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织田永真看着眼前这条过四米长的大鳄,之前要杀它,是因为他们两个人根本没办法把这么大的鳄鱼拉上岸。

    如今它却自己“送上门”了,就这样杀掉,近半吨的重量,被打上减半惩罚,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与其都是近身,不如找机会把它活捉!

    敲定这个念头后,她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鱼叉,“师父,我想办法控制它,你用绳子把它绑住!”

    什么!?

    织田永真要活捉?

    等等!

    “织田!”

    王奎刚喊出名字,可早已为时已晚,织田永真腿劲勃发,闪电般冲向大鳄侧面,由于大鳄血口左侧被他的鱼钩拉着,即使看到人影,它也没办法扭头,只能寄出它那条大棒一样的尾巴,狠抽过来。

    鳄鱼在水中能够窜出,全靠尾部爆发,如此层级的鳄鱼一抽,真要是打中,估计跟被钢筋砸中没什么区别。

    但织田永真脚步滑得就像一条鲤鱼,双腿一蹬,跳空避过,同时顺势一把扑到了鳄鱼身上,双手五指猛的伸开,并拢如蛇头,顺着鳄鱼颚骨两侧抓掐而上,钳住了鳄鱼的血口,同时双腿盘搓在鳄鱼背部,如柔道三角锁般,脚跟卡脚背,将自己死死固定在鳄鱼身上。

    观众们虽然已经知道鳄鱼张嘴的力道比较小。

    可这个体型,她真的能控制住么?

    要知道,这可是一条四米长的鳄鱼啊!

    感受到人类上身的那一刻,短吻大鳄终于压不住凶残的本性,嚓嚓,身子疯狂扭动,王奎终于还是拉不住,双脚硬生生在地上滑出小半米的距离。

    下一刻,它突然身子扭转,如同电钻一般,在地上疯狂转动,枯叶,泥土蹦起乱飞。

    来了!

    鳄鱼的成名绝技!

    死亡翻滚!

    对于一个四米级鳄鱼来说,如此力量,在高速转动时所造成的离心作用将会非常恐怖,一旦织田永真被甩出来,鳄鱼血口挣脱,它将会毫不留情地咬上去!

    观众们心中慌神。

    织田要是有一丝撑不过!

    就会!

    死!

    “织田!!”

    王奎双目眦裂,胸腔一鼓,迸发出了雷霆一般的虎吼,爆踏三步,水鞋撕扯着地皮,疯狂抢身扑上去,两臂抡开,一把抱住了正在翻滚中的巨鳄和织田永真。

    两个人的重量,令短吻大鳄暂时停了下来。

    织田永真将自己埋在鳄鱼枕骨中的小脸露出来,细嫩皎白的小脸上,沾满了棕色的泥土,“师父!快!绑住它!”

    王奎一句话也没多说,这时候多说一个字,就是多给巨鳄一丝反应和恢复体力的时间。

    他急忙从战术腰带上扯下伞绳,对准鳄鱼的血口就准备套过去。

    六味地黄封蜡丸大小的金色鳄鱼眼睛,黑色的瞳孔早已缩成了一道细黑的梭子缝,眼看着人类的手臂抓向自己的嘴,它再次开始左右疯狂挣扎。

    咔嚓!

    即使是两个人类压着它,仍旧不能阻挡它的行动,他们压在鳄鱼身上,在众人看来,就像坐摇摇车一样,颠簸乱晃,而没了王奎的拉拽,本就发生暗裂的树杈,终于彻底断开,只剩下一道连接的树皮,脆弱的就像一张纸,只要它轻轻扭动,就会撕断!

    织田永真咬着牙,双手的指甲勒得前白后紫,尽自己最大力量,固定鳄鱼的血口。

    “套上了!再坚持一下!”

    在拥有大师级猎人卡的王奎技巧下,他很快就将绳子绕过了鳄鱼的嘴下,上下一捆,开始绕圈缠绕,当绕到第四圈的时候,“好!可以松了!”

    “呼呵”

    织田永真心里别提有多么想听到这句话了,松开手的那一刻,她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气球,长舒了一口气。

    嚓嚓!

