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血河天煞神雷所化电芒,刺破虚空,直指高玄。

    高玄的第九识告诉他,只要他身在血煞雷龙大阵内,这一道电芒他就无法躲避。

    而且,血河天煞之气污秽又霸道,极其的可怕。

    敖东成也死死盯着高玄,他到要看看高玄怎么接招。

    血河天煞神雷最霸道天煞之气,人仙就沾染上一点血河天煞之气,身体和神魂都会被转化为血河天煞。

    包括各种神器灵物,一旦沾染血河天煞,就会被污染同化,失去所有力量。

    敖东成最厉害之处在于用大阵杀了数十万修者,这些修者死的时候情绪越激烈,转化的血河天煞之力越强。

    他戏弄道门修者,一方面是发泄心中怒气,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激发这些修者的激烈情绪。

    要是有时间,他还可以多做些布置,把数十万修者情绪完全激发出来。

    主要是高玄太强了,他虽然有所准备,还是被高玄斩杀了肉身。

    没有办法,他的神魂只能和血煞雷龙结合。后续的种种手段,也来不及施展了。

    就是如此,汇聚了青天界数十万精英修者的血河天煞神雷,威力也达到了极其可怕的层次。

    高玄手里是有一柄绝世神剑,很可能是地器层次。但是,这等神物也最怕血河天煞之气。

    远古时期,有天魔作乱,把数件先天至宝扔进血河。在血河天煞之气洗练下,这几件先天至宝都被废掉。

    可想而知,血河天煞之气有多厉害。

    通过血煞雷龙大阵汇聚血河天煞,至少也有一两分先天血河的威能。

    高玄要是用手中剑器抵抗血煞天河神雷,到是件大好事。

    敖东成心里发狠,只要废了这柄剑器,至少废掉高玄一半修为。

    让敖东成意外的是,高玄居然没拔剑,他左手一抬,用左手硬生生挡住了血色电芒。

    敖东成虽然失去了肉身,但有了血煞雷龙作为身体,他应龙眸神通反而更强了。

    他清楚看到高玄左手瞬间变成暗金爪刃,明显是一件很强大法器。

    敖东成心里冷笑,血河天煞神雷最厉害之处就在于既有血河天煞又有神雷,一反一正,相辅相成。

    血河天煞能腐蚀一切灵性、元气、神雷又至阳至刚,能破各种污秽。

    有一些污秽至阴法器能够勉强吸收血河天煞,可这种法器却挡不住神雷。

    高玄想凭法器挡住血河天煞神雷,简直做梦。

    敖东成等了一下,却发现高玄左手安然无恙,他整个人也气息平静幽深,毫无波动。

    那一记血河天煞神雷,就这么消失了。就像落入大海的石子,甚至没能激起什么浪花。

    敖东成感觉很不好,高玄左手法器要是能克制血河天煞神雷,那这座大阵威胁就降低了八成。

    只怕,只怕他真的无法杀掉高玄。甚至,有可能被高玄破掉大阵。

    敖东成巨大龙眸一转看向了天龙岛上的众多修者,现在还活着的修者中还有七十多位人仙。

    杀了这些人仙汲取神魂精血,足以把血煞雷龙大阵推升到更高层次。

    高玄就是有克制血河天煞神雷法器,也抗不住法阵本身的强大力量。

    敖东成奈何不了高玄,要杀这群修者却不太难。

    他厉吼了一声,又催发了一道血河天煞神雷轰向高玄。

    与此同时,敖东成驾驭血煞雷龙两只巨大龙爪向着残存众多修者抓下去。

    血煞雷龙两只爪子合拢抓落,把讲法坛完全覆盖。

    天空上亿万血煞法则也如同一面面赤红绸缎把整座天龙岛都包裹起来。

    道门的江玉梅等人到是早有准备,可只是两只龙爪就压的他们喘不过气。

    因为敖东成小小计策,道门被分化出大半力量。剩下的道门修者支撑着太极玄都大阵,威力顿时大减。

    面对两只如山岳般的龙爪,太极玄都大阵催发玄都神宫摇摇欲坠,眼看着要被龙爪压个粉碎。

    另一面的佛门五百罗汉大阵,一尊尊金身罗汉也都被龙爪压的纷纷崩碎。

