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闻言。

    王奎第一时间回过头,眼看着沼泽水中,有一道水流正在快速向搁浅的船只方向移动,随着水流越分越大,一抹灰蓝色的尖角,悄然浮出水面。

    是鲨鱼?

    还是锯鳐?

    两者背部都有背鳍,很难区分,但无论是锯鳐还是鲨鱼,这俩主儿可都不是好惹的!

    背鳍只浮现了一下,便拐了个弯消失在水中,过了许久,鱼竿也没传来动静。

    而王奎顺利收回路亚拟饵,并没有继续抛投。

    观众们不解:

    【什么情况,鲨鱼为什么不上钩啊?】

    【老奎继续钓啊!万一是一条五米长的锯鳐呢!!】

    【是啊!鲨鱼体型普遍都不小吧?】

    谁知,他只是耸了耸双肩:“那条鲨鱼应该已经跑掉了,我们使用的是路亚饵,它不会上钩的,因为鲨鱼是海洋顶级掠食者,捕猎方法也要比一般的掠食者高明,它不光靠视觉和嗅觉捕猎,同时也会感应生物电流。”

    “因为不少鲨鱼是生活在深海中,那里光线极弱,靠视觉根本没办法判断,为此,鲨鱼的鼻孔上普遍进化出被称为洛伦齐尼壶腹的小孔,这些小孔的作用就是专门用来检测水里微小电流的,通过电场确认猎物目标。”

    “不过,水下的梭鱼突然减少,我还以为是跟织田钓的太多,现在看来,应该是鲨鱼入侵,赶跑了梭鱼群,这片三角洲水域真是巨怪乱斗!”

    趁此机会,王奎跟织田永真将甲板上的梭鱼好好整理了一番。

    “小心!”

    王奎一边提醒着身旁的织田,一边用水鞋踢开了抄网,那是一条1.5米级的梭鱼,下颌牙齿大得像一把铁铲。

    咔嚓!

    织田永真背脊发凉,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抄网已经被它咬破了一个洞,钻出了脑袋,如果不是王奎及时提醒她,这一口很可能就会咬到她的手。

    【666,这鱼牙齿这么锋利么?】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把网咬破的鱼!?】

    【主要是其它鱼类的牙齿没有梭鱼这么大!】

    “梭鱼的牙齿锋利得可怕,而且速度奇快,不但能切开皮肉,甚至连骨头都会一起咬断,是很危险的水生捕食者!”

    正当王奎说话的期间,突然,远处的湿地处,传来一声惨叫,他定睛一看,甲板上赫然飘荡着一条银色物体,而站在它身旁的那名钓手则捂着手臂,大量的鲜血顺着指缝向外流淌。

    很明显。

    沼泽水下的梭鱼被刚才那条鲨鱼驱赶到了湿地处,正好被那名选手钓起,但他的反应不如老奎,应该是被跳出水面袭击的梭鱼咬伤了手臂。

    说实话。

    如果不是王奎有了之前钓线崩断的经验,在鱼线失力的那一刻感觉到不对,他估计也会沦为与那名选手一样的下场。

    没了梭鱼。

    王奎便将路亚重新换成了猪肉,为了针对鲨鱼的电场感应,他还特意增加了一节虾,同样是前天在淤泥中挖剩下的。

    但是等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并没有鲨鱼过来。

    想了想,他决定将鱼钩上挂着的野猪肉加大面积,从之前的小块,换成了接近30厘米长的肉肋条。

    这一次。

    没过多久,王奎手中的鱼竿,便开始飞速向下弯曲,他立刻接起手,“喔!好重的力量!是条大家伙!它在反方向游动,织田!我需要船只的力量!”

    听罢,织田永真立刻回到驾驶位启动引擎。

    “我们不知道这是鲨鱼还是锯鳐,如果是前者,就得小心些不能再用之前的角力方法,因为鲨鱼的鱼齿非常锋利且咬合力惊人,以可以潜入淡水的公牛鲨来举例子,它的咬合力位列鲨鱼中的第二位,仅次于大白鲨,咬合力高达咬力2000膀,900公斤!!”

