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据本台记者消息,日前,蒙古国阿尔泰山地区警方发现一辆吉普车掉入破碎的冰湖,打捞上来后,司机和副驾驶均已确认死亡,目前死者身份正在进一步调查中,上月我国山白地区同样发生情侣自驾游开入冰面不甚坠江的惨剧,专家提醒,冬季游玩切勿开车驶入冰”

    这时候,电视机突然传来新闻播报的声音。

    还未等织田永真闻声望去,一只大黑猩猩便大摇大摆地坐在她身旁的沙发上,直接来了个“葛优躺”,翘着二郎腿,看着电视,手中赫然拿着一个黑色的遥控器。

    是盖亚!

    织田永真跟王奎参与过阿尔及尔的城市黑猩猩狩猎任务,所以认得这只黑猩猩,正是那群逃跑黑猩猩的首领。

    想不到师父连它都驯服了!

    要知道,当时通过王奎的讲解,盖亚通过下水道躲避追踪,进行移动联络,以及跳车追入市区等行为,在她看来,这甚至比一些人类的反侦察能力都要强悍。

    足以证明盖亚的智商极高。

    再一看眼前它看电视的样子,如果不是浑身长着黑色长毛,织田永真会以为面前真的坐着一个人类!

    也许是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盖亚扭过头与对方对视了一秒,用手抓了抓布满老褶的黑脸,旋即将遥控地递了过来。

    “我不需要,你看吧!”

    织田永真心里松了口气,没想到这只黑猩猩竟然还懂得照顾人类的情绪,说实话,刚才对视的那一刻,她差点儿就想摸刀了。

    毕竟这可是一只大型动物,是野兽。

    真要是攻击过来,近身肉搏,人类也占不到什么好。

    “呼”

    这时候,王奎拿着一条毛巾,边擦着头发,边走过来。

    见状,爬在地上的大腚跟拔都,噌一下就抬起了头,快步跑到冰箱前,开门叼了一瓶水,然后小碎步屁颠儿屁颠儿,跑到他脚下,晃动着它们短毛的尾巴,像一根小天线一样,翘起来,欢快地摇摆着。

    老黑看到这一幕,侧过头,将黑溜溜的狗眼眯成一条缝,似乎是在说:真TM能舔!

    “哈哈哈,太可爱了,师父,这该不会是你专门训练的吧?”

    看到两只狗子为了争宠,齐刷刷咬着矿泉水出现在老奎脚下的场面,逗得织田永真掩嘴直笑。

    “我可没教他们这么拍马屁啊!最开始是大腚先学会的。”

    王奎敲了大腚脑瓜子一下,用手指挠着拔都的下巴,“拔都啊拔都,你说你学点好的不行么,溜须拍马倒是学得挺快!”

    嘴上这么说,但他还是从狗子口中拿过两瓶水,一瓶一口,谁也不得罪。

    看到主人将它们的水都喝了,老黑眼中忽然闪过一抹悔恨,颇有一种“早知道我也去舔就好了”的感觉!

    嗡~~

    这时候,透过落地窗,王奎隐约听到有ATV越野车的发动机声,片刻后,声音传到了他的前院大门。

    理论上,这里是他的私人住宅,一般很少有游客会靠得这么近。

    他刚准备出去看看,没想到便传来了一声很温柔的女人声音:“王奎!”

    “好像是蒂法”

    王奎冲着织田永真指了指屋外,表示他出去看看。

    穿过后院,一开门,果然是拉赫曼跟蒂法。

    两人回去都换成了便装,但仍旧是白袍黑纱裙的装扮,不过非公开场合下,蒂法将面纱摘了下来,露出了她那温柔甜美,颇具公主气质的脸蛋。

    “我跟哥哥想来找你聊聊天,给你发了消息,但你没有回”

    蒂法温柔地开口,眼中带着些许歉意,不知道是否打扰到对方休息。

    王奎摸着后脑勺:“哎呀,我还没到家,就被大腚他们扑倒,闹了好一阵,然后就去洗头了,一直没看手机,赶紧进来吧!”

