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并且,一般ESCI举行的年度狩猎比赛结束不久就是结算日了,之前王奎一直听说巅峰积分榜单上世界、大洲、国家排名靠前的都有非常丰厚的奖励,但一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奖励什么都有,有狩猎配额,有宝贵的追猎知识,枪厂、工作室独家改制的枪支,也有名匠打造的猎刀、猎服,以及一些濒危、稀有生物的认养。”

    拉赫曼跟蒂法很早之前就加入了ESCI,所以对俱乐部内的这些内容消息都比较了解。

    【哈哈哈,有手游战力榜结算奖励内味儿了!】

    【一把刀有什么可奖励的?】

    【不明白,这些东西钱买不到么?】

    【连迪拜土豪都眼馋,可见真是买不到吧】

    【还有钱买不到的?只不过是价不够高罢了,我不信花它一个亿,还找不到人替我打造?】

    【666,果真虎鱼人均开口亿万身价!】

    【很多名匠的确脾气都很怪,而且有自己的规矩,你一个亿的确可能让人家破例,但是真有一个亿你舍得?积分奖励白给它不香么?】

    直播间的不少水友都对这些奖励“嗤之以鼻”,觉得诺大的世界性国际远征狩猎俱乐部,一年期的俱乐部活动奖励才给这点。

    但王奎却明白,这些东西如果真的按照价值去衡量,其实已经不少了。

    以稀有生物配额为例。

    一艘船队每年的太平洋垂钓蓝鳍金枪鱼配额只有2条,多一条的配额,意味着你能多赚上百万,而工作室、名匠打造的枪支、冷兵器,也非常难得。

    要知道,名匠是非常稀少的。

    之前给王奎打造小苗刀的老张头,明明手艺惊人,却仍旧承认自己不擅长打造大马士革,按照美国ABS刀匠协会认证的等级,老张只能算作JS锻造刀匠,更高一级别的大马士革MS级别资深刀匠大师,全世界一共就那些个,每年的订单早就被各种土豪、猎人瓜分,不知道排到多少年后了。

    而一些顶级大师,甚至一年或几年才出一把名作,价值百万。

    刀、枪、衣这些外物对于猎人有多重要,从马约尔家族传承的那把兽刀上就能看出来,有隐匿猎装去除气味儿的王奎,平均能够提升摸进猎物5米的距离。

    至于濒危动物、狩猎知识,这些就更没办法用金钱衡量了。

    所以,利益化计算下来,ESCI的巅峰赛排名奖励其实已经很可观了,至少能减少一大笔狩猎点数的花费,包括有些权益,还没办法从系统获得。

    经他这么一解释,观众们终于明白了这些奖励的价值。

    就像有的水友弹幕所说,如果把这一切看成游戏的话就好理解多了,狩猎配额就是稀有BOSS可刷次数,刀枪相当于游戏中的角色神装一样,这些你固然可以花钱买到,但不是耗费资金量,就是需要排队等时间,等同于你从拍卖行买神装,或者自己打材料、做装备,而ESCI的奖励,像是系统直接奖励你一件甚至几件神装。

    狩猎知识等同刷怪技巧,濒危动物就是神级宝宝,比如赠送一条顶级寻血猎犬,或是一头罕见黑豹。

    这么想想,的确很香!

    【好家伙,心里痒痒得我都想参加巅峰赛了!】

    【你得先够资格进入ESCI才行,而且每年的会费也很贵啊!】

    【怪不得大家都在疯狂上分,现在明白了!】

    【之前日本那个伊藤良一不是一直不爽老奎压他一头么,既然积分这么重要,他为什么不来参加比赛啊?】

    【估计是不擅长钓鱼吧,比赛这种东西,每年都是随机的,不可能照顾到所有猎人,这次是河流垂钓,下次可能就是山林杀熊,再下次没准是天空猎鹰,总有人擅长和不擅长】

    夜里8点。

    北美探索频道、ESCI所有工作人员,以及参加这场活动的俱乐部的猎人、同伴,一同在丽思卡尔顿酒店内就餐。

    因为都是猎人圈内,酒过三巡,不少人就开始吹起了牛逼,讲着自己当初追猎遇到的各种经历,有人遭遇了棕熊,被挠了一爪子,侥幸逃生;有人开车被野牛群包围,像皮球一样被顶来顶去;也有人被巨蟒缠身,到最后用刀硬生生把猎物砍了两半。

