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您回来了”

    一身素服的温婉女子小心翼翼地站在了回廊上,似乎是在微笑着迎接他,只不过那消瘦的肩膀和那双大眼睛中微微流露出的仓皇之意却让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肯定又有人给她脸色看了。

    “出什么事了?”

    摆了摆手,让从人退下,他故作亲昵地揽住了她微凉的肩膀。

    她的眉间微微拧起了一下,不过一下子就松开了,含笑道:“能得您的庇护,仪宁怎么可能出什么事呢?”

    这后面定然有其他话,他也不着急追问,这世上本就没有哪个人能一下子就信任另外一个人的,更何况她的过去实在是令人唏嘘。就连他自己都没想明白,那么多年来他从未真正信任过任何一个人,特别是女人。只是这一次,他就是想要信任她,仅此而已。

    “那就是想我了?”

    那双仓皇的眸子闪烁了一下,她忙道:“小女自然是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您的。”

    明知道她定然是这个答案,他也还是问了。

    “有一件事情,小女思来想去,虽然还是想不明白,却隐隐感觉到似乎十分重要,只是您每日公务繁忙,即便是在小女那里,也不过是略坐一坐而已,小女不敢用那些琐事来打扰您。”

    这

    纵使是姬嘉玉,也有点拿捏不住她这话的要点所在。

    若是旁人这么说,他倒是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不过

    她难道是在怪他没和她亲昵吗?不太像。姬嘉玉见她眉宇之间隐隐的忧色和不安,心中倒是能明白了几分。

    “此处是姬氏祖宅,人多口杂,耳目众多,若我有心整治,自然也能整肃清明,不过,凡事终须张弛有度,若处处太过严厉,也并非是御下之道。”

    那双眸子还是有几分紧张地看着他,不过隐隐含着期待。

    “待我们成婚之后,自然是不用住在这里的。”

    她松了一口气,不过隐隐还是有几分忧虑。

    还不满意?他细细一思,总算是明白了。

    “待你出嫁前一日,我自然会将你送回张氏祖宅,当日再去将你抢来,你看可好?”

    他含笑道,似乎是在开玩笑。

    “这几日我已然命人在那边准备了,在我这里,你无需担心任何事情,只要有我在,我定然不会让你有半分闪失,难不成,你不信我能保护得了你?”

    原以为这么说她定然能开怀些,只是那双眸子却水光盈盈,就连眼圈都红了。

    “怎么了?”

    到底是谁又欺负她了,要不是这里不过是暂住,他也不至于放任那些牛鬼蛇神兴风作浪,只是她那院子他已经理得干干净净,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把妖风吹到她那儿去的?

    她转过了身去,眼泪却是掉个不停。

    “您对我太好可我”

    我怎么配得上?

    她不愿意这么说,但这的确就是事实。

    “我真的好怕,您究竟是为什么愿意娶我?”

    她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不敢问,但是我又不能不问,原本爹爹在时,您也不过是许了小女一个侍妾的身份,如今爹爹不在了,族人纷纷相逼,您却告诉我,愿意以正室待我,甚至就连姚袈”

    “我真的不明白,我想要相信您,可是我又不敢信”

    “究竟小女身上有什么是您想要的东西?”

    她抬起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似乎想要看穿他的心一般。

    只是,姬嘉玉的心思又有谁是能一眼看清的?

    “对不起,我又在胡言乱语,我本不是这样的,您相信我,我发誓,只要您没有骗我,不管您是不是真心想要娶我,我都愿意一心一意侍奉您。”

    见他不说话,她慌乱地抹着泪水,忙不迭地道歉,鼻子都哭红了。

    “当初和张氏议婚的时候,我的确是反对的。”

    “即便是族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子侄,我也不愿意让他和张氏一族联姻,不仅仅是因为你的父亲人品不佳,更是因为张氏本就是日落西山的没落世族,不论是地位还是实权,你都配不上子诗。”

    听他这么说,她虽然皱着眉,却也收起了泪水,认认真真地看着他,心中倒似宁静了几分。

    他说的都是事实,也是自己最担心的事实。

    若是这其中的缘由她不弄清楚,她怎么敢相信他?

    即便是撕破那一片伤痕也罢,她想要听他说清楚这一切。

    “后来子诗总算是松口,你爹爹却追着不放,我才随随便便给了你一个侍妾之位打发他而已,毕竟,我的侍妾,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不过是加双筷子的事。”

    他故作轻松,她总算微微有了笑意,毕竟,身在其位才谋其职,既然她如今是他要明媒正娶的正室,知道了他对那些侍妾的态度,她也算是放心了几分。

    看着她柔顺的样子,他心中一片宁静,轻抚着她的长发,他含笑道:“和你说话我觉得很适意,若你非要问我为什么,我也很难给你解释清楚,方才我那么说,你一下子就明白了我为什么要那么说,看到你的神色,我就知道不用再给你多做解释。”

    “可能你会觉得无法理解,亦或是太过牵强,但是若是你站在了我这个位置,就会明白,当这世上的一切对你来说都已然无欲无求的时候,能得一个可以说得上话的人是有多重要。”

    “至于你的家族”

    他淡淡地笑道。

    “对于子诗来说,他并非出自嫡支,在族中也不过是一寻常子侄,如何能从茫茫众人中脱颖而出,自然就需要他自己才识过人,最好还有一个强势的妻族。”

    “而对于我来说却恰恰相反,过于强势的妻族只会让我失去现在平衡的位置,若我真如姚长所愿,娶了姚袈,那我只会成为众矢之的。”

    “可天下愿意嫁给您的女子不知凡几,为何偏偏是我?”

    她倒是明白了,只是那弱弱的话音显然十分不自信,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是为什么会偏偏得了他的眷顾。

    “如果一定需要一个原因的话,大概大概是因为你很聪明吧。”

    这算是什么理由?

    她抬起头来,看见了他眼中没藏起的一抹柔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