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距离上次跟崔义安见面,已经过去了快两个月了,虽然于勇大概知道对方的路子,也早已做好替对方“办事”的打算,但真当接到追猎任务的那一刻,他心里还是有些慌乱。

    崔义安是他这辈子所见过的众多猎人中,眼神最狠的一个。

    看似漫不经心,其实毒得像头孤狼。

    这种人找他帮忙追猎,绝不会是简单事情!

    “哦,要出差啊,什么时候?”

    妻子从床上半扶起身,她知道丈夫在美国就是狩猎向导,回国后干的也是这个,所以并不惊讶。

    于勇没有回话,而是回了条短信:“我这边没问题,什么时候出发。”

    嗡!

    震动传来,还是那个陌生号码:

    “越快越好,准备好护照,到蒙古乌兰巴托联系这个人:88657439,他会华夏语,但你不要说太多话,跟着他干就行,事成后佣金不低于20个!”

    蒙古国。

    出于职业关系,于勇本能地想到了欧亚狼、驼鹿、角羚、马鹿、牦牛和野马等等,那里草原广袤,山川林立,可以说,蒙古国是除非洲大草原外,世界又一顶级食草动物天堂。

    正好,他在北美也是主要混迹于落基山脉地区,专门负责替雇主追猎驼鹿、黑熊、狼等生物。

    言简意赅,就是这个环境和目标,几乎完美契合于勇。

    如果不是他偶然在秦岭山内碰上的崔义安,他甚至都怀疑,对方是不是专门找上门针对自己的?

    “好的。”

    回完最后一条消息,于勇扭头对妻子说道:“我明早出发,去一趟蒙古。”

    “明天?这么急啊?”

    妻子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顿时睡意全无,“我一会儿给你煮碗酸汤饺子吧?”

    “多放点辣子!”

    于勇笑着走过去,亲了妻子一口,“等我回来,给你带一份大礼!”

    “咦!瞧把你能嘞!”

    妻子低着头,恼羞地推开了他,旋即下床走向卫生间,准备洗漱给丈夫准备早饭。

    美国南部。

    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河三角洲口。

    王奎跟织田永真围坐在一座海岛火堆旁,一边吃着野猪肉,一边看着三角洲的卫星地图,诺大的水域,一共有10位选手在这边垂钓,时间一长,总会令水下的生物感觉不对劲,如果下午老地方不理想,他必须得尽快做另一手准备。

    毕竟,他现在只比安布罗琳领先个几百磅,一条鳄鱼的事儿,很容易就会被超过。

    【老奎,抓紧时间吃啊!】

    【别浪费太多时间,这时候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候!】

    靠近称重点,只有零星几个选手在休息进食,其余大部分选手都还在外面争相垂钓着,有些人甚至选择直接在船上,一边吃,一边钓鱼。

    王奎知道观众们也是怕他丢掉好不容易得来的第一名,“放心吧,这点时间翻不起什么浪,而且这个位置已经是亚热带地区的末端,太阳是很毒的,长时间在水面暴晒,不知不觉就容易脱水,这样会非常影响大脑对鱼情的判断,反而事倍功半!”

    说到最后,他特意指了指天上。

    无人机飞出他所在的树荫对着面前的湖泊,果然,观众们能很清楚地看到路地和水面地分界线上,有热浪蒸腾的扭曲感。

    吃完后,王奎跟织田永真回到了之前所在的沼泽区。

    不得不说,下午一点多的阳光的确很毒,他们还没开始垂钓,只是开船跟坐船,脸上就出现了不少细汗。

    王奎从背包内取出来不少鱼线轮,“这段时间太阳太毒了,不过我们也没必要干等着浪费时间,可以用矶钓的方法来试着钓一下鳄鱼!”

