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讲法坛上,敖平压着高玄狂杀猛打。观战众人正惊叹敖平勇猛,同时也对高玄表现有些失望。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形势逆转,敖平被一剑斩成两片。

    这一剑来的突然又玄妙,在场那么多强者,都没人能看清楚这一剑变化。

    就是中剑的敖平,都不知这一剑从何而来。直到剑光斩落,敖平警觉不妙却为时已晚。

    敖平还想仗着龙鳞甲挡住此剑,结果,在弘毅剑下龙鳞甲轻薄如纸。

    本来敖平有天龙九变,这也是他敢上来和高玄较技的底气。

    天龙九变并不是相当于有九条命,而是通过九种神通变化设置九重保护。足以抵抗九次致命危机。几乎不可能被一剑斩杀。

    但是,高玄这一式极光剑看似轻描淡写,却融合了青叶剑法中斩字诀。

    水天剑中极光剑招,本来是取极光剑中的极光法则融合,以快致胜。

    高玄自以为把极光快剑推演到极致,直到和青叶交手,被青叶剑法狠狠教训一通。他才意识到自身剑法还有许多问题。

    天界法则只会限制力量,却不会限制技巧、剑意。

    青叶剑法由剑魂而来,纯出自然,剑意却高明绝伦,近乎于道。

    就高玄来看,青叶剑法境界非常高,高到他现在难以一窥全貌。

    高玄哪怕拿到了的青叶记忆,学会全套青叶剑法,也没能真正掌握青叶剑。

    因为青叶剑法太高太强,他无法用水天剑法兼容青叶剑。不过,他总算学会两三分青叶剑。就是两三分的剑法,足以让他剑法大进。

    同样的极光剑,融合的三分青叶剑的斩字诀。出剑更快,剑意中更多了一股斩绝万物万法的凛冽锋锐。

    剑意境界的提升,引动了更多玄冥咒海力量。

    所以,敖平虽有天龙九变,还是被高玄一剑斩杀。

    敖平被斩杀后,高玄的无间天龙爪并没有吸收到敖平的神魂和精血,他只看到一颗金色龙珠从敖平崩碎身体中飞射升空。

    金色龙珠上赤红焰光闪耀,燃烧的赫然正是敖平破碎神魂和精血。

    这颗龙珠有问题!

    高玄意识到不对,正要出剑斩破这颗龙珠,金色龙珠已经带着赤红焰光冲天而起。

    九天之上,一条雷光幻化成巨龙浮现出来。

    深蓝雷光组成的巨龙占据整个天空,只是一颗龙头就堪比天龙岛大小。

    众人抬头看过去,只能看到这条雷龙硕大之极的龙头。

    飞天而起是龙珠正落在雷龙嘴里,雷龙本来蓝白的双眸顿时染成的赤红血色。原本威严的雷龙,也多了股血腥冷酷的煞气。

    讲法坛周围的众多修者,看到这一幕后都是浑身一冷。

    很多修为浅薄的修者,都吓的当场瘫倒。甚至还有一部分修者直接被当场吓死。

    这不是他们胆小,而是雷龙释放的强大煞气如同无形剑器,对在场所有修者都发出了直接攻击。

    九成九的修者,都扛不住雷龙释放的煞气。

    只有灵仙以上的修者,才能稳稳挡住雷龙煞气。灵仙以下的修者,要么修为精纯神魂凝炼,要么有护体法器,要么有师长庇护,这才能抗过雷龙释放煞气。

    参加法会的数十万修者,至少有一两万修者当场毙命。还有大半修者受了伤。

    场面颇为惨烈。

    一时之间,众多宗门强者都是惊怒交加,他们一起看向了主位上敖东成。

    高玄杀了敖平,敖东成怎么能拿他们撒气?

