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于勇怎么也想不到,蒙根都拉克口中的“高强度冬季狩猎”,强度竟然高达千头。

    蒙根都拉克停下手,“怎么了?”

    “要杀一千只,动静太大了,森林警察很快就会发现!”

    似乎是感觉到两人的对话不对劲,其余的蒙古汉子也停下来,慢慢向于勇靠近,就像一群狼,在围着猎物。

    蒙根都拉克吸了口气,虽然脸上无表情,但眼中能看出有失望,顿了顿,他才开口:“未来一周都是大雪,会掩盖所有痕迹,只要我们动作快就没问题,关键在于你的追猎速度!”

    难怪崔义安让他越快越好,原来是天气的原因。

    “我明白了。”

    事到如今,于勇已经没办法脱身了,或者说,从他接触崔义安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将会面对什么。

    光是一张野生盘羊的羊皮,就可以卖到上万。

    更别说羊头、羊角、狼皮、狼牙、驼鹿角这些宝贝,粗略估计,这一趟下来,至少有近千万的利润,难怪崔义安说佣金不少于20个。

    这一趟下来,就顶得上之前半年的收入!

    并且,从蒙根都拉克如此平淡的神情来看,他们这只盗猎队伍估计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儿了,既然对方早就算好了一切,加上外蒙不如国内管控严格,看样子也不是那么危险!

    干了!

    砰!

    于勇搬起两箱子弹,放进后备箱,随后关上门。

    “马上黑天了,先进山!”

    蒙根都拉克先是对同伴喊了一句蒙语,然后对于勇翻译了一下,便启动了车辆,碾压着雪层,向山中进发。

    “冬季季节下,草原被雪覆盖,对于需要储存脂肪过冬的食草动物来说,几乎需要整天进食,才能维持一天能量的消耗,我们要想在一周内完成1000只猎杀量,就必须追踪一只大族群。”

    “大族群的行动,必定会留下非常明显的痕迹,重点关注大面积点状痕迹!”

    副驾驶,于勇拿着望远镜,顺着前风挡玻璃,观察起前方的痕迹。

    听到这两句话,蒙根都拉克的脸上终于有些缓和,似乎觉得崔半指找来的这个向导还算是有点用处!

    夜,越来越深。

    但相对的西半球,美国,太阳却是在慢慢升起。

    “唔~~”

    王奎在床上用力地伸了个懒腰,拿起手表一看,已经上午八点了,拉开窗帘,明媚的阳光慢慢照亮屋内,也披在他身上,就如同一张温暖的毛毯,暖洋洋的:“爽!”

    之前的淘汰赛他还不觉得如何,可一进入排名赛,连续两天高强度垂钓,特别是昨天,基本上都是两三米的巨物,累到现在,总算是能好好睡个懒觉了。

    ESCI的北美钓鱼王大赛已经结束,来自各地的选手也准备离开。

    陈昂跟安布罗琳是最先离开的朋友,前者是因为要回国准备巅峰赛狩猎积分排名的奖励问题,虽然华夏目前还是很缺能人,但还有的奖励、活动还是不能少。

    至于后者,也是因为她们的保护项目有了新发现。

    并且临走前,安布罗琳还特意告知王奎,她们项目组的组长,已经相中了他的能力,如果将来有任何追猎或是保护的需求,希望能谋求一份合作。

    “当然没问题!”

    王奎很从容地答应下来,毕竟对方所在的秘鲁亚马逊丛林保护项目组是官方组织,有了多次跟官方合作的完美经历,让他深知“大树底下好乘凉”。

    马约尔身为职业猎人,在非狩猎季的情况下,日子非常清闲,而美国现在只有一个佛罗里达州短吻鳄狩猎季,并不是他的主要目标,按照出生地,他更擅长戈壁、荒漠和沙漠狩猎。

    所以,他便邀请王奎去他家玩几天,顺便一起多交流交流狩猎心得。

    之前两人曾经一起合作狩猎过野兔,虽然只是小试牛刀,但双方彼此都对对方抱有很大的兴趣。

    但王奎也要准备大狼狗海岛的事情,加之新的系统任务需要接受,所以他并没有太多时间浪费,“下次吧马约尔,等我再来美国,一定会去你家拜访,好好听听你们家族的荣耀故事!”

