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池疏星垂下眉眼,盖住眼底的情绪,“过去的事,你何必自讨烦恼。”

    “可是那个过去和你有关系,我想知道。”灵琼握住他手腕,缓缓用力,认真道:“你的一切,我都想知道。”

    池疏星指尖微微一颤,喉结微微滚动,声音藏着几分干涩,“为什么?”

    “我喜欢你呀。”

    小姑娘的声音有着小女孩特有的清甜和朝气,仿佛喜欢对她来说,就是天大的事。

    “喜欢我”池疏星低喃重复。

    他突然掐住灵琼下巴,迫使她抬头,和他视线对上,“你喜欢我?”

    灵琼下巴被掐着,有些不舒服,“嗯你放开我,弄疼我了。”

    池疏星手指松了下,但依然是禁锢的姿势。

    灵琼眼前的脸忽地放大不少,两人几乎鼻尖碰着鼻尖,只差一点就能亲上。

    “那你愿意为我去死吗?”

    “”灵琼惊悚,崽子想什么呢!怎么会提出这种诡异要求!

    灵琼嘴角扯了下,心底各种骂娘,脸上勉强挤出一点微笑,语气却是坚定,“当然。”

    反正到时候去不去,还不是爸爸说了算!!

    池疏星手指下滑,落在她脖子上,虚虚地握住那细弱白皙的脖颈,他只需要稍稍用力

    就在灵琼以为黑心崽子要用力掐自己的时候,池疏星手掌撤开,将她往怀里带了带,抱得更稳。

    “千年前,他们联合镇压我于雪城。”

    突兀的一句话,没有任何前因、多余解释。

    “为什么啊?”灵琼也不计较他刚才的行为,主动抱住他的腰,靠在他肩膀上,软声问。

    池疏星用手掌轻抚怀中少女的长发,声音低低地说:“为了活下去吧。”

    灵琼:“雪城就是上次我们出来那个地方?”

    “嗯。”池疏星:“千年前的光明城。”

    光明城相当于天垣大陆的京都。

    那个地方是千年前的光明城

    池疏星:“因长年下雪,故又被称为雪城。”

    灵琼心底隐隐有了一些猜测,崽子不会是

    灵琼压下不断往上冒的各种念头,“那些信仰之力”

    池疏星轻抚地手掌一顿,“你怎么知道那是信仰之力?”

    爸爸不应该知道吗?

    灵琼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快速扯出一个理由,“族中长辈说过,我也看过一些记载。”

    “这样。”池疏星似乎信了,“你猜出我是谁了吗?”

    “光光明神?”魔神是绝不可能有信仰之力,至于光明神,能拥有那样圣洁的信仰之力。

    闪闪也说过,信仰之力是回到他身体里。

    证明那些信仰之力本该就是他的。

    那他的身份,毫无疑问,只有光明神。

    池疏星笑了下,低头吻了她眉心,“当年,为镇压黑暗魔法弥漫整个大陆,我取了身体里三块神骨。”

    池疏星顿住,又轻声问她:“你确定要知道这件事?”

    灵琼:“嗯。”

    池疏星:“虞姑娘,知道这件事,你就再也不能脱身了。你也看见了,神殿那些人,不会放过我。”

    “我也没想脱身啊。”灵琼翻个白眼,“我很乐意为哥哥献身。”

    池疏星:“”

    是他理解的那个献身吗?

    池疏星没理会灵琼的灵言灵语,给她讲述了千年前,光明神和魔神大战之后,又发生的一场的阴谋-

    千年前,光明神取神骨封印黑暗魔法,将魔神和他的黑暗使徒们重新镇压回黑暗深渊。

    损失神骨的光明神,在那一战后,极其虚弱。

    但战后重建迫在眉睫,光明神作为天垣大陆的支柱、信仰,他不能倒下。

    当时整个天垣大陆,百废待兴,几乎没几处好的地方。就连雪城,也在大战中毁得七七八八。

    还有一些黑暗使徒混在大陆中,残杀普通民众。

    桩桩件件,都急需解决。

    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发现,天垣大陆的天地元素出现异常。

    不过当时不算明显,所以这件事,没有让天垣大陆重新恢复生机和秩序重要,这事被往后压了。

    光明神忙着重建的事,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包藏祸心。

    他们利用那三块神骨,给光明神做了一个专门对付他的局,将他镇压在雪国下。

    神骨和伏尺,都是光明神的,最后却成为镇压他的东西,何其讽刺。

    大战毁了很多东西,光明神被镇压,他们对外说光明神是受伤需闭关,并没人会怀疑。

    因为大战后,光明神每次出现,状态都不是很好。

    他们篡改记载,模糊他的神像,从雪城搬出来,重建如今的光明城,依靠神骨窃取信仰之力,以供长生。

    南乌这一脉,当年是后悔的,所以才选择半隐世,不与另外两个来往。

    后悔归后悔,却依然享受着信仰之力带给他们的力量和寿命。

    两个月前,发现他破封印而出,那些人自然是慌了。

    池疏星不清楚他们和南乌这边怎么谈的,最后定是谈崩了,南乌不打算参与此事。

    另外两边的人,觉得南乌只想得好处,不想出力,这些年也与他们离了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利用南乌坐实他‘魔神’的身份。

    他碰不得伏尺,也没有光明神的力量,千年过去,人们早就不知道光明神长什么样子,就算告诉别人,他是光明神,也无人会信。

    “所以神殿的人是要杀了你?”

    “杀我?”池疏星垂眸轻笑,“我死了,哪里还有信仰之力供养他们?他们是要抓我,把我再次关回那个地方。”

    民众的信仰是给光明神的,他们只是用了见不得光的手段,将信仰之力转到自己身上。

    灵琼没想到那些人胆子居然这么大,敢对光明神下这样的黑手。

    池疏星顿了顿,“我上次忘了问,你是怎么拔出伏尺的?”

    依这些人的狠毒,伏尺不可能那么轻易拔出来绝对不仅仅是一个禁咒的问题。

    灵琼眨巴下眼,“就那么拔出来的啊。”当然是爸爸花了大价钱拔出来的!!

    池疏星:“”

    小姑娘满脸都写着‘真诚’‘我没骗你’几个大字。

    灵琼怕池疏星继续问,“你之前毁掉的就是神骨?那东西毁了,对你没影响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