    因为附近的海狼跟鲨鱼基本上都被他钓走或者赶跑了,理论上来说,沼泽水中应该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威胁到鳄鱼。

    所谓矶钓,是指在突出水面的岩石或礁石滩上垂钓。

    说白了,就是固定钓法。

    由于鳄鱼可以上岸,所以经常埋伏在岸边,很符合矶钓的特性。

    但为了增大概率,王奎不光只设置了两个大物竿,同时还利用了那座迷你小海岛上的树干。

    没错,他将钢丝线挂上钓钩,串好带骨的野猪肉,放在了水中,就像柳树一样,倒挂在水中,只要有鱼上钩,树杈就会晃动,叶片会发出“沙沙”的响声,比浮漂还灵敏,并不比鱼竿钓法差。

    接下来,王奎跟织田永真便静静坐在海岛边缘,一边乘荫,用硬草梗剔着牙缝,一边等待这些诱饵能否引来鱼类上钩。

    【666,还是老奎会选地方!】

    【估计这群选手里,没有比老奎还会享受的了!】

    这种钓法,舒服是很舒服。

    但等了一个来小时。

    这些东西都没有什么动静,他看了一眼表,已经快要三点了:“时间差不多了,既然没收获,我们就回到船上吧!”

    可就在王奎准备起身的时候,忽然间,左侧的一根钓竿传来了动静,浮漂沉入了水中。

    “中鱼了!”

    王奎赶忙跑到钓竿旁边,接过手,“是条大鱼,估计在两米以上!不知道是不是鳄鱼!”

    连续钓了四天,而且使用的都是同一规格的鱼竿,连续钓了这么多条,以至于他只要一搭手,就能估测出这条鱼大致的体重。

    “如果是的话,它应该很快就会跳出水面,试图利用重力挣扎!”

    王奎利用腰腹核心泄力,拼命转动渔轮,岸上可没有船只给他借力,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

    旁边,织田永真早已准备好了鱼叉,只待确认目标后,立刻进行攻击。

    沙沙。

    募地,就在两人专注于鱼竿下的目标时,没想到的是,旁边绑着钢丝线的树杈,忽然晃动了一下。

    “织田,你去看看!”

    在不确定目标的情况下,王奎暂时不想放弃这条两米级巨物。

    但织田永真刚迈步,树杈再次晃动,而且这一次晃动的幅度非常剧烈,就像有人在抓着绳子摇晃一样。

    沙沙!沙沙!

    在巨大的晃动下,甚至带动上面的叶片都掉了不少。

    “好大的动静,这根树杈的直径有4厘米,一般的生物根本晃不出这么大的幅度!织田,换你来钓这个!”

    王奎将鱼竿交给织田永真后,眼带兴奋地走到树下,“这家伙很凶!面对这种情况,必须得先带上手套,否则”

    说着,他先试探性地将手一搭上去,呲!

    “咝!”

    王奎迅速缩回了手,下意识倒吸了一口凉气,再一张开手,只间手心的位置赫然留下了一道血痕,原来是他在抓鱼线的过程中,水下的巨物忽然快速拽动了一下,接着树杈回弹,造成鱼线像刀一样迅速切割,擦伤了它的手心。

    【卧槽!这么快?】

    【这么细的鱼线,不戴手套铁定被割!】

    【老奎也太狠了,为了演示也是拼了!】

    虽然这根钢丝鱼线已经很粗了,但在这只巨物的快速挣扎下,力量又大,反复摩擦,鱼线的纹路就会变得像锯子一样,不断切割他的皮肉。

    渔具手套跟普通的工作手套很像,都是灰白色帆布,握手面涂满灰黑色的PVC胶,能够有效防割防滑,王奎双手抓着鱼线,试图将鱼线在手上缠一圈,以便于更好的发力。

    哗啦!

    没想到,他刚准备动手,忽然间,水面爆发出一道巨大的浪花,一抹黑影拔水冲天而起,宛如一台小轿车一样,甚至将阳光都挡了一半!

    好大的一条短吻鳄!

    观众们只是看着它上半身,都感觉要比之前的那些短吻鳄都要长!

    【这怕是要过4米了吧?】

    【那得多重啊!】

    不好!

    王奎同样也没想到这条短吻鳄的体长会有这么大,毕竟超过4米级的短吻鳄属于很罕见的级别了,大部分平均体长都在三米左右。

    而四米级的鳄鱼,体重可达半吨!

    趁着鳄鱼出水,鱼线松动的那一刹那,他赶忙加速缠绕,将鱼线挂在了手上。

    扑通!

    落入水中,激起的浪花如霰弹枪的散弹,喷射满整个岸边,也包括王奎满身,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拽动着王奎身子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出去。

    咔嚓!

    这时,他身后挂着鱼线的树干处,突兀地传来一声断裂的声音!

