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么着急?

    王奎还是第一次见单主如此着急的,不过想想看,如果整件事情有盗猎者参与其中,的确是越快越好,免得盗猎者跑掉。

    他看了眼手机时间:“如果您那边可以给我开具加急商务签的证明话,我估计后天能到。”

    一般办理普通的旅游签需要4个工作日,而加急签证则只需要一日,甚至当场出签,但需要出具相关的官方证明。

    “没问题!”

    吉日格拉答应的很痛快,随后,不知道他是否打开了门,还是开了窗户,之前的风噪声,又开始出现:“呼呼希望您能快些到达,气象部门说这场大雪只持续一周,如果大雪停止之前我们还找不到痕迹,估计很难再抓到这帮人了!”

    “好,我尽快,另外,我还需要动物托运、枪械和弹药手续!”

    王奎明白了事情的紧迫性,将自己的诉求全部告知对方后,便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左右,巴彦洪戈尔警方便将开具的各项证明用邮箱发了过来,他赶忙将文件转发给了赵仲衡,让他帮忙办理签证和准备装备。

    “这么急啊?”

    赵仲衡在微信中回复了一条,并加了一个懵逼的表情。

    的确。

    两人刚刚从新奥尔良市回来,这没几天就要再出差,对于一般人来说,强度的确很大。

    王奎:“没办法,那边不光是追动物,还涉及到盗猎分子”

    赵仲衡:“出差倒是没什么,主要是我担心你的安全。”

    他其实想说,海岛的运营都已经如此成功了,赚得盆满钵满,其实没必要再像之前那样拼命,主要这次还是直奔盗猎者。

    一想起也门押运时,碰上的那伙劫道的,他就害怕。

    王奎:“环境和人物不一样,也门是战区,且碰上的那伙人也绝非寻常,而这次是在法治国家,盗猎者们也不成气候,倒时候警方也会参与并且保护我,放宽心!”

    听他这么所,赵仲衡才答应下来立刻去办。

    时间到了下午四点。

    简单收拾了下东西,王奎便找到蒋晨,两人一起乘坐他的游艇,直奔魔都码头。

    到达那里后,他们开着杨策扔在码头停车场的车,去往魔都疾控中心。

    “再见刘姨!”

    东方妙跟同事打了个招呼,拉着方媛从正门走了出来。

    今天的魔都要比平日更冷,她在卫衣外又多披了一件黑色的休闲西装外套,配上她高挑的身材,显得英气十足,整个人透出一股利落的劲头。

    “妙妙,你看我画得可以么?”

    方媛在一旁用手肘碰了下,只间她一手拿着小化妆镜,一手拿着口红,将刚刚涂完的嘴唇,上下抿润。

    “行啦,别照了,人都来了!”

    东方妙按下闺蜜的化妆镜,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只间前方停车位上,正好站着王奎跟蒋晨两人。

    “啊”

    方媛害羞得立刻低下了头。

    “怎么样,还算准时么?”

    王奎伸出手,跟东方妙碰了一下。

    随后四人上车。

    蒋晨识趣地拉着方媛做到了后座。

    “我一开始本来想去海岛找你的,但最近有一家新开的餐厅不错,想带你来尝尝。”东方妙一开始的确是想自己去找王奎的,但方媛有些想见蒋晨,说白了就是约个会,又不太好意思开口,便让她找个理由把王奎跟蒋晨一起叫出来。

    “没事,正好我想买些东西。”

    王奎对在哪吃倒是没那么多讲究。

    “买东西?”

    东方妙下意识反问了一句。

    “对,买些装备。”

    于是,他便将自己接了蒙古阿尔泰山保护区和巴彦洪戈尔警方任务的事情简单讲了一遍。

    “什么时候?”

    正在后座跟方媛酝酿暧昧情绪的蒋晨,噌一下直起了身子,凑到王奎头枕后,双目放光,像是在说:你要是提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后天出发。”

    “怎么样,危险么?”

    蒋晨这话,一方面是担心他,另一方面的潜台词,就是需要我跟着去么?