    佛门玄言、玄镜等金身罗汉都是满脸苦色,这样下去肯定支撑不住。

    法阵崩溃,众多金身罗汉还有秘法神器能够支撑,其他弟子却都会立即被杀。

    能参加天龙法会都是宗门天才、精英。随便哪一个都是宗门的希望。

    现在,这群弟子却都要死在这里。

    玄言他们都不好受,却想不出任何解决办法。现在只能希望高玄尽快杀掉敖东成,或者是尽快破阵。

    可看高玄那样子,似乎短时间内也奈何不了龙王。

    道门江玉梅、白云生两位更是没办法,相比佛门,他们实力更弱。

    枯木真君看了眼江玉梅说:“贫道老朽,命不久矣。今天就用老朽之躯为道门做点事情。你们找机会各自逃命去吧。”

    江玉梅和白云生都很意外,江玉梅急忙说:“真君、”

    不等江玉梅劝说,枯木真君已经催发了青帝御灵诀。

    枯木真君瞬间化作一颗碧绿树苗,树苗探出无数根须向下,碧绿树苗也迅速成长。

    眨眼之间,一颗参天巨树就冲天而起。此树足足一千多丈高,其茂密树冠如伞,不但把道门修者笼罩其中,就是佛门修者也都树冠保护起来。

    参天巨树不但挡住两只如山龙爪,还把血煞雷龙大阵血煞之气尽数隔绝。

    源源无尽的生机从大树上散发出来,树冠下的众多修者都是精神一振,元气和神魂都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白云生看着参天巨树,心情特别复杂。枯木这人一贯是淡漠无情,谁也想不到,真正紧要关头,这位活了一万多年的修者毫不犹豫挺身而出。

    这颗参天巨树完全是枯木一生修为转化,不论成败,枯木经过此变都必死无疑。

    江玉梅却比白云生冷静,她对白云生说:“真君以青帝御灵化作长青古树,但他撑不了多久。事已至此,我们必须抓住机会立即逃出去。”

    白云生摇摇头:“你送江月澜走吧。我这有一块神霄天君令,里面都是神霄秘宝和秘法。只希望江月澜能回到我玉霄宗,把我宗门传承下去”

    “一言为定。”

    情况紧急,江玉梅一口答应。

    白云生也没再多说,他自知没什么机会逃命,还不如把神霄天君令给江月澜,总要给宗门留个传承。

    江月澜就是私藏神霄天君令,也总好过落在龙王手里。再者,江月澜是大能转生,天命之子。

    这般人物,拿了玉霄宗的好处,也不会白拿。

    “这是太阴神轮,也是镇宗至宝。你拿着此轮才有机会脱离此地。”

    江玉梅把一个尺许直径的银色圆轮交给江月澜,她交代说:“本宗和玉霄宗存续就在你一身。还有五行宗,你也要多多关照。”

    江月澜一手拿着玉霄天君令,一手拿着太阴神轮,她迟疑说:“师父,何至于此。我看高玄总有五六分获胜的机会。事情还没到这一步。”

    “胡说。”

    江玉梅厉声说:“事关宗门百万年传承,岂能把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到了这一步,更不能心存侥幸。”

    江月澜垂头不语。她跟着江玉梅修行三十年,对方还没有这般疾言厉色。她这位老师是真急了。

    说实话,江月澜还是有点难以理解师父的做法。

    江玉梅也知道江月澜的想法,这位弟子转世并没有带着记忆,修炼不过几十年,人生阅历很浅薄。

    所以,想事情总是很简单很天真。总是抱有侥幸。

    殊不知到了这一步,哪有侥幸可言。就算高玄能赢,双方大战,岂有他们的活路。而且,敖东成活了十万年,他撕破脸用尽一切手段,高玄只怕赢不了!

    不管如何,都不能把希望放在高玄身上。他们选择的这条道路就算是错的,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不用把命运交给别人来决定!

    被龙王几句话就分割出去的道门修者,就是心存侥幸,把自己命运交给敖东成。结果,就是形神俱灭的下场!

