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个夜晚太漫长了。

    “这世上只有我能帮你,也只有我愿意帮你。”

    “除非你还在犹豫”

    “我没有”

    “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

    “等我死后,帮我把这个收起来,我不想它落入旁人之手”

    “诛仙剑没有剑鞘,也许这正是注定了的因果,我相信你,无需我多说,你也一定明白该怎么做这并非是为了你,不过是适逢其会罢了。”

    “我明白了。”

    姬琴点了点头。

    这一回,他无需用任何人的形貌来示人,即便知道幻化成赵子玉会方便许多,然而他还是没有这么做。

    不过也没人敢找他的麻烦,那柄冰冷的长剑散发出了凌厉的剑气,修为浅的那些狼精虎怪们稍稍靠近,便会被那剑气所伤,更别说上前来找茬了。

    宫殿之外,黑色的迷雾中四处都亮着火把,众精怪已然将宫殿团团围住,见他独自走出,居然也没人拦他。

    地上有一些新鲜的断肢残臂,隐隐可听见痛苦的神隐,血腥气加上火焰的焦灼之气,他不用问都能猜到那是谁的法术。

    鬼王不在这里。

    他往神木走去,十足的闲庭漫步,如同在自家后院散步一般闲适,周围却没有一人上前去质问他,似乎他本就属于这里一般。

    “什么?”

    “您居然任由他们占据了东海的航道,难怪这几年来那条航线上海难的比率提高了二十个点,这么重大的失职,您就一句抱歉就想推诿过去了吗?”

    姚长气得都快跳起来。

    在场诸人全都垂下了眼帘,要说这位大领导有多爱民如子谁都不信,不过是死了几船人罢了,只要火没烧到他屁股上,他才懒得管。

    这般做作,不过是姚姬两家的私怨罢了。

    “不过,说起来他也挺可怜的,好好的一个嫡女,都送上门去了,还是只能落得个为妾的下场。”

    “可不是吗?只是若说给旁人,也没人敢要啊,谁敢得罪姬嘉玉?睡他睡过的女人?”

    “原以为这两家终于决定化干戈为玉帛,谁知道却是姬嘉玉狠狠地摆了他一道,他也实在是太狠心了。”

    “你们知道那个张氏仪宁什么来头吗?”

    “不过是个破落户罢了。”

    “那定然是倾国倾城了,不然怎么可能”

    窃窃私语的众人心照不宣地露出了暧昧的笑容来,看在了姚长眼中,虽不能确定他们在笑什么,不过疑人偷斧他立刻就把自己给对号入座,拍台子怒道:“如此惨事,你们几个笑什么?”

    这官阶虽不如这位长史大人,但是能在这屋子里议事的,又有哪位是没后台的?而且,他也没点着名问,一时间,竟是一片沉默,众人不过微微一晒,居然连个应声的都没有。

    姚长顿时就有点下不来台,不过这一屋子的人他也不是每个都认识,谁知道谁和谁是沾亲带故的,若是胡乱得罪了人,他也不好收场。

    没奈何,他唯有继续责难姬嘉玉:“如今已有万余人丧生于此,而这条航线也因此偏离了数十里,这中间的耗费相信不用我给您细算,您对此可有什么解释吗?”

    “若不是我让人去探听了个清楚,这会儿您也不知道那东海中凭空多了个岛屿吧,从前死了人都当是意外也没人发现这端倪,这会儿您责问我自是理直气壮,只是那岛屿都没在海图中标注出来,这恐怕并非我的责任。”

    姚长顿时无言,被他这么一绕,怎么连带着他也有责任了,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对,若是他这么说,现成就是一个“失察之责”,还好他脑子动得快。

    “将此事提上日程,也不过是希望和大家一起商量一个解决之法而已,毕竟嘉玉势单力薄,遇事还需众位前辈元老扶持。”

    这老狐狸,平时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要求人帮忙了就低三下四,谁吃他这一套啊!

    姚长冷哼,刚要斥责他痴心妄想,就见方才笑的那堆人里站起一人来,平平无奇的脸上淡淡地挂着似笑非笑的神色,他想不起那人是谁,不过那人却开口道:“嘉玉真人素来都是未雨绸缪,只不过这事出突然,谁都没那料敌机先的本事,也未必就需要这般咄咄逼人。”

    你!

    他差点又要拍案而起,不过幸而和姬嘉玉多年交锋的经验告诉他,先看看姬嘉玉的反应再决定自己该怎么做。

    果然姬嘉玉微微含笑,虚心受教,显然十分尊重那人的样子。

    装谦逊装可怜装弱势,他来来去去就会这么一套!

    姚长竖起了眉毛,到底还是把自己一肚子的怨气给咽了下去。

    果然那人继续平平淡淡地说道:“要说东海之上,那也可算是敝族比较熟悉的地方,届时您若有差遣,我这边就让人准备十来条船配合您,也算是为那些无辜受难之人出一份力。”

    十来条船?

    姚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在这桌上能说的船那可不是什么小舢板小渔船,那定然是有作战能力的海舰啊,他努力地思来想去,终于想起来了,那人的容貌和那位居然有几分相似。

    我的天,差点得罪大神。

    他心惊肉跳之余,却见姬嘉玉谦逊道:“如此甚好,届时若一切顺利,嘉玉定然会将这份荣誉归于尊族,想来黎民百姓感念尊族之恩,定然会更加效忠于您。”

    那人忙摆手道:“您太客气了”

    这不啻于是抛玉引玉,这一桌的哪有一个是没点实力的,顿时众人纷纷自告奋勇,姬嘉玉一一笑纳,却面面俱到客客气气地不动声色地一个一个恭维了过去,手腕圆滑谁都没得罪,甚至几乎每个人都自认为自己是他最为重视的。

    唯有一个人气得都快吐血了。

    姚长恨不能把这些傻子的脑袋给拍开来看看是不是都是一捅浆糊,这分明是姬嘉玉的批斗大会,怎么不知不觉又变成了是他的粉丝见面会一般,为什么那些人那么傻,受了他的愚弄替他又是出人又是出力的,却又一个个都甘之如饴。

    这究竟是为!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