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蓝凤凰轻功不错,而且在苗疆地区走惯了山路,方位感极强。她并没有施展轻功在树上行走,而是脚不沾地般的,在树丛中急行。就这样的速度,已经是快如闪电了。

    不知道是不是树林中本来就没有蛇和毒物,蓝凤凰所走了这一路,竟然除了飞鸟之外,树林中任何毒虫都没有露出过头。不一会儿,她就穿过了这片树林,来到了瀑布之旁。

    蓝凤凰首先就被面前的那个硕大的宫殿所吸引住了,她在宫殿里面穿行而过,宫殿内干干净净的,十分的整洁,显然是有人才打扫过,但是她却没有遇到任何人。

    蓝凤凰来到瀑布跟前,看着这个天然景观,但是自己所找寻之人却不见了踪迹。蓝凤凰睹物思人,似乎这里就是苗疆自己练功的那个瀑布,而恩师教自己武功时,同样喜欢在这里徘徊久坐

    蓝凤凰伸手从背后取出夜箫便吹了起来,她随身带的这个,就是师父阿秋凤的心爱之物,师父临走之前送给自己的。而蓝凤凰吹奏的曲子,正是师父最喜欢吹的那首曲子。箫声质朴委婉,就如一个女子思念情郎一般

    曲声悠扬,传出很远,蓝凤凰一曲过半之时,又有一只夜箫的声音传了出来。那音乐与自己的相同,相辅相和。蓝凤凰知道,自己找寻之人,已经被自己惊动了。她便停止了吹奏,静静的等待着来人,而那箫声却并未停歇

    只见一个女子,此时犹如仙女下凡一般,穿过瀑布,飘落到自己面前。蓝凤凰眼眶湿润,赶忙跪倒在地,大声叫道:“师父,师父!您这一走就二十多年,可想死我了,今日我们师徒二人才得以相聚!”

    阿秋凤上前扶起蓝凤凰说道:“孩子,你受苦了。这么多年来,‘五仙教’在你的手中越来越好,我很欣慰。你吃的苦,受的累,你所付出的努力,我都听说了,真是难为你了。”

    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相互诉说着离别之情。这份温馨的画面被打破时,正是风雨秋从瀑布中走出来时。原来二人这一聊,竟然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风清扬在山洞内做好了酒菜,让儿子风雨秋请二人进来吃饭。

    蓝凤凰看到风雨秋,脸上竟然一红,这份娇羞的颜色,已被阿秋凤看到了,她心知儿子和这个徒弟,必然有着什么联系。三人一起进入山洞,来到餐厅之内时,桌上已经摆满了精美的佳肴。

    四人分宾主坐好,风雨秋最小,自然给他们分别盛汤递饭,忙前忙后的,乐此不疲。只是偶尔和蓝凤凰四目相对,两人就迅速离开对方,生怕这份情意,被二老发现一般。

    阿秋凤端起酒杯说道:“今日是我阿秋凤最幸福的时刻,夫妻再此团聚,胜过新婚!儿子终于有时间陪在身边,让我感觉到家的温馨。而今最心怡的徒弟也再次相见,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满足的时刻吗?”

    大家一起举杯,同时干了杯中酒。阿秋凤接着说道:“我最希望的就是儿子再给我娶房媳妇,他们夫妻恩爱。如果再给我生个孩子,也可以让我们老两口看到下辈人了。不知道这个愿望,什么时候能够实现啊。”

    风雨秋说道:“母亲,孩儿年纪还小,如果有心仪的女子,一定告知母亲,让您老人家帮我看看,再谈婚嫁之事,您看如何?”

    阿秋凤看着风清扬说道:“这是我徒弟蓝凤凰,这么多年来,她代我打理‘五仙教’真得不容易,到现在还没有成家,都快成为老姑娘了,这是我阿秋凤欠她的。今日我决定了,把儿子风雨秋许配给她,让他们二人结为夫妻,不知你们大家可有意见?”

    蓝凤凰一进来,风清扬就已看出了不同,不管是儿子风雨秋,还是蓝凤凰,二人相互之间看着对方的眼神,都是充满着爱意。自己这个过来人,还能不明白他们二人互有情愫吗?

    当听到夫人阿秋凤的话语,自然是随声附和,他接过话来说道:“我们家什么事情都是夫人做主,你只要同意了,我没有意见。只是不知道你这徒儿,身为五仙教教主,会不会觉得我家小子配不上她?”

    蓝凤凰此时竟然如小儿女般,娇羞无限,不敢言语。但是那眼神,神态,明显就是十分愿意的模样,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罢了。至于风雨秋的意见,阿秋凤根本就不会在意,她那个儿子,当娘的又怎么会不了解?

