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来吧。”

    姬琴见谢道之的脚步有几分迟滞,走上前去说道。

    毕竟邬先生一个大活人死沉死沉的,又完全失去了意识,说是扶着他走,基本上谢道之就是在扛着他。

    “不,不是”

    谢道之停住了脚步,转身回来那一刻,璎珞看见了他皱起的眉毛和紧紧抿着的嘴。

    “他好像有一点不对劲。”

    他说道。

    “刚才我以为他不过是灵力枯竭,所以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不过方才我感觉到了他似乎越来越轻”

    “什么意思?”

    璎珞忙问道。

    “从前的人们认为魂魄也是有重量的,所以尸体会比原来的人重量轻一点。”

    姬琴看着邬先生枯槁的神色迟疑道。

    “你是说,他的魂魄不在他身上了?”

    “这可能就是刚才那个幽冥殿的法阵的关系。”

    “难怪鬼王有那么多的珀,原来他设计的这个法阵并非单纯为了关住活人,只要魂魄没有离开肉身之前被抓进这个法阵,他就能强迫魂魄凝结成珀。”

    谢道之闻言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现在怎么办?”

    “邬先生已经活不了吗?”

    璎珞惊呆。

    “我不知道”

    谢道之一边为他输入灵力一边摇头道。

    “他毕竟有两千年的修为在身,不过刚才陷入阵中的时间太长,究竟受到了那法阵多少影响谁都不能确定。”

    “最差的情况是”

    姬琴皱眉,为难地看了谢道之一眼。

    他点了点头,也是满脸忧色。

    “是什么?”

    璎珞忙问道。

    “如果只是一部分的魂魄被摄取,那他可能不会死,也不会醒来。”

    “凡间常说的失魂症就是这种情况。”

    “那要怎么办?”

    “没有办法要不然就是杀了他让他重入轮回,但是谁都不知道那法阵究竟有没有凝结出他的珀,最差情况就是他一部分魂魄被抽离,在鬼王的法阵中,剩余的魂魄在他身上,这样他死不了也醒不了,我们若是杀了他,他也未必能重入轮回。”

    那么复杂的吗?

    璎珞下意识地看向谢道之,却见他也是一筹莫展。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

    “先把那些凡人找到,然后你带他们一起遁地离开这里。”

    姬琴正色道,谢道之微微凝眉,疑惑地看着他。

    “留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只要远离了桃都山,找到了广韵真人或者族长,他们一定能想到解决的办法来,我叔父修明真人也对魂魄和傀儡非常了解,总之,总比我们在这里束手无策的好。”

    “没问题。”

    璎珞总算能为大家做些什么,连忙拍胸脯保证道:“我一定把他们安全送到,送到平湖吧,我只认识那里。”

    “都行。”

    姬琴点头道。

    “那你呢?”

    谢道之扬眉道。

    姬琴方才那细细嘱咐的样子可不是打算和他们一起离开的,即便他再不愿意去在意,也无法忽视姬琴语气中的决然。

    “我”

    姬琴微微低下了头。

    这世上没人是心中一无所求的。

    而此刻,他看着她惊疑不定又有几分惶然的目光,心中不知该是喜悦还是失落。

    若他把这一份眷恋看作是爱意,那又未尝不可呢?

    千百年来盲婚哑嫁都只是寻常罢了,即便是两个全然陌生的人,一辈子下来也最终白首到老,相濡以沫,更何况她心中已然有了他的位置。

    只是手中冰冷的剑似乎是在提醒着他,唯有保持着清醒和冷静,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每个人看见的都不过是自己想要看到的一切罢了,若他将一时的错觉当做救命稻草般地抓紧,最终溺于水中无法挣脱的只是他自己而已。

    “赵子玉虽然暂时克制住了毒性,只怕那公主却不会死心,定然还是会想方设法要取他性命,我不能走,他既然救了我,我必得护他周全。”

    他含笑道。

    “我原本也没打算丢下学长,定然是要带着他一起回去的。”

    璎珞忙道。

    “方才他不是说,那毒唯有妃夷和鬼王能解吗?”

    姬琴愣了一下,问道。

    “在桃都山也许只有他们能解,但若是带着学长回到了我们的地盘,卫姐姐手中哪有解不了的毒?”

    她甜甜地笑了,颇有几分与有荣焉。

    看着她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甜甜的小酒窝娇俏可爱,他深深叹息,一如在遗玉馆中最幸福的那些夜晚一般,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能有这样的自制力,而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她浅浅的一个笑容而已,为了她,他甚至是心甘情愿,半分勉强都没有。

    “那,你们得抓紧时间,要找到那些凡人,还要控制住赵子玉并非易事。”

    他最后还是说道。

    “不用担心我,我自有脱身之法。”

    他轻笑道,眼中一片清澈。

    “那你,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走呢?”

    璎珞左左右右地看着他的眼睛,试图找出不对劲的地方来,方才谢道之的话音,听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事。

    他自然是比她聪明的。

    既然自认是笨蛋,那最聪明的做法难道不是听聪明人怎么说吗?

    只是这会儿姬琴微微含笑,看起来神色如常。

    “你也知道狐太音的性子,一昧只会听从那个公主的吩咐,若是我不看顾着点,只怕心中难安。”

    “呃?对哦”

    道理是这个道理,毕竟狐太音是幼兮的亲娘,既然咱们对不起了人家小姑娘,至少也不能让她连娘都没了,话是这么说没错,姬琴也确实不是不负责的人,但是

    她犹豫道:“她们可是要去拿六通烛的,可没有那么简单,鬼王一定会想尽办法阻止她们,到时候若是真有危险了”

    “你觉得那位公主殿下在六通烛面前,会顾惜旁人的性命吗?”

    “你说的,也对”

    她弱弱地说道,眉宇间尚有几分放心不下。

    “你放心,我也不是帮她们去动手抢石头,只是若狐太音有危险,亦或是”

    亦或是被那个所谓的公主当做了无用的弃子的话

    “总之,就算是为了狐太音,我也不会拼上自己的性命,从来我都是量力而行,巧言令色脚底抹油难道不是我的强项吗?”

    “哈?”

    虽然心中很是不安,她还是忍不住笑了一声。

    “从没见过有人这么夸自己的。”

    她嗔怪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