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双方言笑晏晏,宾主一团融洽。

    林江鸿却突然翻脸质问高玄,大厅内气氛立即就变了。

    敖九猊脸上的赔笑也不见了,他到要看看高玄要怎么应对。

    主位上高玄脸上表情平静无波,眼神也多了几分难测的深幽,竟然看不出任何的震惊或愤怒。

    声色俱厉的林江鸿,相比之下不免显得有些浮躁和做作。

    敖九猊心里感觉就很不好。高玄只是在姿态上就比林江鸿高。能做到这一点,要么是高玄早有准备,要么是高玄根本不在意林江鸿。

    不论是哪一点,林江鸿应该都占不到便宜。

    敖九猊也有点好奇,高玄哪来的这么大底气!

    要论修为,林江鸿手里就是有五毒神罡旗,应该肯也打不过高玄。

    但是,林江鸿可是七品天师。从职权上就稳稳压过高玄。

    林江鸿管理高玄用的是天庭身份,借用是天庭权柄。所以他才能有恃无恐。

    天庭虽然在青天界没有影响力,却不会允许低阶天师挑战高阶天师。

    以下犯上,会破坏组织的最基本权力结构。是所有组织的大忌。

    任何组织,都不能容忍以下犯上。

    敖九猊到是希望高玄杀了林江鸿,那个时候,天庭高层一定会出手铲除高玄这个不安定份子。

    高玄再强,和庞大天庭相比也不过是一只蝼蚁。

    林江鸿可不觉得高玄敢反抗天庭权威,当然,这其中可是有个分寸问题。

    要是明摆着要杀高玄,换做任何强大修者都不可能忍。

    他也没想杀高玄,只是拿了龙庭宝物,总要出几分力。而且,他在东部州待一天,龙庭就绝不能得罪。

    不过,高玄平静淡然姿态还是让他很不快。这是什么意思,完全看不起他?

    看到高玄没反应,林江鸿只能提高声音又问了一句:“你可知罪?”

    高玄这才慢悠悠的说:“敖明想要杀我,被我反杀。我何罪之有?”

    “你擅杀三太子就是大罪!”

    高玄终于搭话了,林江鸿心里也松了口气,要是对方一直沉默不语,他到不好说下去了。

    林江鸿厉声说:“天师职责是守护众生,你杀了三太子,先不说你们双方谁对谁错,要知道龙王一怒,洪水爆发,不知要死多少黎民百姓。”

    他又说:“此事多亏我和龙王讲情,他才暂时息怒。但是,你必须给龙王负荆请罪,当众赔礼道歉。”

    高玄好笑的问:“就这样?”

    林江鸿满脸不悦:“要不是我给龙王讲情,你还能活到现在。没有天庭天师的身份,你修为再高,还能斗得过东海龙庭?”

    林江鸿也怕逼急了高玄,他又放缓了几分脸色,“我作为青天界七品天师,当然要护着自己人。你听我的话,不会让你吃亏的”

    敖九猊在一旁看着,也觉得林江鸿还挺有趣的。谈话还很有技巧,一会强硬,一会柔和,称得上是软硬兼施。

    而且,林江鸿也没那么刚硬,非要弄死高玄。话里话外就是让高玄赔礼道歉。

    之前林江鸿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的是一定狠狠处置高玄,给龙庭一个交代。

    林江鸿还一再强调天庭的权威,不断给高玄施压。

    要说林江鸿手段也称得上老辣,只是,敖九猊觉得这一招对高玄没用。

    不说别的,在高玄淡然平静姿态面前,林江鸿上蹿下跳的样子更像的唱猴戏。

    “负荆请罪,赔礼道歉?”

    高玄反问:“这样就完了?”

