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陈勇来到令狐冲面前说道:“大师兄,小弟求你一件事情,也只有你能帮我了。”

    令狐冲对林平之的感情很是复杂,二人同在华山派,同时师从岳不群和风清扬。但是自己的小师妹岳灵珊的确是因为这个小师弟,而移情别恋的!

    虽然自己也是因为小师妹的移情别恋,才受到了任大小姐的垂青,可是自己今生最大的遗憾,却是因为他才造成的!令狐冲做过无数次的梦,都是自己和小师妹双宿双飞

    而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自己也只有不到一个月的生命了!如果是别人对自己如此,令狐冲还会想尽办法反抗,而现在却是自己的老丈人任我行

    可能也是因为如此,在“东方不败”执政期间,日月神教才会与正派相安无事吧。他的最大不对,就是宠信杨莲亭,残害日月神教的诸班元老,才又给了任我行回归掌权的机会

    令狐冲知道任我行掌权日月神教,自己出力同样不少。没有自己的参与,东方不败也不一定会命丧黑木崖。可怜恒山派也会与自己一起,被任我行所灭,而自己又真的不想与向大哥、任盈盈撕破脸皮

    不管如何,自己就帮一下林师弟吧,我和盈盈死了,小师妹谁来照顾?林师弟现在明显已经觉悟,自己何不想办法助他一臂之力?这样无论是华山派还是小师妹,都会有所依靠

    他已经决定听天由命了,因为自己已经经历了生不如死的感觉!吸星大法原来弊端如此之大,令狐冲总算知道了,为何任我行会被“东方不败”所擒,囚禁在西湖底的牢笼之内了!

    自己才学习吸星大法这么长时间,就已经有这么剧烈的反应了。那个时候的任我行,可想而知反应会是何等的剧烈?他的大部分精力都被吸星大法牵制,根本就无暇管理日月神教的教务!

    也因此才会被“东方不败”所乘,一举拿下任我行,夺得日月神教的控制权!而“东方不败”也算是个有情有义之辈,至少一直对任大小姐很好,对任我行也是极尽照顾之意

    向问天看着令狐冲说道:“且慢!取酒来!令狐兄弟,今日不大醉一场,更是无后期!大哥是神教之人,行事自然要听命于教主,来日如果我们兄弟兵戎相见,还请贤弟不要顾念昔日之情!”

    令狐冲笑着说道:“妙极,妙极!向大哥确是我的知己!来日见性峰上相见,你我兄弟就不能如现在这般,亲密无间了。小弟有一事相求,还请向大哥帮忙照拂一二。”

    向问天说道:“你我兄弟还需要这般客气吗?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什么事你就说吧,我向问天必定帮你办到!”

    令狐冲问道:“林师弟,你有何事?但说无妨。”

    陈勇说道:“小弟的眼睛被木高峰驼背里面的剧毒所伤,求大师兄帮忙,让日月神教里面的名医帮帮我,想办法让我的眼睛复明吧。因为现在只有神教中的大夫,如‘杀人名医”平一指,才可能治得了我的眼睛。”

    令狐冲已经决定帮助林平之了,所以也不犹豫,直接就答应下来。自己还没有离开朝阳峰,想找人,也只能找任盈盈和向大哥了。令狐冲转身正看到向问天向自己走来。

    便有属下教众捧过几坛好酒来,当场打开坛盖,斟在碗中。向问天和令狐冲各干一碗,两人相视一笑,这番喝酒都知道是为了什么,自然是感慨万千!

    人丛中走出一个矮胖子来,却是老头子,他走到令狐冲面前,跪倒扣头说道:“令狐公子,你的大恩大德,小老儿永远不忘!今日我特来敬你一碗好酒!天大地大,小老儿这辈子都感激你的恩情!”