    反正大家都是朋友,而且也不是第一次来串门了。

    一进屋。

    蒂法便看到了织田永真坐在沙发上,正跟自己的猎犬玩闹。

    一看来的人多了,盖亚赶忙识趣地下了沙发,主动让位。

    黑猩猩都这么懂事儿,织田永真也不好意思继续留这儿了,况且她本来就是带走自己的两只猎狗的,跟拉赫曼与蒂法打了招呼后,她便鞠了一躬:“师父,那我就先回去了,奈奈它俩我带走啦?”

    “好,早点回去休息!”

    王奎一眼将大腚瞪回了角落,旋即让织田永真开着他的ATV离开,反正他有嘎力班,一样能代替车辆。

    “王奎,果然还是你家最好啊,就像一个天堂一样!”

    拉赫曼坐在沙发上,望了一眼风景无限的无边界泳池和山林景色,忍不住咂嘴羡慕道。

    “哈哈哈,等你的酒店盖起来,想要多豪华都可以!”

    王奎擦干头后,将毛巾扔给了盖亚,后者立刻将毛巾拿到卫生间,放在了置物架上。

    “我哥哥羡慕的不是屋子的豪华,而是你这些伙伴。”

    蒂法享受着小象拿来的橙汁饮料,双手捧着,像一个公主般,转了一圈,看着这些活灵活现的动物,就像一群孩子一样,在王奎的别墅里自由自在地玩耍着。

    试问。

    这不比之前那个什么安吉艺术品公司花重金打造的满屋子野兽标本牛逼多了?

    “试着与它们做朋友,并不难的,岛上的这些动物,脾气都很好”

    王奎摸着小象柔软的鼻子,忽然想道:“或者,你们也可以把自己养的那些伙伴带过来,这样就不会无趣了!”

    就像蒂法养的那只虎狮兽,这两兄妹的牛逼宠物也不少,异瞳花豹、金虎、黑鬓非洲狮。

    把他们这些稀有宝宝弄过来,王奎的海岛还能借光蹭一蹭!

    “这倒是个好办法”

    拉赫曼动了心,虽然他家已经非常奢华了,但因为气候因素,环境上,如论如何也比不上大狼狗海岛。

    况且,未来扩建海岛是他们兄妹二人工作的重心之一,免不了来来回回跑。

    在这儿安置第二个家,也是不错的选择!

    三人聊了一个多小时,两兄妹就告辞离开了。

    下午,王奎在泳池旁,躺在沙滩椅上,喝着无糖可乐,一手撸着刀疤脸的背毛,一边刷着新闻。

    没想到几个月过去,澳洲大火还是没有熄灭,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真不知道又会有多少生灵死亡”

    他叹了口气。

    这时候。

    叮咚。

    微信响起,竟然是蒋晨跟东方妙同时发来微信。

    东方妙:“你累么?等我一会下班,今晚一起吃个饭吧!”

    蒋晨:“方媛一会儿下班,说要带着东方妙约咱俩喝酒!(坏笑)”

    “”

    想了想,王奎回给两人一条:“好的。”

    果不其然,很快东方妙就回过来,说她的闺蜜也要一起来,然后便简单讲了一下蒋晨跟方媛认识的经过。

    距离东方妙下班还有三个小时。

    倒是不用着急。

    王奎继续躺在椅子上,悠哉地刷新闻,同时脑海中也在琢磨着下一次系统任务。

    目前他还没有使用任务雷达。

    虽然这段时间,在外人看,他一直都怎么闲下来,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身的实力,除了一些从马约尔那得来的狩猎经验,肉身实力,几乎都没怎么上升。

    再一看大腚。

    T3血统的它,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当初跟拔都同样体型,因为混血狼的血统,现在已经远远将拔都甩在了后面。

    半年过去了,好肉好料的喂养,加上狩猎伙伴羁绊的强化,大腚已经从当初的一米体长,三十多公斤,成长到一米五左右的体长,50公斤!

    虽然他正处于迈入成年期的高速发展状态。

    但这个成长速度,仍旧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如果王奎没记错。

    正统崃州红巅峰可长到70公斤,1.7米长,换句话说,才两岁半的大腚,已经可以快媲美五六岁的成年巅峰状态了!

    一想到幕后势力已经开始对自己动手。

    王奎心头的危机感顿时越来越强,而想要解决这一切,只有利用系统任务的奖励进行强化!

