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风和日丽,人声嘈杂。

    讲法坛高不过丈许,十丈方圆,通体是白玉所制。上面刻着历代法会第一留下的论述名言。

    讲法坛下,已经聚集了数十万的修者。可以说青天界最顶级的修者,尽数汇聚于此。

    一面面代表宗门宗派的旗帜飞扬,各色灵光氤氲,琼香弥漫,瑞霞摇曳。

    各种灵禽在上空翱翔,一只只强大异兽各自据守一方。真有万仙聚会的气象。

    围绕讲法坛按照地域分成数十块区域。其中西部州、北部州、南部州只占其中一小块地方。

    绝大多数都是东部州的修门,其中又以道门势力最为庞大。

    道门只是领头的人仙就有五十几位,每一位人仙都领着一个宗门。每个宗门足有千余人。

    在这其中最强自然是神月、玉霄、五行三宗。这三个宗门的旗帜也最大最高。

    旗帜上绣着宗门的门派徽记,还有各种象征宗门的灵兽等等。每面旗帜都是神光四射,气派非凡。

    神月宗的旗帜上就绣着一轮明月,明月光芒不强,却笼罩四方。神月还不断圆缺变化,很见神妙。

    玉霄宗的一尊雷神,更是足有百余丈高。屹立在空中雷光四射,最是威风霸道。

    五行宗的旗帜绣着五色神光流转不定,一会如火焰,一会如河水,一会如大地。其五行具现演化的神相,极有意境。

    修者不论什么门派,大多数都要修炼五行法术。很多修者都看向五行宗的旗帜,想要从中参悟出什么来。

    五行宗这件五行通天旗,也的确是五行宗至宝。这却和其他宗门旗帜大不一样。

    若有悟性,的确能从中参悟出几分五行之妙。

    佛门的旗帜就比较简单,天莲宗就是巨大金莲,龙象宗是一龙一象交缠组成的威猛天王。

    此外还有金光宗、雷音真言宗等等宗门。

    佛门和道门不同,众多宗派气质都摆在一起,显得气势特别强盛。

    佛门和尚们也更有纪律,一个个身穿干净法衣肃然垂眸站立,不言不动。

    这种反常的安静,在闹哄哄的天龙法会中到显得特别突出。

    敖九猊站在讲法坛上,一眼就看到了东部州佛门这群和尚。

    他目光在为首的玄夜脸上扫过,在金相脸上停留了一下才转开目光。

    按照龙王所说,今次大会除了高玄之外,金相、江月澜都必须一起杀掉。

    敖东成以前其实对这些转世大能也不太在意。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但是,出了高玄这件事后,敖东成突然意识到到真正强者有多危险。

