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令狐冲恭恭敬敬地领着方证大师,来到一间静室之中。这是风清扬命方证大师代传的口诀,由少林寺方证大师代授,犹如风太师叔本人亲临一般。

    因此令狐冲当即向方证大师跪了下去,口中说道:“风太师叔待弟子恩重如山,方证大师对我有传功之德,弟子对两位恩师同样是感激不尽!”

    方证大师也不谦让,接受了令狐冲的跪拜之礼后,才说道:“风前辈对令狐掌门期望极高,他老人家盼望你能够依照口诀,好好用功。既日起你一定要勤加修习,绝不可偷懒,望你好自为之,不要辜负了风前辈的舔犊之情!”

    令狐冲说道:“晚辈于内功所知只是皮毛,大师如若不弃,还请多加指点,弟子定当感激不尽。”

    方证大师点头说道:“风前辈这套内功心法,虽和少林派内功颇为不同,但天下武功殊途同归,其中根本要旨,亦无大别。令狐掌门若不嫌老衲多事,便由老衲试加解释一二。”

    令狐冲心知方证大师乃是当今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人,得他指点,无异是风太师叔亲授。风太师叔所以托他传授,当然亦因他的内功精深之故。

    令狐冲说道:“是,弟子遵命师命,还请大师教我功法。弟子一定不会辜负您老的传功之情,更不会对不起风太师叔的这份舔犊之情的!”

    当下方证大师将口诀一句句地缓缓念了出来,令狐冲用心记忆。这口诀也不甚长,前后只有一千余字。方证大师一遍念毕,要令狐冲心中暗记,过了一会,又念了一遍,直至令狐冲从头背诵,记忆无误为止。

    方证大师说道:“风前辈所传这套内功心法,虽只有寥寥千余字,却是博大精深,非同小可的功法。咱们是知交好友,恕老衲直言。令狐掌门剑术虽精,于内功一道,却似乎并不擅长。”

    令狐冲悟性原本甚高,但这些内功的精要每一句都足需他思索半天才能理解。好在有方证大师不厌其烦的详加解说,方令他登时窥见了武学中,另一个从未涉足的奇妙境界之中。

    令狐冲感慨万千的说道:“方证大师,晚辈这些年来在江湖上胆大妄为,实因不知自己浅薄,思之甚为汗颜。虽晚辈命不久长,没法修习风太师叔所传的精妙内功。

    但古人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今日得聆大师指点,真如瞎子开了眼界一般,就算以后没日子修练,也一样是欢喜的紧啊。只是可惜了这套功法,不知谁能再学习,将它发扬光大。”

    忙躬身说道:“晚辈恭聆大师教诲,还请大师受弟子一拜!”

    方证大师说道:“不敢当!贫僧不过是个借花献佛的。罢了,更不知解惑的对与不对,还请令狐掌门海涵,我们相互学习就好。”

    当下方证大师就将那内功心法一句句地详加剖析,又指点种种呼吸、运气、吐纳、搬运之法。令狐冲背那口诀,本来只是强加记忆,经方证大师这么一加剖析,这才知道每一句口诀之中,都包含着无数精奥的道理。

    方证说道:“那就好,希望你不要辜负我们大家对你的期望。这当儿只怕冲虚道兄也已到了,咱们一起出去瞧瞧如何?”

    令狐冲忙站起身来说道:“大师放心,弟子定不会辜负两位恩师的恩情的。原来冲虚道长也大驾光临了?小子当真怠慢的紧了。我们二人这就去看看冲虚道长,不要让他等急了。”

    当下令狐冲和方证大师二人回到外堂,只见佛堂中已点起了烛火。两人这番传功,足足花了三个多时辰,此时天色早已黑了。

    方证大师说道:“我正教各派俱已聚集在恒山左近,把守各处要道,待得魔教来攻时,大伙儿一起与之周旋,也未必会输的。令狐掌门何必如此英雄气短?

    这内功心法自非数年之间所能练成,但练一日便有一日的好处,练一时便有一时的好处。这几日左右无事,令狐掌门不妨便练了起来。乘着老衲在贵山打扰,正好与你共同参研,你看可好?”

    令狐冲说道:“大师盛情,晚辈自是感激不尽!您放心吧,我定当勤加练习,不会辜负大师和风太师叔的恩情的。”

    令狐冲说道:“这内功心法博大精深,晚辈数日之间又怎学得会?听说峨嵋、昆仑、崆峒诸派前辈也都到了,该当请他们上山来,共议大计才是。不知众位前辈以为如何?”

    冲虚道长说道:“他们躲得甚为隐秘,以防任老魔头手下的探子查知。若请大伙儿都上山,只怕就会泄漏了消息。我们上山来时,也都是化装了的,否则贵派弟子又怎地不先来通报?”

