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达日阿赤看到王奎拿出来的这几把枪,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手里的馅饼,瞬间它就不香了。

    观众们也没想到老奎这次竟把所有热武器都带了过来,并且还新增了一把改装过的玫瑰铜色1911手枪。

    可一联想到刚才吉日格拉所说的案情便明白了。

    老奎现在要面对的可是一群盗猎者,而且不是之前在内蒙阴山碰到的毛贼,很可能都是太子十三峰李虎那样的人物!

    很快。

    王奎将子弹全部装完,其中1911还多准备了一个备用弹夹,分别测试了一下可用性。

    由于好久没有使用这两把枪了,来蒙古之前,他专门让靶场的师傅保养了一番,重新上一层防冻枪油,并且,为了应对极寒天气下的极端环境,他还特意给这三把枪分别强化了两次,花掉了他最后剩下的那200多狩猎点。

    毕竟。

    极端天气下,枪械是很容易出毛病的。

    当初二战德国败于俄罗斯,就是因为零下四十度的极寒大雪,冻住了润滑油,大炮、枪栓一律被冻废掉,根本拉不开,包括撞针、弹簧等关键配件,因为寒冷而变得脆弱不堪,不是断裂就是炸膛,哪怕是AK-47这类零件简单又相当耐艹装备也容易出毛病。

    虽然现在蒙古的气温已经度过最冷的那一周,开始回暖,达不到零下四十度这么夸张,但大雪加大风,仍旧对高精密热武器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如果真发生了枪战。

    别说炸膛这种严重事件,光是一次简单的卡壳,很可能就会丢掉性命!

    这时候,就体现出系统装备的牛逼之处了!

    经过王奎的强化,它们不但进一步提升了这三把枪的精度和稳定性,同时也提升了枪支材料的强度。

    全部试完锁上保险后。

    王奎将孔雀纹大博伊猎刀插在了左侧大腿的刀套上,玫瑰铜色1911则套在右侧腰间的战术腰带,剩余的两把枪,一左一右,分别背在后背,“呋!”

    一吹口哨。

    嘎力班瞬间抬首,咯吱咯吱,迈着小碎步踩着雪,走到他身边。

    王奎手抓缰绳,脚踩马镫,一个蹬挺,翻上了马背。

    这时候,赵仲衡也将无人机调试完毕升上了天空,低空俯拍视角下,王奎带着一顶黑色的毛线冷帽,这半年长期的野外惊险阅历,令他的面容少了几分阳光,多了几分刚毅和野性。

    他身上套了一件灰白黑相间的防风冲锋衣,胸前挂着一个沙漠绿的红外电子望远镜以及一条子弹带,右肩上绑着一个黑色360记录仪,抓着缰绳的双手套着加棉灰绿色防滑手套,身后的两把枪,如同吃鸡角色一样,分立两边。

    下身,一条深棕色的冲锋裤,猎刀环贴,配亚黑色高帮绑带雪鞋。

    一身现代化的热武器装备,偏偏骑着一匹黑色骏马,还是用黑色皮罩遮住脸的黑马,旁边且跟着一条穿着军绿色战术马甲的黑红色大猎狗。

    黄昏之下。

    白雪飘零。

    枪械的金属光泽与野兽的皮毛。

    这种现代与原始碰撞下的强烈反差,却令观众们觉得老奎荷尔蒙爆表,有种末日废土风的霸气!

    【卧槽,有点小帅啊!】

    【截屏了!截屏了!这可以当壁纸了!】

    【强烈建议3A大厂以老奎为原型出个游戏吧!】

    【这画面,要不是看直播,我还真以为是游戏!】

    【看时装秀也就图一乐,真学穿搭,还得看老奎!】

    王奎扭头看了一眼吉日格拉等人:“警官,那我先走了,有发现我随时给你打电话!”

    “好!注意安全!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吉日格拉挥挥手。

    “驾!”

    相互打完招呼,王奎甩动缰绳,双腿一夹,嘎力班顿时迈出前蹄,踏踏踏,向山上奔去,大腚则是跟在一旁。

    原本老奎的身材在男人中就已经算是壮的了,现在里里外外套了三层,在骑着马匹显得更加高大,就像一头出冬猎食的雄虎,又像古代身披铠甲携带长枪的重骑兵!

