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讲法坛上,高玄和玄夜对立站着,双方虽然还没动手,气势却已经紧张到极致。

    周围修者们都是瞪大了眼睛,对于大部分修者来说,这可是千年难见的热闹。

    天龙法会三千年才开一次。

    玄夜则是东部州佛门之首,要说身份地位仅次于龙王敖东成。

    这般人物,平时想见都见不到。更别说看到对方动手。

    高玄更是最近名震八方的强者,很多人都说高玄是青天界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这个名头可太拉仇恨了!

    东海龙王雄霸东部州数万年之久,他也没敢自称第一强者。

    突然冒出来的这个高玄,据说不过是位九品天师,就算他横扫北部州,也远远没有资格自称天下第一。

    很多修者都对高玄很不服气,只是到了人仙这个层次,没人会乱来。

    所以,玄夜直接冒出来挑战高玄,让所有人都是大为震惊。也一下把法会气氛推上高潮。

    讲法坛上的的玄夜,这会也压下所有杂念。虽然是被龙王所迫才走到这一步,他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

    只有赢了高玄,才有活路。

    玄夜亲眼目睹高玄战胜金相,对于高玄的强横肉身有着特别深刻记忆。

    高玄只凭肉身就能压制金相,更别提高玄还有种种绝世神通。

    玄夜很清楚,普通神器、法术对高玄毫无威胁。对上高玄,只有使用最强神器才有机会赢。

    也没有必要做任何无谓的试探,这样不但是浪费时间,还会在纠缠过程中暴露出自身破绽。

    玄夜没有犹豫,直接催发了天莲宗最强神器天莲宝鉴。

    天莲宝鉴是一面巴掌大的铜镜,正面的镜面上刻着金色莲花。背面则刻着六个环环相套的圆环。

    天莲宝鉴实际上还有另一个名字:轮回盘。

    正面催发铜镜就是天莲宝鉴,催发铜镜背面力量,就是轮回盘。

    玄夜祭炼的天莲宝鉴几千年,早已经运用的纯熟无比。

    在他神魂催发下,天莲宝鉴正面金光闪耀,凭空的生出一朵巨大金色莲花。

    金色莲花分割空间,把高玄完全包裹进去。

    巨大金色莲花自成一体,却不会隔绝外部视线。周围的修者隔着半透明的金色莲花,还是能隐约看到里面的高玄和玄夜。

    这等空间变化神妙绝伦,大部分修者都不看不懂其中变化。只有最顶尖几个修者,多少能看出几分端倪。

    道门的白云生对江玉梅说:“天莲宝鉴自成世界,却不知其内有什么变化?”

    江玉梅摇头:“此是佛门至宝,每次施展必能灭杀敌人。外人无从得知此宝真正威力。这次当众施展,到是能一窥此宝威能。”

    她说着看了眼身边江月澜:“你可看出了什么?”

    江月澜想了下说:“天莲宝鉴有两种不同的法则根基。天莲内部空间应该能阻隔一起外力变化。另一种变化深沉难测,就看不出来了”

    她天生灵性超绝,只是看到玄夜施展天莲宝鉴,就能看出天莲宝鉴几分法则变化。

    白云生和枯木都有点意外,他们知道江月澜是大能转生,身负天命。

    可这般超绝灵性,还是让他们震惊。

    枯木自恃身份,虽然好奇天莲宝鉴内的情况,却不想张嘴追问。

    白云生可就没那么多顾忌了,他问道:“你看高玄可有胜算?”

    在白云生的立场来说,高玄当然是越强越好。毕竟他们已经奉上重礼。

    而且,天龙岛局势如此危险,有高玄顶在前面,龙族就没心思对付他们了。

    江月澜摇摇头说:“这却看不清楚。不过,高玄气息悠长深沉,只怕玄夜大师没什么胜算。”

    隔着天莲宝鉴,江月澜也能感应到高玄和玄夜的气息变化。

    这是她天生的超绝灵性。也正因为这种强大天赋,任何法术神通她都是一学就会。

    江月澜能看出玄夜神魂波动剧烈,所有力量都转化到天莲宝鉴上。就如同汹涌激荡大海,如同喷薄的火山,举止间就带着磅礴浩荡的力量。

    高玄却像大海上一片落叶,火山上空飞扬的尘灰,任凭力量波动如何汹涌激烈,他都安然平静。

    这种安然平静,反而显出高玄力量深沉无尽。

    两者相比,一个全力而发,一个毫不用力,高下立判。

    江月澜敢确定,如果玄夜没有特殊神通,这一战必败无疑。

    场下观战的众多强者中,龙王敖东成也看出来了,玄夜要败!

