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陈勇把岳灵珊没死的消息,偷偷告诉了三师兄梁发。并且告诉他,这段时间华山派估计需要由三师兄负责管理好门派事务了,自己要去找寻师姐岳灵珊,并且要向她负荆请罪

    林平之的所作所为梁发是道听途说的,但是当看到瞎了眼睛的林师弟,还不忘把恩师岳不群的尸体背下思过崖,梁发对他的怨念自然是小了许多。一个瞎子都能做得了这么多,自己还有何理由再对他抱怨呢?

    更何况这一切的始末自己慢慢都知道了,是师父岳不群要吞没林家的《辟邪剑谱》,难怪林平之会做出那种事来。而且在林师弟口中所说出来的真相,却与自己听到的有所不同。

    原来林平之发现了岳不群有要杀害他的意图后,只得和师姐岳灵珊结婚,以便保住自己的小命。当在嵩山“封禅台”前见到师父岳不群使出林家的辟邪剑法的威力,能够一举刺瞎五岳剑派盟主左冷禅的眼睛,才知道《辟邪剑谱》如此厉害。

    也因此林平之才会报仇心切,约上青城派掌门人余沧海,要杀他报仇雪恨。小师妹传师命不让林平之在“封禅台”前杀了余沧海,梁发是知道的。但是不知道的却是,林平之杀了余沧海和木高峰后,眼睛被毒瞎之后的事情。

    原来林平之在车厢内发现了劳德诺,为了不让岳灵珊和他一起被劫持到嵩山派,才被迫刺了小师妹一剑。也只有这样,岳灵珊才能活着留下来,总比到得了嵩山派,被左冷禅当做筹码,来要挟岳不群或者自己好的多。

    三师兄梁发不忍心把自己发现了岳灵珊和师娘被害的消息告诉林平之,但是他更希望瞎了眼睛的林师弟,陪着自己一起留守在华山,他不想让林平之知道事情的真相,而更加的难过。

    梁发不知道的是,陈勇此时的眼睛已经可以看到外面的景物了。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是比目不视物,却要好上许多。相信只要是找到名医,用些名贵的药物,自己眼睛复原的可能杏,还是很大的。

    众人转了几个弯,登上玉女峰,再下一个坡,便是上朝阳峰的小道了。山岭上一处处都站满了岗哨,日月神教的教众衣分七色,随着旗帜进退,秩序井然。但是不管他们再彪悍,和铁血军队比起来,还是差上许多。

    但是陈勇一样很佩服任我行,才收复日月神教几个月,就能够把教众训练到如此精锐,真乃是一代枭雄也!由他统领的日月神教,还真的不是武林之福。再加上任我行现在是野心勃勃,不知道还会再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陈勇见那朝阳峰自山峰脚下起,直到峰顶之上,每一处险要之所都布满了日月神教的教众,少说也有二千来人。这一次日月教倾巢而出,想必还招集了不少旁门左道之士,好共襄大举,否则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人。

    即便是五岳派掌门人都健在,他们也根本抵挡不住这近万名日月神教教众的攻势。包括最强的嵩山派,加上旁门左道之士,能打的也不过近千人。五派合一能有两千名教众吗?估计都不一定有。

    而日月神教此次出动这么多人,肯定不是只为了消灭五岳剑派这么简单,恐怕他们还是想逼迫令狐冲归顺到日月神教,这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陈勇心知自己此时还是扮演一个盲人,更容易让任何人都认为自己是无害的。

    此时朝阳峰上传来喊话声:“日月神教文成武德、泽被苍生任教主有令:泰山、衡山、华山、嵩山四派上下人等,尽速上朝阳峰来相会。各堂香主就近催请,不得有误。”

    这声音乃数十位内功深厚的高手,齐声呼喝,声音远远传了出去,诸峰尽闻。但听得东南西北各处,均有数十个声音答应:“遵命。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很显然,华山派此时,各处都布满了日月神教教众。

    这山上山下一起发声,陈勇才知道,日月神教此次出手,何止数千?这声音漫山遍野,半山腰处更是人声鼎沸,至少也有一、两万人之多!

    梁发伸手拉着陈勇,华山派这二三十人也不得不加快了登山的步伐,不一会儿便登上了朝阳峰。

    此时峰顶传来呼喊声:“五湖四海、各岛各洞、各帮各寨、各山各堂的诸位兄弟,都上朝阳峰来参见教主!”

    接着便传来近千人的声音来:“江湖后 进参见神教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圣教主!圣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这些人都是武功高强之士,用力呼唤,一人足可抵得十个人的声音。最后说到“圣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之时,日月神教教众,以及聚在山腰里的群豪也都一齐叫唤,声音当真是惊天动地!

