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贫道玉霄宗白云生,拜见高天师。”

    白云生虽然是一宗之主,却弯得下腰。面对高玄完全摆出晚辈的姿态。

    江玉梅都佩服白云生的厚脸皮,这位年纪也快八千岁了。再看高玄,丰神如玉皎皎若月,既有少年的生机活力,又有中年人的沉稳潇洒。

    若说年纪,这位天师看起来真就像是三十多岁的修者。

    这种味道和江月澜差不多。只是高玄更纯净清逸。

    江玉梅也不得不承认,高玄比江月澜更有魅力。

    等白云生说完,江玉梅也上前和高玄见礼。她没白云生那么厚脸皮,只是稽首施礼:“贫道江玉梅见过天师。”

    “两位道友不必客气,请坐。”

    高玄来天龙岛也快三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东部州道门强者。

    陈九风、司空翎他们都是道门修者,免不了和东部州道门打交道。只是东部州道门强者都心高气傲,只怕也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就算是天痴,在东部州道门强者眼里只怕也没什么分量。

    双方一直都没高层的接触。这次对方两位宗主上门,姿态摆的这么低,也不知是什么打算。

    高玄其实不太在意这种事情。不论对方有什么打算,其实都无关紧要。

    实力太弱了,一切阴谋计算就都失去了意义。

    就像佛门和龙庭,都在背后煽风点火,想鼓动对方动手。真要有实力杀他,何必玩这些小手段,徒惹人笑。

    当然,这一切其实也有意义。道门就是通过这些看到他的强大,才特意上门拜会。

    别看对方摆出一副热情样子,本质上就是上门的业务员,不论对方姿态多低,对你多好,归根结底就想从你这获取利益。

    高玄并不排斥业务员,不过,他可不会把业务员当朋友。双方就是做生意。

    把握住这条线,事情就好做了。

    当然,高玄心里这么想,表面上却不会失了礼数,他对这这两位也是颇为客气。

    白云生、江玉梅都对高玄印象特别好。这位天师神通绝世,对外手段一向强硬。对着他们却是特谦亲善,简直是让他们如沐春风。

    白云生和高玄客套几句,更是坚信可以把高玄拉拢过来。他看了眼江玉梅,询问江玉梅的意思。

    三人虽然商量好了要给高玄送一份厚礼,却也要先看看高玄值不值得。

    要是高玄狂妄自大,那他们就是送了厚礼对方也未必领情。

    现在看来,神霄雷帝图必须要送了。

    江玉梅也以眼神回应白云生,示意她赞同送出礼物。

    白云生这才对高玄说:“天师在北部州大展神通,力挫龙族,扫平妖魔,我等都是深深敬佩。天庭和道门本是一体,青天界出了天师这般绝世强者,我们也都与有荣焉”

    白云生说了一堆恭维话,高玄只能谦虚客气。

    这般客套话虽然烂俗,却很能调节气氛。高玄也适时吹捧几句东部州道门。

    一时间,宾主尽欢。

    看到气氛不错,白云生从袖子中取出神霄雷帝图送到高玄面前:“天师,这是我们三宗送您的小礼物,还请笑纳。”

    对方如此客气,高玄也不好摆架子,他站起来伸手接过神霄雷帝图卷轴,“诸位道友太客气了,不必如此。”

    说着,高玄随手解开卷轴上细绳,打开了卷轴。

    神霄雷帝图的卷轴不大,打开也不过两尺半长。

    卷轴上画着一副竖立的人像,这人肤色深蓝,五官端正威严,深蓝眼眸中一重重电光闪耀。

    围绕这尊人像身边,是鹤、鸟、猴等动物。只是这些动物都周身电光闪耀。

    在人像周围是重重白色云气,云气中也是藏着无尽电光。

    高玄看到这个人像,识海中顿时升起一道强烈电光,跟着,就感应到来无尽雷霆之力。

    不用白云生说,高玄就知道这幅图记载是一门高明之极的雷法。这幅图本身,则是修行根本。

    要说起来这门雷法层次极高,比起他自创的太乙天都无音雷霆剑,可要高明多了。

    若论细微之处,太乙天都无音雷霆剑精微细腻,极其厉害。只是在层次上不如这门雷法。

    若能炼成这门雷法,足以称霸青天界。甚至以此法成就地仙都不奇怪。

    高玄也有点意外,这等宝物,道门居然舍得送人。这也太大方了!