    江玉梅、白云生、枯木三个道门强者却是脸色大变,他们可没有怒,只有惊和怕。

    现在情况很明白了,敖平战死,敖东成不想下场和高玄动手,直接启动了大阵。

    而且,敖东成是要把所有修者斩尽杀绝,不留任何活口。

    天上这条雷龙,也很邪气。

    道门三大强者虽然早定下了应对之策,看到形式如此恶劣,他们还是很慌。

    三人也来不及商量什么,直接启动了早就准备了太极玄都大阵。

    此阵以阴阳变化为根基,构建玄都变化。

    玄都,传说中道门天尊的居所,是最高层级的神宫。

    太极玄都大阵是道门根本大阵,此阵最神妙之处就是能协调所有修者力量。修者越多,大阵威力越大。

    道门三位顶级人仙,同时催发本门神器,以三件强大神器为根基,三大宗门修者气息都被连接在一起,组成了太极玄都大阵。

    一座紫色的宫殿浮现出来,把三宗弟子完全笼罩起来。

    太极玄都大阵一起,立即把雷龙煞气挡在外面。

    佛门那面反应也很快,几乎是同步催发了五百罗汉大阵。

    五百罗汉只是泛指,并不限制人数。五百罗汉大阵也和太极玄都大阵一样,加入的人越多,大阵威力越强。

    佛门一向团结,虽然玄夜最后做事很不地道,单独把金相送走,又把龙象降魔杵也带走了。

    对于底蕴深厚佛门来说,这些影响也不算大。

    玄言威信一向很高,又以智慧著称。玄夜跑了,佛门其他人自然以玄言为首。

    玄言一直在防着敖东成的大阵,眼看敖东成撕破脸启动大阵,她也立即启动五百罗汉大阵。

    五百罗汉大阵一成,东部州佛门修者聚拢到一起。在他们上空,浮现出一尊尊金身罗汉。

    这些罗汉各有异象,遍布八方,把佛门众多修者完全护住。

    道门就没这么团结了,除了玉霄、神月、五行三大宗门,其他道门宗派还有些发懵,他们还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到太极玄都大阵和五百罗汉大阵出现,这些道门修者的如梦方醒。

    道门的修者虽然平时喜欢内斗,却都是聪明人,很懂得见风使舵。

    眼看情况大大不妙,道门这些修者也放弃了所有矛盾,愿意和神月、玉霄、五行三大宗门合作。

    对此,江玉梅、白云生他们到是欢迎。道门强者很多,一起同心协力催发大阵,也多一分抵抗雷龙的把握。

    其他修者也都醒悟过来,纷纷抱团催发法阵,尽量把修为弱小弟子护持住。

    一时之间,讲法坛周围一座座大阵冲天而起,七色灵光闪耀,万千瑞彩飘动,看上去到是气象万千,极其壮观。

    坐在主位的敖东成,饶有兴趣打量着这些法阵。

    能领队参加天龙法会的至少也是人仙。在场足有一百七八十位位人仙,这其中还包括二十多位妖王,可以说青天界最顶级修者有八成都在此处。

    如此一股庞大的力量,真要汇聚到一起和龙庭死斗,他就有九转雷龙大阵也未必撑得住。

    不过,这么多修者,怎么可能精诚合作。

    不说别人,就是势力最强的道门,他们自己都不会真正合作。

    更别说这些修者里面还有各路妖王魔头,还有玄阴宗、极乐宗这样喜欢捣乱破坏的宗门。

    佛门为什么有威胁,就是因为佛门总能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一盘散沙,不足为惧。”

    敖东成只是看了两眼,就把注意力转到高玄身上。

    高玄微微仰着头打量天上雷龙,似乎对雷龙特别有兴趣。

    只看高玄淡然平和姿态,完全想不到他刚才辣手斩杀了敖平。

    敖东成心里叹气,若有可能,他也不愿意和高玄为敌。可惜,青天界虽大,却也只能有一个霸主。

    敖东成扬声对高玄说:“高天师,你身为天庭天师,出手狠辣绝情,太没道理。”

    高玄不禁失笑,敖东成可不是那么天真的家伙,这会找他讲道理,无非是拖延时间,或者另有谋算。

    他说:“我不喜欢乱杀人。不过,谁要杀我,我也绝不容情。”

    敖东成冷笑一声:“我龙族和你无冤无仇,先是北海龙族被你斩尽杀绝,跟着又杀了我三儿子和十儿子。我觉得其中有所误会,愿意息事宁人。

    “结果,你却嚣张跋扈,侮辱我的使者,又杀了调停此事的七品天师林江鸿。

    “想那林江鸿是青天界天师总管,本是你的上级。你不听劝说也就算了,为何要杀林江鸿。

    “我三弟上去找你请教,你却一剑杀了他!你如此恶毒狠辣的恶徒,人人得而诛之!”