    “不需多言,他日有所成就,不要辜负我等就是了。”

    江玉梅伸手在太阴神轮上一拍,江月澜就被太阴神轮一起化作一道若有若无银白光轮向外激射。

    银白光轮从巨大树冠飞出来,接连斩破数十面血色法则,直接向大阵外冲出去。

    “想跑”

    敖东成虽然奈何不了高玄,可他掌控大阵却是游刃有余,哪里容得人逃脱。

    何况,银白光轮一看就是太阴神轮,是神月宗镇宗至宝。

    这等神器,东海龙宫也就只有天命镜可堪比拟。就是因为有如此神器镇压宗门气运,神月宗才能在东部州站住脚跟。

    敖东成可不会让太阴神轮从手上溜走。他催发血煞雷龙大阵,血煞法则组成一面面大网猛然向着那一抹光轮罩落下去。

    被重重血色大网包裹的光轮,又闪耀出一位面目模糊的神相。神相周身雷光闪耀,释放出无尽威严。

    重重血色大网被神相雷光所指,当即被轰破。

    “还有玉霄天君令!”

    敖东成又惊又喜,道门这是拼了老命要把人送出去啊。枯木化身参天古树也是为了这个江月澜吧!

    道门到是有决断,可惜,血煞雷龙大阵却不是他们能破的。

    虚空中一重重血色雷光猛然落下,把周身雷光闪耀神相完全挡住。

    江月澜被大阵所困,她也急了,但这两件至宝她都难以如意驾驭。

    血煞雷龙大阵的血煞之气又污秽之极,神器威力大减。血河天煞神雷更是霸道。

    江月澜连续催发的太阴神轮盈缺变化,血煞之气却愈发浓密粘稠。她就像困在泥潭之中,越是挣扎下沉的越快。

    江月澜心里也有点绝望,她虽然灵性超绝,却找不到法阵破绽。

    这样下去,只怕要辜负师长重托

    就在这时,一道明锐剑光撕裂重重血雾,在浑浊污秽空间中斩开一条笔直裂缝。

    江月澜不假思索跟着剑光飞射而出,光轮闪耀脱离了重重血煞雷龙大阵包围,直冲到千里之外。

    江月澜感觉浑身一松,知道彻底脱离了法阵范围。她紧绷的精神也放松了几分。

    不管如何,总算是不负师长所托冲出了大阵。

    她回头再看过去,就能看到一条巨大之极血色巨龙缠绕着天龙岛。

    在巨龙身上闪耀的每一丝血光,又和虚空中血煞法则连接成一体,把天龙岛上上下下完全封闭包裹起来。

    江月澜这会也明白过来,她能脱困完全是高玄出剑帮忙。

    只是,不知道高玄到底能不能赢?

    江月澜犹豫了下没有远遁,她要在外面看看情况。

    就在她观望的时候,那条身长数万里的血色巨龙突然仰头长啸。

    跟着,盘绕在天龙岛上巨龙身躯开始不断向内收缩。

    江月澜愕然:“敖东成这是、这是要毁灭天龙岛”

    血色巨龙缠绕、收缩、挤压,中心的天龙岛开始不断变形,巨大的浮空岛上出现了一道道纵贯全岛的深深裂纹。

    “完了”

    江月澜一看就知道这座天龙岛彻底完了。

    果然,随着血色巨龙身躯不断收缩,天龙岛终于彻底崩溃碎裂。

    血色巨龙身躯身上同时释放出亿万道血色雷光,碎裂的天龙岛在无尽雷光中化作熊熊血色火焰。

    江月澜心一下沉到了谷底,如此威势,天龙岛上只怕没有任何生灵能够存活下来。

    就算是江玉梅、白云生那般人仙,也绝对抵不住这般力量。只怕那位高天师也死了

    江月澜这会反而冷静下来,她不能再看了,必须有多远跑多远。

    宗门都不能回去,敖东成肯定会来找她。必须先找地方躲起来,潜心修炼。等力量强大了再来找敖东成报仇。

    江月澜正要离开时候,就看到漫天激射的血色雷光轰然爆开,一道明锐剑光从漫天血光中冲出来。

    这剑光如此明澈如此纯净,不但斩破了漫天血光,就是天空都似乎被那剑光一分为二。

    江月澜远在千里之外,瞬间都觉得自己被那剑光斩裂成两段。

    她一时间竟不能呼吸,神魂都为那斩绝一切剑意所夺。

    她心里此刻只有一个想法:“青天界居然有如此神剑、居然有如此神剑”

    等她醒过神来,就看到那霸占大半天空的血色巨龙也断裂成了数段。

    绝世一剑,赫然把龙王敖东成也斩了!