    高玄说:“无功不受禄。如此厚礼,我却不好收了。”

    东西太好了,高玄到不好就随便拿了。

    白云生急忙说:“此宝玄奥非常,我等参悟多年也没什么收获。正好送给天师。天师万万不要客气。”

    他顿了下又说:“龙庭掌管东部州,佛门又霸道,我们道门修者都是苦不堪言。有天师出头,我们实力不济,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略尽绵薄之力”

    高玄这才明白,原来道门就是想着他和佛门、龙庭好好打架,这才送上此宝。

    对方所求到是简单,没有他们,他也要和佛门、龙庭见个高低。

    高玄沉吟了下说:“此宝对我颇有用处,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他不再多看,随手卷起卷轴收入袖中。

    白云生看到高玄手下神霄雷帝图,他非常高兴,“弟子等修为不够,也帮不上天师什么。只希望天师神通大进,扫尽这些魑魅魍魉,还青天界一个朗朗青天”

    拍马屁又不要钱,白云生这会也放开了,对着高玄就是一阵狂拍。

    江玉梅坐在一旁觉得有点尴尬,只能尽量少说话。

    “对了天师,东部州有位七品天师林江鸿,此人和龙族关系密切。”

    白云生对东部州情况非常了解,他觉得龙庭肯定要把林江鸿利用起来,必须提前和高玄说一声。

    他说:“林江鸿此人性格刻薄狠毒,做事只讲利益。手里的五毒神罡旗更是剧毒无比,天师还要小心此人”

    高玄到也听说过林江鸿,毕竟是七品天师,号称总管青天界所有天师。只是他也没在意过。

    听到白云生这么说,高玄才知道林江鸿也是个人物,到也不能太小觑。

    白云生经常游历四方,对佛门、魔门、龙庭情况都很了解。

    他不厌其详的给高玄讲了三大势力很多秘闻。这其中许多秘闻,就是江玉梅也是第一次听说。

    白云生口才也好,平平无奇的事也能讲的颇有趣味。

    如此说了大半天的话,眼看着接近天色将黑,白云生这才和江玉梅主动告辞。

    从青云居出来,白云生对江玉梅说:“这位天师果然不凡。这一次,真是万年难遇的好机会。只可惜,枯木太保守了。”

    江玉梅想了下说:“保守一点也没什么不好。天龙岛波谲云诡,我们力量又弱,还是谨慎小心才好。”

    白云生叹气摇头,道门这几位就是胆小,做不得大事。眼看着这个好机会,完全可以更深入一层夺取更多的利益。

    只是江玉梅和枯木都是如此,他却不好再多说。

    白云生话锋一转说:“高天师气度超绝,比起江月澜都要胜过三分。这位很可能是上界大能转生而来。”

    白云生说江月澜不行,江玉梅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她要承认,高玄的清逸之姿真是至纯至清,却又温和平静淡然。

    江月澜虽天生的仙骨,比起高玄却显得过于稚嫩。

    江玉梅微微摇头:“也不好说。不过,这位高天师的确是厉害。“

    只看气象,江玉梅就确定高玄是绝世强者,至少远远胜过她。

    “再过几天就是法会,到时候风起云涌,龙争虎斗,真是热闹”