    金相、江月澜一旦成长起来,对龙庭的威胁就太大了。

    这两位的确是身负大气运,总能遇难成祥。但是,这种气运终究有极限。

    九转雷龙丹,可是上古雷龙炼化出的神丹。雷龙虽然是龙族,却和他们这些天龙大不一样。

    用雷龙炼化的雷龙丹,原本是为了帮助龙族提升修为。

    只是到了敖东成这一代,只能困守青天界,九转雷龙丹这等神物就没什么用了。

    敖东成想要飞升到是不难,也根本不需要九转雷龙丹。但他飞到上界又能做什么?他更喜欢在青天界享受唯我独尊的生活。

    这颗雷龙丹他原本想留给敖明,只是敖明也不长进。

    现在正好,拿出来布置雷龙大阵,把所有敌人一网打尽。

    这其中的细节,敖九猊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金相、江月澜必须死。

    敖九猊也没多看,两个小辈,不值一提。只等杀了高玄,随手就能灭掉对方。

    他目光再转落到高玄身上。

    北部州毫无疑问都以高玄为首,如云清霞、天痴等人都是站在高玄身后,就只有高玄端坐在椅子上。

    这副众星捧月的样子,也让很多人都对高玄很好奇。

    高玄大名早就传遍了,真正见过他的人却不多。这会当然都是很好奇。

    高玄对旁人的目光毫不在意,他和讲法坛上敖九猊对了下目光,敖九猊点头示意后急忙转开目光。

    这让高玄不禁笑了,敖九猊八面玲珑,可也是做龙做的太圆滑,都失了胆气。

    不过,敖东成显然老辣又强硬。早早布好大阵,已经毫不掩饰他的强烈敌意。

    看的出来,敖东成这一次不止是要杀他,还要把有威胁的修者一并铲除。

    天下强者齐聚,龙王却准备一网打尽,这份气魄不愧为制霸东部州十万年的强者。

    高玄对此也颇为期待,天龙法会就要这样,让强者们尽显光芒,才见精彩。

    若非出于这样的考虑,他早就随手灭了林江鸿,焉能让他猖狂乱跳。

    高玄才想到到林江鸿,就看到林江鸿走过来。

    今天的林江鸿,穿着天庭的大红法衣,头戴金色天师冠,看起来颇为气派。

    高玄有点不解,林江鸿跑过来干什么,真要对他发难,也要站在讲法台上,在万众瞩目下搞事。那样才露脸。

    “高天师。”

    林江鸿满脸笑容的走到高玄身前,只看他表情,就好像他是高玄的老朋友一样。

    高玄看不上林江鸿人品,他这次过来又带着明显恶意,居然是跑过来暗算他的!

    高玄有第九识,有九转神蝉,任何一点危险都能提前生出感应。

    虽然林江鸿以法器掩盖了自己杀意,却瞒不过高玄的灵觉。

    林江鸿想要杀他到是正常,可过来暗算也太无耻了点。怎么说也是堂堂十二劫人仙,七品天师,又是在天龙法会上,当着天下英雄的面用暗算手段,这也太丢脸了。

    高玄发现林江鸿的意图,他也就懒得站起来,“林天师此来,不知有什么见教?”

    林江鸿看着高玄端坐不动,心里更是恼怒,暗想:“此人真是猖狂无礼,该死该死!”

    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为炼化了六翼金蛇,他现在情绪越来越激烈极端。

    左手食指上七绝灭神刺戒指,更是不断汲取林江鸿的情绪。

    林江鸿就是因为贪念蒙蔽,连续炼化两件诡秘秘宝,这才坠入龙王的计算。

    他自己对这一切却毫无所觉。

    林江鸿按下心中怒意,脸上反而笑的更加热情:“高天师,我找龙王谈过了。这件事敖明也有错,双方也不必闹的这么僵硬。”

    他说:“我来做和事老,咱们去和龙王聊聊,把此事了解。”

    高玄摇头:“之前龙王他都主动给我赔礼道歉,此事还有什么好聊。”

    他对林江鸿说:“林天师一片好意,我心领了。”

