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那那姚袈怎么办?”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小声问道,似乎有着一丝小小的期待。

    他玩味地看着她的神色,似乎方才他有些过于柔和了,以至于她都没进门就开始准备帮他整顿后宅了吗。

    男女之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若是这一开始他就让步了,只怕她更会得寸进尺。

    “姚袈的情况有点特殊。”

    他握着她的手,不经意地摆弄着她的手指,似乎在思考该怎么说才好,那温暖的触感多多少少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看着她的小脸微微泛红,他才慢慢说道:“一般来说,能被我纳入后宅的都是多少有几分利益相关的家族,不是世交,就是有些银钱上的牵扯,这些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

    “但是金襕是个例外,当时我为了要牵制姚长,故意让他误以为我和金襕有结缘的可能,这样他会误以为我有意与他修好,在许多事情上不会太针对我。”

    仪宁抿着嘴没说话,看着他的眼神却又多了几分距离感。

    “其实他只要认真想想都知道不可能的了,若我和他握手言和,不管是他顺着我,还是我服从他,我们之间各自对峙的平衡就被打破了,没有人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正是因为我们二人不和,我们才能求同存异走到现在。”

    “您的意思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吗?”

    她微微笑道。

    “差不多。”

    他亦含笑道。

    “其实我们两个家族的利益是一致的,但在外人眼中,我们俩狗咬狗一嘴毛,对我们二人的防备就松懈了不少。”

    “这个道理好在姚长自己没想明白,若是他想明白了,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他轻笑。

    “这么重要的秘密,您就这样随随便便告诉我了?”

    她掩面而笑,眉眼间有着真切的喜悦之色。

    “在子诗眼中,也许你是可悲又可怜的,他根本不爱你,你却对他这般卑躬屈膝,极尽所能地想要得到他的心”

    仪宁的笑意凝在了嘴角,她脸色煞白,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

    “也许听起来有几分残忍,但是我知道,那并不是因为你有多爱他,只是因为你和他已然有了婚约,你注定要和他共度一生,你做的任何努力,都是为了抓住自己的机会,在已经无法改变的境遇中寻找哪怕一点点微薄的可能。”

    “就好像刚才你告诉我的,即便我不是真心实意要娶你为妻,你也愿意一心一意待我,这句话,即便你不说,我也清楚。”

    “你是最看得清楚现实的人,仪宁,无论是坠落低谷,还是站在山巅,你都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能握在手中的是什么。”

    “任何时候都能保持清醒,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判断,这对女子来说绝非易事,而我就需要你这样的女子。”

    他说“需要”,而非“喜欢”,更不是“爱”。

    仪宁怔怔地看着他,似乎已经明白了几分,然而心中虽少了那落不到实处的惶然,却又多了淡淡的幽怨。

    感觉自己说的有点太过了,只怕又引起她新的烦恼,他连忙岔开话题,轻咳了一声,说道:“金襕在我们大婚后很快也会进门,只不过你是我的正妻,想来你也不会让我失望。”

    “仗着我的宠爱和正妻的地位,若是连金襕都治不住,只怕我当初是看走了眼吧。”

    他狡黠地笑道,似乎是在夸她,又似乎是把她推到了一个她无法拒绝的位置,隐隐有着几分看她笑话的意思。

    她一阵迷茫。

    这才是他真实的性情吗?

    每个人都有面具,而嘉玉真人这面具厚得一重又一重,她根本就分不清楚他何时是真意,何时又是伪装的。

    “后宅女子的荣辱全在男子的心意,从小我就看得太多,这也是为何我宁死也不愿为妾的原因,即便是您,我也不愿意”

    她颇有几分赌气地说道,她有一种感觉,他不会对她发火,而且,既然要她出力,他也得好好配合不是吗?

    “仪宁”

    他捧起她的手吻了一下,柔声道:“若你真想要抓住手中的一切,就要比从前更努力才行,待我们成婚之后,想要走你的门路,走张氏一族门路的人会络绎不绝,谁都不是傻子,我越是信重你,你的麻烦就越多。”

    “这对你来说是个考验,也是机会,若你沉溺在旁人的阿谀奉承中失去了理智,那也只能说明你也只能止步于此。反之,这对你收回家族中的权柄是非常好的机会,虽然你父亲唯有你一个嫡女,但是我已经从张氏旁支找了一个失了双亲的嫡子过继到了你母亲名下,你母亲和她的养子如今全靠你的扶持,直到他能够名正言顺地继承你父亲的族长之位。”

    “名正言顺?”

    仪宁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惊喜之余又有几分担忧。

    “你说名正言顺,那就是名正言顺。”

    姬嘉玉淡淡笑道。

    “若到时候你有这个能力,那他就是名正言顺的族长。”

    她微微皱眉,心中那一片虚无似乎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见了,自爹爹死后,她和母亲被族人逼得退无可退,在最艰难的时刻,他向她递出了橄榄枝。

    母亲自然是喜得找不到方向,恨不能把她直接塞进花轿抬到姬家,她心中却唯有一片迷茫而已,如同一片无根的浮萍,飘飘荡荡落不到实处。

    只是现在,她觉得心中如有了一片火焰,一切全都不一样了。

    也许她需要的只是一个希望,一个念想,仅此而已。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吗?为了激起她的斗志?

    她看向他的眼睛,他微微含笑,仿佛不再是平日那种冰冷的模样,他爱她吗?她在心里问自己这个问题,只是这个问题光是听起来就那样可笑。

    这重要吗?

    他对她的所有的耐心、所有的重视、所有的付出都是要得到回报的,她必须在姬家站稳脚跟,尽快稳固住自己的地位,这样她在家族中才会有话语权。

    她浅浅地露出了笑容,郑重道:“小女会尽力而为,定不让您失望。”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