    林江鸿傲然点头:“过两天法会之上,当着天下各方强者的面,你就给龙王低头赔礼。”

    林江鸿又说:“龙王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不会真的为难你。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

    高玄笑了:“这样说到要谢谢林天师。”

    林江鸿一本正经的说:“我作为青天界七品天师,做这些也都我的职责。”

    高玄到有点佩服这个林江鸿了,脸皮够厚,心眼也不少。行事也还知道拿捏点分寸。

    他对敖九猊说:“这也是你们龙王的意思?”

    敖九猊被问有点发慌,他这次跟过来就是想监督林江鸿,免得他出工不出力。他可没有和高玄作对的想法。

    高玄一剑斩杀敖明和敖十狴,给他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他看到高玄就本能的心生敬畏。

    高玄问话的态度平和,敖九猊也看不透高玄的想法。

    按照他对高玄的了解,这位看似平和骨子里却看不起天下英雄。高玄怎么可能低头!

    敖九猊猜不透高玄想法,哪敢乱答。他想了下才低头说:“我只是给林天师领路。至于别的,我却是不清楚。不敢乱说。还请天师见谅。”

    林江鸿有些愕然看着敖九猊,这位也是东海龙庭高层,龙王的爱子,现在天龙岛的实际掌管者。怎么在高玄面前如此卑微,连句硬话都不敢说。

    而且,敖九猊推脱的特别干净,倒显得他在这信口胡说。

    林江鸿心中恼怒,这个敖九猊真是贼滑,什么责任都不担。却把他推出来当枪用。

    关键是敖九猊这副嘴脸,摆明是很畏惧高玄。早知如此,他刚才的态度就应该更柔和一些。

    只是话都说到这份上,也收不回来了。

    林江鸿只能和高玄强调:“我是看在同僚的份上才出面调停此事。你要是不愿意,就当我多事。”

    高玄说:“这件事我要考虑考虑。等法会的时候,我们再说。”

    他又道:“我还有功课要做,就不留两位了。”

    高玄对涟漪说:“涟漪,你去送两位客人。”

    涟漪看不上林江鸿和敖九猊,尤其是林江鸿,居然如此无礼,还说出什么让大老爷赔礼道歉,简直就该死。

    也就是大老爷脾气好,不在意这种小事。不然,两个家伙焉有命在。

    涟漪微微撅着小嘴有些不高兴的对林江鸿、敖九猊说:“两位请吧。”

    敖九猊急忙起身给高玄施礼,他可不想再待下去。

    林江鸿却自觉受到极大羞辱,高玄就这么把他赶走了?这人真是该死!

    他冷着脸拂袖而去,就是客套话都没说一句。

    两人从大门出来,涟漪就迫不及待关上大门

    林江鸿满脸怒气看着敖九猊说:“九王子,你这是何意?”

    敖九猊苦笑:“我的确不知道父王的想法,也不能擅自替父王做主。”

    林江鸿更生气了,闹了半天,就他白白做了恶人。只是高玄这副态度让他很不满,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走,我们去找你父王。”

    敖九猊看到林江鸿怒气冲冲,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今天这件事情的确有点对不住林江鸿。

    他想了下说道:“父王已经驾临天门台,请天师跟我来吧。”

    天门台是天龙岛最高山峰,上面建筑也最为华美富丽。一直都是敖明的行宫。

    天龙法会召开在即,龙王敖东成已经带着龙庭高手到了天门台。只是没有公开露面,更没有和各方强者碰头。

    这次天龙法会暗潮汹涌,敖东成也要预先做好布置,以防意外。

    林江鸿跟着敖九猊来到天门台,远远就能看到天门台上灵光阵阵,已经布置成一个巨大法阵,气势不凡,戒备森严。

    林江鸿心中凛然,东海龙庭居然如此郑重其事,如临大敌。难道就为了一个高玄?

    等进了天门台行宫,林江鸿跟着敖九猊到是一路畅通无阻,并没有人盘查。

    只是一路走过来,林江鸿感应到了数道强者气息,每个都不逊于他。这些强者应该只是龙族守卫,还不能算龙族最高层。

    林江鸿心中更紧张了,这次龙庭难道是倾巢出动了?

