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姬琴不在这里,你就六神无主了吗?”

    无情的火焰一下子吞噬了那怨灵一般的行尸走肉,他的声音却比那火焰更无情。

    并不是他故意要这么说,谢道之自己都愣了一下,那样刻薄的话语居然是他说出来的吗?

    璎珞怔怔地看着他,两人几乎是同时想起了驭灵馆的甘棠树下,他曾脱口而出那句话。

    他下意识地想要道歉,只是她的反应却比他更快。

    “呵呵,是啊,那是自然。”

    她回过神来,立刻笑道。

    “那可是我的夫君,我怎么能不思念他。”

    来啊,互相伤害啊。

    她才不怕。

    果然谢道之抿着嘴,一句话都没说,那表情,可不像是高兴。

    “他可是连我爹爹都很欣赏的哦,等我见到我爹爹,只怕他就会催着我们成婚了,不过你知道的嘛,反正我们成不成婚也没什么区别,反正我都已经”

    她那得意洋洋的样子简直可笑,谢道之快步走了过来,璎珞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转身想跑,却被他一下子揽住了纤纤细腰,熟悉的佛前香猝不及防地靠近了她,坚实的双臂紧紧地把她抱在了怀中,她第一次发现他的力气居然那么大。

    世界几乎一下子变成了一片寂静,她只觉得自己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眼前唯有那一双冰冷的眸子。

    他生气了。

    她很肯定。

    虽然她是故意气他的,但是她是真的没想到谢道之居然真的会生气。

    就如同上次居然有幸见到了他的泪水一般,能让她见到他生气的样子,只怕这辈子也就这么一次了,她是多有能耐啊,又能把他惹哭,又能把他惹怒。

    垂下了眼帘,她只觉得心中一片酸涩。

    他的心中,从来都唯有她一人而已。

    而她却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他的事,她何德何能,她怎么配享受他的爱?

    她徒劳地推他,只是那双无力的小手不过是在挠痒痒罢了。

    谢道之紧紧地抱住了她,如同想要把她揉碎了揉进自己身体里一般,从来她都觉得他是温柔无比的,而这一刻,他却似乎不在意她是不是会疼。

    而她,也根本感觉不到疼。

    她不明白,为什么是现在,在火焰密境,在驭灵馆,无数次她希望他能这样抱住她,紧紧地怎么都不放开,只是他都只是默默地看着她,即便自己默默流泪,也从未唐突过她。

    她都快忘了那种被他抱着的感觉了。

    丝丝缕缕的长发垂落了下来,他俯下身来,急切却又不熟练地寻找着她的唇。

    不过是分开了几个月而已,她只觉得再得他这般眷顾如同隔了千万年一般,即便是在洋娃娃里的那好几十年,她都不曾觉得有这样漫长。

    “我不能”

    她轻轻地说道。

    “我知道。”

    他按住了她的小手,冰冷的唇吻上了她的嘴角,她一阵颤抖,闭上了眼睛。

    可他只是抱住了她,紧紧地贴着她的脸,如同溺水的人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一般,贪婪地享受着她身上的气息。

    那双有力的大手托住了她毛茸茸的小脑袋,强迫她依偎在了他怀中,她觉得自己的泪水已然滑落了下来,吸了吸鼻子,她伸手去擦自己的眼泪。

    真的不是她的错觉,时间似乎已然停止在了这一刻,她能清清楚楚地听见他轻轻摩挲自己长发时那种悉悉索索的声音,天花板上的刻线雕花是金色的蝙蝠飞舞在一颗桃实的周围,她甚至能数清楚那蝙蝠身上雕刻得丝丝缕缕的绒毛。

    不仅是时间,她的呼吸也停止了,心跳也许也停止了。

    也许这是她的愿望,也许这是她的梦境,不管怎样,他又把她抱在怀里了,只是她的心情却和从前截然不同。

    他曾说过什么让她心碎的话,已经一点都不重要了。

    她怎么可能恨他,她怎么会恨他。

    从一开始,她会心甘情愿地落入毂中,也全都只是因为担心他而已,她不够好,不够聪明,也不够坚定,她从来都一直在不停地犯错,她就是那么傻,可是不管她自己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从一开始到现在,对他的爱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唯有明白了什么是不爱,才能明白什么是爱。

    在布娃娃的那十几年里,她明白了自己根本就不曾爱过元华,那曾经是迷惑,也曾经是因为依赖,只是,那却并不是爱。

    而姬琴

    她苦笑了一下。

    从前的她是多么地可笑,恨他恨到了恨不得亲手杀了他,却装模作样地在他面前装腔作势,她是有多自以为是,才能这般低估姬琴的心术?

    谢道之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她几乎是从梦中被惊醒。

    “我们,我们不是还要去救人的吗?”

    一片昏暗中,她抬起了眼睛,弱弱地问道。

    “已经没有活人了。”

    谢道之淡淡地说道,放开了她。

    “那些傀儡和驭灵馆的”

    “对,当初驭灵馆的傀儡一定和鬼门脱不开关系。”

    “你能感应到赵子玉在哪儿吗?我们得尽快带他离开这里。”

    他语气平稳地说道,似乎刚才那突如其来的热情不过是幻象而已。

    “姬琴是不是会有危险?”

    “可能。”

    “那你还让他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你也有,你的选择

    他只是太清楚你会如何选择。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脸,希望他能说更多,但是他却并不愿意再和她谈起姬琴,他有太多他无法企及的地方,如果说当年的阴元华是耍阴谋诡计才得到了她的心,姬琴却是从一开始就一直都用的阳谋,霸道却让人无法拒绝,如果当初不是他先走进了她的心里,只怕时至今日,他根本无法和姬琴一争高下。

    “他决定回青丘?”

    璎珞却显然没理解他的意思。

    “为什么他要回青丘?”

    他扬了扬眉,问道。

    “因为”

    她几乎要脱口而出那句话,只是那一瞬间,她看见了他眼中一抹真真实实的急切和期待。

    这还是淡然的谢道之吗?

    她狡黠一笑,转了转眼珠道:“我不告诉你。”

    好的不学。

    谢道之冷哼了一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