    白云生满脸的羡慕,可惜,这场热闹他们也只能做个看客。

    正厅里端坐的高玄,把白云生和江玉梅对话都听到耳中。他到不是刻意偷窥。

    只是在这个范围内,所有神意交流都逃不过第九识感应。偏偏对方说的又是他,想听不到都不行。

    听的出来,白云生到是野心勃勃。就是实力欠缺,野心再大也没有用。

    高玄把袖子中神霄雷帝图拿出来,这次没有外人,他可以仔细琢磨研究。

    神霄雷帝,按照道门的一些记载,是掌控雷霆最强至尊。

    不过,这只是某些宗门的说法。

    道门内分很多宗派,各种典籍记载经常自相矛盾。在这一点上,佛门也是一样。

    就是天庭这里,也有四帝、三帝共同执掌天庭的种种说法。

    神霄雷帝,准确的说应该是神霄、玉霄、青霄这几个道门大宗派共同供奉雷神。

    神霄雷帝图,把这尊雷帝形象鲜明完整呈现出来。而且,上面还有一缕强大雷霆神意。

    问题是这一缕神意断裂成三段,虽然图重新拼贴完整,断裂的雷霆神意却没办法统合成一体。

    所以,这张雷帝图虽然好,却有极大的问题。

    高玄研究了一会,到是颇有收获。只是这门雷法深奥复杂,却不是他一时半会就能搞明白的。

    因为这一缕雷霆神意是断裂的,雷帝图虽然完整,却无法观想出完整神霄雷帝。

    高玄回想经历的重重劫雷,却和这位雷帝气息难以对应。

    神霄雷帝,真有几分统御万雷的气象。

    高玄现在的是能强行观想出神霄雷帝,却难以掌握其中神髓。

    观想出来的雷帝,徒有其表,却无其神。那雷帝也没什么大用。加上这份神霄雷帝图,也就是顶级仙器层次。也就相当于钧天轮、天音道簪层次。

    对高玄来说,真是多它不多,少它不少。

    高玄索性先把神霄雷帝图收起来,他把青叶留下青叶剑魂投入无间天龙爪。

    因为白云生他们来的太急,高玄不得不从未来星宿珠中退出来。他还没时间研究青叶剑魂。

    说实话,未来星宿珠虽然层次极高,能引动诸天星辰之力,给他开辟出一个全新世界。

    但是,高玄还是对青叶剑魂更有兴趣。

    高玄在修道上天赋很好,但他自认真正天赋是在剑道上。

    对于他自创的水天剑,高玄也颇为得意。

    直到现在,高玄最强战斗手段依旧是弘毅剑,依旧是水天剑。

    紫微星宫中,高玄被青叶杀的颇为狼狈。要不是神魂强横远胜对方,他真就栽了。

    平心而论,青叶剑法的确远胜过他。

    在高玄看来,青叶剑法,已经近乎于道。只是青叶修为层次太低了。

    高玄用无间天龙爪吸收青叶剑魂,把青叶的记忆和神魂力量特质都提取出来。

    青叶的记忆乏善可陈,她从小就被天恨魔君收养。天恨魔君用尽手段,把她神魂内剑魂引发出来。

    此后,青叶就是不断练剑。她也很少出手。以至于外界都不知道魔门有这么一个绝世剑道高手。

    青叶的剑魂中,存着一缕精纯先天剑意。

    虽然青叶剑魂破灭,这一缕剑意却并没有破灭。无间天龙爪虽然能吸收各种神魂力量,却无法吸收这一缕精纯剑意。

    高玄又看了青叶对于剑法所有记忆,发现她天生就会青叶剑法,所有修炼只是尽量把剑魂力量挖掘出来。

    对于青叶来说,使用青叶剑法就是本能。

    青叶剑一共就分为三招,刺、斩、化。

    刺和斩最简单,化字诀最复杂。

    化是剑法转化变化的统称。青叶最后施展的一剑化万剑,就是化字法。

    这和是化字法最简单的应用。化字法也能用来修炼,洗化万法万物。

    高玄按照法门修炼,越练越觉得青叶剑高妙。

    与此相比,他的水天剑虽好,却变化太多了,剑法花里胡哨的如同法术一般,失去了剑的存粹。

    对于剑道而言,第一要紧是唯精唯纯。

    青叶剑这等绝世剑法,最后就凝炼成了三招剑法。已经凝炼到某种极致。

    可青叶一剑在手,自然就有无尽神威。高玄剑法变化再多,也被压的抬不起头。

    高玄想到这里也是深有感悟。他以后的剑道,也要尽量精简凝炼,去除繁杂变化。

    当然,并不是说他的水天剑没有价值。

    相反,没有现在的水天剑,他就走不到这一步。由简单到复杂,再由复杂到简单,这里面每一步都至关重要。

    就像小孩子单纯只是天性,老人能保持单纯状态却是智慧。

    两者看似一样,境界却差的太多了。

    无间天龙爪无法炼化一缕青叶剑意,高玄也不想冒险用神魂吸收这一缕剑意。

    这样做固然能让他剑法突飞猛进,却会让他神魂失去了纯粹。

    这等外力再好,终究是外力。一点的不协调,就会破坏他的先天混元道体。

    一缕青叶剑意又如此高妙绝伦,却也不能浪费。

    高玄考虑再三,还是把这一缕青叶剑意投入了弘毅剑。

    弘毅剑深处无尽玄冥咒海,通过最精微玄冥咒不断消磨这一缕青叶剑意。

    滴水穿石!

    一缕青叶剑意没有神意驾驭,在玄冥咒海消磨下很快就支撑不住溃散成点点碧绿流光。

    这些流光落在玄冥咒海上,立即把深沉玄冥咒海染的一片碧绿。

    那绿意越来越浓,沿着玄冥咒海不断扩散。

    高玄也是惊叹,这一缕剑意好厉害,幸好他没用神魂吸收。否则,他神魂都要被剑意侵袭,自己把自己变绿了

    经过天罡法则加持后,玄冥咒海暴增了三百亿倍。可想而知,玄冥咒海有多雄浑浩瀚。

    青叶剑意晕染了小半玄冥咒海后,就再无余力扩展。

    剑意再强,经过层层扩展稀释,力量必然变得更加薄弱。

    高玄趁着这个机会,反倒是看到了青叶剑意深处变化。

    和青叶一战,高玄本就学到了青叶剑三分精髓。这会通过玄冥咒海,把青叶剑意强行打开。

    扩张了亿万万倍的青叶剑意,把所有细微变化都都呈现出来。

    高玄也真正学会了青叶剑的刺、斩、化三式。

    只是如何把青叶剑和水天剑融合,高玄一时却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水天剑讲的如水灵动,如天浩瀚。

