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点了点头,随即又开始纠结起来。

    希望他去哪个时代呢?如果留在圣裕,他却不能够以皇帝的身份出现,以他这么要强的杏格,肯定会活得很痛苦。但是凭他的实力,说不定会再次以别人的肉身夺回皇权呢?摇了摇头,想重新夺回皇权,只怕是件难事,毕竟人脉等等事情都要重新建立,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说不定等他重新夺取皇位,头都白了

    看着一旁快抓狂地白衣男子,我立即说道,“就让他回现代吧。”

    白衣男子做了一个深呼吸,终于稳定好了情绪,“好,我现在就送你们回去。”

    “等等!”我立即止住了他。

    “你还有什么事?!”

    “修会借用谁的身ti?”中国那么大,万一我们两地相隔,想见面都难,而且我们都不再是之前熟悉的面孔,说不定在同一个地方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具体用谁的,还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必须告诉你,他从成为死魂的那一刻开始,便失去了所有记忆。”白衣男子一字一顿地说道,“所以,即便是你找到了他,他也不再认识你。”

    失去了所有记忆?强扯出一个笑容,没关系,真的没关系。这一次,换我来爱他。

    “可以尽量让他离我近一些吗?”

    白衣男子定定地看着我,随即点了点头。

    “我要如何才能知道是他?”我的眼神近乎乞求。如果他真的忘记了一切,那么想要找到他犹如大海捞针。

    许久,“我先送你回去吧。”

    白衣男子说完,我便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隐隐地听到了一个声音,“借用别人的肉身,流的眼泪会是红銫的。”

    慢慢地睁开眼,看到的是妈妈焦急的脸。

    “甦甦啊~你终于醒了!刚刚你晕过去,把我们都吓得不轻啊!”

    我定了定神,随即翻身下床,手腕处被针管扯住,猛地一手拔掉了针管,顾不得其他,我向医院的重病房冲去,后面传来妈妈惊恐地呼喊声。

    我想了想,止步对妈妈道,“这附近有没有生姜?”

    “生姜?外面的市应该有卖,怎么了?”

    我让妈妈先去重病房等我,就狂奔下了楼。

    买到生姜后,便急匆匆地赶到重病房区,各个房间都住着重病人,我要如何才能知道谁是修呢?

    正在这时,我看到妈妈正在那边安慰着仇爸爸他们。

    “泽浩怎么样了?”我焦急地过去拉住仇妈妈问道,如果修借用泽浩的身ti也是非常不错的。

    仇妈ma的眼睛哭得红肿到不行,见我如此关心的神情,依旧微笑道,“情况虽然不怎么乐观,但是医生正在努力,放心吧,会好的。”

    这种情况下,她竟然还是在安慰着我,心下满满地愧疚。

    “您别难过了,泽浩不会有事的。”

    这时,从急诊室里推出来了一个人,白布遮住了他的脸,这样的情况

    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推开了正趴在他身旁哭得伤心的人。

    拉开了白布,一个白苍苍的老人映入眼帘。

    应该不会是他,不会是。

    “你做什么!”老人的子女怒瞪着我。

    “对不起,她的情绪不太稳定。”妈妈立刻将我拉了过去。

    “甦甦,你到底怎么回事!”妈妈厉銫道。

    闭了闭眼,我想我应该冷静一些。

    正在这时,病房里的泽浩突然出现了问题,医生们一个个往里面跑去,不久又将他推向了手术室。

    门外人人都面露焦急,甚至绝望的表情。

    妈妈无意中瞥见眼冒绿光的我,吓得一滞,“甦甦~”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急诊室的门,我心里有一种强烈地预感,修快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终于开了。

    仇妈妈立即过去追问医生情况如何。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仇妈妈一时忍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晕了过去。

    “刘医生!刘医生!”里面的护士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他,他醒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