    说着话,老头子已举起一碗酒,仰头喝干!他只是日月教管辖的一名江湖散人,和向问天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令狐冲今日不肯入教,公然是得罪任我行了。

    令狐冲就把陈勇的眼睛被木高峰驼背里面的毒液毒瞎之事,告知了向问天。自己求他帮忙找医生,治好自己师弟的眼睛。向问天自然一口答应下来,这件事情不违背道义,对于自己来说,收留一个瞎子也不是什么大事。

    向问天招手叫来自己的贴身护卫,让他照料陈勇。陈勇的目的就是留在日月神教,看看因为自己的蝴蝶效应,会不会影响到今后的剧情。自然向令狐冲和向问天一一道谢,然后就跟随护卫,退到了一旁。

    日月教此番来到华山,事先详加筹划,百物具备,向问天大喊一声:“拿酒来!我要与令狐兄弟痛饮三杯!”

    蓝凤凰早就看到了陈勇,她心道:“林平之此时为何要留在日月神教?他会有何目的吗?自己早就想找到师父阿秋凤,进而接近风雨秋了,但是却一直却没有机会。我一定要想办法接近于他,打探一下他的消息。”

    所以蓝凤凰和令狐冲喝过酒后,特意回程的时候,经过林平之的面前,她也想知道,林平之的眼睛是不是真的瞎了。她更想知道,风雨秋的近况。

    陈勇启动和她有意相撞,也正中她的下怀。而陈勇和她两手一握之际,她就感觉到陈勇递过来的东西了。蓝凤凰把纸条攥在手心,还不忘顺手把陈勇甩向令狐冲!

    老头子这样一个小角色居然也敢出来向他敬酒,只怕是转眼间,便有杀身之祸!他如此重义轻生,自已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群豪见他如此大胆,无不暗暗佩服。

    跟着祖千秋、计无施、蓝凤凰、黄伯流等人一个个过来敬酒。令狐冲都是酒到碗干。陈勇看到蓝凤凰出来敬酒,不由得计上心来,他把一早看到蓝凤凰,就写好的纸条攥在了手中,也走将过去。

    一个眼盲之人,走路摇摇晃晃自然很正常,更何况蓝凤凰回程之时,更是和陈勇相距极近。陈勇启动就碰上了蓝凤凰,似乎陈勇被蓝凤凰一撞之下要跌倒一般,陈勇就伸手抓住了蓝凤凰的左手。

    令狐冲拉过陈勇来,自己亲自倒了两碗酒来,一碗放入陈勇手中,自己端起一碗酒来。两人碰杯后,都是一饮而尽!

    令狐冲拉着陈勇的手说道:“林师弟,向大哥一定可以护得你的周全。大师兄等着你的眼睛恢复后,我们兄弟二人再次相聚,我再为你接风洗尘!”

    陈勇赶忙握住令狐冲的手说道:“大师兄,多些你了,小弟的眼睛不能视物,刚才是我的不是,撞到了别人,才被别人甩了出去,和他人无关!”

    在外人看来,这就是蓝凤凰对陈勇的惩戒,也只有陈勇和蓝凤凰才知道,这才是对他的保护。因为场上只有令狐冲一人,才会真正可能在意陈勇会不会受伤。

    陈勇飞向令狐冲而去,场上的这个小插曲,本来关注的人并不多。但是这次的飞出方向就不一样了,令狐冲是场上的焦点,陈勇飞向他,自然会被大家都记住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令狐冲伸手拉住了陈勇,他开始并没有在意场上发生的一切,但是令狐冲接住陈勇就已经看到了蓝凤凰,自然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场上群雄听说林平之由任大小姐亲自照顾,这下子谁也不敢再惦记他的辟邪剑法了。这里是日月神教的主场,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招惹任大小姐的人?那不是找死吗?

    林平之赶忙向任盈盈致谢,任盈盈并没有再出声。

    眼见来敬酒的好汉仍然是络绎不绝,令狐冲也隐隐发觉不对劲了。他心想:“这许多朋友如此瞧得起我,我令狐冲这一生也不枉为人了。却又何必要害了他们?惹任教主不快?”