    是真是假先不谈,起码观众们很喜欢听。

    吹着吹着,也有人开始质疑,吵闹起来后,也是通过掰腕子、玩刀花这样的方式来解决,一时间,气氛无比热闹。

    “王先生,您好,我是沃尔顿。”

    王奎正跟马约尔喝酒聊天,忽然听到身旁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回过头,是一名带着红帽子,灰色外套外貌英俊的年轻白人,眉宇气质间,充满了美国上流社会那股精英劲儿。

    “你好!”

    看着对方端着杯子,他起身跟沃尔顿碰了一下,然后便开口道:“抱歉,我在开着直播,如果你介意,我立刻拿掉”

    因为这种猎人选手聚会也不是什么正式场合,开着直播,既能带水友们见识一下猎人圈子,又能唠唠嗑,况且,坐在王奎身边的,都是织田永真、赵仲衡、蒂法这些老熟人了,她们完全不在乎。

    但对于沃尔顿,他之前在舞台上见过一面,所以知道对方是这场ESCI钓鱼王大赛的评委解说,能当这种大赛的解说,身份估计不会低,出于礼貌,得提前通知一下。

    “哈,没关系!我知道这是你的工作和爱好”

    沃尔顿笑了笑,看起来很友善,“是这样,我之前是打FLW世界职业联赛的,曾经拿过两届冠军,退役后,我养了一只自己的职业队伍,目前在北美排名上游。”

    “王先生在这场钓鱼王大赛上的表现,令我非常震惊,所以我想来问问你是否有兴趣来我的队伍打职业垂钓比赛,以你的水平,稍加训练,是很有希望拿冠军的!”

    老奎之前跟大家科普过FLW联赛,全称是世界户外钓鱼大赛,在美国已经有十多年历史,是一项非常受欢迎的体育运动项目,赛季奖金高达100万美金,无论是规模受众,还是奖励,都不是钓鱼王大赛所能比拟的。

    它在垂钓届的地位,就等同于汽车比赛中的F1,是专业中的专业!

    能得到沃尔顿的邀请,打入FLW,就证明他对老奎的垂钓技术是非常肯定的。

    【2333,又来一个冠军想把老奎收归麾下!】

    【什么?拿过冠军?不好意思,上一个邀请老奎打职业的,也是世界冠军!】

    【哈哈哈,老奎现在成香饽饽了!谁都想要!】

    【我赌一包辣条,老奎不会答应!】

    【自信点,我卖房压老奎拒绝!】

    果不其然。

    “不好意思,沃尔顿先生,我暂时没有打职业的想法”

    王奎略带歉意地喝了一口酒。

    “哈哈哈,没关系,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有机会可以来我的俱乐部看看”沃尔顿似乎也没打算一句话就让对方同意,像王奎这种有能力的人,都不是那么容易劝说的,按照华夏的老话来说,“细水长流”呗。

    就算最后没谈妥,认识一个这么厉害的职业猎人也是好的!

    “王奎”

    他刚添加完沃尔顿的联系方式,转眼间,又一个人叫住他,是陈昂,他今晚身穿一身棕色的休闲西装,里面一件白色打底,油头梳得锃亮,看起来格外正式。

    “陈会长,你好,你们先聊!”

    沃尔顿看样子也认识陈昂,举杯示意了一下后,就识趣离开了。

    “陈哥,找我什么事儿?”

    “你过来一下,我给你介绍几个人”

    两人也算是朋友,陈昂搂着他的肩膀,拉着他一路走向餐厅深处。

    看着王奎离去时,回头让几人稍等的招呼,马约尔摆手一笑,“这小子,还挺忙!”

    “正常,你不知道,每天我要处理媒体邀请合作的信息,都快忙飞了”赵仲衡拿着一只龙虾,大口地啃了下去。

    “主要是王奎太亮眼了,亮眼到只要是了解他的人,不可能不想认识。”

    安布罗琳在一旁喝了一口酒,酒精作用下,她小麦色的皮肤,隐约有一抹浮红,就连本就傲人的胸口,也更加挺拔了,“7月,王奎是从去年7月开始有出任务的记录,到今年1月,半年多的时间,就创造了这么多职业猎人一辈子都在渴求的记录和经历,我们研究队伍早就把他列入计划重点合作对象,包括织田这么厉害的实力,都甘愿拜王奎为老师,换作是你,你会不对他感到好奇么?”