    敖东成竖立金瞳是龙族秘传应龙瞳术。此法足以洞穿阴阳烛照虚实。

    天莲宝鉴虽妙,却挡不住敖东成的目光。

    和江月澜一样,敖东成的目光都放在高玄身上。

    玄夜是很强,但也只是很强而已。不论他如何变化,都有着上限。

    对敖东成来说,高玄才是真正的大敌。

    从敖明的青光斩仙剑,到七绝灭神刺,这类威力霸道之极的神器都没能伤害到高玄,就知道高玄有多可怕。

    所有法则类的神器,都难以直接杀死高玄。

    敖东成布下九转雷龙大阵,就是因为高玄力量太强,无法使用法则类神器瞬间斩杀。只能用九转雷龙大阵不断消耗生机,彻底毁灭他神魂。

    看到玄夜状态,敖东成就知道玄夜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

    唯一的机会就是轮回盘。

    天莲宝鉴内,玄夜周身金光灿然,手捏莲花印,站在那自有几分万法不伤的神圣庄严,就如同佛尊降世。

    对面的高玄就静静看着玄夜,没有一点动手的意思。

    事实上,整座天莲世界都在以高玄为中心不断收缩汇聚。

    换做天痴这般修者,直接就被天莲宝鉴世界力量碾成齑粉。

    在天莲宝鉴世界内,无尽元气都被隔绝在外面。一切法则都由天莲宝鉴主人掌控。

    这种独立的封闭世界,只是法则的约束力量就足以抹杀顶级人仙。

    玄夜掌握天莲宝鉴以来,也不过动用了寥寥数次。每一次都是轻易碾杀敌人。

    这一次对上高玄,天莲宝鉴凝聚的世界力量居然奈何不了高玄。

    高玄也不是完全靠着身体硬抗,而是介于虚实之间。总让他捕捉不到真实位置。

    天莲宝鉴世界力量虽强,却难以无法全部落在高玄身上。

    在玄夜眼中,能看到天莲宝鉴内法则力量如同亿万条无形丝线连接在高玄身上。

    通过这些无形法则丝线,天莲宝鉴不断对着高玄施压。

    高玄虽然静立不动,亿万法则之线却若断若续,总是无法真正发力。

    玄夜把天莲宝鉴力量催发到了极致,依旧奈何不了高玄,他就知道必须要用轮回盘了。

    天莲宝鉴猛然翻转,背面的六个环环相扣圆环露了出来。

    玄夜对高玄说:“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出手,贫僧却不会手下留情。”

    他话音未落,天莲宝鉴背面六个圆环猛然转动起来。

    金光四射的一片片金莲花瓣向内收拢,转眼之间,偌大天莲世界就收缩成一点。

    跟着流光一闪,天莲宝鉴彻底消失。

    天莲宝鉴内的玄夜和高玄,也一并消失无踪。

    讲法坛上空空荡荡,既没有人影,也没有元气波动,没有神器的灵光闪耀。

    讲法坛下观战众多修者大都一脸茫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顶尖的人仙强者们,也都神色复杂。强如他们,也不不知道两人去哪了。他们只能看出一个小世界突然收缩塌陷落入了无尽虚空。

    涟漪和冰魄清丽小脸上都露出一抹焦急,她们和高玄神魂有着紧密联系,但在这个瞬间,她们都和高玄的神魂联系都被切断了。

    云清霞和天痴虽然都很焦急,两人却没有任何办法。他们只能看向东部州佛门,希望在他们脸上看出些端倪。

    东部州的玄镜、玄言等强者都是脸色凝重,很显然,玄夜还没真正获得胜利。

    端坐主位的龙王敖东成也微微眯着眼睛,天莲宝鉴世界瞬间塌缩,整个世界崩塌的力量打通了虚空通道,把天莲宝鉴传递到了不可知的深处。

    以他应龙眸之能,也看不到天莲宝鉴去哪了?