    阿秋凤笑着说道:“我看他们俩人真是郎才女貌,年龄也相当,这才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呢。我才不管他们俩愿不愿意,这个主我就做定!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是个好日子,我看就让他们俩拜堂成亲吧!”

    二人还待再说些什么,只见阿秋凤已经带着风清扬离开了餐厅,他们二人前去准备婚礼去了。

    风雨秋说道:“我母亲这个人就是霸道,她决定的事情,从来都是这样子,不和别人商量,就擅自做主了。我从小到大深受其害,让你受委屈了。如若你不愿意,我愿意和你一起逃离家门,哪怕让母亲不高兴,我也不愿意让你受委屈了。”

    蓝凤凰看着风雨秋说道:“你有此心我就知足了,这辈子能够与你相识,就是你我的缘分。现在有师父替我决定人生归宿,能够和你在一起,我也认命了。希望你一定要记住今日说过的话,不要认我受委屈就好。”

    两人如胶似漆,在餐厅相互耳语,像极了热恋中的小儿女一般。阿秋凤偷眼看到这番情景,才终于放下了心来,安心的替二人准备婚礼的应用之物了。而风清扬根本就没有关注这些,早就开始收拾洞房来

    不一会儿山洞里面已经被收拾的喜气洋洋,披红挂绿。而且阿秋凤还拿出一套吉服来,原来这套吉服,还是东方不败为他们俩准备的。日月神教准备的极品礼服,自然是不同凡响,放了二十多年,还是精妙绝伦,犹如新制的一般。

    风清扬当知道这套婚服的故事,对日月神教前教主东方不败更是神往。这位被称作“武功天下第一”的魔教教主,竟然生前为自己做过这么多事情。如果没有他的照顾,不知道阿秋凤母子二人,又是什么情景

    只是听说,他因为练习《葵花宝典》,成为公认的天下第一!最后却是喜欢男人,躲在黑木崖上绣花,被任我行带着数位高手,还有自己的徒弟令狐冲,才把他杀了。不知道东方不败死时,后不后悔学习《葵花宝典》

    婚礼如期举行,当风雨秋和蓝凤凰向风清扬和阿秋凤磕头时,两人真的是感慨万千。自己的孩子都已经结婚了,希望他们夫妻恩爱,不用再经历二人那种痛苦纠结。

    当风雨秋和蓝凤凰二人进入洞房时,阿秋凤同样和风清扬二人,进入了自己二人的洞房。两位老人再次回到了最初相识相爱的模样,除了没有盖头,没有吉服,但是二人却更喜欢现在的状况。

    能够和自己的另一半相亲相爱,白头偕老,两情相悦,什么时候都是洞房花烛夜!谁又规定了,爱情只有年轻人的需要,老年人就不需要了呢?

    风清扬和阿秋凤二人,也在今晚,再一次合体了。他们俩年龄虽然大了,但是激情四射时,一样是不让当年!

    絮言瓜果,正人间、儿女祝双星渡。缘底聘钱偿未有,分在河东西住。帝子风流,仙郎眷注,此事安调处。翩兮骑凤,者回虽别仍聚。

    为问洞府千年,桃开几度,瞬隔红尘古。一岁一番来一会,会也组成愁绪。织固无心,耕难合耦,那得华容驻。洞房花烛,愿公头白重遇。

    风雨秋和蓝凤凰二人恩爱一夜,第二天一早,蓝凤凰就赶忙起身,她可不敢让师父阿秋凤久等。更何况自己初为人妇,破瓜之后,还真的有些疼痛,自然不敢再多躺着,怕风雨秋再要求欢。

    蓝凤凰把那方带血的丝巾收起,那抹艳红,犹如桃花一般,夺人二目。这是自己最值得纪念的日子,所以这个丝巾,自己一定会收好珍藏。

    风雨秋和蓝凤凰二人一早就起身,梳洗打扮一番,出门去拜见父母。而此时风清扬和阿秋凤已经准备好了早饭,两人想着他们小两口儿如胶似漆的,不知道会什么时候起床,自然不会打扰二人。

    二人一路走来,看到二老正在用餐,赶忙过去拜见行礼。阿秋凤看到蓝凤凰娇羞的模样,很是心疼,赶忙上前搀扶起她,让她坐下一起吃饭。

    蓝凤凰陪着二老用过了早餐,大家相谈甚欢。谁也不会再提洞房花烛夜的事情,这时蓝凤凰才想起来陈勇托付给自己的事情来。

    蓝凤凰从怀中取出那张纸条,就把自己看到陈勇时的情况都告诉了风清扬和阿秋凤。预知陈勇的纸条上还有什么有用的信息?风清扬和阿秋凤又有什么样的动作?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