    江月澜震惊之余又有些欢喜,高玄若能除掉龙王敖东成,她师父等人还有一线生机。

    但她很就发现了不对,断裂巨龙身躯已经慢慢崩溃分解,可漫天血光中却重新凝结成了敖东成的身影。

    不同的是,敖东成这次通体赤红火焰飞扬,满身的魔气。一派绝世妖魔的风范。

    在敖东成对面,就是深黄道衣的高玄。这位天师经历了一场大战,却是一根发丝都没乱,站在长袍大袖,一派的洒然清逸。

    江月澜虽然没心思想别的,却也要承认高玄风姿气度绝世,任何人都比不上。

    只是刚才死了那么多人,天龙岛都毁了,高玄还是如此平静淡然。相比起满脸戾气的敖东成,高玄这副样子反而更显得无情。

    高玄也发现了江月澜在远处窥视,他也没在意。

    他收了道门礼物,自然要帮道门一把。可惜,道门力量不弱。前面他想帮忙也帮不上。

    云清霞、天痴和一些北部州修者被他收入长袖道门和佛门都有法阵护持,他想要把众多修者收起来就要先破阵。

    要是没有敖东成,高玄当然可以和这些强者商量。但是,敖东成血煞雷龙大阵可不是假的。

    他固然是不怕,却也无力护持周围人。就好像山洪来了,坐船的人是不怕水淹,却也没办法挡住山洪。

    这不是他不如敖东成,而是敖东成事前做了大量准备。整座天龙岛都是他的大阵。

    敖东成又先下杀手,杀了那么多修者。

    直到法阵全破,高玄才把白云生和江玉梅等一些道门幸存修者收入长袖。

    至于佛门等修者,都尽数被灭。

    当然,高玄也并不太在意别的修者死活。这世界生灵亿万万,和他有关系的能有几个。

    照顾了云清霞、天痴等人,又救了江玉梅、白云生他们,高玄已经是问心无愧。

    敖东成也算倒霉,他血河天煞神雷正好被无间天龙爪克制。

    无间天龙爪的无间之气最是污秽,和血河天煞可以说是同出一源。

    按照一些典籍记载,血河源头就是无间地狱。无间本身就有承载血河力量的变化。

    天龙爪是大威天龙,足以克制神雷。

    高玄接了数百道血河天煞神雷,无间天龙爪都跟着汲取了不少力量。

    时间紧迫,高玄也无暇转化这些力量。只是有无间天龙爪在手,他能轻松应对血河天煞神雷,同时也分析出血河天煞神雷的种种缺陷。

    这等法阵再强大,总会有破绽。

    等到敖东成发动血煞雷龙身躯全力出击,高玄也找到机会出剑。

    他一剑正斩在天龙珠上,斩在法阵核心上。

    仗着弘毅剑绝世神威,仗着他绝世剑意,一剑斩裂了敖东成的血煞雷龙。

    同时,也把东海龙族一众强者斩杀。

    敖战、归天极等东海龙族强者,都躲在暗处帮着敖东成运转大阵。

    高玄一剑破阵,这些强者自然也跟着受到重创。

    另一方面,也是敖东成心狠手辣,趁机催发血河天煞神雷,把东海龙庭一众高手尽数灭掉。

    这些强者强大精血神魂,都通过血河天煞神雷汇聚到天龙珠上。

    作为天龙珠的主人,敖东成虽然暂时失去血煞雷龙身躯,力量却变得更加强大了。

    敖东成也发现了江月澜,但是,江月澜在他眼中如同蝼蚁一般,根本不值得关注。

    他看着高玄说:“虽然尽量高估,但是,还是低估你了。”

    高玄淡然说:“你现在后悔也晚了。”

    “哈哈哈哈”

    敖东成仰头大笑:“你还真以为自己能赢,那也太愚蠢了。”

    他傲然说:“我已经炼成血煞雷龙真身,万劫不伤。就凭你也能和我斗。”

    敖东成又好笑的说:“说起来还要谢谢你帮忙。不然,还杀不了这许多修者,更不好杀这些同族。”

    他虽然心狠手辣,却也不太愿意对汲取同族精血神魂。

    只是被高玄逼到这一步,就只能痛下决心。

    也正是有这么多强大精血神魂,转化的血河天煞才把天龙珠、九转雷龙珠融合成血煞雷龙珠,让他血煞雷龙真身大成。

    到了这一步,就是面对地仙他也无所畏惧。

    高玄默默看着敖东成,虽然对方力量大增,这会明显已经收到了血河天煞之气的影响,神智都有点不太清醒了。

    血河天煞这等凶煞之气,可以用来施法炼器,却绝不能用在自己身上。

    敖东成短时间内吸纳如此多血河天煞,怎么可能不受影响。

    总的来说,就是敖东成力量更强了,但是,脑子却变蠢了。

    对于强者来说,这显然不是好事。随着血河天煞之气越来越强,敖东成受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高玄一眼看穿敖东成状态,他不再迟疑挥剑就上。

