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尤其是大腚,作为短毛犬,它本身的抗寒能力是不如老黑的,但山地出生的犬适应性要比拔都这类平原犬更强。

    于是,他将两者分别带进单间,调整好空调,进行低温适应。

    王奎也不会光让它们受罪,自己享福,他同样也把自己关在了房间内,穿上外套,将温度调至个位数。

    毕竟他这一个多月以来一直都是在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活动,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寒冷环境了。

    好在他是辽东人,从小经历了二十多个寒冬,很快就能适应低温。

    就这样适应了一下午。

    傍晚,赵仲衡取回来两人的护照签证,便开始准备各种装备和所需物资。

    翌日,两人便去魔都乘飞机飞往蒙古国的首都:乌兰巴托。

    临登机前。

    他的手机传来一条微信消息。

    是东方妙:“万事小心,等你回来!”

    王奎心里一暖,回了一条“放心”,旋即将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

    从魔都到蒙古直飞航班需要五个多小时,约么中午11点,他才到达成吉思汗国际机场。

    一下飞机,伴随着一股凉风吹过来,赵仲衡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么冷?我怎么感觉比咱家都冷啊,难道是这半年在魔都待久了,失去咱们东北人的冰霜抗性了?”

    “东北人抗冻他也不靠属性,而是靠装备啊,让你多穿点你还不听”王奎“幸灾乐祸”地摇着头。

    登机之前,他已经联系了吉日格拉。

    所以一出机场,他就直奔活物托运取货点,赵仲衡穿着一件黑色的薄羽绒服,伸出冻得发抖的手,开始鼓弄拍摄装备。

    由于这次任务比较赶,所以他也没来得及在虎鱼进行宣传。

    不过自从王奎夺得年度盛典冠军后,基本上人气已经稳定在虎鱼前三的位置了,如果当时没有套你猴子、皮皮老师这种大咖开播,他便是第一。

    滴!

    伴随着记录仪开机的提示音,连通的直播间也随之打开,赵仲衡赶忙在微博、粉丝群以及鱼吧动态中,推送了老奎的开播提醒。

    【我的天,本来上来是想看女主播扭屁股的,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老奎终于舍得开播了?】

    【卧槽,开播了?】

    【这是哪啊?大狼狗海岛么?】

    伴随着机械铲车的发动机声,一个木质的运输柜被从航班仓库内拖了出来。

    王奎将柜门打开,踏踏踏,黑暗的运输柜中,传来了几声清脆的踩踏声,下一秒,一匹黑色骏马,缓缓从黑暗中走出。

    它身高与女人平齐,四肢粗壮,钉着古铜色的马鞍,一身健硕的栗子肉泛着油亮的黑光,身上套着黑色的哑光黑金皮质马鞍,而最吸引人眼球的,是它头顶上也套着一顶黑色哑光皮面具,嘴上套着黑色缰绳,后颈的鬃毛被精心梳理,扎成了麻花辫,看起来就像一名古代的神秘刺客!

    【卧槽,这是谁?】

    【这是嘎力班么?】

    【嘎力班哪有这么帅啊?】

    【不得不说,这马有点小帅,爱了爱了!】

    “这就是嘎力班。”

    王奎牵着缰绳,带着它慢慢走到一边,“我把它的鬃毛扎起来了,避免雪天乱吹麻烦”

    雪天?

    这时候,观众们才注意到,老奎、赵仲衡以及嘎力班呼吸的时候,有明显的白气呼出,而在大狼狗海岛,就算是早晚,哈气都没有这么明显。

    【老奎又出任务了?】

    【嘎力班都带过来了,这应该是出任务了!】

    【好家伙,又有节目看了!】

    眼见王奎带着狩猎伙伴亮相异地,便知道他肯定是接了什么狩猎任务,顿时,不少网友立刻被勾起了兴趣,人气也在疯狂上升,短短几分钟,便从十几万,一下跃升至一百万,在线人数也达到了三十万加!

    “对,我这两天刚接了个任务,去往蒙古阿尔泰山追猎高鼻羚羊,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羚羊,此前已经在蒙古被判定灭绝了,如今又被发现。”

    正当王奎说话的功夫,忽然间,一辆白色老式的丰田越野车,和一辆灰色的厢式货车,停在了他面前。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名身穿军绿色大衣,带着皮帽子,三十多岁,布满胡渣的大叔。

    他叼着烟,主动过来伸出手,“王先生是吧?我是吉日格拉!”

    离近观察,可以看到他颧骨两侧的腮部已经紫红一片,这是长时间暴露在寒冷天气下冻的,眼眶发黑,眼角还有不少黄绿色的眼呲,看样他已经很久都没有休息了。

    “你好!”

    王奎重重地跟他握了个手,“我这边开着直播没事吧,华夏的直播。”

    “没事,你资料里不都写了么,吃饭没王先生?”

    吉日格拉最后连续嘬了几口,剩下一个烟屁股,掐灭后,正想找旁边的垃圾桶扔掉,结果看到王奎身旁的嘎力班和大腚,不由眼前一亮,“都是好种啊!少见!”

    “我们都不饿,直接去现场吧!”

    王奎知道对方已经连续熬了几天夜对付这帮盗猎者,心里肯定急得很。

    “那太好了,上车,勒和克,把马和狗牵到货车上!”

    一听不用耽误时间,吉日格拉激动得咧嘴笑着,赶紧招手让手下帮忙托运动物。

    上车后。

    一股汗味儿混合着各种食物的味道,扑鼻而来。

    “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忙着案子,车里乱,你多担待,这是拉克申,王先生喝点热乎水,朋友,这还有些馃子,你要不嫌弃就垫两口,我们都没碰”

    坐上副驾后,吉日格拉东找西找,一股脑儿地给王奎跟赵仲衡拿着吃的,司机勒和克是个年轻一些的小伙子,面向很和善,估计是不会华夏语,所以被介绍的时候,只憨笑了一下。

    同时。

    吉日格拉还递过来一摞资料。

    赵仲衡立刻将镜头挪开,拍摄向窗外。

    王奎打开,迎面便是一张汽车沉湖的照片,继续翻下去,是两具中年男性死尸,全部都是溺水身亡。

    “咕嘟咕嘟”

    吉日格拉喝了口热水,指着照片道:“这就是前几天我们在阿尔泰山上冰湖里打捞出来的死者,经过调查,两者都有盗猎记录,车内也发现铁丝套子、钢夹子等作案工具,还有一具高鼻羚羊尸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