    “啊?安布罗琳,我其实没你说的那么厉害啦”

    日式文化受华夏影响极深,所以织田永真急忙谦虚道,但一说起王奎,她立刻扬起头,脑后的小马尾甩啊甩,脸上倒是颇有几分小傲娇:“不过师父的确很厉害,他是我见过的所有猎人中,知识面最广,也是最丰富的一个!我家乡许多年过四五十岁的老猎人,都达不到这种层次!”

    一旁的蒂法,听到这些对王奎的评价,隔着面纱,望着远处王奎的背影,不由自主地抿着嘴温柔浅笑。

    “呦!提起你师父,这么自豪啊!”

    安布罗琳凑过来,用傲人的胸口,挤了挤织田永真的肩膀。

    七个月

    马约尔回头再次看了看王奎,眼中尽是惊讶,他从小在西部长大,交朋友没那么多想法,只是觉得王奎很厉害,并且性格行事对他胃口。

    但用七个月成名如今,这已经不能用厉害来形容了。

    而是。

    怪物!

    换个意思,就是:

    天才!

    【666,老奎又被安排了!】

    【老奎心里:MMP,吃个饭都吃不好!龙虾都要被老赵抢没了!】

    【真快啊,一晃半年过了,我当时关注老奎直播间的时候,才几千粉丝,默默无闻,现在上百万关注,人人追捧!】

    【我关注老奎的时候才几百粉丝!】

    【很正常,是金子在哪都发光!】

    王奎同样跟陈昂说了他在直播的事儿,但对方也说没事儿,不是什么重要场合,就是带他认识一下ESCI俱乐部在各国的分部主管。

    到达餐桌旁,望着每一位都穿着西装革履,肤色各异的外国人,这些就应该是ESCI俱乐部全世界的管理核心了。

    “这位就是王奎!”

    陈昂自豪地将王奎推到前面,介绍了一句,同时分别介绍桌子上的这些人的身份,令观众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帮管理人员纷纷起身,端着酒杯,虽然是出于礼貌,但是也能看得出来,他们的确很重视王奎。

    【好家伙,我还以为会有人冷哼嘲讽两句,让老奎上演一场装逼打脸!】

    【看多了吧,都这个级别了,谁身价不是几百万美金,就算再看人不爽,表面上也会装装样子,连情绪都控制不了,那是小学生。】

    【我记得伊藤良一好像第一次见老奎就是一副司马脸!】

    【伊藤良一不一样,他不是小学生,他是真的傻逼!好像有那个大病!】

    与此同时。

    日本,北海道山角村镇。

    身穿白色绒袍,面色冻得惨白的伊藤良踩着白雪,推开木制的日式玄门,下意识打了个喷嚏,但很快,他脸上又挂着阴翳的笑容,哒哒哒快步走入堂内,“师父,我早猎又杀了一头黑熊!这回应该能计入30分!”

    堂内。

    一名灰白色的中长卷发,满脸胡渣,皮肤蜡黄的老者,盘坐在竹毡上,他个字不高,看起来就像个小瘦猴子,但双目锐利,充满怒火,给人一种像是全家被杀了一样,恨不得吃人血肉的感觉,正是日本第一又鬼猎人,渡边真三!

    他身旁,跪坐着一名光头武僧打扮的壮汉,正在小心翼翼地给他沏茶。

    “师父,您这是怎么了”

    伊藤良一带着疑惑小心跪坐在地上,“ESCI的巅峰狩猎积分还有半个月统计结束,我马上就能超过那个王奎,一雪石狩山之耻,为我们又鬼猎人一脉正名!”

    “伊藤,师父刚刚收到消息,王奎参加北美钓鱼王大赛”

    “我知道啊”

    伊藤良一知道王奎参加过钓鱼王大赛,可那些鱼能加几个积分,跟他狩猎的黑熊根本没法比,除非他能钓到记录性的大鱼。

    “拿了冠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