    “好吧!太可惜了我的朋友,下次一定要来。”

    马约尔将王奎拉进怀里,用拳头捶了捶他的后背,“注意安全,保重!”

    “谢谢,你也是!”

    王奎知道马约尔是在担心那天晚上他被跟踪追杀的事情,心里一暖。

    告别后,他便让赵仲衡订了下午的机票,准备跟织田永真、拉赫曼、蒂法她们一起回国,进一步商定大狼狗未来的发展计划。

    在飞机上睡了整整12个小时。

    出发的时候是中午,回去的时候还是中午。

    由于出发前,王奎在微信里告诉了几个朋友他要回来的消息,所以一下飞机,杨策、蒋晨他们就早早守在国际出口。

    “老奎!终于回来了!可想死我了!”

    蒋晨的打扮还是像个油腻帅大叔。

    “这几天在海岛住得还习惯么?”

    王奎搂着他的肩膀,问了一句。

    “爽!比我燕京的房子爽太多了,我都不想回去了!”

    “可不爽么!”

    杨策在一旁露出一丝“别有意味”的笑容,“你走后,妙妙姐经常会来训练,还带来了她的一个闺蜜,我看蒋晨这几天跟那个闺蜜走得挺近的!是不是啊!”

    “我就是单纯以一个教练的身份,教教那姑娘怎么减脂而已”蒋晨早已是情场老油子了,说起话来,脸不红心不跳。

    杨策继续放处大招:“减脂?那也没必要上手吧?我可是看你手经常放在人家屁股上摸来摸去!”

    蒋晨挑着眉毛,一脸正经地反问:“不仔细捏捏看,怎么知道脂肪含量多少啊?”

    赵仲衡:“”

    杨策:“”

    王奎:“”

    三人齐刷刷地竖起了大拇指,牛逼!

    一旁的拉赫曼、蒂法和织田永真因为听不明白华夏语,一脸不解,不明白为什么三人同时报以崇敬的目光看向蒋晨。

    回到大狼狗海岛。

    王奎并没有先回家,而是带着几分去办公楼商量一下海岛扩建的事情。

    他仔细浏览完丁依依准备的这几日海岛的营业报表,哪怕过了最开始元旦假期那一周,基本上也能保证每天都达致爆满,也就是一万的客流量,海岛内的各项付费项目也是排队不断,度假屋、别墅,一直没有空位。

    对于一个刚开业半个月的乐园来说,成绩算是非常亮眼了。

    “不错,还好有依依,这报表做得真好,简单易懂。”

    王奎忍不住夸了一句丁依依,谁能想到,坐在左侧扎着双马尾,看起来可可爱爱的小丫头片子,办起事来雷厉风行,数据计算精准清晰,丝毫不比写字楼里那些黑丝袜大长腿差。

    丁依依看着王奎,像只小猫一样打了个哈气,因为她已经考上了研究生笔试,马上就要准备面试和入学了,所以这几天不单单要自己做报表,还一直在忙着培养下手,想着为基金会提前培养一些好会计,所以累得要死。

    “依依,你困了就先去休息吧!”

    看到这一幕,王奎不禁有些心疼,自从他跟杨策把丁依依拉来后,几乎把这这小丫头当工具人一样往死用,整个基金会、海岛的资金运转,全都经过她一人之手,别人管钱,他们也不放心。

    “我没事。”

    丁依依小脑袋像拨浪鼓一样左右摇了摇,身为大狼狗基金会的财务总监,重大会议,她不可能不在。

    “那我快点说,我准备把大狼狗海岛周围的这几座岛屿一起买下来!”

    王奎也不墨迹,越早把会开完,大家就可以越早休息。

    接下来,他便将自己在北美钓鱼王大赛时想到的那些想法,一一跟众人说了出来,反正拉赫曼跟蒂法就坐在他对面,有这两位大财主在手,钱的事儿,丝毫不用担心。

    当听到老奎要将附近这几座岛屿连在一起,打造一整个海底世界的时候,所有人都被他的想法震撼到了。

    虽然附近的这几座岛屿离得都比较近,但真要连成一片,还是非常大的。

    这么一大片海域要是打造成海底世界,那就相当于打造一座世界上最大的海底世界,比迪拜帆船酒店的水世界还要大!