    看到高玄一动不动,林江鸿心里着急,他只能又向前两步假作热情的去拉高玄的手。

    在林江鸿这个地位身份,这个动作有点过于热情,甚至显得很轻佻。

    站在高玄身后的天痴、云清霞都有些愕然。不过,他们并没有多想。只以为林江鸿情急下有些失礼。

    涟漪和冰魄却都露出疑惑之色,她们虽然没察觉到危险,天生的灵性却让她们感觉不太好。

    两人一起向前走了一步,就要拦住林江鸿。的

    高玄一摆手,示意涟漪和冰魄不用激动。他则安坐不动,就看林江鸿要干什么。

    林江鸿看到机会到了,他毫不犹豫用戴着七绝灭神刺戒指一拍高玄的手。

    在林江鸿催发下,七绝灭神刺的赤红电芒一闪而出,直刺高玄手背。

    双方距离不过寸许,林江鸿不相信高玄能躲得过去。

    不过,七绝灭神刺闪耀之际,林江鸿的神魂就被赤红火焰全部燃烧起来,他这才发毛线七绝灭神刺是如此恶毒,居然要抽取他全部神魂力量。

    林江鸿神魂发出凄厉哀嚎,可他醒悟的太晚了,七绝灭神刺瞬息间就把他神魂精血全部吸干,转化为七绝灭神焰光。

    七绝灭神刺在这股力量加持下,闪耀的赤红焰光反而向内凝炼成一根尺许长赤红尖刺,直刺高玄手背。

    以七绝灭神刺之威,能在瞬间刺穿任何防护神器。

    高玄早就知道这东西危险,对他来说,一切变化早就在意料之中。只是林江鸿都被这根毒刺炼化,多少让他有点意外。

    林江鸿器量狭窄,又被利益所惑,想要杀他很正常。可把自己也搭上,显然不是林江鸿的风格。

    毫无疑问,这是龙王的阴谋。说起来林江鸿还有点可怜。

    高玄一面分析事情缘由,一面催发出颠倒乾坤。

    他左手本来就藏着无间天龙爪,又早有准备,颠倒乾坤的法术把一寸的空间距离拉长万倍。

    七绝灭神刺虽然有无坚不摧之威,可这一刺却落在虚空之中,无处发力。

    林江鸿彻底蒸发,他身上的神器却留下了。其中最重要就是一面绣着五种毒物的黑色大旗。此外,还有一些丹药、灵符等等物品。

    这些原本都放在林江鸿识海,林江鸿一死这些法宝、灵物就都爆出来。

    高玄一反手,这些东西就被他收入无间天龙爪。

    这个过程快如电光,也只有站在高玄身后的几位看到了。可就是天痴、云清霞这般修为,也没能看清全部战斗过程。更没有弄清楚过程中的细节。

    就是如此,天痴他们也感受到了七绝灭神刺的凶横。

    只是七绝灭神刺闪耀的赤红光芒,就让他们神魂感到强烈灼烧破坏。

    天痴和云清霞他们虽然不至于受伤,也是心中凛然。林江鸿这一击真是可怕。他们要沾染到一点,绝对会形神俱灭。也不知高玄怎么就轻易化解了林江鸿的秘法。

    讲法坛上的敖九猊也没看清楚过程,他只看到七绝灭神刺被高玄收走。他也是心中骇然。

    林江鸿是十二劫人仙,修为何等身后。他的身体神魂尽数转化为七绝灭神刺,瞬间爆发的力量何等恐怖。

    青天界敢说没有人能接住这一击。结果,就被高玄轻易化解了。

    敖九猊隐隐觉得高玄使用了空间法术,只是这等法术极其复杂,高玄怎么能轻易瞬发,甚至比七绝灭神刺更快。

    敖九猊不由看向正下方主位上敖东成,敖东成到是神色淡然,似乎对林江鸿的失败毫不在意。

    东海龙王的镇定,也让敖九猊冷静下来。他父王早就定下大计,林江鸿不过一根暗箭,能成当然好,不成也没什么。

    林江鸿瞬间蒸发,整个过程虽然快如电光。却瞒不过在场众多强者。

    道门的江玉梅、白云生,佛门的玄夜、玄镜等等强者,一起看向了高玄。

    可惜,战斗结束的太快。他们最多也只能看到七绝灭神刺留下的一抹余光。

    众多强者都是满心惊疑,这是什么情况?法会还没开始,已经翻脸动手了?

    白云生用神识给江玉梅、枯木传讯:“林江鸿好像死了!”

    林江鸿是七品天师,在东部州也是交游广阔,和各宗门强者都是老相识。

    大多数强者都不喜欢林江鸿的人品,但这人修为高明,又是天庭背景,和龙庭关系也亲近,也没人愿意得罪他。

    堂堂十二劫人仙,七品天师,就这么瞬间消失。而且,高玄和龙庭似乎对此都毫不在意。

    这种反常的平静,更让白云生感觉很不妙。

    法会还没开始,已经是杀机四伏。

    江玉梅不太确定:“那是林江鸿?”

    一向不喜欢说话的枯木主动说道:“没错,就是林江鸿。他死了。”

    道门三大人仙都是默然。他们再看其他道门人仙,一个个脸上都是茫然疑惑,显然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事情有多严峻。

    佛门那面也是如此,玄夜、玄镜、玄言等众多佛门强者也在一起商议此事。

    “林江鸿是疯了么?高玄也疯了?”