    来到行宫正殿,龙王敖东成就坐在金龙宝座上,双眼半闭着,头靠在椅背上,手肘架在扶手上,以手托着脸颊,半躺半靠的姿势到显得很轻松闲逸。

    林江鸿也有两千年没见这位龙王了,他自知身份修为都远不及龙王,在龙王面前一直都很是恭敬礼貌。

    他远远就稽首施礼:“贫道见过龙王陛下。”

    龙王敖东成缓缓睁开眼睛,他对林江鸿点点头:“林天师到了,快请坐。”

    两个美丽白衣侍女端上一张座椅,摆在龙王下首位置。

    林江鸿谢过后坐好,他这才对龙王说:“陛下,高玄此人狂妄自大,也不把贫道放在眼里。贫道惭愧,有负所托。”

    趁着林江鸿说话之际,敖九猊来到龙王身边,他把刚才和高玄打交道的过程详细汇报了一遍。

    龙王到也不意外,以高玄之能,林江鸿也不太可能压制得住。

    林江鸿这人心胸狭窄,在高玄那受了气,肯定要积怨成仇。这就成功了。

    龙王柔声安慰道:“高玄此人自恃神通绝世,目中无人。到是辛苦了林天师了。”

    他顿了下又道:“不过,高玄到底是天庭出身,难道天师就没办法管制他?”

    被龙王当面这么问,林江鸿可不敢敷衍。再者,他对高玄的确很有怨念。

    他想了下说:“贫道会向上方传书,请上方处理高玄。只是,这需要时间。”

    天庭对于青天界一向是不管不问。不可能因为他告状,上面就立即做出反应。

    按照林江鸿的估计,也许要几百年,天庭才会磨磨蹭蹭发来一封传书。

    当然,天庭是他的靠山,是他对外的大旗。林江鸿可不会把实情都说出来。

    “天庭高高在上,人事冗余繁杂,一时之间也处理不了高玄,这到也正常。”

    龙王对天庭的情况其实颇为清楚,他也知道林江鸿这么说只是做个姿态,并没有实质作用。

    他说:“天师,高玄是天庭的天师,我也不好擅动。总是要交给天师处理最好。”

    林江鸿沉默不语,敖东成话说的轻巧,他拿什么处理高玄。

    龙王又说:“我这有一枚七绝灭神刺。此宝只要刺中对方,不论是人是神,都必死无疑。”

    他说着拿出一枚赤金戒指,敖九猊急忙接过来转交给林江鸿。

    林江鸿接过来看了一眼,戒指看着很古朴,上面花纹透出一种古老的气息,他也不认识。

    龙王说:“以神魂催发戒指,就能七绝灭神刺。因为是件远古留下的残破神器,七绝灭神刺只能三寸长,而且无法用神魂元气驾驭。只能近身使用。”

    林江鸿愕然:“龙王是让我用此宝暗算高玄?”

    “谈不上暗算。不过想帮着天师教训不敬尊长的下属。”

    敖东成微微笑道:“此宝凶狠之极。中者立毙。天师只要拍高玄一下就行了。”

    林江鸿一脸犹豫,他到不怕暗算别人,就怕暗算不成。而且,冒这么大风险暗算高玄,他能得到什么?

    敖东成很了解林江鸿,他又说:“我这又一颗九转雷龙丹。此宝服下去,足以掌握雷龙至高妙法。天师凭此足以直入地仙。

    “此事若成,九转雷龙丹就送给天师作为谢礼。”

    林江鸿大为心动,他听说过九转雷龙丹的大名,知道这是东海龙庭最珍贵秘宝之一。

    没想到龙王这么大方,居然愿意拿出此宝当做酬谢。

    真要能拿到九转雷龙丹,渡雷劫如同喝水一般简单。以此成就地仙至道,绝非妄想。

    林江鸿正色问道:“此言当真?”

