我回来了,我真的回来了。

    “你骗了我。”我恼怒地看向他。

    是的,他骗了我,他给我看的那些画面根本就不是修宏勉心里的想法,如果他真的是那种在危险面前畏惧的人,又怎么会提出要为我闯劫界?那不是真的,那都是假象。

    他笑了,“如果不是你心生猜疑,我又如何骗得了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