    雷音真言宗宗主玄言很惊愕。因为高玄是他们的大敌,所以一群佛门强者都在关注着高玄。

    他们都看到林江鸿过去,看到林江鸿动手,看到林江鸿被灭。

    佛门强者们都很擅长战斗,却没见过这种面对面出手暗算的情况。何况,动手的人是林江鸿。

    高玄更是干脆,直接杀了林江鸿。然后,还能若无其事坐在那,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玄言见多识广,却没碰到过这种情况。天龙法会的诡异气氛,让她都有些毛骨悚然。

    玄夜冷然说:“林江鸿死活不重要。东海龙王是一定要杀高玄了。这对我们是件好事。”

    林江鸿和高玄能有什么矛盾?

    很显然,林江鸿是为了龙族才动手杀高玄。而且,如此明目张胆,毫不掩饰。可见,敖东成已经下定决心不惜代价除掉高玄。

    天龙岛现在被巨大法阵包围,想破开这座法阵可不容易。

    玄夜现在已经没心思对付高玄,只想着怎么能带着佛门众多弟子安全脱身。

    有高玄挡在前面,无疑是件大好事。

    佛门其他强者纷纷点头,都觉得玄夜分析的很有道理。

    这个时候,敖战带着归天极走了过来。

    东海六王敖战,是龙庭经常公开露面的最高层。敖九猊是负责对外事务,但他身份毕竟低了一层。

    所有重要事务,还是要由敖战出面拍板决定。

    玄夜等佛门强者,都和敖战打过交道。敖战名字里有个战,性格却很沉稳。做事风格也比较温和。

    当然,敖战的温和也想相对于龙庭其他强者而言。对佛、道等众多宗门来说,敖战也非常强硬,非常难搞。

    玄夜等人对龙庭充满警惕,当着敖战的面却不敢托大,一个个起身迎接见礼。

    敖战微微点头算是还礼,龙庭高高在上,玄夜等人虽然修为强横,在他眼中却都是小辈。

    “我就不客套了,此来有一件要事和诸位商量。”

    敖战也不兜圈子,在场的修者各个老奸巨猾,也没有这个必要。

    他开门见山的说道:“诸位想必也看到了,我家大哥已经在天龙岛布下雷龙大阵。简单点说,这座雷龙大阵相当于十三重天劫层次。”

    佛门众多强者虽然早有预料,闻言也是纷纷变色。

    只有玄夜沉得住气,他问道:“不知龙王陛下这是何意?”

    他冷然质问:“龙王陛下把我们请过来参加天龙法会,就是想把我等一网打尽?”

    “哈哈哈”

    敖战大笑:“玄夜大师这么想,那也没办法。归根结底,是有些人太过狂妄自大,想要挑战龙庭权威。不杀几个以儆效尤,就要天下大乱”

    这话说的杀气腾腾,更让佛门众多强者心惊。就是玄夜也微微色变,龙族这是直接的把刀亮出来,连掩饰都不掩饰。

    敖战又说:“我家大哥对你们这群和尚颇为不满。他几千年不露面,你们就真当我大哥不存在。暗地里搞各种小动作。”

    敖战脸上笑容也收起来,竖立金瞳中满是跳跃金色焰火,杀气肆意。

    众多佛门强者都沉默了,他们是想成为东部州霸主,但是,他们现在也只是想想。

    众多佛门强者都很清楚,他们和龙庭有着巨大实力差距。现在可没资格直接挑战龙庭。

    敖战如此猖狂强硬,玄夜等人心里再不爽,也只能忍着。

    玄夜还要摆出低姿态解释:“阁下,我们佛门怎敢对龙庭不敬。纵然有些摩擦,也都是误会。”

    敖战冷笑一声:“漂亮话就不必多说了。念在你们以往还算规矩,这次我大哥给你们一个机会。”

    他顿了下才又加重了几分语气说:“你们把高玄杀了,过去种种就一笔勾销。我保你们佛门安全回家。”

    此言一出,玄夜、玄镜等人都是色变。

    刚才他们脸色变化,还有几分是故意作态。这一次他们可就真的惊了。

    敖东成到是狠毒,直接想要驱虎吞狼,不论成败,龙族都能坐收渔翁之利。

    玄夜等人暗中宣传敖明被杀,想要鼓动龙族动手。这是阴谋。私下里的小手段。

    敖东成直接逼迫他们去杀高玄,却是阳谋。要是他们不同意,敖东成就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杀他们。

    玄夜也有点懵,敖东成这一招真是狠毒有直接,不给他任何转圜余地。

    要么和龙庭死磕,要么听龙庭的话去杀高玄,再没有第三条路!