    敖东成哈哈大笑:“天师不必多虑。我何时骗过天师。此宝对天师是重宝,对我龙族也算不上什么。”

    “好,一言为定。”

    林江鸿也很有决断,反正找机会拍一下高玄就行。为了九转雷龙丹,这一切都值得。

    等把林江鸿送走,敖九猊有些担忧的对敖东成说:“父王,既有此宝,早用就好了。”

    他不太理解,敖东成有这样宝物为什么不早拿出来用。

    这次林江鸿惹怒了高玄,只怕再没好机会近身。

    敖东成摇头:“七绝灭神刺,需要以七情推动。只有林江鸿受了高玄刺激,恼恨在心,他才能催发出七绝灭神刺。”

    敖九猊忍不住说:“此宝儿臣也能驾驭。我对高玄是又恨又怕,情绪极其强烈。”

    “你到是不怕死。”

    敖东成摇头说:“七绝灭神刺如此霸道,就是在催发之际会吸收生灵所有情绪神魂力量。林江鸿用了的七绝灭神刺,他也必死无疑。”

    他说着冷笑一声:“九转雷龙丹这等至宝,我都舍不得用,哪里轮得到外人。”

    敖九猊有点意外,他忍不住说:“林江鸿此人谨慎,他要是看出不对怎么办?”

    “六翼金蛇是上古异种,不但剧毒,还会侵蚀生灵神魂。”

    敖东成成竹在胸的说:“林江鸿收了第一件礼物,他只能按照我划好的道路走。再没别的选择。”

    “父王英明。”

    敖九猊由衷赞叹敬服,他父王这些安排一环套一环,如此的缜密。

    林江鸿这般人物,也只能任由摆布,真是厉害之极。

    敖东成却并不高兴,他轻轻叹气说:“这些阴谋诡计不过小道。上不得台面。林江鸿要不是利令智昏,也不至于如此轻易上当。”

    他警告敖九猊:“我辈根本还是在修行。若有高玄那般神通,又何必玩这么多花样。”

    敖九猊点头应是,心里却苦笑,他真有修行天赋,又何必如此折腾。

    敖九猊又说:“父王,我听说神月宗、五行宗、玉霄宗联手给高玄送了件重礼神霄雷帝图。道门这是看好高玄,要在高玄身上下注。”

    他们之前给高玄造势,想引得各方强者和高玄火并。现在看来,这个计策可不太成功,到是给高玄平添了几分威势。

    “别人也不是傻子,不上当也正常。”

    敖东成到不在意,本来也就是个小小计谋,别人不上当也正常。

    敖东成说:“也不能指望林江鸿。此次我要以九转雷龙丹为中枢启动雷龙大阵。先灭高玄,再斩玄夜、金相、江玉梅、枯木、江月澜。”

    “啊?”敖九猊很震惊,杀高玄就算了,为什么还要一起杀这么多人?

    敖东成忍不住想叹气,这个九儿子看着聪明能干,却是小事聪明。

    九转雷龙丹何等珍贵,启用雷龙大阵就会彻底消耗掉此宝。

    如此重要机会,当然要把所有强敌尽数斩杀。一是铲除后患,二是威慑东部州。

    这个时候,什么仁义道德,什么规矩礼仪,都不值一提。

    想当老大,就要铲除一切有威胁的敌人。在这个其中,容不下任何犹豫和温情。

    敖东成对敖九猊说:“你也活了几千年,一直负责对外事务,也该学的成熟了。我提前和你说此事,就是让你有个准备”

    敖东成说着一指敖九猊眉心,在他识海中留下了一颗雷珠。

    有了这颗雷珠,敖九猊就能一起运转雷龙大阵,也能避免被雷龙大阵伤害。

    同时,这颗雷珠也能守护敖九猊神魂。就算有人使用神魂秘术,也无法窥探到敖九猊的记忆。

    这一次敖东成要来一把大的。东海龙族收敛爪牙的时间太长了,也该展露一下锋芒,让东部州修者知道龙族的厉害。

    敖东成私下里紧锣密鼓布置好了大阵,佛门也没闲着。

    玄夜带着金相一起来拜会龙象宗玄镜。

    玄镜长相白嫩如同女子,身材也有些矮小。只看外表,谁也想不到这位玄镜精通龙象天王印,神力绝伦。

    “师兄驾临,不知有何指教?”