    弘毅剑有无尽玄冥咒海,敖东成就是把所有血河天煞力量都扔进去,一时半会也污染不了玄冥咒海。

    何况,他还有无间天龙爪。

    高玄左手一拂弘毅剑湛然剑身,无间天龙爪已经把弘毅剑上沾染的血河天煞之气尽数吸收。

    他也不再和敖东成废话,挥剑就上。

    明澈剑光直刺,敖东成伸手格挡,剑刃化刺为斩,把敖东成右臂斩断。

    但是,敖东成右臂赤红火焰一闪,就恢复原状。

    敖东成得意大笑:“随便你杀,能奈我何”

    他说着扬手一掌,释放出漫天赤红雷光。

    高玄挥剑再上,和敖东成杀成一团。高玄神剑所指,必然能在敖东成身上斩出剑痕。

    敖东成仗着血煞雷龙之身,万法不伤。也不在乎高玄的剑。他就不断催发血河天煞雷光攻击高玄。

    两人对战,完全是各打各的。而且,看起来变化简单粗暴。

    观战的江月澜却看呆了。不论是高玄的剑,还是敖东成的雷,她就算有神器在手也绝对接不住一招。

    双方却杀的难解难分。能轻易轰杀顶级人仙的力量随意释放。似乎双方的力量都是无穷无尽。

    区别在于敖东成力量雄浑浩瀚,高玄剑法唯精唯纯。

    就江月澜来看,高玄应该胜算不高。因为敖东成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高玄只要有一个失误就可能会死。