    “倒是没多大危险,不过就是环境恶劣了些,阿尔泰山这几天正在下大暴雪”事实上,只要不是专业盗猎团伙,比如鹰钩鼻、崔义安这种人,一般的盗猎者水平,最多也就是跟王奎之前在内蒙阴山碰上的那几个偷羊的一样。

    “我先陪你去买装备吧!要不一会儿商店可能会关门。”

    东方妙还是觉得正事儿最重要,至于吃饭,其实她跟方媛一样,也只是需要一个理由,只要能跟王奎在一起待着,干什么都无所谓。

    “不着急!马上到了!”

    王奎拐了个弯,便到达定位的餐厅,是一家火锅店。

    餐厅的装修跟景色都很不错,二楼的落地窗正好可以看到浦东的夜景,他跟东方妙坐在一起,而蒋晨跟方媛则坐在正对面。

    趁着对面两人眉来眼去的功夫,王奎便凑近东方妙耳边,问了一句:“这俩人什么时候开始发展的?”

    感受到耳边的热气,东方妙低头看了眼指甲,“就是你走的第二天,正好我跟媛媛放假,我想来你这儿练练体能,方媛一直想去你的海岛看看就一起跟来了,结果在训练场看到了蒋晨,然后她就动心了。”

    “这样啊”

    王奎掰掰手指头数了数,看着两人都快贴到一起了,不禁惊讶道:“这才四天,发展这么快?”

    “咳”

    东方妙轻轻咳嗽一声,用眼神白了王奎一眼,明显是让王奎别说出来,女孩子的脸皮都薄,又像是在提醒他,看看人家蒋晨这速度!

    王奎仔细一想,也对,蒋晨这小包总一样的帅气大叔外表,加上他丰富的人生经历,最重要的是家境还好,一般人都会没什么抵抗力,

    菜品很快就上齐了。

    正吃着的过程中,忽然,餐厅内走进来一名西装革履,富态中,又带着三分粗旷的中年男子。

    王奎扫了一眼,忽地停下了筷子。

    没想到。

    西装男子看到他后,也愣了一下,但并没有上来打招呼,而是直接略过了他。

    “怎么了?”

    东方妙看出了异样。

    “没什么,看到个熟面孔,好像是ESCI的会员。”

    王奎虽然记不住他的名字,但确实对这张脸还有些印象。

    之前燕京ESCI聚会上,他记得这个人当时还跟一个刚果金的老黑猎人打了一只野兔回来,好像是一家猎场的老板。

    “难怪他没有过来跟你打招呼,应该是你的海岛开业后,抢了他不少客源”东方妙分析道。

    这也很正常。

    大狼狗海岛的爆火,已经在魔都附近传遍了,同时也抢夺了许多靶场、猎场、游乐园的客户。

    像魔都这种环境,大部分都是市区,没什么大山,提供不了像秦岭、大兴安岭那些大型猎场的环境,也就只能打打兔子,跟王奎海岛猎场引进的那些野猪、鹿等猎物根本没法比。

    但王奎并没有在意这个。

    而是借着这个猎场老板,将记忆重点,放在了那名老黑猎人身上。

    当时他记得,那个黑人的眼神给他的印象非常深刻,战场之眼,眼眶凹陷,眼球突出,布满血丝,像极了一头充满危险的野兽。

    但真正令他纠结的点,不在这里。

    是王奎之前在刚果雨林中,碰上的那伙猎杀小象的叛军盗猎者中,最后跟他死战的那个黑人。

    他的眼神。

    好像跟那天ESCI聚会碰上的那个黑人,非常相似!

    王奎就觉得自己的直觉很少判断出错,当时他总感觉熟悉,可是就是想不出来熟悉在哪,现在一串联,瞬间反应过来。

    难道是一个人?

    不会吧?

    如果没记错,陈昂曾经说过,那个老黑的身份是刚果金TNC大自然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也是ESCI华夏分会的理事之一,按理来说,不应该会跟盗猎叛军有关系。

    不过一切也不能轻易定论。

    绿野这个现成的例子摆在这里,任何组织都有可能批着一张合法外皮,背地里干着偷鸡摸狗的买卖。

    况且。

    寻找霍加皮这件任务,从头到尾,就只有美国的研究所、WWF刚果分部,以及刚果雨林保护区参与,并没有这个什么TNC保护协会帮忙。

    这说明在刚果金众多官方保护组织中,TNC并不算权威。

    同时。

    王奎又想到了陈昂在北美ESCI饭局聚会中,给他介绍的那些高层,也没有会长和非洲分部,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想想看,连帕维默这种人都能待在ESCI中,这个俱乐部本身是否存在问题?