    而失去固定后,短吻大鳄立刻迅速扭动脑袋。

    织田永真急忙伸手,因为王奎已经捆了四圈,所以她现在只要向下按住,让它尽可能不动就行了。

    张不开嘴的鳄鱼,比没了牙的老虎还疲软,起码后者还有爪子可以挠抓,而鳄鱼那可怜的小爪子,根本发挥不出什么作用。

    很快,王奎终于将鳄鱼的血口五花大绑,缠了个严严实实,又连带着将四肢和尾巴一起捆上。

    【牛逼!你俩胆子是真的大!敢活捉这么大的鳄鱼!】

    【织田小姐姐当时冲上去,我都看傻了!】

    【有这么漂亮的小姐级投怀送抱,这鳄鱼真不知道怜香惜玉,小姐姐抱我,我保证不反抗!】

    不光直播间的水友们震惊。

    王奎不知道的是,他们在行动的时候,钓艇上的记录仪和天上的直升机,也在一直拍摄他们。

    “我的上帝!这两个人是超人么?”

    查尔斯捂着嘴巴,“沃尔顿,这么大一条鳄鱼,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人力活捉的!”

    沃尔顿也是第一次被惊得接不上话。

    他虽然只从事职业垂钓,但在美国这种环境,怎么可能不对短吻鳄有所了解,这是一种非常强的食人鳄,美国几乎在每个短吻鳄泛滥季,都会有人丧命于它们的血口之中,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认识的一个专门从事短吻鳄捕猎的鳄鱼猎手朋友叫特拉尔,他就喜欢徒手捕捉短吻鳄,并以此扬名,但他也只敢抓未成年的鳄鱼,基本都是比人小的体型,即使是如此,对方也因为一次失误,被咬中了手臂,直到现在,他的手臂上还有一排清晰的牙痕!”

    “他被送往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幸亏是体型较小的鳄鱼,如果再大一些,他的骨头就会断掉!小鳄鱼都这么危险,四米级巨鳄,上帝,我真的是连想都不敢想!”

    沃尔顿说话的时候,脸上还保留着当时观看两人徒手抓鳄鱼的表情,明显还沉浸在那惊险的一幕中。

    【ohhh!太惊人了!这应该可以申请吉尼斯纪录了吧?】

    【只可惜是两个人,如果是一个人就厉害了!】

    【这个女人是谁?啊,她真的好厉害,我发现我已经爱上她了!】

    【这是我见过的唯一副手比主手还牛逼的选手队伍!】

    【你错了!主钓手才是真的厉害,你觉得你可以靠一根钓鱼线,拉住4米长鳄鱼好几秒动不了么?】

    【不懂的请去油管搜索“王奎”,你会回来感谢我的!】

    【真是一场精彩的追钓过程!我喜欢这两个选手!】

    【好卡!你们卡么!】

    王奎活捉鳄鱼这一幕,引发了整个探索频道北美网友们的热捧,彻底将之前怀疑王奎实力的那群“键盘侠”们击碎,更别说,短短一上午的时间,他就已经做到了排名赛磅数积分第一!

    “呼终于解决了”

    王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却没想到,手上沾的都是泥巴,随手一抹,却将脸弄得更花了。

    织田永真伸手想帮师父擦一擦。

    可当她抬起手臂的那一刻,他一眼便看到了织田永真的手臂袖子被磨破了,应该是鳄鱼“死亡翻滚”时,在地上摩擦磨破的,皮肤一片血红,已经被擦出血了。

    “织田,下次不能再这么冒险了,一旦控制不住,是会丢命的!”

    王奎心疼地抓过她的手臂,近距离观察了一下,“还好只是皮外擦伤,我去给你拿药!”

    织田永真非但没有觉得疼,反而俏皮地撇了撇嘴,不禁有种熊孩子犯错被老师责骂的感觉,“师父,猎人追猎本身就是在风险和收益中博弈嘛!这次活捉这条鳄鱼,能给我们加多少积分啊!”

    不管如何,急救包都是王奎去野外必备的。

    他从船艇那着走回来,一边给织田永真消毒涂药,一边讲道:“追猎确实是一场机遇和挑战,但狩猎的本质不是送死,命才是最重要的!”