    敖东成越说声音越高,他说到最后人也站起来,脸上也多了几分愤怒之色。

    他指着高玄对所有修者高声说:“诸位参加天龙法会的修者,我催发大阵都是为了诛杀此獠。绝不是针对诸位。”

    大多数修者都面露恍然之色,没错,敖东成这就是为了针对高玄。这件事原本就和他们无关。

    说起来,他们也不过是被殃及的池鱼。归根结底,这件事都要怪高玄。

    雷龙释放煞气,一下就杀死了数万修者。这也引发众多修者的极大恐慌和愤怒。

    现在敖东成一番话,却让众多修者愤怒都转移道了高玄身上。

    很多修者都恶狠狠盯着高玄,他们虽没说话,心里却对高玄充满了怨恨。

    好好的天龙法会,都被高玄搞砸了。而且,还死了这么多人!

    就是北部州的道门修者们,也有不少人面色古怪。

    陈王廷、陈九风他们都主动向后退开,和云清霞、天痴拉开距离。

    他们都是聪明人,可不会被敖东成一番话就忽悠了。只是敖东成说的很清楚,他就是针对高玄。

    高玄是很强,但是,高玄只有一个人。最多带上的云清霞和天痴。

    陈九风、陈王廷他们可不想当高玄的打手和龙王作对。这会拉开距离,也是表明他们的态度。

    当然,他们也不可能去帮助龙王和高玄作对。

    他们都有自知之明,这样级别强者争斗不是他们能掺和的。

    天痴其实也不想掺和高玄和龙族恩怨,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动。

    虽然他早就和高玄说清楚了,他不会帮着高玄和龙族作对。

    但是,求着高玄指点的时候,他也是说过要一直为高玄效力。

    要是高玄和龙族在讲法坛上对战,他到是可以名正言顺观战。

    可在这个时候,龙王逼迫所有人表态,他再离开高玄,那就真是背叛了。

    天痴站着没动,却挥手让门下弟子都退开。这是他和高玄的事情,没必要把宗门带进来。

    玉景道的修者们,急忙仓惶后退。这会高玄成了公敌,高玄不怕,他们可怕的要死。

    云清霞也站着没动。她心里也很不安,但是,高玄早就和她说的很清楚了,是她执意如此。这会自然没有退缩的道理。

    涟漪和冰魄自然不会动。涟漪还对天痴一挑大拇指赞扬说:“道友真讲义气。”

    天痴只能苦笑:“受天师大恩,无以为报。这会怎么能退。”

    涟漪对天痴一笑:“没事的,大老爷天下无敌。”

    天痴又苦笑了一声,涟漪到底的小孩子,总觉得高玄天下无敌。

    眼下这个局面,眼看着高玄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他就是天下无敌,还能斗得过这么多人?

    这些话却也不必和涟漪多说。到时候无非是拼死一战!