    “如此强悍的力量,很容易在瞬间切段鱼”

    话说到一半,突然,王奎整个身子向后一仰,差点儿栽了出去,同时鱼线飞快从水中飞出来,只可惜上面没有鱼。

    他迅速稳住重心,将鱼饵拉回。

    只间,30厘米长的猪肉肋条,被一口咬断,只剩下5厘米不到,切口位置参差有序,就像是被锯子的锯齿一样。

    “这是明显的鲨鱼咬痕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它的咬合力!”

    王奎将肋条拆下来,这种情况之前在第一次钓鳄雀鳝时,也发生过这种情况,所以,他采用了与之前一样的方法,三颗钓钩,组成霸王钩组!

    其中每个钩子都挂上一块儿大猪肉,连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一长条,同时末尾处还绑着一条小虾凑数。

    重新将鱼饵甩入水中。

    王奎左右晃动鱼竿,令那三条猪肉在水中上下起伏,模拟一条灵活游驰的鱼类。

    很快。

    再次传来了上钩信号。

    “有动静了!织田!加速!”

    他快速屈腿稳住重心,同时用腰腹拉动鱼竿,“放线!收线!织田减速!对!让它游一阵!”

    王奎一边做着专业动作,一边跟大家解说,但同时似乎也是在提醒自己。

    “它的力量变弱了!加速织田!”

    最后喊了一声,王奎突然脚步发劲,带动上身核心肌肉群收紧,脊椎如龙,弓身弹起,手臂一抖,就宛如抖大杆子,将鱼竿快速拉起,同时右手快速收线。

    8米长的鱼线,在钓鱼艇加速与老奎发力双项加持下,很快被拉近到了4米之内。

    虽然沼泽水面浑浊,但近距离下,观众隐约看到黄绿色的水中,有一道灰黑色的庞然大物,呈纺锤形,至少接近3米!

    随着王奎不断拉升。

    鱼身浮出水面,通过那标志性的背鳍以及尖三角的鱼头,看来之前猜的没错,果然是鲨鱼!

    “还真是公牛鲨!”

    咔吧!

    王奎刚说完一句话,下一刻,这条公牛鲨便在水中咬了一下,巨大的牙齿撞击声,仿佛液压击锤,颇具破坏力,甚至感觉比鳄鱼都要大,原本大家以为海狼的咬合声就够吓人了,现在看来,跟鲨鱼一比,简直就是幼儿园小孩碰上大学生。

    【这要是被要一口,感觉命都要没!】

    【自信点,把感觉去掉!】

    【要不是看了老奎直播,我这辈子都不会认为鲨鱼还能进淡水,万一有人在河里游泳,岂不是凉凉?】

    “公牛真鲨是3种最危险鲨之一,由于它有洄游淡水的特性,所以对人类的威胁最大,甚至超过大白鲨,根据国际鲨鱼攻击档案的数据,公牛真鲨至少造成了100次针对人类的无端攻击,其中27起是致命的,但连官方都承认,这些统计远远不够概括更多的真实数据,电影《大白鲨》其实取材的就是公牛鲨!”

    王奎试图将鲨鱼拉向船边,好让织田永真用抄网把它捞上来。

    但这家伙的体型不但比之前钓过的鳄雀鳝、蓝巨鲶以及锯鳐都要大,最关键的是,它纺锤形的体型,注定了公牛鲨的体重是实打实吓人。

    它只要稍微晃动几下,王奎手腕就吃力得根本动不了。

    要不是它的嘴巴比鳄鱼短,恐怕捕捞难度并不比鳄鱼小!

    即使如此,织田永真仍旧不敢随便乱套,以公牛鲨的咬合力,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抄网的铝合金框咬断。

    于是,她换了一个策略,改为套鱼尾。

    事实上,尾巴要比鱼头更难套,要不然她之前也不会去套鱼头,但鲨鱼比较特殊,只能这么做。

    一般正规的鲨鱼捕捞团队,都是直接用大钩子穿透鱼身将它捞上来,但他们没带这种工具,万一一个不小心刮坏鱼身,很容易造成减分。

    【快点啊!钢丝线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快!】

    【小姐姐,GKD,快点套好,等不及了!】

    【兄弟,我怀疑你在开车!】

    眼见鲨鱼反复闭合牙齿空咬,观众们生怕再这么来几次,那脆弱的钢丝线就会断掉。

    织田永真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她甚至比观众们更着急,但心里急,她手上并不乱,好在鲨鱼虽然体型大,但尾巴并不像海狼、马林鱼这种高机动性鱼类那么灵活。

    套了几次,终于成功了。

    但鱼尾不比鱼头,王奎并不敢松鱼竿,而是跟她分开拉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鲨鱼成功拉上了甲板。

    “好家伙,累死我了!”