    只是,怎么选都没好果子吃。

    龙庭固然不好惹,高玄就好惹了?

    十二劫人仙林江鸿,还不是瞬间就被灭了,连灰都没留下。

    玄夜对敖战说:“事关重大,还容我们好好考虑。”

    敖战傲然说:“法会开始之后,高玄第一个登台讲法,那时候你们必须出手。要么高玄死,要么你们死,自己选吧。”

    不等玄夜回话,敖战已经拂袖而去。

    众多佛门强者目送敖战背影远去,一个个都是脸色阴沉如水。

    玄镜问玄夜:“我们怎么办?”

    玄言非常气恼的说:“龙族猖狂之极,我们不能任由他们安排。”

    玄言本来是个长相清秀女子,这会也是气的眉毛都竖立起来。

    她堂堂雷音真言宗主,还没被人当面这么侮辱过。因此异常愤怒。

    玄镜就没这么大火气了,他劝说玄言:“生气没用,关键是我们现在怎么选。”

    玄夜问:“我们还有的选么?”

    龙庭势大,又蓄谋已久,在天龙岛布下大阵。可以说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在这里动手,佛门绝没有任何侥幸。

    玄言想了下说:“我们可以找高玄、道门一起联手破了大阵!”

    “呵呵”

    玄夜冷笑:“道门一盘散沙,我们这面还在商量,道门也不知有多少人去找龙庭投降了。至于高玄、”

    他沉吟了一下,他对高玄还真是看不透。以眼下情况来说,高玄也是必败无疑。

    毕竟高玄只有一个人,龙庭却强者如云,又布置了大阵,还能斗不过一个高玄?绝不可能!

    玄夜说:“所以,我们没的选!”

    玄言皱着清秀双眉:“就算我们听话杀了高玄,龙族反手再对付我们又该怎么办?”

    “龙王敖东成是东部州第一强者,总不会言而失信吧?”

    玄镜对敖东成颇为敬畏,他觉得听龙族的话才是唯一活路。

    “把自己生死交在别人手上,指望着对方仁慈,这不是幼稚,这是愚蠢!”

    玄言虽然是女人,性格却比玄镜刚硬多了。

    玄夜也知道玄言说的有道理,问题是他们现在被逼到绝境,选高玄合作不确定性太多了。

    到了这个时候,玄夜也不免犹豫。

    所谓的决断魄力,他不是没有。但是,关系到自己生死,关系到宗门存续,如此大事,可不是有决断有魄力就能随便做决定的。

    选错了,佛门这几万年的努力就付诸东流。佛门能否存在下去都难说。

    这个责任太重大了,玄夜作为佛门之首,这时候就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这会,所有佛门强者都加入了讨论。

    人越多意见越多,面对不可测的天命,众人更是谁也无法说服别人。一群人吵成了一团。

    玄夜听的心头烦乱,他看了眼侍立一旁的金相。这个弟子到是沉稳如山,厚重如同大地。不言不动却自有气象。

    相比之下,众多佛门强者就像一群鸭子,只会让人觉得聒噪吵闹。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金相上。金相有龙象降魔杵,短时间内增加十倍力量。

    换做别人这还没什么大用,毕竟此界法则限制了元气力量极限。

    但是,金相修炼是金刚力王经,力量都在肉身上。龙象降魔杵加持的力量,却能通过肉身发挥出来五六成。

    也就是说,金相可以靠着龙象降魔杵暂时突破青天界力量上限。

    这是非常恐怖的力量。

    玄夜相信,那种状态的金相一掌就能拍死他。但是,金相是最后的杀招。

    关键是金相如此厉害,肯定更让龙族忌惮。杀了高玄,龙族他们绝不会放过金相。

    可金相不上场,他们谁是高玄对手?