    敖东成心里也再感叹,轮回盘不愧的佛门第一宝物。

    直接把敌人传送到无尽虚空,就算杀不死敌人,也让敌人永远迷失在虚空之中。

    这等空间秘法真是厉害。他要是不小心中招了,也不敢说一定能返回青天界。

    不过,在他面前,也轮不到玄夜全力催发轮回盘。

    敖东成也有点不解,高玄明明可以出手抵抗。就算无法打断玄夜施法,也能干扰玄夜。结果,高玄就任凭玄夜催发神器。

    这种应变方式,真是诡异!

    道门几个强者这会也有点懵,高玄这就没了?玄夜又去哪了?一起死了?

    江玉梅、白云生都看向江月澜,希望她能看出点什么来。

    江月澜沉默了下说:“高玄没死。”

    她也只能感应到高玄神魂气息还在,却不知对方去了拿。轮回盘不愧是佛门第一神器,这等空间神通要是施展在她身上,她毫无抗力。

    白云生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他正要再问,就看到讲法坛上一点金光绽放,一朵巨大金色莲花片片展开,露出了金莲里面的高玄和玄夜。

    这一下不用任何人说,所有人都知道玄夜败了。

    片片展开的金色莲花很快就化光消散,高玄对玄夜说:“心有牵挂,被人所迫,一身力量也就施展出七八成。可惜可惜。”

    玄夜苦笑:“原来、原来你就是想看看贫僧到底有什么本事。这才不还手。”

    高玄淡然说:“我此来就是领教天下强者的本事。你们若不尽展所能,岂不是很无聊。”

    玄夜忍不住问:“你就自信能挡住六道轮回?”

    “总要试试才知道。”

    高玄说:“六道轮回的确很有趣,六座独立封闭广阔世界自成一体,每个世界又有其独特法则。坠入其中,的确会让人迷失”

    轮回盘把人传入六道轮回世界,这一招的确很强。可惜,他炼化未来星宿珠,在紫微星上留下印记。

    以紫微星为坐标,诸天万界任凭穿越也不会迷失。若是没有未来星宿珠,这一次还真有点麻烦。

    因为六道世界法则不同,切断了高玄和涟漪、冰魄的神魂联系。

    当然,只要高玄一定的时间适应空间规则,把弘毅剑力量催发出来,就足以再次联系涟漪和冰魄进行定位。

    高玄早听说过轮回盘之名,他对这件神器也极其好奇。

    他暂时没办法向上突破,正好借天龙法会的机会见识此界各种神器秘法。

    对高玄来说,东海龙族,佛门,道门,魔门,各种妖魔鬼怪,这种种势力都不值一提。

    他们所争抢的青天界霸权,高玄更没兴趣。

    青天界资源很多,对他有帮助的却没多少。

    和玄夜一战,更是让高玄多少有点失望。东部州最顶级强者是很强,但也就是那样。

    若论破坏力,反而不及敖明、林江鸿。天莲宝鉴的空间神通,也都是神器自带的法则。玄夜不过是个驾驭者。

    玄夜这会也完全明白高玄的想法了,他心里满是强烈的挫败感。

    燃烧神魂催发神器全力一击,在高玄看来如同儿戏一般。双方的差距太大了。

    这样做唯一收获就是他的彻底死亡。

    讲法坛下众人也看出来了,玄夜周身已经呈现半光化,他的神魂和身体已经崩溃,维持不住本来状态。

    玄夜身上充满了强烈的死亡味道。很显然,他就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刚才战斗虽然看着平静无波,却让佛门第一强者玄夜失去了生命。

    讲法坛下众多修者,一个个神色都很复杂。不管是佛门还是道门修者,哪怕对玄夜很有看法,这会也心有戚戚。

    这样一个顶级强者,一动手就死了。而且没能对高玄造成任何伤害。

    巨大的差距,更让观战者们难以接受。

    玄夜也有点后悔,他也许该选和高玄合作。只是这位的性格看似温和,骨子里却淡漠无情。什么人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

    敖东成会在意东海龙族,甚至会在意青天界众生。毕竟,这是他的地盘,他当然希望青天界充满生机。

    所以,敖东成不会使用太激烈的手段。敖东成也要保持一定的信誉,不会把事情做的太绝。

    玄夜就是基于这个想法,才决定替敖东成当枪。

    现在,他败了。

    玄夜对高玄说:“我败了,但我的弟子总有一天会击败你。”

    高玄看向了台下的金相:“她么?太稚嫩了。”

