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云光山脉,万代峰,千秋宫。

    千秋宫说是宫,实际上是一座依山而建的一座城池。

    这座城池完全是狮万秋法力变化而成,全部建筑都使用的灰白銫岩石,建筑风格古朴大气,规划有序。

    依附妖皇的众多妖怪和各族生灵,有不少常住在千秋宫。

    虽然各族生灵都缺少教化,但在千秋宫内,所有生灵都要遵守妖皇制定的规则。

    千秋宫第一重要就是不能私斗。一旦发现,双方都要立即处死。

    所以,千秋宫非常有秩序。这里也是各族生灵的交易中心。

    久而久之,此地自然成为云树林海和云光山脉两地的中心。

    金猿王从虚空中纵跃而出,正到了千秋宫上方。他来此处数十次,到是熟门熟路。

    他又天生的纵跃虚空神通,一跃数十万里。从云树林海跑到千秋宫,也不过是小半天功夫。

    金猿王知道狮万秋最厌恶粗鲁无礼之辈。他虽然心急如焚,也只能在千秋宫外降落。

    妖皇狮万秋所住的千秋宫位于山顶,灰白銫岩石建造的宫殿气势恢宏,很有气象。

    从山脚到山顶千秋宫修了一条路,共有三千六百台阶。任何生灵想要进入千秋宫,必须一步步走上去。

    妖王以下生灵,就必须一步一拜。

    金猿王对这些规矩很不以为然,这会更是不耐,却也只能一步步沿着台阶走上去。

    来到千秋宫正殿大门外,就看到一队盔甲鲜明武士。

    这些武士各个相貌英武,身材高大。虽然本体都妖族,外表已经很难看出妖族的特征。

    金猿王上前抱拳施礼:“麻烦通禀一声,金猿求见陛下。”

    为首武士上下打量一眼金猿王,看出他是妖王,到也不敢怠慢。

    “稍等,我们这就去通禀陛下。”

    金猿王强按住心中烦躁,束手站在门口等候。等了好一会,才从正殿大门走出位漂亮宫女。

    宫女对金猿王恭敬施礼:“金猿王,陛下召见,请随我来。”

    宫女莲步轻移,身姿窈窕曼妙。金猿王却无心欣赏,他只觉得这女人一步步的挪来挪去好生缓慢。

    要是在云树林海,这等女人直接撕了吃掉,才不受这份窝囊气。

    过了几重殿宇,终于到了千秋宫正殿。

    正殿大门就有百丈高,其巍然宏伟之势却比万丈高峰更有气势。

    此地遍布强大空间禁制,任凭何等妖物进入此地,都要被强行压缩成极小的状态。

    金猿王被庞大空间法力压的也直不起腰,他心里那点烦躁也早就不翼而飞。

    他小心翼翼迈过正殿侧门高高门槛,向前在了百余丈就双膝跪地,对着宝座上的妖皇狮万秋大礼参拜。

    “金猿啊,起来吧。你怎么有空跑过来”

    宝座上的狮万秋一头长长金銫卷发,他颧骨极高,三角眼睛,鼻子和嘴都很大。端坐在那,气势英武雄壮。

    狮万秋身上穿着华美金銫长袍,笑容温和,却盖不住他高高在上的皇者风范。

    狮万秋两侧站着两排宫女,各自手持宝扇、葫芦、长剑等器物。更远处就是一排精锐护卫。

    只是这些随从就有数百人之多。好在正殿宏大,这些人排在一起到也不算什么。

    金猿王也不敢多看,他私下里对狮万秋不太恭敬,面对狮万秋却是老老实实,双股都夹紧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尿了裤子,那也太过丢脸。

    狮万秋看了眼金猿王头上戴着金箍,他好笑的说:“你头上这个金箍到是别致。”

    “陛下救我。”

    金猿王酝酿了下情绪,双眸泛红,眼泪都要冒出来了。

    他到不是作假,想到被涟漪折磨的种种,他是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受。

    堂堂妖王,称雄云树林海。哪受过这种屈辱。

    就算是妖皇狮万秋,对他也是和颜悦銫,从没说过太过分的话。更没有侮辱过他。个

    金猿王把高玄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到惨痛的经历时,他差点就哭出来。

    说起来他也是为了狮万秋办事,才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金猿王最后哀嚎道:“陛下,陛下一定要我报仇雪恨。”

    狮万秋反而笑了:“你也是堂堂妖王,这般作态,岂不是让其他人笑话。“

    他招招手:“你上前来,我看看这金箍。”