    令狐冲想起和冲虚道人初遇之时,他化装成一个骑驴的老者,另有两名汉子相随,其实也均是武当派中的高手。而自己定睛观瞧,另外两位老道,正是和自己比过剑的那两个汉子。

    只见三个老道坐在蒲团之上,正和方生大师等少林派高僧说话,其中一人便是冲虚道长。三位道人见到方证大师和令狐冲出来,都一齐起身相迎。

    令狐冲赶忙拜了下去,口中说道:“恒山有难,承蒙诸位道长千里来援,敝派上下,实不知该何以为报!”

    冲虚道长忙上前扶起他说道:“老道来了好一会啦,得知方证大师正和小兄弟在内室参研内功精义,所以不敢打扰。小兄弟学得了精妙内功,就现学现卖,待任我行上来,便在他身上使一使,定当叫他大吃一惊!”

    四人相视大笑,清虚和玄高二人说道:“令狐掌门好高明的剑术,贫道甚为佩服!”

    令狐冲谦谢着连声说道:“得罪,得罪!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们说武当派的道长,否则小子可真不敢与你们对战。”

    冲虚道长接着说道:“我这位师弟和师侄,剑术算不得很精,但是他们年轻之时,曾在西域住过十几年,却各学得一项特别的本事,一个精擅机关削器之术,一个则是善制炸药。”

    令狐冲躬身笑道:“两位道长好高明的易容之术啊,若非冲虚道长提及,晚辈竟想不起来,会是你们二位。”

    冲虚指着那扮过挑柴汉子的老道说道:“这位是清虚师弟。”

    然后指着那扮过挑菜汉子的老道说道:“这位是我师侄,道号玄高。”

    才把一切都安排妥当的任盈盈,又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似乎黑木崖附近,又有不少军马在调动。和官府方面打交道的,一直都是上官云负责,而此时他发现了异动,自然要将这个消息,告知任盈盈定夺。

    任盈盈不打听不知道,黑木崖周围竟然一下子集结了五万官兵,据说是要搞什么演习之用。这种借口又怎么可能让任盈盈信服?但是官军此时调集这么多兵马,到底意欲何为?难道他们会对日月神教不利?

    任盈盈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此次父亲任我行动作过大,派往华山的日月神教教众已经有近三万人了。这个动作难免会被有心人发现,而且日月神教为了立威,显露肌肉时,并没有那么收敛

    令狐冲说道:“这可都是世上少有的本事,两位道长真的是人才啊。”

    冲虚道长说道:“令狐兄弟,我带他们二人前来,另有一番用意。我是盼望他们二人,来到恒山,能给咱们办一件大事”

    不提冲虚道长在恒山上要与令狐冲谋划些什么,好如何对付日月神教之事。再来说说黑木崖上的任盈盈,她此时的情况吧,她同样遇到了个大麻烦

    这个张心杰张将军任盈盈并不熟悉,当拿到张心杰的个人信息时,任盈盈真的是大吃了一惊!因为此人才被任命为辽东巡抚一职,整个辽东地区都归他管理!

    而且张心杰此人用兵如神,才打了两场大胜仗,来犯静安堡和奉集堡的女真人,被他杀了四五千人,而且是自己的兵丁很少有伤亡的。

    他还拿下了栾廷玉栾大将军,镇守沈阳中卫的指挥官。因为女真人入关,就是栾廷玉勾结女真人所订下的计谋。只不过栾廷玉聪明反被聪明误,最后落得个阶下囚的命运

    不会是官方要对日月神教动手了吧?如果是这样?那么此次日月神教与正派之间的大战,到底还打不打了?如果真得开战了,官方军队再突袭日月神教,我要如何对敌?

    任盈盈让自己的亲信,赶快打探最新的消息!似乎听说娘子关,要来一员上将,此人竟然是镇守辽东的张心杰!

    而且更为奇怪的事情就是,张心杰并不是单人独骑前来上任的,据说他已经率领了两万军马,正在赶往娘子关的路上!

    而这样的一个一方大员,说是调到娘子关来做什么演习教官?任盈盈是不信的。因为辽东地区虽然不归日月神教统领,但是辽东地区的形式如何,自己还是一清二楚的。

    她相信现在日月神教一定不是只被官府盯上那么简单,从这种种迹象看来,官府很有可能,是要拿下日月神教了。他们正在抽调官军,要围剿黑木崖啊?

    要不然也不可能会调集辽东巡抚张心杰,前来指挥这场战斗了。可想而知,朝廷这是下了多的决心,要铲除日月神教这个毒瘤的啊。而且张心杰还抽调了两万嫡系军马,和他一起前来娘子关

    预知辽东巡抚张心杰为何要来娘子关?任盈盈的猜测是正确的吗?正邪之争的结果会如何?官军会选择何事,与日月神教发生战斗呢?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