    金相的金刚力王经很不错,的确是超越此界极限的强大力量。

    在金相身上,高玄还看到了一件很契合她的强大法器。有这件法器加持,金相在纯粹力量上可以和他一较高低。

    可是战斗并不是单纯比谁力量更大。金相在其他方面短板太大了。

    遇到别的敌人还可以用力量直接碾压过去。遇到力量层次相当的对手,就只能被虐。

    玄夜深深看了眼高玄:“她总会成长起来的。”

    他话说完人就化作一点金光猛然落在金相身上,金相就跟着那一点金光一起消失无踪。

    这个变化也让佛门众多强者大为震惊,玄夜居然启动轮回盘,直接把金相送走了。

    可恨的是玄夜就送走了一个金相,其他人都扔在这里不管了。

    众多佛门强者都是又惊又怒,玄夜这也太自私了。

    尤其是玄镜,他额头上青筋暴起低喝了一声:“玄夜!”

    在金相身上,还有他们龙象宗至宝龙象降魔杵。

    玄言也是无语,玄夜这个佛门大长老,众人公推的佛门首座,结果,却在最关键时刻抛弃了所有人。

    很显然,就剩下最后一口气玄夜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想法,他只在意自己宗门的传承。所以他送走了金相。

    佛门众多强者虽然恼怒,却也无法可施。

    玄言对众人说:“我们不要乱。玄夜已经出战,敖东成不会再为难我们。看高玄样子,我们不招惹他,他也不会找我们的麻烦。”

    玄镜冷笑:“要是这么轻巧,玄夜为什么要把金相送走?”

    “玄夜总是想的太多。他是怕敖东成对金相动手吧。”

    玄言这会到是完全冷静下来:“金相不在也是好事。敖东成更没有理由动我们了。”

    这话说的到是很有道理,佛门众多强者纷纷点头。

    敖东成自然是看到了金相消失,他也只是一笑,这个玄夜到也有趣,拼了老命也要把金相送走。

    只是九转雷龙大阵封闭天龙岛,玄夜也只能把金相送到六道轮回世界。这位金相专精肉身修炼,不通空间神通。

    进入了六道轮回世界,能不能回来还在两说。

    就算能回来,也不知是多久以后的事情。

    敖东成要杀金相也不过是顺手,金相既然跑了,他也不会太在意。

    敖东成看向讲法坛上的高玄,玄夜都试不出深浅,也就没必要再试了。

    他对身边的敖平说:“启动大阵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敖平有些不以为然的说:“大哥,让我上去试试这小子。”

    敖东成看了眼这个三弟:“你是认真的?”

    “当然。”

    敖平正色说:“就凭我天龙九变,就算死两次又如何。”

    他顿了下又说:“高玄就一个人,我们龙庭强者如云,却不敢上去和他交手,岂不是叫天下英雄耻笑。”

    敖平名字叫个平字,他却是龙族中最好斗的。为了防止敖平四处惹事,敖东成总是想办法让敖平闭关。

    这一次出关,敖平真是迫不及待想要找人过过招。可惜,却总是找不到动手的机会。

    看到高玄和玄夜大战,虽然高玄空间神通很强,破了天莲宝鉴和轮回盘。在敖平看来,也不过如此。

    敖东成对这个弟弟真是有点无语,这般时刻,还想着逞能,也不看看对手的分量。

    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人族都懂的道理,敖平居然不懂。没搞清楚对手虚实之前,就仗着修为不错就想上去硬莽。

    这与其说是勇气,不如说是愚蠢自大。

    敖东成心里生出几分不耐,他又问了一遍:“你确定要如此?”

    看到敖东成脸色不太好,敖平心里也有点虚。但他不甘心就错过这个好机会。

    当着天下修者的面斩杀高玄,这是何等露脸。而且,也省的催发雷龙大阵。让天下修者说他们龙族以多欺少。

    对于龙族来说,什么灵物神器、权势利益都是唾手可得。唯有名声需要慢慢积累。

    他虽然也很有名气,但在外界看来他一直就是敖东成的弟弟。

    别人一提起龙族,就会说敖东成。可没几个人会说他敖平。

    而且,敖平对敖东成的隐忍很不满。不过是个小小天师,何必搞的那么麻烦。他早就想去弄死高玄了,只是被敖东成压着,他也不敢放肆。

    现在,却是当众露脸的好机会。

    敖平对敖东成说:“大哥,就让我试试。”