    而王奎会将大狼狗海岛作为主岛屿,周围联通一个个动物部落组成的小岛屿,动物王国也会分得更细:【猫科王国】、【巨蟒王国】、【雄鹰王国】、【虎鲨王国】等等。

    动物零距离主题、悬崖酒店、深海套房、生态小镇、规模发展到一定程度,他们甚至可以学马尔代夫海岛一样,自建水上机场,这样就能打造更快、更捷方便的交通,建造一座真正的动物城市!

    光是想想,都令在场的这些人激动不已。

    就仿佛他们在亲手缔造一个与现代都市完全隔离的天堂一样!

    “这个项目,我们投了!”

    拉赫曼跟蒂法只对视了一个眼神,都没商量,就决定注资,前期拿出一亿美金用于大狼狗海岛2.0未来开发,后续还会追加,而他们所需的回报,自然就是海岛运营的收入以及酒店、收费项目的经营权。

    关于这点,就是后面财务团队和律师团队商量了。

    亲兄弟也得明算帐,要来这么多钱,不可能不给人家好处,而这些钱想要光从银行贷款是不现实的,之前某桂园在马来西亚打造一座海岛森林城市据说投资了2500亿软妹币。

    王奎的海岛计划2.0加强版,虽然论规模比不上,用地模式也不一样,但一样耗资不菲。

    光是他想打造的海底世界,恐怕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会议结束后。

    他开着丛林ATV,带着织田永真一路上山。

    “嗥!”

    还未等王奎开到山顶别墅,天空之上便出现了一道白色影子,不断在他头顶上空盘旋。

    下一秒。

    咚咚咚

    仿佛千军万马一般,大部队一个个疯狂地从别墅侧面冒出头,直愣愣地奔着他冲了过来。

    “汪汪!”

    “咯”

    “吼!”

    “呜呜!呜呜!”

    “聿!”

    小白、大腚、拔都、老黑、嘎力班、刀疤脸、盖亚、断尾花豹、小象,一只只动物迎面跑到王奎车旁,兴奋地在周围绕着圈,边跑边跳,表达着它们心中的激动。

    坐在身后的织田永真,何曾见识过这种场面。

    这种感觉,就像是神话中的精灵,被花朵、蝴蝶包围一样,令她不由自主地便被动物们这种重逢的喜悦所感染。

    那一刻,王奎仿若一尊神!

    “奈奈!”

    这时候,织田永真看到了围在大腚身旁的奈奈以及卯雪,欢快地跳到车尾,雪白的绒毛随风晃动,还时不时地吐着粉红色的舌头。

    好几天不见,她也对自己这两个伙伴也想得不得了,所以才跟着师父一起过来。

    这两只北海道犬已经陪伴了她四年,无数次在日本的山林中陪她出生入死,俨然是她最珍视的伙伴之一。

    到达别墅门旁。

    王奎走下车,立刻变被大腚它们扑了上来,好几只动物冲过来,瞬间将他压倒在草坪上,疯狂舔舐:“哈哈哈,痒!别舔那,不要!哈哈哈”

    这帮家伙,有的抓头发,有的舔脸,有的拱屁股,有的挠脚背。

    “织田,你随便坐。”

    闹了好一会儿,这帮家伙才放过他,王奎抹着像是被洗了脸的满头唾液,随手指着冰箱,“里面有喝的,你自己拿,我先去洗个脸!”

    “好的师父!”

    织田永真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师父的这帮伙伴,就像孩子一样,在屋子里溜来溜去。

    噗通!

    刀疤脸跟断尾花豹两个顺着客厅打开的落地窗,跳进了恒温泳池中,玩起了水。

    而小象则在大腚的带领下,来到冰箱旁边。

    “汪!”

    大腚喊了一声。

    织田永真回头一看,原来小象利用它的长鼻子,打开了冰箱门,正指着其中的饮品,让她挑选,然后利用鼻子拿出来一瓶橙汁,放到她面前。

    “你们好聪明啊!”

    织田永真摸了摸小象跟大腚的脑袋,虽然她知道大象的脑容量很大,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智慧,要不然人类也不会选择训练它加入马戏团,但真看到这么聪明的动物,还是忍不住惊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