    玄镜对玄夜的态度很冷淡,她不等玄夜说话又说道:“师兄要是想借龙象降魔杵,那就不要说了。宗门至宝,绝不可能外借。除非、”

    “除非怎样?”玄夜问道。

    “除非灭了我们龙象宗,那时候师兄想拿什么就拿什么,却也不用问我的意见。”

    玄夜有点尴尬,“师弟说笑了。”

    玄镜一摆手:“话都说清楚了。师兄没其他事就可以走了。”

    “等等、等等。”

    玄夜有些窘迫,却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他对玄镜说:“师弟,北部州佛门诸位师兄弟尽数被杀,你可知道?”

    “一群无能废物,死就死了。”

    玄镜淡然说:“我们虽同属佛门,却也没必要为废物出头。”

    “师弟,你怎么还搞不清情况。现在不是我们为谁出头,而是别人找上门来。”

    玄夜有些生气,这个玄镜门户之见太深,只看自己一亩三分地,完全没有一点大局观。

    “龙族对我们佛门越来越警惕,我看用不了多久,龙族就会对我们动手。”

    玄夜说:“我要杀高玄,也是为了佛门出头,把大家凝聚到一起,好抵抗龙族霸权。这其中关系利害你要搞清楚。佛门覆灭在即,你看着你那点家底有什么用?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玄镜被训斥的有点难堪,他有些不服气的说:“龙族当他的老大,我们当老二,我们又不和龙族争抢,龙族怎么会对付我们?”

    “幼稚。势力争斗哪有什么道理。龙族看我们有威胁,就必定要使用手段铲除威胁。”

    玄夜说:“不是师兄危言耸听,现在佛门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玄镜沉默了下说:“你说了这么多,我都不信。再者,金相天生神力,明明最适合修炼龙象天王印,你偏偏要抢过去收为弟子。这是什么道理?”

    对于这件事,玄镜一直是耿耿于怀。他实在无法信任玄夜。

    玄夜沉默了下说:“当初抢金相是我的不对。你知道么,金相已经炼成了金刚力王经第十二重。若论神力,却已经胜过你了。”

    玄镜有些羞恼:“那又如何,你让金相打死我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金相这等修为,比你我都更霸道三分,在力量上还是输给了高玄。”

    “不可能!”

    不等玄夜说完,玄镜大叫起来:“那有这种事情,就是龙族都不可能和金相比力量。”

    “我骗你做什么。这就是事实。好多长老都看到了。”

    玄夜想了下说:“只要你把龙象降魔杵传给金相,我让金相拜入你们龙象宗门下,如何?”

    “当真?”

    玄镜有些不能置信,玄夜居然如此大方,把上界转生大能让给他当弟子?

    金相前途无量。和这位有一份师徒之情,将来受益无穷。

    就是因为如此,玄镜才难以接受玄夜硬抢金相。

    玄夜淡然说:“为了佛门大局,这些都不算什么。”

    玄镜到被说的有点羞愧,他想了下把龙象降魔杵拿出来交给金相:“此宝可以暂借你用。等大会结束就要还我。”

    龙象降魔杵长不过寸许,上面穿着一条细绳,看上去就像是个青铜挂坠。

    金相有点不知所措看向玄夜,她虽是转世大能,却没有恢复前世记忆。接人待物还显得很稚嫩。

    如此重大的事情,她也习惯了请示玄夜。

    “你收下就行了。等回去把金莲袈裟也给你。”

    玄夜叹气说:“几天后的天龙法会,就要靠你了。”

    看到玄夜如此郑重其事,玄镜也多了几分担心,“师兄,形势已经如此恶劣了?”