    当华山派弟子登上峰顶,只见峰顶林立着的日月神教教众,更是身材魁梧,武功高强之辈。随即便有人呼喊道:“启禀圣教主,华山派门下众弟子来到。”

    陈勇和梁发等人被带到东峰仙人掌前,朝阳峰绝顶的仙人掌是五根擎天而起的大石柱,中指最高。指顶放着一张太师椅,一人端坐在椅中,正是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

    而在仙人掌的西首排着五张椅子,每张椅上都铺了锦缎,分为黑白青红黄五色,锦缎上各绣着一座山峰。北岳恒山尚黑,黑缎上用白色丝线绣的正是见杏峰,而令狐冲此时正在那把椅子上坐着,但是脸色铁青,他身旁自然是任盈盈了。

    五岳剑派向以中永嵩山居首,北岳恒山居末,但座位的排列却倒了转来,恒山派掌门人的座位放在首席,其次是西岳华山,嵩山派排在最后,自是任我行要抬举自己的女婿令狐冲所至。

    陈勇看到任我行面前站立着千余名三山五岳的豪客,这些人在任教主面前竟然是鸦雀无声,温顺的犹如宠物猫一般!只见任我行一摆手,这些人鱼贯而行,退到了远处空地之上站立。

    陈勇等人走近,就听到鲍大楚朗声说道:“华山派众位英雄,请去参见日月神教圣教主!”

    华山派二十多人一起来到仙人掌前,以后辈之礼躬身向任我行行礼说道:“华山派后学弟子,参见任教主!”

    鲍大楚喝道:“华山派弟子听着,都给圣教主跪下磕头行大礼!”

    梁发朗声说道:“我们是华山派弟子,拜天、拜地、拜师父,却没有向外人行跪拜大礼的习惯!”

    鲍大楚大声说道:“圣教主不是外人,他老人家是神仙!是圣贤!是武林第一人也!”

    陈勇说道:“圣教主是神仙,是圣贤,可是我们林家被青城派余沧海灭门之时,为何圣教主不出手相助?这又是那门子神仙圣贤之举?”

    任我行睁眼看向下面华山派弟子说道:“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何在?为何不来朝阳峰觐见于我?你可是那林平之吗?”

    陈勇说道:“晚辈正是林平之,我恩师在思过崖上遇难了,他老人家已不在人世。是我把他背下山来的,然后和大家一起,把他老人家安葬在华山派历代高手的墓地”

    任我行没想到岳不群已经死了,心内一片茫然,自己在此地设定的坐席,就是要推崇自己的女婿令狐冲和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的,没想到他就这样死了

    忽然听得有人朗声说道:“启禀圣教主,恒山派门下众弟子来到。”

    只见仪和、仪清、仪琳等一干恒山弟子,相互扶持,走上峰来。不戒和尚夫妇和田伯光也跟随在后。

    任我行晃过神来,突然问道:“是何人杀了岳不群的?”

    陈勇正要答话,只听得恒山派中,女尼仪清朗声说道:“岳不群是我恒山派中一位师妹杀死的。”

    任我行问道:“是谁?”

    仪清说道:“便是这位仪琳师妹,岳不群害死我派掌门师叔和定逸师叔,本派上下无不恨之切骨。今日菩萨保佑,掌门师叔和定逸师叔有灵,借着本派一个武功低微的小师妹之手,诛此元凶巨恶!”

    任盈盈看到父亲任我行面露不信之色,赶忙说道:“岳不群密谋,想用五岳派剑法,让五岳剑派弟子齐聚华山,要召为己用。没想到连衡山派掌门人莫大先生和泰山派玉音子等人都一起来到华山。

    当他带大家来到了思过崖上的山洞内,竟然发现左冷禅率领嵩山派高手要剿灭华山剑派!岳不群将计就计,竟然用炸药炸毁山洞入口,把五岳派之人尽数困死在山洞之中,而自己又封死了思过崖上山洞的唯一入口。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虽然大多数人都被左冷禅杀死在山洞之内,但是林平之危机时刻杀死左冷禅,让我与冲哥逃出了山洞。当我们俩被岳不群用渔网网住,他要行凶之时,恒山派依琳偷袭杀了岳不群,救下了我和冲哥”

    任我行问道:“五岳剑派还有那些高手还活着的?让他们一起上山来见我!”

    才赶上山的上官云,赶忙躬身行礼说道:“启禀圣教主:属下在思过崖山洞之中,发现数百具尸首。嵩山派掌门人左冷禅便在其内,尚有嵩山、衡山、泰山诸派好手,不计其数,似是自相残杀而死。这些人中,包括泰山派的玉音子和玉磬子!”

    任我行问道:“那么衡山派掌门人莫大先生,他去哪里了?”

    上官云说道:“属下仔细检视,尸首中并无莫大在内,华山派各处也没发现他的踪迹,我已把活着的五岳派之人,都带上山了。”

    任我行说道:“好个衡山莫大!你竟然能在我两万人的围困之中逃出去,真是个人才!我任我行一定要找机会,会会你!”

    此时朝阳峰上又上来二十多名泰山派、衡山派和嵩山派弟子,但是这些人并没有哪些成名的高手在内!

    任我行看后大失所望,他自己精心策划的计谋,就是要尽数擒拿五岳剑派高手,让他们和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一起,率领弟子向自己投诚!而如今大猫小猫两三只,真是枉费了自己的这番心机!

    任我行看后,勃然大怒说道:“留着这些五岳派之人,又有何用?都拉将下去,尽数给我砍了!”

    令狐冲忍着体内的剧痛勉强站起身来,他连忙说道:“任教主,晚辈恳请教主您宽宏大量,放过这些五岳派之人吧”

    预知令狐冲的请求任我行能不能答应?五岳派今后的路该何去何从?日月神教下一步他们要干什么?正邪之间的大战真的要一触即发了吗?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www.vipxs.la。:m.vipxs.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