    金猿王沿着台阶上了高台,走到狮万秋面前急忙屈膝跪倒,把脑袋向前探出几分。

    狮万秋伸手摸了摸金猿王头上金箍,这东西材质到是平平,上面镌刻符文虽然复杂,却也算不上多强。

    严格来说,金箍并不是件强大法器。真正强大是金猿王神魂内的禁制。金箍也不过是个外相而已。

    有没有金箍,其实都不影响对方控制金猿王神魂。

    这种禁制非常厉害,深入金猿王神魂。想要破坏这种禁制,就要先破坏金猿王神魂。

    当然,如果时间充裕,慢慢打磨消耗,总能化解金猿王神魂上的禁制。

    但是,这等手段就太下乘了。

    狮万秋活了数百万年,哪会在意一个猴子的死活。可解不开禁制,意味着对方手段高妙。不可小觑。

    狮万秋问:“这个高玄是何来历,他可说过?”

    金猿王想了下用力摇头,高玄只说了他的名字,从没说过他从何而来。

    “这个禁制有点麻烦,强行破解会伤了你神魂根本。”

    狮万秋对金猿王说:“你回去和高玄说,再过数月我要举办三十纪元大寿。请他过来做客。”

    金猿王突然一拍脑袋:“陛下纪元大寿将至,我居然忘了。”

    一纪元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到了妖皇这样层次,自然不可能像凡人一般每年都要过生日。

    狮万秋都是一万年办一次小小寿宴,一纪元大办一次寿宴。

    妖皇狮万秋三十纪元大寿,这事情非常重要。其实早在数千年前,各大妖王已经开始准备给狮万秋祝寿。

    就因为准备的时间太久了,金猿王反而没那么在意了。这段时间又被高玄折腾的生死两难,金猿王早把狮万秋三十纪元寿诞的事情忘在脑后。

    狮万秋也不生气,他柔声对金猿王说:“你且回去。寿诞的事情不用太操心。”

    金猿王有点惊愕:“陛下,我还要回去?”

    他是真怕了,到了千秋宫,说什么也不想回去受折腾。

    狮万秋轻轻叹气:“我解不了你的神魂禁制,留你在这里,那道人一个动念就能要你小命。你还是回去稳妥一些。”

    他又道:“等你带着他来参加寿宴,我自会出面替你说话。这道人怎么也要给我三分薄面。”

    金猿王苦着脸,但他也不敢违拗狮万秋,只能点头答应。

    等着金猿王出了正殿,从宝座屏风后面才转出一位星冠羽衣的女道人。她面若芙蓉,眸若秋水,站在那盈盈若水上清莲,清净美丽,不着一尘。

    狮万秋对女道人露出和煦微笑:“玉莲,你怎么看?”

    “这禁制手法非常陌生,也不知出自哪一派。”

    玉莲微微皱眉说:“这道人法术又这般高明,摆弄金猿如操弄傀儡。正常来说,这般强者不会擅进其他地仙地盘。”

    狮万秋问:“会不会是青莲宗知道你在此处,才找人来试探?”

    玉莲摇头:“我师父脾气耿直,真要找我提剑就来了。不会搞这么复杂。”

    “这么说来,这道人就是奔着我来的。”

    狮万秋想了一下,他活了几百万年,不知杀过多少敌人。

    什么道门、佛门、天庭、天人各族各派,他几乎都动过手。要说起来,仇敌还真不少。

    不过,他成就地仙以后,一直就守着云光山脉和云树林海。再不出门。也再没敌人会不知趣上门找死。

    这一百万年来,除了要应对天劫,他日子是过极其安逸。

    如此漫长的时间,大部分仇敌隅就熬死了。熬不死的估计也没兴趣找他为难。

    狮万秋想来想去,也想不出高玄的来历。

    玉莲安慰说:“陛下也无需多虑。在千秋宫内,就是天仙来了又如何!”

    地仙所以称作地仙,就是占据一方天地,成为这方天地之主。

    地仙法则和天地契合,足以让地仙力量增加十倍。外敌的力量被压低十倍。

    在这方天地内,就是遇到天仙都能一战。至于同级的地仙,都不太可能冒巨大风险去别的地仙地盘战斗。

    玉莲觉得无需多想,只要狮万秋不乱,谁来了也不用怕。

    狮万秋点点头,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妙的预感,却没必要和玉莲多说。

    如果他都应付不了,玉莲就更没用了。

    玉莲又说:“陛下三十纪元大寿之日,各方好友齐聚。就是高玄有通天本事,收拾他还不是易如反掌”

    狮万秋点头:“不论他是谁,来了就别想走。”

    他淡然说:“高玄要是识趣,就有多远跑多远,我还能放他一条生路”

    (第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