    玄夜摇头说:“这两天我观想未来佛尊,却总能看到一片血影。大大的恶兆,这一次必有大劫”

    “那我们现在就走?”

    玄镜被说的都有点心虚了,既然天龙岛如此危险,也没必要多留。最多留几个长老在这撑撑场面就行了。

    话音未落,夜空深处就传来了一声低沉轰鸣。跟着,一丝丝雷光夜空上闪耀而过。

    那一丝丝雷光如同巨网一般,把天龙岛上空完全笼罩住。

    刹那之间,那雷光又完全隐匿消散。

    天龙岛上大多数人,都没能看到这一幕。但是,所有人仙级强者都感应到了天空上多了一层无形雷光屏障。

    玄夜看着深幽的夜空叹深沉的说:“大阵已成,现在想走却有点晚了!”

    他找玄镜借龙象降魔杵,所言未来佛的预兆都是他编造的。主要也是为了哄骗玄镜。

    玄夜意识到了龙族对佛门的敌意,但是,这次有高玄顶在前面,龙族怎么也不会对他们先动手。

    有着这个理由,先拿到龙象降魔杵,至少能让金相立于不败之地。

    这个时候天龙岛上方却出现了大阵,这让玄夜感觉有点不对。这会也只能继续强调龙族的可怕。

    反正提高警惕总没坏处。

    在玄夜心里,其实也生出了强烈不安。龙族这般声势,别是想把佛门也一网打尽吧?

    法阵启动后声势巨大,道门的几位强者也察觉到了不妙。

    江玉梅、白云生、枯木三位紧急聚在一起,枯木还是那副枯干如木的样子,到是看不出表情。

    白云生和江玉梅脸色就不太好了。修为越高,越能感应到上方大阵的厉害。

    这个时候,龙族突然启动大阵要干什么?只是为了杀高玄?

    作为宗门之主,这三位可都没这么天真。

    虽说道门势力最弱,那也是道门不团结。若论道门总体实力,其实还强于佛门,比龙庭也不差多少。

    龙庭若有机会,肯定也不介意灭掉几个道门强者,以儆效尤。

    道门之中就他们三个最强,也最抱团。龙庭真要对道门动手,他们三个肯定跑不了。

    白云生满脸担心的说:“难道是我们给高玄送礼,触怒了龙庭?”

    江玉梅瞥了眼白云生,这人主意最多又野心勃勃。但他有个致命的问题,没有担当。

    一旦遇到大事,别人还没如何,他自己就先慌忙要推卸责任。

    白云生口才厉害又有组织能力,却总是没办法团结道门。就是因为他没有这个器量。

    江玉梅说:“这座大阵气势森严,应该是以雷法为主。”

    枯木点点头,他对白胜说:“你最精通雷法,你怎么看?”

    “这个却有些说不准。雷霆力量浑厚强大之极,堪比十二重劫雷。”

    白云生分辨着空中激荡雷霆力量,神色更是不安。

    如此强横大阵,他们找不到阵眼的话,只怕是破不了。

    他有满脸后悔的说:“早知如此,神霄雷帝图就不该送高玄。若有此图在手,至少能多几分破阵的把握。”

    枯木到是很淡定,他说:“事已至此,总不能去找高玄要回神霄雷帝图。我们也不用太担心,敖东成要动手也是先杀高玄!”

    江玉梅和白云生都是皱眉,高玄要是死了,就轮到他们了,那该怎么办?

    枯木懂这两位的意思,他又说:“高玄死了就轮到玄夜他们一群秃头,最后才到我们。”

    他说着枯木般的老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笑意:“真到那个时候,大家都要死,也没什么可怕的。”

    枯木抬头看向星空,他幽幽的说道:“敖东成搞了这一手,到让老道对天龙法会多了几分期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