    别看嘎力班是马。

    但在雪地这种地行,速度并不比汽车慢,也许是因为大雪的关系,才跑出没多久,观众们就已经看不到身后的蒙古警察营地了。

    这时候。

    有的水友忽然注意到,老奎到现在还没将嘎力班头上的黑色皮面具摘下来。

    这可是没有窟窿的。

    一开始,大家以为他是像对待小白那样,害怕运输途中,马匹受惊,所以一直套着面罩,让嘎力班判断不了外界的情况,从而安静下来。

    但没想到,老奎这都骑着它跑出好几百米了,还没有一点儿摘下来的意思。

    【老奎,忘摘面罩了!】

    【嘎力班看不见,别撞树上了!】

    【面罩!老奎!】

    一时间直播间全都在刷着【面罩】二字。

    王奎偶尔瞥一眼手腕上的智能手表,看到弹幕后,顿时笑道:“这面罩是我特意为嘎力班准备的,因为大雪天和大风天气本身就容易迷眼,而它又持续高速移动,会更严重,带着面罩能够让它更安定,减少受惊。”

    “至于视线问题,大家就放心吧,马本身就是近视眼,视力很差的,它们主要是依靠嗅觉判断,所以不会撞树,古代两军交战的时候,就会像这样把马的眼睛遮住,一样能够完成奔跑冲刺。”

    阿尔泰山山脉的纬度算是很高了,国内穿过的位置正好在新彊最北部,所以太阳落山的速度非常快。

    黄昏一过,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

    好在阿尔泰山并不像华山那般陡峭,虽然到这时候是掠食猛兽出动的时机,但这般大雪天气,最危险的毒虫、毒蛇几乎都无法生存,而王奎又是骑着马,自然不像在其它环境下赶夜路那么危险。

    唯一令他有些许担心的,是雪花变大了,并且风也更大了,观众们偶尔还能听到“呼呼呼”的风哨声。

    亏了提前在海岛动物保护所适应了寒冷天气。

    大腚这只短毛狗,并没有冻得哆嗦,应该是连续跑动,身子已经活热起来。

    蒙古与国内都是东八区,无时差。

    半个小时后,天色已经完全变黑。

    王奎骑着嘎力班,奔跑在林中,眼前全都是掉光了叶子的黑色树杈,就像一张张鬼爪,在阻止他继续前进。

    但就在这时候,前方忽然隐约传来一阵哗啦啦,像是水流的声音。

    未等观众们来得及确认方位,忽然间,视野一片开阔,他们跑出林区了,大雪天,天空都是灰蒙蒙的,看不得一点月光。

    可观众们却依靠记录仪的夜视模式,发现这是一片连接着河流的小湖泊。

    幽兰色的夜视屏幕里,深邃的湖泊,就像一个黑洞,充满着神秘和压抑感。

    “终于到达吉日格拉所说的案发现场了”

    他拿起望远镜,看到湖泊中样有一处黄黑相间的警戒线,拉出一片区域,应该就是盗猎者沉湖的位置。

    听着旁边哗啦啦的流水声。

    观众们不明白,这么冷的大雪天,怎么还会有河流流动,不应该早都结冰了么?

    “不是所有的河流冬天都一定结冰,主要还是跟地质有关,比如地热能、地下有温泉,或者有火山岩浆等等,国内长白山、内蒙、大兴安岭都有这类的不冻河,很正常。”

    王奎骑着嘎力班来到河流和湖泊边缘。

    借着微弱的光亮,观众们甚至能看到河流上散发的热气,难怪那些盗猎者们会因此沉湖,存在地热,这冰层怎么可能冻得结实。

    “大雪会掩盖一切痕迹,但好在这里地热能丰富,几乎没落什么雪,我们可以从这里得到不少有用的线索。”

    他从嘎力班背上下来,掏出战术手电,并让大腚跟随自己,沿着湖泊和河流附近,寻找痕迹。

    开启狩猎伙伴共享信息!