    “那你就去吧。”

    敖东成也不再阻拦,他甚至给了敖平一颗金色龙珠:“这是我们东海龙族传承数百万年的天龙珠。历代龙王都会祭炼此珠。你拿去用吧。”

    天龙珠经过历代龙王数百万祭炼,其内的力量浑厚强大。最适合东海龙族驾驭。

    敖平修炼的是天龙九变,也是东海龙族最上乘秘法。

    此法淬炼天龙真身,把天赋神通和强大肉身结合起来,变化无穷。可以说是龙族最纯正最上乘修炼道路。

    敖东海也是走的这条路子,只是他还兼修了众多秘法,比敖平可强多了。

    不过,单纯比较天龙九变。敖东海和敖平也差不了多少。再加上这颗祖传天龙珠,能极大增强敖平力量。

    敖东海到不指望敖平能赢,只希望有天龙珠在手,敖平能保住小命。

    要是敖平命苦被杀,那也是他自己作死。敖平死后血染天龙珠,正好可以用来启动雷龙大阵。

    有敖平以生命神魂为引子,雷龙大阵也能平添七分煞气。

    到那个时候,他就杀尽天龙岛修者,炼成一条血煞雷龙。

    有了血煞雷龙,地仙都能斗一斗。

    什么江月澜、金相之流,就是身负天命又如何!

    想炼成血煞雷龙必须用强大真龙龙魂为引,敖东成虽然冷酷,却也没想要用自己两个弟弟来炼制此宝。

    反正只要引动雷龙大阵轰杀高玄,灭掉众多有威胁的强者,也就够了。

    偏偏敖平非要上去挑战高玄,敖东成索性就成全他。

    成了自然省了无数麻烦,败了,也不算坏事。

    敖平可不知道他大哥心里打着这么歹毒的主意,拿到了天龙珠,他更是兴奋。

    他一张嘴吞掉天龙珠,跟着对敖东成保证说:“大哥,看我怎么捏死那小子!”

    敖东成一笑:“去吧,大哥在下面给你助威。不要丢了我们东海龙族的脸。”

    “放心吧大哥。”

    敖平扬声对着高玄厉喝一声:“小子别狂,三爷来了。”

    敖平一步迈上了讲法坛,他很是嚣张指着高玄鼻子:“你杀了我侄儿敖明,你就要给他抵命。”

    他说着又扫了一眼云清霞、天痴等人:“你们这群北部州杂鱼臭虾,也都要给我侄儿陪葬。”

    此言一出,司空翎、陈王廷等人纷纷色变。

    他们就算不认识敖平,也能看出此人是龙庭强者。

    现场更是一片哗然。

    高玄斩杀敖明的事情传播很广,几乎人人都听说过。只是很多人都对此极为怀疑。

    东海龙庭何等强大,高玄要是杀了三太子,龙庭岂能容他?

    现在被敖平亲口证实了,众人才知道传言不假。

    不过,刚才高玄已经杀了玄夜。相比之下,敖明被杀似乎也完全可以接受了。

    高玄微微摇头:“敖明的事情不是早就过去了。你们龙族就是无聊,想打就打,何必找借口。”

    敖平被说的有点恼怒,他的确是特意找了个借口,没想到却被高玄嘲讽了。

    当众天下英雄的面,到显得他小气。

    “你的话真多。”

    敖平竖立金瞳中金光一盛,周身立即裹上一套金色鳞甲。

    这套鳞甲都是他自身龙鳞炼制,又加入了种种灵物,强韧之极。在他手中也多了一柄丈许长的金色长戟。

    这柄长戟是他用自身龙角炼制,就叫龙角祭。

    龙角可是龙身上最强硬最锋利的武器。只是少有龙族真的会用龙角去直接和敌人战斗。

    敖平虽然狂妄自大,但在修炼上却极有天赋。

    东海龙族强者虽多,敖平可以说稳稳排在第二。敖战也要比他差一层。

    至于什么敖明、敖十狴之类的小辈,跟他更是没法比。

    敖平身披龙鳞甲,手握龙角战戟,整个气势就是一变。

    他这人性格狂妄自大,表现出来就会显得有几分的夸张轻浮。

    此刻披甲持戟,气势却坚凝如山,广阔若海,霸道刚猛若九天雷霆。

    讲法坛本身就是件强大空间神器,可以把讲法坛和台下分隔开来。

    就是如此,敖平的气势也直透出去,覆盖八方。

    众多修者本来还暗笑的敖平粗鲁,这会却都被他气势所慑,尽皆骇然无言。

    龙族众多强者也都点头,敖平虽然狂妄粗鲁,却是真的很能打。

    敖东成都要点头,敖平这架势可比玄夜强多了。

    高玄都有点意外,本以为敖平是个蠢货,现在一看,却也不能太小瞧。

    “吃我一戟。”

