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陈勇的信笺上并没有额外的信息,但是蓝凤凰却把自己在华山上的所见所闻,都告知了风清扬和阿秋凤,风雨秋在旁边听的更是仔细。当知道陈勇眼睛应该没有瞎,还能视物后,大家都是又欣慰又担心起来。因为想在黑木崖上瞒得了日月神教,可真的是不容易啊。

    很明显去黑木崖是陈勇自己的主意,要不然他也不会去求令狐冲,求他把自己托付给向问天和任盈盈,让他们带他治好眼伤。一个眼睛没有瞎的人,去魔教找神医治好眼伤,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可想而知,陈勇当时已经不顾生死了!

    而魔教现在的教主任我行,还真的是越发的疯狂起来。蓝凤凰已经习惯于东方不败的管理方式,而任我行上台后,却对于魔教自己人管理,更是变本加厉。到现在,竟然又开始对他们这些外网人员,纳入管理之中。

    任我行在华山之巅,发出的命令,是要在一个月时间内,挑了恒山派,并且要杀得恒山派鸡犬不留!而做为此次进攻的主力,竟然是打算让他们这些洞主、岛主、教主们出兵出力!这可以说是第一次,日月神教发出这种命令来!

    可是由于蓝凤凰也服用的有“三尸脑神丹”来,她也不得不听命于此。相信其他的教主、洞主、岛主同样是如此,才无人胆敢违抗命令!好在他们这些外围人员,所服用的“三尸脑神丹”是东方不败的,这些丹药暂时由任盈盈掌管。

    而魔教自己人服用的“三尸脑神丹”,全部是“圣教主”任我行研制的。被这个疯子控制着一切,才更是生不如死之事啊。不管怎么说,任盈盈对这些外围人员,一直还是很客气的,基本上没有克扣过解药,这才是大家为什么愿意一起出现在“五霸岗”和少林寺的原因!

    只不过照现在这种局势发展,有可能这种福利也要没有了 听说“圣教主”任我行正在加速制造“三尸脑神丹”,他准备把知道“三尸脑神丹”普及下去,不仅要让教中高手人手一粒,还准备给这些三山五岳的豪杰,全部换上自己的丹药!

    蓝凤凰说道:“自己拿到纸条,就直接离开了华山。但是这个时候,任我行突然晕倒,看样子不像作伪。任盈盈让大家回去安顿一下,都要再去黑木崖集结。”

    风清扬、阿秋凤和风雨秋三人,都没有想明白“林平之”在这种情况下,执意要留在日月神教到底是为了什么?很明显,这孩子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难道“林平之”是打算刺杀任我行?为了不让魔教有扫平恒山派的机会?

    除了这个可能,风清扬想不出来他为何在自己眼睛未瞎之时,还执意要跟随魔教的原因所在。或者就是他还是有什么其他方面的秘密?只不过没办法告知大家,才不得不如此行事。

    从“桃花谷”回来,一路之上,风清扬已经询问过风雨秋,关于“林平之”的一切事情。这孩子从来没有做过出格之事,唯一的一次,就是剑刺岳灵珊之事,但是他如此行事,应该有自己的苦衷,就是为了混入嵩山派吧。

    不管怎样,他这种做事之前,已经让风雨秋帮忙,把事态控制到最小了。岳灵珊的伤势过重,虽然恢复的情况很不错,但是长途跋涉还是太不好。为了安全起见,宁中则和岳灵珊二人就留在了“桃花谷”。

    风清扬不放心,所以就让叶枫晨留下来,照顾岳灵珊母女二人。有叶枫晨在,相互之间传递信息也方便些。谁都知道,现在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对于现在的江湖走向,谁也不敢擅自定夺。

    风清扬决定出山一趟,他要尽自己的力量,帮助一下徒弟令狐冲,他可不希望魔教真的灭了恒山派。唇亡齿寒的道理谁都懂得,更何况令狐冲还是自己恩师唯一的子嗣。这个秘密在必要时,风清扬才会告知令狐冲,而现在还不是时候。

    阿秋凤已经决定了,今生今世,无论如何,再也不会离开风清扬半步。所以这次出行,他们二人自然是一起行动的。而蓝凤凰现在也该前往黑木崖了,风雨秋第一担心三弟“林平之”的安危问题;第二也不想和蓝凤凰分开,因此二人也一起前往黑木崖。

    离开之时,阿秋凤修书两封,用信鸽传给了辽东“城堡”内的上官静庐,和“桃花谷”的叶枫晨二人,她相信叶枫晨和上官静庐,一定能够明白她的意图的。别人的事情她可以不管“林平之”对自己帮助良多,这个义子自己一定会想办法照顾好的。