    或者大胆猜测一下。

    陈昂。

    会不会也有问题!

    琢磨到这里,他背脊瞬间冒出一阵冷汗。

    当时王奎还真准备问问陈昂有关绿野的详细资料,不过因为直播给耽误了,现在想想,确实有些太草率了。

    如果陈昂没问题,这个事情问了也就问了。

    可如果他有问题。

    以犯罪者的敏感多疑的性格,必定会判定,王奎已经将绿野树立为重要敌对目标,这样一来,崔义安知道了,势必会直接撕破脸,想尽一切办法干掉他。

    “肉都快凉了”

    这时候,东方妙那像周迅般的嗓音,一下子把他从危机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你没事吧,怎么冒了这么多汗?”

    她忽然发现王奎的脸色有些发白,并且额头跟鼻尖也有些汗珠。

    于是,东方妙放下手中的筷子,抽了两张纸,替他擦了擦。

    “哦,我没事,刚才想事情了,先吃饭!”

    王奎不想把绿野的事情跟东方妙讲,因为这不等同于普通的盗猎者,崔义安这帮人,是具备高反侦察能力、且手段残忍狠辣的职业盗匪,绝非一般小盗贼能比的,他不想因此把东方妙卷入这么危险的事件中。

    东方妙也的确不知道这一切。

    在她心里,还以为王奎是在为后天的蒙古任务担心,于是便小声开口:“要不我们先去买装备吧?”

    王奎心里一暖,“吃完再说!”

    猎场老板与那个外国人的谈话非常快,快到他这边还没吃完,那边已经结束了。

    看着两人笑呵呵地走出来,相谈甚欢的样子,估计是合作成功了,而且还是个大买卖。

    “那我就代表安吉艺术品公司,预祝与叶老板签约愉快!”

    金发白人笑着说了一句英文。

    这句话正好被王奎听到。

    安吉艺术品公司。

    这不是之前送拉赫曼一屋子野兽标本的那间公司么?

    他当时已经分析过这间公司可能涉及盗猎问题,所以建议拉赫曼驳回合作,没想到,现在又把手伸到了国内。

    的确。

    国内的这些土豪也很喜欢收藏各种标本,早在国内法律监管不严格之前,几乎每个土豪,办公室里都会摆着一只猫头鹰标本、象牙,或者是鹿头。

    这块蛋糕,确实非常丰厚。

    “我们也走吧!”

    眼见大家都吃不动后,东方妙便算好账,拿着包准备离开。

    到了停车场。

    王奎看着猎场老板与安吉艺术品的金发佬先后开着豪车离开,不由摇了摇头,看来,变强之后,自己所能接触到的圈层也不一样了,猎圈这一行,水果然很深!

    一路开往商场。

    这期间,他一直在思考,到底要不要让赵泽帮忙查一查陈昂这个人。

    他一像很相信自己的判断。

    既然觉得那个TNC黑人与自己当时在刚果雨林战斗的那个黑人有联系,那么身为华夏ESCI分会长的陈昂,不可能一点不知道吧?

    不过。

    当时在北美聚会上,陈昂激动的言辞,又的确是真情实感流露。

    也许,他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对这种黑暗和腐败无能为力?

    纠结了好半天。

    到达商场后,王奎还是决定,问一问赵泽!

    毕竟命最重要!

    他不可能因为陈昂那几句话,就判定他没有问题,更何况,现在各种线索的苗头,都指向了陈昂。

    比如之前国内聚会,刘现作为国内第一猎人,没有到场,但陈昂却并不在意,且其他嘉宾从头到尾也没有提及,王奎其实还问过一嘴,陈昂也是随口糊弄了两句,光是这点,其实就已经很可疑了。

    “赵警官,能否帮我查询一下ESCI的华夏分会长:陈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