    于是,他果断点开任务雷达。

    唰!

    下一秒,任务雷达的探测波开始扫描世界地图,伴随着一个又一个红点出现,终于,地图开始放大,不断上移。

    最终,固定在了亚洲中部一个位置!

    狩猎任务:林海雪原的追逐

    狩猎类型:现代狩猎

    狩猎目标:高鼻羚羊与其盗猎者

    狩猎场地:蒙古国阿尔泰山国家自然保护区

    狩猎难度:目级一星

    现实要求:需职业猎人报名,拥有持枪证明,擅长冬季追踪,吃苦耐劳,能忍受寒冷,确认高鼻羚羊活动范围并加以保护,同时配合巴彦洪戈尔警方追踪盗猎团伙

    现实奖励:蒙古国阿尔泰山保护区联合巴彦洪戈尔警方联合悬赏六千五百万图格里克

    系统要求一:开设野外狩猎直播,达到人气爆点,在线人数突破900000,并瓦解盗猎者们的阴谋

    完成奖励:未知

    系统要求二:在进入猎场后,限时4天内追猎成功(祝:猎物完整度与猎物数量会影响最终评分)

    完成奖励:未知

    系统要求:现代狩猎模式下,可携带狩猎伙伴,限量两只,可携带任何热武器,不可携带食物、可携带现代载具类装备进入猎场。

    我TM直接好家伙!

    王奎看了三四遍,反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后,终于确认,狩猎目标中,有人!

    严格意义上来说,抛开他这一路上遇到的各种事情,真正系统标明狩猎人类的,只有两次,一次是雪山猎隼,一次就是眼前这个林海雪原。

    第一次猎人。

    他碰上了李虎,也是彻底改变他人生轨迹的一次,注定他与盗猎者走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对立面。

    第二次猎人。

    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事实上,阿尔泰山地区一直以来都是盗猎非常严重的地区,无论是蒙古还是国内的新彊,之前轰动全国的藏羚羊事件,就发生于此。

    那里偏远荒凉,民风彪悍,法治淡漠。

    毫不夸张的说,阿尔泰山脉,就相当于半个非洲刚果盆地,哪怕没有军阀,也滋生了不少类似土匪一样的存在。

    而这次的目标:

    高鼻羚羊。

    这可是濒危稀有物种,在阿尔泰山的数量极其稀少,目前国内和蒙古都已经灭绝,只传俄罗斯阿尔泰山地区还有存在。

    这次能在蒙古境内发现高鼻羚羊,无疑是震撼动物研究界的一件大事!

    也难怪他们愿意出六千五百万的图拉格日,换算成软妹币在十五万左右,对于经济不发达的蒙古来说,这个赏金的价格已经很高了。

    “冬季,现代狩猎,目标有盗匪,这次我要带谁去呢”

    王奎扫了一眼周围的狩猎伙伴们。

    虽然这次系统限制只能带两只,但这次不比刚果雨林,后者是被动遇人,前者可是主动追人。

    面对刀枪无眼的盗猎者团体,带太多动物伙伴也没什么用。

    但一切并不着急。

    反正从投简历到录用再到办理签证入境,只少需要两三天的时间,而且明天就是新一轮限时商人到达,倒时候再根据情况来定。

    所以,他先登录了蒙古国巴彦洪戈尔的政府官网和阿尔泰山保护区的网站,从上面找到了当地警方的电话和邮箱,将自己的资料简历投了过去。

    也不知道对面是不是很着急,还是缺人。

    没过几分钟,邮件就来了回复。

    经过在线翻译,王奎看到对方已经决定聘用他了,这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如今他的简历早非当初那个一无所有的毛头小子了,用“金光闪闪”形容也不为过。

    按照上面的联系方式,他找到了一个会华夏语的联络人,拨通了电话,“您好,我是王奎,刚刚给巴彦洪戈尔警局投过邮件!”

    “呼呼你好,我是吉日呼”

    什么情况?

    听着电话里断断续续的声音,以及强烈的风噪声,王奎只得大喊:“对不起!您那边太吵了,我听不见!”

    嘟嘟。

    电话挂断后,过了一分钟,再次打来:“现在好了么?”

    “好了!”

    “我是吉日格拉,请问你最快多久能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