    风雨秋陪同蓝凤凰二人一起前往黑木崖,刚到平定州就遇到蓝凤凰的手下,蓝凤凰带了八人一起前往,其余的就让他们在就近待命。过了水流湍急的猩猩滩,更向北行,两边石壁如墙,中间仅有一道宽约五尺的石道。

    一路之上,日月教教众已是把守严密,任何经过此地之人,必定要严加盘查。一行人经过三处山道,来到一处水滩之前,蓝凤凰放出响箭,对岸摇过来一艘小船,将一行人接了过去。

    到得对岸,一路上行,山路崎岖,地势极险。而每个弯道处,都有一哨日月神教教众把守。众人走了半个时辰,才到了一处黑色的山崖下。山崖下的守卫验过蓝凤凰的令牌,才摇动山下的绳索,山崖半空处银铃响动,然后依次传递到山崖之上。

    不一会儿黑木崖上放下了一只大竹篓,这竹篓之大,一次乘坐二、三十人也不在话下。众人一起坐上竹篓,铜锣三响,竹篓缓缓升高。原来上有绞索绞盘,将竹篓绞了上去。

    过了良久,竹篓才停。风雨秋踏出竹篓,向左走了数丈,又跨进了另一只竹篓,原来崖顶太高,中间有三处绞盘,共分四次才能绞到崖顶。崖顶上一座汉白玉的巨大牌楼,牌楼上四个金色大字“泽被苍生”,在阳光下发出闪闪金光。

    从牌楼到大门之前,是一条笔直的石板大路。进得大门后,另有两名紫衣人将蓝凤凰一行十人引入后厅。到了后厅,只见任盈盈已经从里面迎了出来。

    她看着蓝凤凰笑着说道:“蓝姐姐,大家差不多都到齐了,你还是安排在我的紫竹林旁边,小妹就和你一起前往。”

    蓝凤凰赶忙行礼道:“多谢圣姑大驾光临,属下上山还麻烦您来接我,真是荣幸之至。那个院子属下熟悉,就不麻烦圣姑陪同了。圣姑如若得闲,还请来蓝驿馆找我,我们再把酒言欢。”

    任盈盈说道:“那就待忙过这两日吧,这段时间事物繁多,小妹还真的是一刻也不得闲。没办法,我还真有些事情要着急处理,那就在此,与蓝姐姐分开了吧。等忙过这几日,我定当去看望蓝姐姐。”

    说着话,任盈盈已经转身离开,很明显,她是真的着急处理教中的事物。那两名紫衣人带着蓝凤凰等十人,行了数里,便来到一片紫竹林边上的一座驿馆。

    驿馆内早有四名蓝衣人出来迎接,那两名紫衣人和蓝衣人交接之后,才转身离开。风雨秋便和蓝凤凰等十人,进入蓝驿馆。这驿馆有一个后院,每次蓝凤凰都是住在这个后院内。

    后院内也有不少紫色的竹子,环境优雅,犹如画卷一般,这也是为什么蓝凤凰一眼就相中这里的原因所在。没办法,每次来的黑木崖,什么时候能够离开都不知道,具体有什么事情也不知道,所有居住环境才更为重要。

    这次因为有“圣教主”任我行的号令,理论上不会超过二十天,就必须赶往恒山派了,要不然想一个月内灭了恒山派,还真的来不及。蓝凤凰只知道任我行受伤了,具体伤情如何,还真的不清楚。

    蓝凤凰是第一个进入蓝驿馆的,但并不是最后一个进入的。只此一天,蓝驿馆内就已住满了人,不仅有“黄河老祖”老头子和祖千秋二人,还有“夜猫子”计无施,与长鲸岛岛主司马大。

    不管是谁进入黑木崖,按规定最多带上十个手下。“黄河老祖”二人一起带了八名手下,“夜猫子”计无施知道这次有正事,自然也带了四名随从。司马大乃长鲸岛岛主,自然是手下众多,所有带了八个贴身护卫,和一个总管,十人之数带满了。

    众人都与令狐冲有些交情,但是知道此次战斗,定然会和恒山派拼个鱼死网破。没办法,再顾及朋友亲情,但是“圣教主”的命令,还是没有一人敢违背的。因此大家都期待奇迹发生。

    不管是令狐冲想通了,愿意归宿日月神教也好;还是“圣教主”良心发现,决定不再攻打恒山派也好,这两种结果大家都能接受。因为不管是谁,都对一起同甘共苦的兄弟,下不去手。

    只不过军令如山,如果最后“圣教主”发话,要让大家一起前去恒山,要荡平恒山派的话,大家也不得不全力以赴,拿下恒山派所有弟子!没办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在任教主手中,再遇到生死攸关之事,再多的友情,也抵不过这声军令

    预知日月神教和恒山派会进行殊死搏斗吗?任盈盈和向问天的决心有多大?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