    黄泉剑、冰魄剑,深渊剑,这些看似和水天没关系,实际上剑意却息息相关。

    青叶剑则完全不同,它剑意纯粹,不假借任何外物意象,所有威力都在于如何驾驭剑器。

    这种专注纯粹,和水天剑的路子并不契合。

    高玄想了许久就没有什么头绪,这等绝世剑法本身就比他层次更高,也不是他想改就能改的。

    同理还有神霄雷帝图,都不是他能轻易驾驭的。

    高玄觉得他要是能想通这一点,把青叶剑的融入水天剑,那他应该就能做到以剑证道,成就地仙。

    现在他各方面力量都无限接近地仙层次,就是差了一个突破口。

    只要凝聚出地仙法则,自然就能获得一方天地的法则加持,成为一方之祖。

    但是,这需要时间积累。

    高玄自己也清楚,这件事不可能一蹴而就。

    此次天龙法会结束,他要找地方闭关。只等破除所有碍难,他就飞升上界,找地方成就地仙。

    高玄正计划着后面的路,他突然心生感应,一股恶意正在迅速接近。

    高玄睁开眼睛,他对侍立守护一旁的涟漪说:“去开门,有恶客来了。”

    涟漪本来是和冰魄轮流守着高玄,正闲着无事,听到高玄吩咐不禁精神一振。

    恶客,这地方不怕死的人还真多!

    涟漪急忙应是,她从院子中出来,才打开大门,就看到门外来了两个人。

    前面那人狮鼻阔口,满头黄毛,身材高大,正是敖九猊。

    敖九猊身后那人穿着大红道袍,长的长眉细眸,一脸的刻薄傲慢。一看就不好打交道。

    这人腰带上还挂着一枚金印,看着和大老爷天师金印颇为相似。

    高玄都说是恶客了,又是敖九猊领来的人,涟漪也是冷着脸。

    “两位,有什么事?”

    敖九猊到是不以为意,他微笑拱手说:“道友,麻烦通禀天师一声,林天师到访。”

    涟漪轻轻哼了声:“进来吧,大老爷在等你们。”

    敖九猊到是好脾气:“天师好神通,未卜先知啊。”

    林江鸿微微皱眉,他很不喜欢涟漪的态度。小小侍女,也敢如此无礼。

    由此可见,高玄这人又该是何等傲慢自大。

    林江鸿在东部州地位颇为超然,他又和龙庭颇有交情,就是佛门也不敢惹他。

    几千年来顺风顺水,到让林江鸿愈发狂妄。性格越是狂妄自大的人,越见不得其他人狂妄。

    还没进门,林江鸿已经对高玄生出强烈的厌恶之心。

    就是带着这种心态,林江鸿还是被高玄风姿气度惊到了。

    这般人物,他在东部州也是第一次见!

    林江鸿本来怒气勃勃,这会到是缓和了几分。他心里暗想,要是高玄懂事听话,他也不会太难为对方。

    高玄一看到林江鸿就知道对方是谁了,毕竟白云生还特意提醒过他。

    简单客套了几句,双方分宾主落座。

    高玄明知对方来意不善,大家总是有身份的人,总不能上来就舞枪弄棒,那也太不好看了。

    不过,这样客人就随便招待一下就好。给这两位上的茶都是普通茶水。

    高玄微笑说:“久闻林天师大名,本想着找机会去拜会,没想到林天师大驾光临,到是我没能远迎,失敬失敬。”

    “大家同为天庭天师,都是同僚,却也不必客套。”

    林江鸿说:“你是哪位星官委派,可有金印?”

    高玄拿出天师金印对着林江鸿比划了一下:“金印在此。”

    林江鸿一眼就看清楚金印规格样式,正是九品金印。

    他脸上不禁多了几分傲然:“原来是九品天师。你可知道,青天界天师尽数受我辖制?”

    高玄摇头:“我自掌管金印,护佑一方,履行我的职责。可没人和我说要听谁的命令。”

    听到高玄这么说,林江鸿一脸的不愉:“天庭等阶森严,自有规矩。你这般散漫却是大大的不对。”

    不等高玄说话,林江鸿又说:“不过,不知者不罪。以前你不知道也就算了。从现在起,你要听从我的命令。”

    高玄笑了笑:“是这样啊。”

    看到高玄没反驳,林江鸿脸色又缓和了两分:“我做人一向公正宽和,你也不必担心。”

    高玄笑着点点头:“如此说来,要林天师以后多多关照。”

    林江鸿傲然一笑:“关照是肯定的。”

    他顿了下收起脸上笑容沉声问:“我却有一事问你,你擅杀三太子敖明,你可知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