    双方战斗越来越激烈,天空已经被赤红雷光淹没,广阔无尽东海都蒙上一层赤光。

    不知有多少鱼虾被雷光扫中,当场化灰。

    江月澜也在不断向后退,等她退到万里之外,才脱离了血河天煞神雷笼罩范围。

    龙王敖东成越战越强,江月澜甚至能看到虚空中浮现的无形天地法则,这都是被敖东成力量强行激发出来。

    看的出来,青天界的力量法则已经无法压制敖东成了。这样打下去,虚空很快就会被打破。

    到时候,敖东成和高玄都会被青天界法则力量排斥出去。

    江月澜灵性超绝,她已经推算出双方战斗最有可能的结果。

    对青天界来说,这到是件大好事。不论是敖东成,还是高玄,都太过强大。他们的存在本身,就会破坏此界平衡。

    江月澜正想着,突然心生警兆,她毫不犹豫再次向外退开。

    跟着,她就看到一只巨大难以形容的五色光柱伸展落下。

    江月澜很快就意识到这根五色光柱实际上是一根手指的之间,因为她看到了光柱上如同一道道深谷般的指纹缝隙。

    这根巨大无比的五色神光手指缓缓收缩,遍布八方的血色雷光被五色神光压榨不断收缩。

    这个瞬间,江月澜神魂在嗡嗡震鸣,她甚至丧失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

    过于庞大的元气变化发出的震鸣,快把她神魂都震碎。在她时候中的太阴神轮被无尽力量激发出来,银白光轮在江月澜后脑处忽隐忽现,忽满忽缺。

    太阴神轮通过圆缺变化,强行化解了元气震鸣引发的冲击。

    江月澜这才缓过神来,她暗叫侥幸,刚才她要在五色神光巨掌笼罩范围内,这会可能都被捏死了。

    她再用神识看过去,战斗局势已经发生了巨变。

    短暂的时间内,漫天赤红雷光被五色巨掌捏成了一小团,敖东成就被在那一小团赤红神光中。

    高玄就在敖东成对面,他神色也多了几分肃然。很显然,控制五色神光巨掌并没有那么容易。

    江月澜看来,这样杀不了敖东成,反而会让敖东成凝炼力量,然后更猛烈的爆发出来。

    果然,压缩到极致的敖东成猛然双臂一振,五色神光组成的巨掌猛然碎裂。漫天血色雷光以更狂暴姿态释放出来。

    敖东成正要狂笑,他就看到高玄眼眸深处有点点金芒,至阳至刚太乙天都无音雷霆剑瞬间直斩在敖东成身躯上。

    爆发力量的敖东成吃了这一记雷霆剑光,整个身躯都被轰的溃散大半。

    水色剑刃已经同时斩落,把敖东成身躯从中间彻底斩开。

    敖东成接连受创又惊又怒,但不等他催发血煞雷龙珠,高玄左手无间天龙爪已经把血煞雷龙珠从他体内硬掏出去。

    无间天龙爪暗金爪刃猛然发力,这颗血煞雷龙珠就被硬生生抓碎。

    敖东成虽然重新凝结成了身体,血煞雷龙珠却是他的核心,高玄这一爪把他神魂都捏碎了。

    敖东成呆呆看着高玄,脸上又是惊愕又是忿怒。

    高玄用无间天龙爪强行吸收了血煞雷龙珠散逸出的力量,他对敖东成说:“从始至终,你都没有任何赢的机会。”

    敖东成猛然清醒过来,他抬起逐渐虚幻成烟的手指着高玄:“杀我者必死,这是天命!”

    他话音未落,虚空之上天命镜落下一束灵光,直接照在高玄身上。天命镜跟着就碎裂成无数碎片。

    高玄看了一眼左手,手腕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龙章符文。这个深红色龙章符文的意思正是:“死亡。”

    高玄对敖东成说:“你死都死了,还搞花样,不累么?”

    敖东成还想说什么,可他残余神魂却实在支撑不住,整个身躯幻化成了一缕缕烟气随风消散。

    高玄一拂袖,把云清霞、天痴等人放出来。因为高玄庇护,北部州还有数百修者活下来。

    江玉梅、白云生他们也还有数百修者存活下来。这些也是道门中真正的高手。才有机会等到高玄出手援救。

    众人被高玄收入袖里乾坤,也不知外界情况。

    此刻天晴云白,风清海平,就算高玄没说,众人也知道敖东成必然被高玄所杀。这场毁天灭地的巨变终于平息。

    众人都看向高玄,江玉梅、白云生这般顶级人仙都是满脸的崇敬。这次要没有高玄出手,所有人都要被敖东成杀了。

    还是云清霞和高玄最熟,她忍不住问道:“天师,敖东成可是死了?”

    众人虽然觉得他死了,总要确认一下才安心。

    高玄点头:“死了。”

    众人都是大喜,虽然死了那么多人,但众人都侥幸活下来,这种喜悦是难以掩盖的。而且,罪魁祸首也死了,众人岂能不开心。

    江月澜这会也赶过来,她看到师父没死也是大喜。

    师徒相逢,都是恍若隔世,江玉梅也很激动。

    江月澜却没急着和江玉梅说话,她关心的问高玄:“天师,最后我看到敖东成施展了天命咒,不知?”

    众人一听都是大惊。东海龙族的天命咒可是非常有名,号称咒若天命,无可抵抗。

    高玄若中了天命咒,只怕情况不妙。

    也是江月澜年轻,这种事情居然公开询问高玄。

    高玄到是很淡然:“敖东成最后是施展了天命咒,不过,也不算什么。”

    他对众人说:“此界已经容不下我,我先行一步。诸位道友,若有机缘我们九天之上再见”

    高玄说着一拂袖,把云清霞等人全部送到千里之外。

    九天之上气息感应,重重劫云密布,眼看着十三重劫雷就要降临。

    云清霞、江玉梅都修者远远看着,脸上多少都露出几分忧色。

    也不知高玄中了什么样的天命咒,能否渡过这次天劫?

    “轰隆隆”

    一道道炽烈劫雷从九天之上轰然落下,雷光如海瞬息间淹没高玄。

    众人隔着炽烈无匹雷光,只能隐隐看到高玄安立不动的身影。

    众人有些不解,不知高玄为什么不抵抗劫雷。

    如此过了好一会,劫雷雷光越来越强盛之际,众人突然听到高玄清朗声音。

    “结庐青山听松鸣,白云深处写真经。一朝悟道上青冥,持剑破劫斩天命。”

    “斩天命”三个字还在天地间回荡,一道明澈剑光飞扬而起,如海般重重劫雷瞬息消散,那剑光直入九天杳渺不见。

    众人看着碧天上残留一丝若有若无剑光,都是怔怔出神无语。

    (写到凌晨四点,脑子要炸了~诸位,有月票就投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