    玄夜虽然自信,却自知和高玄颇有差距。除非是佛门所有强者一拥而上,摆出五百罗汉伏魔大阵,到是有可能杀死高玄。

    玄夜心念转动,还是很快打定了主意,他私下用神识对金相说:“待会我去找高玄动手。我要是死了,你也不必为我报仇。”

    金相有点不明所以,玄夜把佛门重宝都给她了,不应该是她上去动手么?

    玄夜又说:“如果我战死讲法坛,龙族也没借口再逼迫我们。你等待时机破阵远遁。如果情况不对,就不要管其他同门。”

    金相更不解了,玄夜这是让他抛弃同门啊!

    “你是大能转生,身负天命。只要你活着,佛门就有未来。”

    玄夜说着深深叹气,他比较强势,但对佛门真的有感情,他希望佛门能够发扬光大。

    现在来看,也就金相能承担此重任。其余人虽然都不错,却有着各自巨大缺陷。而且,他们毕竟已经达到了上限。没有任何潜力。

    佛门交给他们,哪有什么前途可言。

    这个时候,就听到敖九猊在讲法坛上说:“有请高玄高天师登台讲法。”

    周围响起了一阵压抑的惊呼声。天龙法会是龙族举办的,按照规矩,肯定是龙族强者第一个登台讲法作为开幕。

    这个规矩,百万年来从没改变过。

    此届天龙法会,却让高玄第一个登台。众人当然要震惊。

    高玄到也不推辞,他长袖一拂人就到了讲法坛上。

    高玄本就英俊绝伦,此时一身深黄道衣,外披月白纱衣。头上天音道簪湛然温润。

    站在讲法坛上,其清逸高华之姿,顿时征服了所有修者。下方的哗然之声瞬间安静。

    敖九猊本来很有气度,站在天仙之姿的高玄身边就像一只土狗。

    两者之间对比,更见高玄绝世风姿。

    龙族强者们虽然都是心高气傲,也要承认高玄的确是卖相不凡,充满了魅力。

    有些龙族强者甚至在感叹,这般好看的人物杀了太可惜了

    敖东成听着周围龙族议论,心里一阵冷笑。

    高玄是天命镜都照不出过去的强者,就算有是九转雷龙大阵也未必杀的了对方。

    杀不了高玄,龙族就可能完蛋。这群蠢货还有心思惦记高玄的美色,真是不知死活。

    敖东成并没有十足把握,但是,杀高玄势在必行。

    错过此次天龙法会,再没有机会提前布置法阵。那个时候,主动就到了高玄手里。

    虽然高玄对外姿态还算温和,可他存在的本身,就已经严重威胁了东海龙族的霸主地位。

    敖东成能容忍杀子之仇,却不能容忍高玄威胁龙族霸权。

    事关龙族存亡,今天不论如何都要解决高玄。

    敖东成看着讲法坛上的高玄,高玄也在看着敖东成。

    这位活了十万年的龙王,五官和敖明神似,只是看起来比敖明成熟。

    敖东成坐姿也颇为随意,透出一股随性散漫。这和他高高在上的龙王身份形成了一种微妙反差,反而更呈现出一种独特魅力。

    高玄扬声说:“天龙法会历史悠久,能站在此处和青天界众多强者交流,深感荣幸。”

    突然有人高喝一声:“高天师,你杀我佛门众多弟子的血债也该还了!”

    跟着身影一闪,玄夜出现在高玄对面,他看着高玄说:“今天当着天下英雄的面,贫僧要为北部州同门掏个公道!”

    周围众多修者不知玄夜怎么突然冒出来,而且摆明了要和高玄死斗。

    不认识高玄的修者有很多,却罕有人不认识这位玄夜。众人顿时一片哗然。

    高玄轻轻叹口气:“你这是何苦由来?”

    玄夜合十施礼肃然道:“高天师何必多言,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