    那条四米级鳄鱼,别说织田永真这小体格了。

    就是王奎他自己,也没办法控制得住。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几乎不可能活捉这么大的鳄鱼,除非利用人类的耐力,一直人肉捆住鳄鱼耗几个小时,直到把它体力耗干净,才有些希望。

    【心疼小姐姐,会不会留疤啊?】

    【应该不会吧,老奎不是给他涂药了么,不过这种疤痕只会更帅,女猎人么,怎么能没一两条有故事的荣誉疤痕。】

    【老奎说的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活着才有希望!】

    【emmm老奎你自己还好意思说别人,我们每次可没少为你担心好么!】

    【除了少数几次天灾和人为意外,基本上老奎每回都是有惊无险,许多场景我们以为很危险,但他心里肯定有数!】

    片刻后,涂完药,王奎用纱布给她包扎好,他这才想起来,还有另外一个鱼竿钓着鱼。

    他走到跟前,捏起鱼竿,“鱼好想跑了,咦?又好像没跑”

    王奎拉起鱼竿的第一下,没感觉到任何挣扎,过了这么久,没有人为泄力,鱼线崩断、或者脱钩跑掉,都有可能,可随着他收线的时候,又能感觉到很沉的重量。

    奇怪。

    将线收到岸边后,伴随着子线浮出水面,一条巨大的蓝鲶鱼,出现在观众们的视线内。

    只可惜。

    它背部一大半身子,不知被什么生物一口啃没了。

    是的。

    一口。

    从沿着胸背的位置,一道完美的弧线,咬断了最坚硬的鱼骨,露出了里面猩红的鱼肉。

    看着锯齿一样的咬痕,王奎顿时就明白了:“是鲨鱼干的!看来这附近还有其它公牛鲨!”

    大家之前虽然见过公牛鲨的牙齿,但也没想到威力竟然这么大,一口就将蓝鲶鱼咬死了。

    虽然蓝鲶鱼是被鱼钩束缚住,但无论是体型还是力量,怎么说也是北美水域的霸主之一,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被鲨鱼秒杀了。

    这么看来。

    难怪老奎会将鳄雀鳝排在淡水第一巨怪的位置,还是点满防御最牛逼啊!

    只要活着,就有输出!

    只可惜,水下的争斗,观众们无法看到,否则,鲨鱼对战蓝巨鲶,绝对是一场不输于徒手抓鳄鱼的场面!

    虽然死了,身体残缺,但好在整体没断,至少还能换一些积分。

    王奎将它扔到甲板上,接下来,他抓着绳子,跟织田永真两人费力将这条重达近半吨的巨鳄,拖上了钓艇。

    好家伙。

    鳄鱼上船的那一刻,船身吃水都下沉了三厘米,足以证明它的分量,可以想象,如果是在船上钓,怕是都能牵着船跑了!

    过了三点。

    时间就变得特别快,王奎将剩下的半盆野猪内脏倒入沼泽中,利用之前的霸王钩的方法,终于将另一条公牛鲨引了出来。

    本来鲨鱼的体型就很夸张,可跟甲板上的这条鳄鱼相比,它就像一个娇滴滴的小媳妇。

    到了五点。

    两个小时内,王奎一共收获了2.8米公牛鲨一条、3米鳄雀鳝一条、2米匙吻鲟一条,还有两条被织田永真插死的鳄鱼,一条3.2米,一条3.3米。

    “收工!”

    王奎拍了拍手,因为排名赛截止今晚六点就结束了,他得留出最后一个小时的时间赶往比赛现场。

    因为最后的称重地,在新奥尔良市的庞恰特雷恩湖。

    三角洲的钓点,过了中午就已经撤走了,这也是节目组设置的最后一个难关。

    意味着,他必须拖着4米长的鳄鱼,以及这些大家伙横跨近百公里,幸亏他这两天钓点没有来回变动,油量还有最后三格,勉强能够撑到比赛现场。

    开船离开的时候,三角洲水域已经没几名选手了。

    一路沿着三角洲支流开往南部,油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下降,不得不说,这条4米长的鳄鱼,“当居首功”。

    好在往南开是顺着密西西比河的流向。

    【不会没等到比赛现场,油料就见底了吧?】

    【别毒奶行么?】

    【这要是被取消成绩,那可就亏到姥姥家了!】

    【也不知道这些东西能不能保住老奎第一的位置?】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眼看着油料表的指针已经迈入红线了。

    观众们心里火急火燎,一个个生怕发动机突然熄火,说实话,就连王奎自己,也时不时总往油表上看。

    傍晚,天边已经被夕阳烧成了一片殷红,这时候,前方隐约有一道灯柱扫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