    讲法坛上的高玄,对天痴和云清霞的选择到是很欣慰。

    到了青天界,好歹还是交了两个朋友。虽然他们留下各有原因,但在生死关头,不论为什么支持他就是好朋友。

    高玄其实对这事到不是很在意,知交满天下是一种境界,天下皆敌也是一种境界。

    敖东成挑动青天界修者,在高玄看来就挺无聊的。

    高玄当然可以辩解,问题是这样并没有意义。修者们所以愿意听敖东成的话,不是因为他讲的多有道理多动听,而是龙王敖东成展现的力量更强。

    东海龙庭称霸东部州多少万年,威名赫赫,可不他这个声名鹊起之辈能比的。、

    再者,这里是天龙岛。上面还有气吞天下的雷龙大阵。

    众多修者当然要向着龙王。什么公理正义,在这里不值钱。重要就是利益。

    跟着龙王更好混,能得到一条生路,当然要跟着龙王。

    高玄理解众多修者的心情,也理解他们的选择。对于这群修者,他没有任何看法。

    他要是修为不行,也会和这群修者一样。

    趋利避害,人的天性。生灵的天性。

    不过,众多修者既然选了龙王,这群人死活他就和他没关系了。如果这群人和他动手,他更不会留情。

    敖东成弄的这个雷龙大阵,还真是厉害。

    高玄眼光何等高明,雷龙只是一露头,他就看出这大阵的厉害。

    当然,他留在天龙岛不走,就是为了见识此界最强力量。

    雷龙大阵越强,他越开心。

    只是这条雷龙吃了那颗龙珠后,整座大阵也发生了巨变。

    原本的雷龙大阵气势宏大,至阳至刚。吃了那颗龙珠后,雷龙大阵却陡然多了几分诡异和煞气。

    这等酷烈的煞气,分化成亿万无形法则之线,把天龙岛重重包裹住。

    修者们虽然凭借法阵保护自己,却无法真正隔绝雷龙释放的煞气。

    修者们的情绪越激烈,元气催发的越强,都是被雷龙汲取到力量,反过来增强雷龙的力量。

    众多修者就是知道雷龙大阵的奥秘,他们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高玄看敖东成的样子,是准备把所有修者都杀死,这条雷龙吸收众多强者神魂精血就真要活转过来!

    高玄其实不在意这些修者死活,却不能容忍敖东成炼成雷龙。

    他对敖东成说:“龙王,你也是称霸东部州十万年的强者。何必逞口舌之能。过来一战,让我看看龙王的本事。”

    敖东成端坐不动,他对高玄说:“想挑战我,你不够资格。”

    高玄可不管敖东成说什么,他拔剑就斩。

    只要杀了敖东成,东海龙族自然消停。至于这座大阵,没有了敖东成主持,破解起来也不会太难。

    一泓秋水般剑刃,刹那间已经刺到敖东成面前。

    高玄这一式极光剑融合了青叶剑刺字诀,至简至快。

    敖东成虽然早有准备,面对这一剑也不禁心中骇然。这人剑法已经暗合法则,达到了近乎于道的境界。

    不说高玄神通如何,只是这一招剑法,高玄就足以称霸青天界。

    敖东成分析着高玄剑法,同时催发了天龙珠。

    龙族的至宝是天命镜,敖东成的至宝却是这颗天龙珠。

    敖平拿着天龙珠,也不过是借用一两分威能。一是他修为太差,二是这颗天龙珠上早就被敖东成炼化了。容不下外力。

    天龙珠吸收来敖平龙魂和精血,也把天龙珠中煞气引发出来。

    天龙珠和雷龙融合,把九转雷龙大阵都转化为血煞雷龙大阵。

    其实,血煞雷龙大阵是杀阵。煞气太盛,并非正道。也是远古龙族和众神争锋的杀器。

    流传到现在,血煞雷龙大阵也就剩下一点最简单变化。

    敖东成留着血煞雷龙大阵作为后手,敖平战死,让他放弃了侥幸,直接催发血煞雷龙大阵。

    有了敖平修炼七万年的强大龙魂精血作为引子,血煞雷龙大阵威能大增。

    敖东成通过天龙珠,他能轻易掌控整座血煞雷龙大阵。

    高玄还没动手的时候,敖东成就已经运转法阵重重保护好自己。

    高玄一剑斩来,快到敖东成都难以招架。但他也不需要动手,只要催发法阵就足够了。

    血煞雷龙大阵遍布虚空一道道无形法则丝线,在敖东成面前交错编织成一面面无形丝网。

    在高玄眼中,这些法则凝炼成丝线都闪耀着血色,一面面法则丝网密集交织,就像一块块巨大红色绸缎。

    “嗤嗤嗤”