    这鳄鱼的力量也太恐怖了吧?

    要知道。

    这可是直径4厘米粗的树干,加上老奎自身八十公斤的体重,竟然都拦不住一条鳄鱼!

    “织田!先解决这条鳄鱼!”

    一击将树枝拉处裂纹,这个级别,王奎光靠自己的人力,根本不可能抗衡得了,只能让织田先猎杀,然后再想办法把它弄上来。

    织田听到声音后,将鱼竿插入石缝中,右手一抄,将鱼叉拿起来,快步跑到岸边,扫了几眼,确认这条短吻鳄的位置后,立刻挥舞手臂,将鱼叉爆甩了出去。

    这短吻鳄的体型虽然大,但也带来一个好处,就是目标大。

    第一叉,她就成功命中。

    “没击中要害!”

    此刻,王奎一张脸憋得通红,两只水鞋的后跟,被硬生生在地面上犁出了两道深深的槽沟,缠在他手上但钢丝鱼线,将他的手掌勒成了广粤的“小蛮腰”,足以证明这条鳄鱼的力量有多么恐怖,如果不是他及时带上了手套,恐怕早就被这钢丝线勒得皮开肉绽了!

    织田永真拉动伞绳,将鱼叉从水中拖出来。

    重新高举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后脚蹬地,一个助跑,冲向了岸边。

    可令众人没想到的是。

    就在织田永真刚迈出一步冲刺的时候,忽然,一道黑影,“砰”地一声,将她撞飞了出去。

    半空之中,她扭过头,竟然是师父!

    什么情况?

    老奎这是在干什么?

    观众们实在弄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要这么做。

    但下一秒,众人便明白了。

    因为在河岸边缘,一道比王奎更加巨大的黑影,正在飞速向织田永真刚才所在的方向冲来!

    是那条短吻鳄!

    我的天!

    它怎么上岸了?

    这是观众们脑子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可很快,他们就反问自己,鳄鱼为什么不能上岸?

    咔嚓!

    巨大的血口在织田永真飞出去的同时,在半空处空咬了一口。

    如果不是王奎这一次反应快,真等到织田永真冲到岸边,铁定会被咬中!

    一名不到一米七的女性,被一条超过四米长的鳄鱼咬中,下场只有:死!

    织田永真重重地摔在了旁边的地上,同时本能地做出了一个滚翻,远离鳄鱼大口,起身后,她的心脏不停地狂跳,心里一阵后怕。

    鳄鱼是水中的顶级猎杀者。

    想想看,连羚羊、猎豹这种高机动、高反应的动物,有时都逃不开它的血口,人类怎么可能反应过来!

    更别提,她当时正在全神贯注投射。

    “织田!捡叉!!”

    王奎一声大吼,瞬间喊醒了织田永真。

    他倒不是比织田反应快多少,只是因为他是主钓者,可以第一时间感受到鱼线的力量,当手中鱼线压力瞬间消失的时候,只有两种可能:

    鳄鱼冲出水面!

    以及,鳄鱼主动上岸进攻!

    而王奎并没有看到水花冒出,再加上织田永真刚刚用鱼叉刺中它,本能地,他就判断鳄鱼要扑上岸。

    一切果不其然!

    “!”

    短吻鳄低吼一声,四肢撑着身子,如蜥蜴一般,前扭后甩,瞬间冲向袭击它的织田永真。

    观众们依稀还记得老奎曾经说过,鳄鱼在陆地上长跑很差,但短距离冲刺速度,几乎与犬科动物无异!

    近40公里每小时的爆发冲刺,一个眨眼的功夫,便已冲至织田永真身前。

    但织田永真早有王奎体型,捡起长矛,垫步一滑,瞬间拉开了距离。

    短吻大鳄继续前进,可当它再准备再进一步的时候,忽然,大鳄不动了!

    奇怪

    观众们发现,它的血口,正被一条反射着淡淡银光的丝线拉住。

    是老奎!

    只间,王奎正身子后仰着,双臂拉着钓线,同时脚跟铲地,咬牙喊出了几个字:“快杀,我控制不了多久!”

    时机不等人,织田永真右手捏紧鱼叉,如此近的距离,也没必要再投掷了,直接冲上去叉中弱点,就能一击毙命。

    等等。

    冲上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