    王奎用意念打开了紫色羁绊独有的特性技能,下一秒,他便能看到大腚低头闻着的一些空气中的气流,这些都是空气中的气味分子,它们颜色不一,则代表了不同生物或物体留下的。

    并且,这些气流都是用高亮反光的形式出现,这在眼下这种黑夜雪天,别提有多好用了,省的他浪费注意力和眼神一直盯着。

    很快,大腚闻到的这些气流,被一条若隐若无的红色反光条连成一条丝带,如同《英雄联盟》里狼人的嗜血被动一样,飘向湖中央的车辆沉湖点。

    这就是他新强化大师卡三级的特性:狩猎大师。

    根据脑子里的知识和经验,判断并标明出目标的移动路径和未来可能行进的方向。

    王奎顺着这条路径,走到湖边,用手套扫了扫上面的薄层雪花,露出了底下的土黄色冻土以及湖泊冰层。

    很快,他就发现了冰层上的点状碎冰痕迹。

    “这个天气进山,车辆换雪地胎也必须要上防滑链,金属链势必会在冻土以及冰层上留下永久性的痕迹”

    王奎让大腚闻了闻这些钉痕,上面应该还残存着橡胶和金属的气味儿分子。

    一人一狗,就这样在附近摸索。

    其中不少车轮碾压痕迹上的雪都要比旁边更薄,说明蒙古警方早已经调查取证了这些车辙印。

    一切也正如吉日格拉所说,现场的确有很多车辆,甚至,比吉日格拉估测的还要多,满打满算,至少有十五六辆!

    “十五六辆车,按照每辆车两个人,就是三十名盗猎者”

    王奎摸着下巴,鼻孔的哈气一次次在他上唇的汗毛上挂起了白霜。

    三十名盗猎者!

    赶上陆军编制一个排的兵力了!

    这TM是要打仗?

    【这帮盗猎者这么废么?抓个野生动物,至于出动这么些人么?】

    【不明白,那点钱够这么多人分么?】

    【我感觉油钱都赚不回来吧?】

    王奎面色冷沉地摇着头,“你们想错了,抓一只高鼻羚羊当然用不着这么多人,但从它们一车的套子和人员配置来看,他们走的应该是大批量猎杀的路子而非固定某个目标。”

    “别小看盗猎的收入,你们可能觉得我一趟赏金二三十万很多,但他们这一趟,最少两千万打底!”

    两千万?

    这也太夸张了吧?

    水友们听到这个数字,着实有些震惊,阿尔泰山上的动物,除了高鼻羚羊,雪豹这类极危动物,其它大部分生物的数量其实并不算特别少,像驼鹿这类的,在北欧和北美也都有分布,根本无法与大象、狮子、老虎这些香饽饽媲美。

    “因为数量!”

    王奎深吸了一口气,“他们可以猎杀一千只,两千只,甚至三千只!”

    “你们应该还记得陆川《可可西里》这部电影吧,讲述的就是轰动华夏的藏羚羊盗猎案,要知道,在这帮人盗猎之前,他们都是挖金子的,阿尔泰山其实在蒙古就称作金山,这里矿藏丰富,以前有不少人挖黑金矿。”

    “但到九十年代,大量淘金者转成盗猎者,因为盗猎比挖金子还赚钱,一张藏羚羊的羊皮,在90年代可以卖到980元,那个年代的千元是什么概念?而可可西里这一票,盗猎团伙总共猎杀了上千只藏羚羊!”

    别的不说,《可可西里》这部电影,还是有不少观众看过的,包括这个事件他们也有印象,英雄索南达杰就是因此牺牲。

    只是,在这场盗猎案的具体细节上,他们想不到猎杀的这些羊能赚这么多钱,并且数量也恐怖得不得了,都是以千为单位,这简直等于古代的屠城了!

    “目前,蒙古国合法猎杀盘羊的配额价格在1万美元左右一只,盗猎的死盘羊当然卖不到这个价格,但一张皮挣个几千上万软妹币还是非常轻松的,更别说还有盘羊角、盘羊头这些好东西!”

    平常,王奎跟大家解释科普的时候,都是非常轻松的状态,可这一次,也不知道是天冷寒冻冻关系,他全程的面色都一直拉着。

    如果这三十多个盗猎者是真的,他一个人根本解决不了。

    在国内。

    这种事件,别说他一个职业猎人插手,连警察都已经不够格摆平了,必须出动武警部队封山,才能解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