    弘毅剑斩破一层层法则防护,虚空中也传来法则撕裂的元气激荡。

    弘毅剑连破八十一重法则丝网,剑刃已经刺到敖东成面前。

    只是强弩之末,难穿鲁缟。

    弘毅剑再强,一剑中运转的力量也有极限。高玄能连破八十一重法则防护,已经是他剑法通神。

    敖东成看着速度骤减的弘毅剑刃,他一伸手握住了湛然明净的剑刃。

    敖东成知道高玄身体强横,和高玄正面角力绝不明智。

    但是,他使用的血煞雷龙庞大无尽法阵之力。

    高玄个人力量再强横,也无法和如此伟力抗衡。

    敖东成的手已经化作赤金色龙爪,上面布满赤金色龙鳞,长长指甲更是锋利如刃。

    围绕他这一只手,不知有多少法则之线。

    九天之上的血煞雷龙,也同时握住了前面的一只爪子。

    高玄的弘毅剑被敖东成手握住,他感觉手上一紧,弘毅剑差点被敖东成硬抢过去。

    自从炼成弘毅剑以来,高玄还从没遇到过这种事。弘毅剑又是他本命剑器,可以说在所有神器中和他神魂联系最为紧密。

    敖东成龙爪强夺弘毅剑,差点当场把高玄神魂都撕裂开。

    借用血煞雷龙力量的敖东成,身体力量骤增了十倍。敖东成修炼的也是天龙九变,要说身体强横仅次于高玄和金相这两人。

    正因为精通炼体之法,敖东成才敢这么使用血煞雷龙力量。

    此界虽然限制元气力量变化,却不限制身体力量。唯有如此,才能把血煞雷龙恐怖力量释放出来。

    湛然如同秋水的弘毅剑刃,在敖东成龙爪下被强行扭曲,剑刃上水光来回荡漾不定,眼看着剑器就要被硬生生拧断了。

    至少敖东成是这么想的,在他看来,此界没有任何神器能扛得住如此狂暴刚猛的力量。

    敖东成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弘毅剑内有无尽玄冥咒海。

    以高玄之能,也不过炼化百亿分之一的玄冥咒海。

    如此磅礴浩瀚的力量,汇聚青天界所有修者之力都不可能破坏。

    敖东成的破坏力量从外向内渗透,落在玄冥咒海上立即引发了冲天巨浪。

    但是,也就仅此而已。

    对于玄冥咒海而言,敖东成纯粹的力量就像是扔下一块巨石。最多是激起的浪花大一点,对于整座大海而言,却无关痛痒。

    敖东成也立即就察觉到了不对,他至刚至强纯粹力量,居然奈何不了弘毅剑!

    大道至简。

    到了这一步,什么神通法术,终究都有极限。只有最纯粹力量最有威力。

    龙王没想到自己会失手,他一招失手,也让高玄抓住机会。弘毅剑如水光般一转挣脱了敖东成束缚,剑刃再次刺向龙王胸口。

    敖东成虽然之前预料到有可能会失手,可真正失手还是让他很别扭。

    刚才他用力太猛,也让他没办法躲避、招架。

    没办法,敖东成只能催发血煞雷龙,整个人瞬间化作一团血色雷光。

    这是血煞雷龙本命雷法血河天煞神雷。

    血河天煞神雷,据说是融合血河天煞之气炼化神雷,煞气最盛,至阳至烈又诡秘绝伦,专杀诸天生灵。

    敖东成也是被高玄逼急了,他知道肉身不论如何都抗不住这一剑,只能把身体转化为血河天煞神雷。

    敖东成虽然还保持人形状态,整个人内外都转为的转化为血色雷光。

    任凭高玄剑器再锐,也伤不到雷光之身。血河天煞神雷又能破解诸般法术。

    龙王打定主意,只等撑过这一招立即远遁。和高玄近身战斗绝占不到便宜。

    一个不好,很有可能被高玄反杀。那才倒霉!

