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紫微星位于星空正中,和漫天闪耀星辰相比,紫微星的幽幽紫光显得有些黯淡。

    对于普通人来说,紫微星非常不起眼。对于修者而言,紫微星却是众星之主,地位至关重要。

    所有和星力、星相相关的秘术,都要先由紫微星入手。

    高玄以前对星力毫无研究,炼化未来星宿珠,他和紫微星建立了一种玄妙又稳定的联系。

    这种联系非常重要,相当于高玄在星空中留下了一个无可摧毁的稳定坐标。

    通过这个坐标,高玄可以厘定自己的位置。

    仙界广阔无尽,有了这个紫微星坐标,高玄至少不会迷路,能破解大多数空间神通。

    另一方面,高玄和紫微星的气息结合,他感觉到自己冥冥中的命运之线也被改变了。

    简单来说,就是他命运之线和紫微星连接,从此以后,就算有大能卜算他的命运,也会被紫微星所掩盖。

    当然,他并不是紫薇星主。

    紫微星是诸天星辰之主,汇聚无尽星辰之力。只要有办法,谁都可以和紫微星建立联系。

    按照高玄理解,紫微星如同大型服务器。他个人数据都存入这里,别人想查他的数据,就要获得紫微星最高权限。

    一般来说,这是不可能的。

    真有这种本事,随手就能捏死他了。也没必要费这个事。

    高玄第一次深刻感受星力的变化,感受到诸天星辰的浩瀚力量。

    就他的理解来说,诸天星辰就是仙界的无数基石。这些基石确定了仙界的范围,确定了仙界的状态,甚至决定了仙界的所有规则。

    星力,完全可以看做一种特殊的元气。只是更加复杂更加古老更加晦涩。

    通过未来星宿珠,高玄到是能深入感受星力。他到没能在星力变化中看到未来,无尽星力却让他看到了更高层更广阔的强大力量。

    高玄很快就沉浸无尽星辰大海中,根本没空去想天恨魔君的事。

    与此同时,天龙岛上诸多强者都看到了紫微星的异变。

    紫微星是诸天星辰之主,想要和紫微星建立联系可没那么容易。

    青天界虽大,也只有天恨魔君才能和紫微星共鸣。

    正因为有紫微星的庇护,天恨魔君这位魔门宗主作恶多端,却没人能制的了他。

    此刻紫微星异变,垂落星光直指天龙岛。

    各位强者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都心生警惕。

    “天恨在干什么?”

    紫竹林中,江玉梅仰望着星空正中紫微星,端庄秀美的脸上一片凝重。

    对面的玉霄宗宗主白云生也在抬头看着星空,他沉吟了下说:“紫微星光曲折吞吐,似乎是转移变易之相。”

    白云生相貌儒雅,穿着玉色道袍,到是一派的风流倜傥。

    他在星相上颇有造诣,也精通先天神数等卜算之法,到是看出了紫微星变的几分端倪。

    “转移变易?”

    江玉梅有些不解的问:“这又代表着什么?”

    “看起来像是有人入主紫微星。”

    白云生摇头说:“至于具体如何,星相复杂精微,我却是看不透。”

    “和天恨有没有关系?”江玉梅又问。

    “不知道”

    白云生说:“天恨运转星力全凭未来星宿珠这宗异宝。有此宝在手,他在星相方面可比我强多了。”

    白云生想了下又说:“天龙岛上汇聚众多强者,天恨这等阴险小人,上不得台面。更轮不到他搞阴谋诡计。也不必太在意。”

    江玉梅对此到是深以为然,她点头说:“天恨不足为虑。关键是这届天龙法会,我们道门该如何自处?”

    说着江玉梅看向了枯木真君。这位五行宗宗主,论年纪比天莲宗玄夜都更大一些。可以说是道门第一千强者。

    只是这位性格也如同枯木一般,对什么事都似乎不在意。也少有行动。

    道门势力日益衰微,这位也要背负一定的责任。

    江玉梅并不喜欢枯木做事方式,可到了关键时刻,这位道门第一强者的态度却至关重要。

    枯木真君身材瘦削,肌肤干枯如同枯萎的老树,坐在那闭眼不言不动,就像是一具干尸,全无一点生机活力。

    听到江玉梅的话,枯木真君也是没有任何动静。

    白云生有些无奈的说:“真君,到了这一步,还要您来拿主意。”

    枯木这才慢慢睁开眼睛,他眼眸也是一片枯寂毫无生气,如同垂死的老人。

    他说话声音也是干涩难听,听的人想捂住耳朵。

    他说道:“我有什么主意,不过是不变应万变。”

    白云生和江玉梅都是相对无语,这算什么主意。

    枯木真君又说:“我知道你们看到了翻天覆地的机会,但是,我们参加进去又能得到什么?”

    白云生想了下说:“我们至少可以掌握主动,选择是进还是退。”

    江玉梅也点头说:“我们就算不参与进去,也要先定好应对之策,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江玉梅其实也很保守,不愿意主动介入。但是,她觉得还是要先制定好应对策略,做好一切准备。

    枯木真君就死挺着不动,这到是不变了,可拿什么应万变?

