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可是我看他不像魔神啊。”第一眼看见那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很是祥和,哪里像魔神了?

    资料里记载的魔神,多数是妖魔化的,然而大家族的子弟都知道魔神是没有具体画像的。

    有人示意玉台上,“那南乌这些人怎么死的?”

    大家顺着看过去,外围的干尸没被破坏多少,此时伫立在那儿,个个都显得惊悚。

    “你们看。”有人突然惊呼一声,指向玉台中心上空。

    那边有金色光芒,萤火虫一般逐渐浮现,温和又安静,并不见任何危险。

    “里面是不是出事了?”

    “要不要进去?”

    “三长老没有叫我们,不能进去。”

    金色光芒越来越多,那边几乎被金色光芒填满,但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大家也不敢贸然行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瞧见半空出现一些血色细线,那些细线很快就完成,随后就是一个阵法升空,融合血色细线。

    下一秒,浮在半空的金芒,往一个地方涌,金芒化作道道光束,远远看去,那场面是极其震撼。

    “要不要进去看看?”有弟子犹豫着问。

    “三长老”

    大家一时拿不准主意,直到那些金芒消失,里面还没动静,才有人一咬牙,“进去看看。”

    大家冲进玉台中心,最先看见的是倒在地上的几位长辈,短短时间,他们都不敢认。

    这是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他们老了这么多?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不仅仅是老了的问题,这些人都死了。

    “三长老!!”有弟子发现还喘气的三长老,“三长老,发生了何事?”

    有魔法师立即甩了几个治愈术,可惜治愈术对于三长老来说,就像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反应。

    “回”三长老和其他人一样,老得不成样子,白发苍苍,形如枯槁,“神、神殿。”

    “魔神呢?”弟子激动,“是他干的吗?是不是他!!”

    三长老眼珠子瞪得老大:“回神殿!”

    弟子们此时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安排起来,“快快快,通知神殿那边小心,小心。”-

    灵琼昏睡了许久,醒来时正值中午,第一个看见的是被绑起来的禅见。

    禅见没有意识,耷拉着脑袋,被绑在她对面的石头上。

    随后就是小木偶,坐在地上数石子,玩得正起劲。

    灵琼撑着地面坐起来,浑身都疼,缓了一口气,问:“你主人呢?”

    木偶:“嗷唔?”

    灵琼:“”崽子到底是怎么和它交流的?这是人能听懂的吗?

    木偶盯着她看几秒,突然爬起来,走到她面前,一屁股坐下去,拉着她的手就往嘴里塞。

    灵琼:“!!!”

    灵琼发现这木偶特别喜欢啃她。

    也不是喜欢啃人,就是喜欢啃她,之前一路同行,它理都不理禅见,就喜欢逮着她啃。

    是爸爸比较香吗?

    还是爸爸比较好欺负?

    灵琼嫌弃抽出手,“去找你主人,就说我醒了。”

    “嗷唔!”

    小木偶背过身去,不理她。

    “”

    灵琼伸手把它抱起来,木偶挣扎下,没挣扎开,扭头瞪她。

    木偶跟个婴儿差不多重,灵琼将它抱进怀里,“你就会嗷唔?会不会别的?”

    “嗷唔嗷唔!!”

    灵琼叹气,“你就是个傻子。”

    木偶语气激烈许多:“嗷唔!!”

    “你不是吗?”

    “嗷唔!”

    “你就是。”

    “嗷唔嗷唔!!”

    一人一木偶,语言障碍也不妨碍交流,各说各的。

    池疏星回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画面,他立在入口处,静静地看几秒,随后抬步进去,将木偶从灵琼手里拎开。

    木偶小鸡崽似的,一动不动。

    池疏星展开手里的叶子,捧到灵琼面前,“吃点东西。”

    叶子里包裹着沾着水珠的朱果,看着就很有食欲,灵琼捻了一颗,“我睡了多久?”

    “一个晚上。”

    灵琼默默咬一口朱果,酸甜的味道在舌尖漫开,味道极好。

    “我们还在南乌?”

    “嗯。”池疏星看着她吃:“身体感觉怎么样?”

    “疼。”灵琼才不会委屈自己,该撒娇的时候就要撒娇,“地上还好硬,硌得我更疼。”

    “”池疏星起身,小心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身上,环着她身体。

    灵琼舒服地窝在他怀里,直接张着小嘴等喂。

    池疏星挑着朱果喂她,“你之前用的是什么咒语?”

    为什么能将那些信仰之力,收进他身体里?

    “我在一本书上看见的。”灵琼随口瞎扯,“没想到真的有用。”

    说完,小姑娘又洋洋得意地邀功,“我厉害吧。”

    “厉害。”池疏星将朱果喂进她嘴里,指腹轻轻一压,压住她唇瓣,语气严厉几分,“但你的身体可经不起这样的厉害的折腾。”

    灵琼被按着嘴,话都说不了,坏心眼地含了下池疏星指尖。池疏星一惊,连忙撤回手,余光扫到怀里的人。

    小姑娘眸子里映着几分狡黠,对上他的视线,神色一敛,满是无辜。

    “我经得起折腾的。”灵琼勾着他脖子,凑到他面前,低声说了两句。

    “虞姑娘!”池疏星声音提高不少,她在说些什么东西!

    灵琼捂着嘴,表示自己不说了。

    “你那把短剑,给我看看。”池疏星转移话题。

    “哦。”

    灵琼把短剑翻出来给他。

    池疏星看见短剑上‘逢春’二字,不知道想到什么,有些出神,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这把短剑,谁给你的?”

    灵琼想了下,“我记事起就在我身上。”

    原主的这把短剑,确实是从她记事起就在她身上,据原主的父母说,是她周岁抓周的时候,抓到的。

    至于那把剑的来处,父母并未告诉过原主。

    “你认识这把短剑?”

    “认识。”池疏星把短剑还给她,“好好保管吧,有一天,也许会用上。”

    “做什么?”

    池疏星说得含糊:“到时你便知道。”

    灵琼:“”到时是什么时候?

    灵琼心思转一圈,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你不打算跟我说说怎么回事?”那些信仰之力是怎么回事?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万氪皆空

    灵琼:枯木逢春犹再发,月票你再投一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