    敖平不耐多等,挥动龙角战戟直刺。

    金色戟刃前面锋锐如剑,中间有两个新月状利刃。敖平随手直刺,戟刃所指把空间都斩裂开来。

    在高玄眼中,能清楚看到戟刃斩开的空间裂缝。他看敖平武技高明绝伦,也来了两分兴趣。

    高玄长袖一拂,流云般长袖就卷住疾刺而至的戟刃。

    高玄用的是至柔之力,又有五行天罗神光绵绵无尽五行生克变化。任凭戟刃如何锋锐,这一刺也如同落在空处。

    敖平也感觉到戟刃完全用不上力,他周身筋肉同时发力,包括天赋神通也一起运转。

    龙角战戟上赤阳真火大盛,戟刃同时旋转变招。

    高玄催发五行天罗神光,直接被戟刃绞碎成一片片五彩流光。

    敖平一招得手后毫不迟疑转动戟刃再刺。他武道高明绝伦,一转一刺变化自然流畅,更和赤阳真火配合的近乎完美。

    龙角战戟把这一式侵略如火演绎的出神入化。

    高玄一招失手后翩然后退,在赤红火焰包裹戟刃刺到心口之前,他伸出手指在戟刃上轻轻点了一下。

    他的混元金身何等强横,一指之力却浑厚如山。

    敖平这一式侵略如火固然酷烈之极,却直接被高玄一指按死了所有变化。

    就是戟刃上的赤阳真火,都被按灭了大半。

    “好厉害”

    敖平心里暗叫了一声,高玄的强横武道修为却也激发他斗志。

    侵略如火的招式用老,他立即变招为了浩然若海。

    酷烈凶猛的赤阳真火都转化为了无尽癸水之力,戟刃也微微收缩了三分。

    高玄如山的指力也被深沉如海的癸水力量化解,敖平重新控制了龙角战戟后,又催发了的风过无痕。

    龙角战戟在龙族御风神通催发下,龙角战戟突然就化作无形轻风,瞬间消失无踪。

    敖平一招三变,才烈火到癸水又到轻风,每种变化自然流畅,又完全契合龙角戟本身招数。

    “不错不错。”

    高玄都要称赞一句,单纯说武道的话,敖平远远比不上修罗王、六臂魔猿,甚至比金相都差不少。

    但是,敖平把武道和自身天赋神通、强大肉身结合的却非常好,达到了极高层次。

    可以说是把自身力量完全挖掘出来。就凭这几招,敖平完胜玄夜等修者。金相要没特殊神器,也斗不过这位。

    风过无痕并不是真的无痕了,而是化作轻风无影,快到极致又轻盈到极致。

    一抹流转的金色戟刃虚影,刹那间已经到了高玄眉心之前。

    就在戟刃刺破高玄眉心之际,高玄左手已经握住戟刃。

    敖平在神魂中厉喝一声,催发出最强雷霆万钧。

    无尽雷霆汇聚在戟刃上猛然爆发,如九天雷霆降临,爆发出亿万道闪耀电蛇。

    雷霆神通汇聚在戟刃之上,也把这一击威力催发到巅峰。

    观战众多修者也都看出来了,高玄危险!

    看台上的敖东成都眯起眼睛,他也要承认,老三这一招真是精妙绝伦又霸道绝伦!真有击杀高玄的可能!

    敖东成金色竖眸中神光闪耀,把讲法坛上战斗尽数收入眼底。

    但他立即就发现了不对,雷霆加持的龙角戟居然被高玄死死握着,没能向前分毫。

    他心生感应:“不妙”

    就在这时,高玄右手已经拔出弘毅剑。

    涟漪明净水色剑光一闪,催着龙角战戟敖平当即从裂成了两片。

    跟着血光迸射,敖平裂成两片身体轰然爆碎。

    突然的转折,也让周围观战修者目瞪口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