    此时远处传来蓝凤凰的声音来:“令狐大哥,我不知道这小子是你的师弟,既然知道了,以后这小子我蓝凤凰就罩着了。不打不相识,小弟弟,我是五仙教的蓝凤凰,谁再欺负你,就找姐姐我来帮忙!”

    陈勇赶忙说道:“多谢蓝姐姐关爱,小弟我是来求医的,不是来惹事的。相信大家都是好人,不会为难小弟的,你说是不是啊?”场上众人哄堂大笑,再也没有一丝尴尬之意。

    任盈盈说道:“向左使,你掌管教中大小事物,必然事情繁忙。给林平之治眼一事,就交给我吧。相信由我管理,令狐冲更能放心不小。”

    令狐冲将酒碗一掷,便醉醺醺地往峰下走去。仪清、仪和等恒山群弟子跟随着令狐冲一起下峰。那山上的群豪一起相送,场面尤其壮观!

    当群豪和令狐冲饮酒之时,任我行只是微笑不语,心中却在细细盘算,在少林与武当之间的三道埋伏该当如何安排。

    如何佯攻恒山,方能引得少林、武当两派高手前去赴援;攻武当山如何网开一面,好让武当派中有人出外向少林寺求援;又须做得如何似模似样,方能令得对方最工心计之人也瞧不破其中机关。

    令狐冲举起大碗说道:“众位朋友,令狐冲已不胜酒力,今日已不能再喝了。众位前来攻打恒山之时,我令狐冲在恒山脚下斟满美酒,等着大家前来!大家喝醉了再打,就不必再想什么情义了!”

    说着话,令狐冲将手中一碗酒干了!群豪齐叫道:“令狐掌门真是快人快语!”

    又有人叫道:“喝醉了酒,糊里糊涂的乱打一场,不管谁杀了谁,也不必介意了,这倒也有趣!”

    忽听得向问天说道:“大家听了:圣教主明知令狐冲倔强顽固,不受抬举,却仍好言相劝,固是圣教主宽大为怀,爱惜人才,但另有一番深意,却非令狐冲这一介莽夫所能知。咱们今日不费吹灰之力,灭了嵩山、泰山、华山、衡山四派,日月神教,必然威名大振!”

    诸教众齐声高呼:“圣教主必然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向问天待众人叫声一停,继续说道:“武林中尚有少林、武当两派,是本教的心腹之患;圣教主正是要着落在令狐冲身上,安排巧计,扫荡少林,诛灭武当。

    待得令狐冲大醉下山,他破武当、克少林的诸般细节,在心中已大致盘算就绪。

    任我行心想:“这些家伙当着我的面,竟敢向令狐冲小子敬酒,这笔账待日后慢慢再算。眼前正是用人之际,暂且隐忍不发,待得少林、武当、恒山三派齐灭之后,今日向令狐冲敬酒之人,一个个都没好下场。

    令狐冲这小子深得人心,确是个人才。只是他数次三番不给我面子,再是人才,如若不为我所用,那留之反而成祸患!我再隐忍一下,如果恒山灭了,令狐冲还不肯归顺于我,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圣教主算无遗策,成竹在胸。他老人家算定令狐冲今日不肯入教,果然是不肯入教。大家向令狐冲敬酒,便是出自圣教主的事先嘱咐!我自带头敬酒,有这么多兄弟一起附和,才能让圣教主计谋更深入人心!”

    陈勇看着场上群雄人声鼎沸,对任我行的雄才大略一样是甚为佩服。而向问天的心细如发,一样是印象深刻。日月神教人才如此之多,这正邪之争的胜负,难道只能看天意吗?

    预知令狐冲回到恒山后会如何安排?任我行会如何巧计破局?陈勇在日月神教能够起到什么作用?蓝凤凰得到的纸条,写些什么?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