    弘毅剑穿透一团血色雷光,高玄也要佩服龙王应变之快,应变之妙。

    别人就是想到了转化虚实形态应对弘毅剑,变化也没有弘毅剑快。

    敖东成瞬息就化作雷光,完全没有中间过程。

    只说这等转化之法,就高妙绝伦!

    不过,也不能轻易就让敖东成躲过去。

    高玄好不容易抓住近身机会,哪能让敖东成这么轻易避开。

    他心神一动,站在讲法坛下观战的涟漪和冰魄都已经化作一缕纯净剑意投入弘毅剑。

    两人本就是剑意转化的生灵,此刻重新转化为剑意,能帮助高玄催发更强出更强剑意。

    高玄立即催发冰魄剑,在冰魄加持下,剑意威力却骤增。

    剑意不止能提升剑器威能,更能干涉法则,直指敌人神魂。

    冰魄剑一出,至阴至寒寒冰法则转化的寒寂剑意把血河天煞神雷都冻结住。

    血河天煞神雷本来是一团雷光,现在却被冰魄剑至阴至寒剑意冻结成一团血色冰晶。

    敖东成眼神中的愕然,都在血色冰晶中冻凝住。敖东成的神识都快被冻结住了,他感觉不妙,想要转化形态却难以催发力量。

    这种状态下,他神魂都快被冻结住,思维都变得有些迟缓。

    高玄却不给敖东成机会,手中弘毅剑嗡然震颤,化作血色冰晶的敖东成当即崩碎成无数晶莹碎片。

    高玄左手无间天龙爪一动,想把敖东成神魂和精血尽数收起来。

    但是,敖东成龙魂却化作一点晶莹血光冲天而起,瞬间消失无踪。

    至于敖东成身体精血,也都被虚空中无尽血色法则吸收。

    “还有第二局”

    无间天龙爪无功而返,高玄就知道敖东成没死,至少没彻底死掉。

    刚才那一剑,只是斩杀了敖东成肉身。

    说实话,高玄并不失望。敖东成淬炼十万年的强大真龙之躯,何等强大。

    被他两剑就斩灭了,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旁观的人却都懵了,高玄和龙王一言不合就动起手。两人动作太快,其中变化又复杂精妙。

    众人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就看到敖东成变成一坨血色冰晶,跟着炸成漫天晶莹冰粉。

    所有修者都呆住了,敖平才死,敖东成就跟着被杀了?

    众人再看高玄的眼神就都变了。

    敖东成都抵不住高玄一剑,青天界虽大,谁还是高玄的敌手?

    在场众多修者就算一起联手,只怕也敌不过高玄一人。

    众多修者震惊过后,称霸东部州数十万年的龙族,可能要就此完蛋。

    青天界的天,要变了!

    众多修者是这么想的,他们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现在就向高玄表达忠心?

    当着这么多修者的面,也没几个人有这么厚的脸皮。再者,敖东成到底死没死也还难说

    就算脸皮厚的修者,也不敢乱来。总要看清楚情况再抱大腿。

    道门的江玉梅、白云生、枯木几大人仙也在商议此事。

    “敖东成这就死了?”

    “应该没死。”

    “好像没死。”

    江玉梅和枯木都不太确定,但他们都觉得敖东成不应该就这么轻易死了。

    这不是对于战斗的判断,而是对于敖东成的判断。

    白云生不信任这两人,他问江月澜:“你看清楚了没?”

    江月澜沉默了下说:“敖东成没死。”

    江月澜修为不如这几位,但她天生灵性太强了。在场这么多修者,也就高玄能稳稳胜过她。

    刚才战斗虽然短暂激烈,江月澜却凭着超绝灵性看到了战斗全过程。

    也正因为看的清楚,江月澜才知道高玄和敖东成有多强。

    高玄的剑简直恐怖至极。江月澜相信,只要站在高玄面前,任何人仙都接不住高玄一剑。

    龙王敖东成的力量更是强横,神通更是绝世。就是如此,还是接不住高玄三剑。

    不过,敖东成神魂不灭已经和天上血煞雷龙融合。情况大大的不妙。

    敖东成是失去了肉身,但他肉身力量都融入血煞雷龙,这也提升了血煞雷龙的力量。敖东成的神魂融入,则更让血煞雷龙有了真正灵性。

    江月澜不知道高玄能否应对血煞雷龙,但她知道,在场的修者挡不住这条血煞雷龙!

