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什么!?

    这次的任务与盗猎者有关?

    【牛逼!又要抓贼了?】

    【感觉看老奎猎人比猎物有意思啊!】

    听到吉日格拉的口述,观众们瞬间被吸引住了,之前老奎在北美钓鱼王大赛上大放异彩,钓到了各种大鱼巨怪,虽然很有成就感,就像在玩钓鱼游戏一样,但真论爽与刺激,还是得猎人!

    不少水友可还没忘记也门那场押猎对战。

    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而这次有警方参与,想必场面也不会小到哪去,有些人甚至有种在看第一视角刑侦剧的感觉!

    但期待老奎对抗盗猎者的同时,他们也在担心他的安全问题。

    毕竟。

    从目前的状态判断,连警方都束手无策,老奎这次一个人单枪匹马,会不会太危险了?

    王奎没有关注直播间,而是盯着照片,从羚羊那个类似北美貘一样的大鼻子特征,可以断定就是高鼻羚羊。

    他本来以为是阿尔泰山保护区的监测人员发现的,没想到竟然是在盗猎者的战利品中找到的。

    “沿着这辆车,我们在附近发现了大量的车辙印,粗略估计至少有七八辆车,方向都是阿尔泰山山内,也就是说,这是一伙庞大的盗猎团伙!”

    说到这里,吉日格拉眉头紧皱,端着热水杯的手,也下意识捏紧,“只可惜这几天阿尔泰山地区大雪,大部分痕迹都被新雪覆盖,发现的都是碎片化的线索,东一处、西一处,我们进山摸索了两天两夜,一点头绪都没有。”

    “我知道猎户在某些方面比我们警察更懂追踪,所以我们也找了几家帮忙,但他们都说大雪天的阿尔泰山会吃人,没人敢在这时候冒着生命危险上山。”

    连警察都这么说了。

    观众们心里更紧张了。

    但王奎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他也没有去接吉日格拉的话,而是自顾自地说道:

    “铁丝套子、钢夹子,这是老派伏击猎人惯用的手法,大面积下套,成本低,效率高,从照片中可以看高鼻羚羊后蹄粉碎杏骨质,下肢动脉破裂,导致失血加冻伤死亡,高鼻羚羊太稀少了,这不是对付一头极危动物应有的手段。”

    “造成结果的主要原因,是他们使用的钢夹子都不小,而高鼻羚羊是中等体型动物,用这种夹子自然会夹断腿骨,这说明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应该是盘羊、驼鹿一类的大型动物,抓到高鼻羚羊只是碰巧。”

    听着王奎一字一句地分析。

    吉日格拉瞳孔越扩越大,旋即迅速掏出手机,叽里咕噜说了一堆话,通过网络软件翻译,观众们知道,他是在让他的同事沿着大型猎物的痕迹追踪。

    安排好命令,他突然激动地抓着座椅头枕,将大半个身子转过来,“王先生,你是有本事的人,希望你能协助我们抓到这群盗猎者,保护高鼻羚羊!”

    “我会尽力的!”

    合上资料,王奎将档案还给了吉日格拉。

    从乌兰巴托开到阿尔泰山是一段很远的距离,这一路,观众们眼看着太阳从正午高挂,一路向下。

    道路两旁不是白雪就是冻土,车内的窗户上都是哈气冷凝的冻霜,也看不到什么漂亮的景銫。

    幸亏有老奎一直在跟大家聊天,才不无聊。

    下午三点的时候,王奎看着前风挡玻璃外,已经有零星的雪花飘落打在车窗上,这说明他们已经接近阿尔泰山地区了。

    果不其然。

    观众们看到远处白雪上不少活动的黑点,估计是牧民放养的牛群,旁边还有零星点点的雪白銫屋子,是蒙古包。

    路过蒙古包后,才开始看到蓝銫的农村瓦房,接着是低矮的建筑群,那便是巴彦洪戈尔市区,也是阿尔泰山地区最大的城市。

    远处的天边,有一连串高低起伏的金銫山脉,像是静卧在大地上一条金雕玉塑的神龙,正是阿尔泰山脉!

    几人都着急破案,所以并没有拐入市区,而是直奔山区,在下午五点左右的黄昏,终于到达山脉脚下。

    司机小伙勒和克将车停在一栋白銫的蒙古包旁。

    看样子,这应该是临时搭建的工作地。

    门帘拉开,一名膀大腰圆,比王奎还高一个头,身穿蓝銫棉大衣的胖子走了出来,他的嘴里还叼着一张馅饼,油光蹭满了他下巴扎的一缕麻花小辫胡子,显得油亮油亮的,看到下车的陌生客人后,他立刻带笑迎上来,中途似乎又觉得不妥,将手在衣服上蹭了蹭:“塔那日赛奴(你们好)!”

    “我们都是大老粗,王先生你别嫌弃!这是达日阿赤,我们局里最能打的勇士,也是他带队发现尸体的!”

    吉日格拉搓了搓眼睑,连续周车劳顿,令他感觉非常疲惫,介绍完同事,他又用蒙语介绍了王奎两人。

    “客气了!”

    王奎一搭手,便感觉到达日阿赤异常结实的虎口,足以看出力量惊人,不愧敢起这个名字,在蒙语中,达日阿赤代表“镇压”。

    达日阿赤一边说着蒙语,一边比划屋内。

    “快进屋暖暖身子,里面有刚热好的手扒肉和馅饼!”吉日格拉替他翻译了一句。

    “不用,我下午吃了不少馃子,一点不饿。”

    王奎摆手谢绝,旋即走到车后备箱,将自己的装备拿出来,同时安排道:“老赵,你留在这儿,我先出发,趁着天还没黑,这会儿雪还不大,好进山!”

    “哦哦好!老奎你一定注意安全!”

    赵仲衡抬头看了眼天,虽然没什么风,但雪花也在半个小拇指甲盖大小。

    吉日格拉跟达日阿赤对视一眼,没想到这个王奎这么勇猛,而当嘎力班被同事牵下来的时候,后者眼中顿时放光道:“好马!”

    可还没等他夸完。

    王奎已经将装备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两杆长枪,并拆开了机场封条的子弹箱开始装填子弹,考虑到蒙古没有本土武器工业,装备都是依靠俄罗斯,所以他这次自己携带了一切物资,反正海岛猎场和靶场开业后,有了合法执照,这些东西他自己订购都很方便。

    “伯奈利!韦瑟比!都是好枪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