    看着这条接近3米长的巨大公牛鲨,暴露在阳光下,它腹部是白色,背部的皮肤是呈灰蓝色,这点正好跟观众们之前看到的那个灰蓝色三角鱼鳍是一个颜色,证明很可能就是同一条。

    它的躯干粗大,头宽扁,到鱼尾逐渐细小,背鳍与胸鳍要远比锯鳐在同比例下显得的更大,这侧面说明公牛鲨的机动性要比锯鳐更强。

    虽然没有前端那又长又锋利的大电锯,但它却有一张巨大的血口。

    张开的时候,隐藏在粉色的口腔中,密密麻麻,是一圈又一圈三角形的牙齿,排列起来就跟八目鳗有些相似,只不过更加密集,面积更大,粗略一扫,只少得有好几千颗!

    这要是被吞进去,还不得被扎成蜂窝煤啊?

    难怪被公牛鲨袭击的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二十七,哪怕是陆地顶级捕食者,老虎、狮子、棕熊,都很难有这么高的击杀率。

    水舱内已经攒满了海狼,放不下鲨鱼了。

    正好时间到中午,王奎便让织田开船,先将这些鱼称重,以免死掉。

    中午称重点处的选手格外多。

    包括安布罗琳跟马约尔也在。

    “哦,我的天啊,你竟然连鲨鱼都钓上来了!”

    马约尔笑着拍了一下王奎的肩膀,“兄弟,这东西捞上来可不容易吧?”

    “的确费了不少力气!”说这句话的时候,王奎还晃了晃手腕,示意到现在还酸痛。

    整体称重过后,近3米的鲨鱼重达近280公斤,算上翻倍,给他带来了1230多磅的积分。

    而那20多条海狼,更是刷新了这群钓手的惊讶底线。

    尤其是手臂被划伤的选手,这么危险的鱼类,其他人都想着尽量避开,好家伙,你小子把它当大白菜刷了!

    不过海狼本的梭子形身体限制了它的体重不可能太大,一条撑死也就三四十斤,但架不住数量众多,累积起来,一样给他带来了1342.5磅的奖励,还是相当可观的。

    而同时身为第一的安布罗利,在第二阶段只钓了三条鳄鱼。

    正如王奎分析的那样,鳄鱼全都是中射鱼枪而死,积分减半,累计下来,也只有王奎这一轮的一半。

    两相比较,他不但抹平之前近1000磅的磅数积分差距,甚至还以326磅的优势,领先于安布罗利,正式位列排名赛积分第一!

    “哦,我早就知道你很厉害!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超过了!”

    安布罗琳虽然知道自己被超越,但脸上却没有任何失落,毕竟几人之前在一起待了那么久,互相都比较熟,况且王奎跟织田永真之前还救过她。

    “比赛还没结束,我的压力还很大啊!”

    观众们知道老奎这话不算是恭维,如果安布罗琳真完全符合他之前的分析,那么这个人女人也不简单,并不是靠运气。

    毕竟,比赛就是比赛,能分析数据,研究规则,本身也是一项能力。

    这一点,通过王奎跟安布罗琳聊天,还真就八九不离十,之前她一直没说自己是秘鲁亚马逊热带雨林保护项目的研究员,这倒是符合她的测算能力,因为野外研究员天生就很擅长对数据进行收集、筛选、划类、分析!

    与此同时。

    华夏。

    长安市。

    深夜。

    一名身穿灰色秋衣,三十多岁,浓眉大眼的平头汉子正躺在床上,刷着手机浏览着新闻。

    这时,手机传来消息震动,但不是他手中的这个手机。

    平头男子脸上悠哉的神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些许的紧张和严肃。

    他起身从衣服架上的裤子兜内,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灵通似的老式电话,打开一看,是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准备一下,有活了!”

    “老于,这么晚还不睡,谁啊?”

    这时候,妻子似乎被动静惊醒,翻过身,迷迷糊糊问了一嘴。

    “没什么,工作上的事儿,有个老板可能让我陪着出趟猎。”

    说话的,正是她的丈夫。

    于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