    敖东成连肉身都失去了,哪还会客气。而且,他的这条血煞雷龙一定要吸收煞气。

    在场的修者,正是血煞雷龙最好的食物。

    今天,只怕是所有修者的大劫!

    江月澜简洁和三位强者说明情况,也说了她的担忧。

    江玉梅一脸愁色,白云生则是扼腕叹气:“这个高天师,就不能彻底灭掉敖东成,现在可怎么办”

    枯木还是那副不死不活的样子,他自语说:“这是天命”

    这个时候,天空上的巨大雷龙突然向下探头。它巨大脑袋只是向前探了几分,整个天空似乎都降低了几分。

    众多修者甚至只能看到雷龙的两颗巨大血色龙眸,就像是两轮血色太阳悬挂在众人头上。

    赤红的血色竖瞳中有无尽焰光跳动,却还能把众人身影都印在瞳孔中。

    众多修者站在龙头下面,他们都能清楚看到自己在龙眸深处的倒影。

    诡异的是,一座座神光四溢强大法阵却无法在龙眸中投射出倒影。

    这样也更让众多修者感觉到自己的卑微弱小。

    血煞雷龙就这么默默看了众人一小会,它才张嘴说道:“高玄卑劣,偷袭本王。现在连本王的肉身都被他斩灭。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敖东成附身血煞雷龙后,他说话声音都变了味道。而且,声音变得异常宏大。

    他每说一个字,那宏大声音都震的天地轰鸣。

    一些修为弱小修者,都被这宏大声音当场震个烂碎。

    敖东成一番话说完,讲法坛周围的修者至少被震死了数万人。场面颇为血腥。

    众多修者更是惊惧,敖东成还没发力已然如此,等他真动手又该如何。

    不少修者都看向了高玄。还有修者大叫:“高天师,这是你和龙王的恩怨,和我们无关。”

    “高天师,不要牵连我们啊”

    高玄没理会这群叫嚷的修者,他对在打量血煞雷龙,敖东成相当于换了一具更强大的身体。

    血煞雷龙是法阵转化而成,不破法阵,就无法真正杀死血煞雷龙。

    只是法阵复杂,高玄对此并不精通。哪怕有无相九转推演,他一时也找不到对方核心。

    敖东成也没动手,他和血煞雷龙融合,却也没把握灭杀高玄。

    要是不小心露出破绽,被高玄从法阵中逃出去那才麻烦。

    敖东成又扬声说:“高玄如此卑劣,你们这群修者却坐视不管。你们也该死。”

    他含怒大喝,声震八方,气贯天地。

    当即又有数万修者抗不住暴烈煞气,当场被滚滚煞气震碎身体。

    死去的修者就像爆碎的爆竹,死了这么多人,猛一看上去就像地上才放了千百爆竹,满地的血红碎片。

    这些死去的修者,其精血神魂都被血煞雷龙大阵吸收,转化为血煞雷龙的力量。

    敖东成感觉到自身力量不断增加,他对此也很满意。身体既然被斩灭,有血煞雷龙作为身体也不错,他甚至能变得更强。

    敖东成所以不愿意飞升,就是上界竞争激烈,他却没把握一定能成就地仙。

    有了血煞雷龙之躯,自然就掌握地仙至道。待在青天界也好,飞升也好,都能过的很舒服。

    当务之急是杀尽修者,提升血煞雷龙力量。最后,再灭掉高玄!

    敖东成力量虽强,却不喜欢硬来。

    他对佛道两门修者说:“你们佛道两门修者是不是高玄同谋?”