    “这一局太大了,敖东成和玄夜都不敢先手,只能躲在后面煽风点火。你们的心到是挺大。”

    枯木真君冷然说:“那个高玄不知来历,手段霸道强硬。此来东部州,更不知要做什么。我们看热闹都要站远点,免得被波及。”

    他又对江玉梅说:“你保护好你的宝贝徒弟就行了。还要预定什么策略,可笑。”

    枯木真君说话不死不活阴阳怪气,江玉梅被说的讪讪无语。

    白云生还有些不甘心,他说道:“高玄和我道门亲近。我们就让不入场,至少也可以先高玄表达善意,结下交情。总是没错的。”

    “你想如何表达善意?”枯木真君反问。

    “送一件神器如何?”

    白云生到是早有想法,他说:“我们三宗早年一起得了一副神霄雷帝图。此宝我们特异,我们分成三份也没什么大用,不如凑成一份送给高玄,结个大大的交情。“

    神霄雷帝图是一门远古留下至宝。当初道门诸多强者一起出手抢夺,最终把此图分化成三份。

    玉霄宗、神月宗、五行宗一家一份。各宗拿着残缺的图,也参悟不出来什么。

    三家也曾商量过,一起合作参悟此图秘法。可惜,合作了数次,虽然各有所得,却谁也信不过对方。

    通过几次合作,三家也看出了此图的部分奥妙。此图其实记载是一门强大雷法。

    但是,必须凭着此图才能修炼入手。

    三大宗门谁也不放心对方,又不甘心此图空置。后来又联手培养三个徒弟,一起参悟修炼神霄雷帝图。

    结果,三个徒弟修炼到灵仙层次时一起被死于雷法反噬。

    三大宗门都怀疑有人搞鬼,却也找不到什么证据。最终,合作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白云生所以提议送出神霄雷帝图,是因为此宝对各宗门都没用,却又非常有价值。

    高玄就算修为再高,收到这件宝物也要领他们道门的人情。

    如此送礼,称得上惠而不费。三家宗门又没有实质上的损失。

    枯木神色淡漠,一言不发。

    江玉梅想了下到觉得这主意不错,三家一起送礼表达了他们态度,自己又没什么损失。

    神霄雷帝图当然是好东西,甚至称得上此界顶级神器。不过,分成三份终究是没用。

    “白道友此法到是不错。”

    江玉梅看向枯木:“不知真君意下如何?”

    枯木真君闭上眼睛:“也罢,就这样吧。”

    他不觉得送礼有什么必要,高玄这等人物也未必把礼物放在心上。

    不过,送了也就送了。总算是能表明态度。另一方面,高玄和龙庭、佛门是死敌。

    高玄力量越强,对龙庭、佛门越不利。这对道门就是大好事。

    另外,高玄若是败了,也许还有机会把此图完整的抢回来。

    白云生大为振奋:“我道门受了几万年的气,也该轮到我们出头了”

    道门三大强者聚会商议之际,敖九猊正在拜访七品天师林江鸿。

    林江鸿住在青松阁,整座建筑就是把一颗巨大松树挖空,内里布置简单却充满自然韵味。

    这颗活了数十万年的青松,本身就极其神异。住在里面修行,更是有种种妙处。

    一般来说,青松阁都是龙族高层闭关修炼所在。不会给外人使用。

    这次也是为了表示重视,才安排林江鸿住在这里。

    敖九猊刚请了林江鸿吃饭,他送林江鸿回到青松阁,就是想趁着对方酒兴多聊一些事情。

    两人正说着,就看到星空之上紫微星闪耀。

    敖九猊就是不通星相,也知道紫微星意义大不一样。

    林江鸿在星相上颇有造诣,他看到紫微星异变就是猛然一惊,三分酒意也都散了。

    “天师,紫微星动,不知有何说法?”敖九猊谦虚的请教。

    林江鸿长眉细眸,面白无须,长相就带着几分刻薄。这会神情严肃,到是更见冷峻。

    他看着好半天才收回目光,他对敖九猊说:“紫微星是变易之势,却不知变从何来?”

    敖九猊又问:“是好是坏?”

    林江鸿摇头:“这却说不好。也未必和我们有关。”

    敖九猊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引动紫微星也说明不了什么。

    他从袖子里取出一颗的赤红宝珠,宝珠内有一条很小的金蛇在里面游动不定。

    “这条六翼金蛇是远古蛮荒留下的异种,剧毒无比。正适合天师的五毒神罡旗。”

    敖九猊微笑说:“还请天师笑纳。”

    林江鸿脸上露出一抹抑制不住的惊喜,他拿起宝珠仔细打量:“没错,正是六翼金蛇。”

    他早年斩杀一个巨妖夺了件五毒神罡旗。此旗催发神罡威力强横,其中五毒之气更是无影无形异常阴毒。

    只是五毒的毒力不够,对于强者没多少威胁。

    林江鸿这几千年游走八方,就是为了搜取至毒的毒物。

    六翼金蛇就远古蛮荒异种,号称剧毒无比。若能炼化六翼金蛇,五毒神罡旗威力能提升十倍。

    他没想到龙王这么大方,居然送给他如此珍贵毒物。

    林江鸿按住心里狂喜,他强作镇定对的敖九猊说:“谢谢龙王的厚礼,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天师喜欢就好。”

    敖九猊微微笑说:“只是高玄的事情,要请天师多费心。”

    “小小九品天师,也敢放肆。”

    林江鸿自信的说:“请龙王放心,我会好好管教高玄。”

    敖九猊诚恳的说:“多谢天师。”

    他转又提醒说:“高玄此人桀骜狂妄,又冷酷绝情,天师也要提防他乱来。”

    林江鸿淡然说:“我是七品天师,青天界所有天师受我辖制。高玄再强,敢违抗天庭的命令?那他是找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