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虞妍心以为是虞家主单独见自己,谁曾想,进去后才发现,灵琼也在此处。

    本以为早已经死掉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是被自己害死的人,再怎么镇定,虞妍心也有些心虚。

    “爹。”她故作镇定进门,不去看灵琼。

    灵琼捧着茶杯,安静喝茶,烟雾袅绕而起,满室都是茶香。

    虞家主稍微颔首,冷淡道:“秘境的事,你再仔细说一遍。”

    虞妍心对上虞家主的视线,似乎读懂了什么,立即垂下头:“那天的事”

    “等一下。”

    虞妍心下意识看向声音传来的房间。

    眼底映出女孩儿娇俏的面容,虞妍心忽然觉得她比以前好看多了那双眼睛明亮有朝气,沁着淡淡的水光。

    耳边是女孩儿娇软的提醒声:“三小姐可要好好想清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虞妍心眼底多了几分恍惚,转过身去,缓缓叙说:“那天我故意带着他们往那个秘境去的,是娘给了我开启秘境的钥匙。进入秘境后,我按照娘亲说的,找到了那处祭坛。”

    根本不是什么误入秘境,是虞妍心计划好的。

    因为女主的突然崛起,让一直卡在瓶颈期的虞妍心有了危机感,所以她娘告诉了她那么一件事。

    只要在那个秘境里,用一个人献祭,便能获得力量。

    她本来是打算用女主,谁知道女主死了,只能临死找一个。

    其他人都不好动,只有虞西茶,一个实力一般的旁支,死在秘境里,也不过和死一只蝼蚁一般。

    她贸然杀人,很有可能会被怀疑,不如让大家都成为帮凶

    “虞妍心!”

    虞家主呵斥一声,打断虞妍心。

    那声音很大,震得虞妍心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恍惚想起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爹,我我,不是”虞妍心慌了神,想要解释,可是突然间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断断续续,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灵琼在后面‘啪啪’鼓掌,赞叹不已,“三小姐真是好厉害呀。”

    她夸得真诚,如果没有虞妍心前面所说,没人会怀疑她不是在真心夸她。

    虞妍心脸色惨白,猛地转身,指着她:“你对我做了什么!”

    她为什么会说出那些话?!

    小姑娘吓得手都不拍了,愣愣地看着她,无辜又茫然:“三小姐,当着家主的面,我能对你做什么?”

    虞家主:“”

    虞妍心刚才很不对劲。

    但是她确实什么都没做,甚至连魔法都没动用过。

    “这些小事我都可以不计较。”灵琼在两人不同的目光下,摆出大度的姿态:“十万魔晶,买我原地失忆,怎么样?”

    虞家主:“”

    虞妍心:“???”什么玩意?她脑子在秘境里搞坏了?

    难道她不应该一哭二闹三上吊,讨要公道吗?

    怎么就要魔晶了?

    魔晶比她的命还值钱吗?

    虞妍心满脑子都是问号,虞家主刚才已经经历过一次,理智尚且清晰。

    虞妍心亲口说出那些事,他能抵赖,但也必须解决她

    但是她知道魔神的下落。

    半晌,虞家主沉声应:“好。”

    虞妍心惊骇:“爹?!”

    怎么能答应她?

    就应该杀了她,以绝后患!

    虞家主有自己的考量,让虞妍心先出去,虞妍心不肯,被虞家主瞪一眼,最后悻悻离开-

    灵琼在虞家主那边待了许久,出来的时候,天色都暗了,她踩着青石,摇摇晃晃走回院子。

    推门就瞥见门内那抹浅金色的背影。

    男人坐在窗边的椅子上,衣裳层层叠叠垂落至地面,他身上有淡淡的微光,神圣又端庄。

    神明低眉垂目,端的是悲悯众生的姿态。

    灵琼关上门,呼吸都放轻不少,心跳‘咚咚’地狂跳着。

    想要

    玷污一下神明。

    可惜

    神明不能随意玷污。

    “回来了。”

    池疏星抬眸看她,眼底漾起一点涟漪。

    “魔神大人怎么进来的?”虞家层层守卫,他是怎么躲过那么多人,溜进来的?

    神明自信极了,“我想来,自然能来。”

    灵琼无声给他竖大拇指,你牛。

    “过段时间虞妍心要和男陈家大公子成婚。”灵琼坐到他对面,给自己倒杯茶,“这几天我先想办法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你的神骨。”

    【亲亲,抽卡吗?别说找神骨,找什么都不是问题的呢!】

    灵琼:“”闪狗像是有个大病,见钱就来,爸爸赚钱容易吗?

    【亲亲,抽吗?】

    灵琼心底哼哼,雷打不动的倔犟:能靠自己,为什么要靠别人!我不!

    【】

    池疏星试图劝说:“其实没必要这么麻烦。”

    “要的!”灵琼握住池疏星的手,湿漉漉的眸子瞅着他:“哥哥,给我个表现的机会!”赚钱很重要的!!

    池疏星沉默,上次那些信仰之力,将他身体修复不少,确实也不是那么急

    “好。”她高兴就随她吧。

    灵琼撑着桌子,倾身过去,在神明唇角落下一吻。

    很轻的一个吻,一触即离。

    小姑娘眉眼带笑,嗓音轻软:“光明神大人最好了。”

    池疏星:“”

    能占他便宜的时候,他就最好-

    灵琼在虞家待着,有虞家主‘罩着’她,也没人敢跑到她面前来说三道四。

    虞妍心倒是不开心,不过可能被虞家主警告过,也没闹出什么事来,专心准备她的婚礼去了。

    灵琼一边忽悠虞家主,一边潇洒快乐不是,找神骨的下落。

    利用休息时间,把虞家里里外外翻遍,也没找到神骨。

    当年虞家那位圣魔导师,说是云游四海去了,已许久没有露面。

    “你说,会不会是被他带走了?”老不死的东西就怕死,这种东西随身携带也正常。

    “不会。”池疏星剥着葡萄,喂给灵琼,“神骨非他一人使用,不会随身携带,必然在一个固定的地方。”

    灵琼双手捧着脸,葡萄汁把唇瓣染得亮晶晶的,“虞家能去的地方我都去了,不能去的我也去了,他们能把东西藏在哪里难道不在虞家?”

    池疏星喂完最后一颗,拿旁边的帕子擦手,“也许。”

    灵琼看着男人漂亮的手指,若有所思:“看来得问问家主。”

    “他会告诉你?”

    灵琼学着他的样子,绷着小脸说:“我想问,他自然会告诉我。”

    “”还会学他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