    白云生、玄镜等人都急忙否认,这种事情别说他们没做,就是做了也绝不敢承认。

    敖东成大吼了一声:“你们现在一起杀了高玄,本王就放过你们。”

    此言一出,佛道两门的修者们都沉默了。

    敖东成不好斗,高玄就好斗了?敖东成此举摆明了想让他们自相残杀。他们也没那么傻!

    “就知道你们心里有鬼”

    敖东成厉喝了一声,他伸出一只龙爪猛然向下抓下去。

    巨大龙爪如同五座山峰一般从天而降,龙爪所笼罩众多修者虽然拼命催发法阵,却还是挡不龙爪。

    讲法坛当即崩溃,地面上同时多了一个龙爪状深坑。数十万修者,至少有八成修者被这一击按成齑粉。

    东部州道门、佛门撑住了这一击,此外,还有一些顶级人仙、妖王们的挡住了龙爪。

    众多强大修者虽然没死,他们见识血煞雷龙的可怕,一个个都是脸色如土。

    高玄到是轻松挡住龙爪,甚至在龙爪上开了一个大洞,却挡不住龙爪。

    在这座法阵内,他没办法和血煞雷龙正面比较力量。

    敖东成杀了众多修者,他力量又得到了极大增强。他反而不急着再动手。

    他对东部州道门众多修者说:“你们道门胆小如鼠,不敢杀高玄。这样吧,你们灭掉佛门,我就饶过你们。”

    江玉梅、白云生都愕然,敖东成这是真把他们当傻子了?

    没想到的是,居然有几位道门人仙出言说道:“也不是不行,反正佛门没一个好东西。”

    “我们没必要和龙王作对。”

    江玉梅实在看不过去:“你们没长脑子么,敖东成这是在戏耍我们!”

    敖东成听到江玉梅的话,他大笑了一声说:“果然胆小如鼠,佛门也不敢杀。那这样吧,你们解散法阵,我就饶过你们。”

    不等江玉梅说话,一个道门人仙高声说:“龙王此言当真?”

    “破你们法阵易如反掌,何必骗你们。”

    龙王敖东成傲然说:“我堂堂龙王,何曾骗过人。”

    道门不少宗门当即主动脱离了太极玄都大阵。江玉梅差点气死。

    枯木叹口气:“没机会了,送江月澜走。以后为我们报仇就是。”

    江玉梅犹豫了下说:“还有高玄在,不至于如此。”

    这时候,敖东成又对佛门众多强者说:“你们也是如此,现在放弃抵抗,解开法阵,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佛门不少人也露出犹豫之色,敖东成到底是龙王,一言九鼎。总不能骗他们。没看道门的家伙已经主动脱离法阵。

    不过,佛门到底团结。玄言坚决不允许众人退让,开什么玩笑,都死了几十万修者,还等着龙王大发慈悲,这脑子才是有病!

    众人就算不敌,也要力战而死。屈膝跪着死,那才屈辱!

    高玄听到了玄言的话,他暗自点点头,佛道两门领头人总算不太傻。

    到了这一步,哪有别的路走!

    高玄刚才不说话,是他没找到法阵核心。敖东成不断催发吸收修者神魂精血,力量转化之际总会露出端倪。

    无相九转超强推演计算能力,也让高玄找到了血煞雷龙变化核心。

    敖东成却玩的很高兴,他对道门分化出一多半修者说:“你们很很聪明。不过,我刚才都是骗你们玩的。哈哈哈”

    他狂笑着又探出巨大龙爪按下去,佛门和道门各自催发法阵抵抗,分化出来道门修者却来不及布阵,只能各自催发法器。

    这群道门修者发出各种哭嚎诅咒,却无法挡住龙爪。等到龙爪落下,这群道门修者当即被碾死。就算人仙强者也没能幸免。

    敖东成小计策得逞,更是狂妄大笑。

    就在这时,敖东成巨大眼眸中出现了一抹湛然明净剑光。

    敖东成心里冷笑,就等你来了!

    他眼中赤红雷光猛然大盛,血河天煞神雷蓄化作一到赤红电芒直击高玄。

    凝聚数十万修者的煞气,就看高玄怎么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