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根据可靠消息,不出三天族长就会亲自带队去那里,现在不过是处理那些走程序的麻烦事罢了,如果我们要赶在那之前去找人,我建议现在就出发。”

    修明真人平平淡淡地说道,似乎是不经意地看了他一眼。

    陆广韵心中如明镜一般,他一定已经猜到了一切,若不然,他一定会说“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而不是如今这般说辞。

    “让我再想想”

    他微微点头,拿起了手边的保温杯,却没喝水。

    “姬朝!你还没下班!”

    “砰!”得一下门被推开了,气势汹汹的陆西西在看到陆广韵的瞬间低下头来,老老实实地变成了一只小白兔。

    “三叔父,您什么时候来的,我都没见您”

    “如今你眼里除了修明真人还有旁人吗?”

    陆广韵一开口威严无比,说到最后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一下。

    越是年纪大了,越是喜欢看到相爱的有情人能终成眷属,姬朝并非姬氏嫡支,他的婚配至少有一半能自主,而西西身为陆氏族长嫡女,和他正是门当户对。

    “啊?原来三叔父你在嘲笑我!”

    陆西西本还唯唯诺诺,听他这么说立刻笑了起来,扑入了爱人怀中,差点又把他给扑倒。

    “你说好陪我吃晚饭的,这都快九点了,你家晚饭是十点吃的吗?”

    “你肚子饿了?”

    修明真人认真地问道。

    她一时无语。

    “再不吃饭人家餐馆都要关门了!”

    “没关系啊,去我家吃,我厨艺还算可以。”

    他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有自夸得太厉害,万一西西不喜欢他做的口味也是有可能的。

    “好,好呀”

    陆西西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陆广韵,羞涩地低下了头。

    只怕修明真人并没有她以为的那个意思陆广韵看着一脸呆萌的姬朝,微微含笑,唯有羡慕而已。

    阿渺从前也喜欢让他陪着一起吃饭,只是,从什么时候起,两个人的生活不再有那么多交集了呢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也许不会再忙于工作,总想着身边的人总是在那里,待工作忙好了自然能陪她,只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他又真正对她用了多少心呢?

    如果阿渺真的出事了

    他转开了目光,不敢去想那个可能性。

    “好了别闹了,我们还有正事没说完。”

    修明真人故意板起了脸,把她往外推。

    “你们聊什么我也可以听啊,反正三叔父也不是外人。”

    姬朝瞪了她一眼,她可真没自知之明,广韵的心事才不愿意跟她这个小丫头片子说呢。

    “你们先去吃饭吧,待我想一晚。”

    果然陆广韵含笑道。

    “三叔父和你到底在商量什么事,若不是我知道他从来都循规蹈矩,我都要以为你们俩关起门来密谋什么坏事呢。”

    “”

    “又是不能告诉我吗?”

    “倒不是什么机密,只是,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驭灵馆起火之前陆夫人就失踪了,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当然啊,蓉蓉一直以为她娘亲已经回来了,难为三叔父瞒到现在。”

    “我问你啊,一般人老婆失踪了会怎样处理?”

    “报警吗?”

    “差不多,至少他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但是你三叔父却没有这么做”

    “什么?你是说,我三叔母被我三叔父杀了?”

    陆西西倒吸一口冷气。

    “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哦。”

    姬朝皱眉。

    “怎么可能。”

    “只是在我看来,广韵真人认为不让人知道阿渺失踪,是在保护她,那么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如果让旁人抢先找到了阿渺,可能会有非常不好的后果。”

    “他信任我,才委托我帮他暗地里查这件事,只是我每次都不知道该如何和他开口。”

    “我劝你还是别去问他,三叔父一颗心里十八九个弯,就连我爹爹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只知道一定和陆止有关。”

    “能告诉你的我都告诉你了,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喜欢吃什么了?”

    他认真地问道。

    “我喜欢吃家常一点的话我喜欢吃排骨年糕,还有白斩鸡,要么再来一个番茄炒蛋?”

    “白斩鸡得提前买合适的材料,其他都能满足你。”

    他笑道,似是不经意地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以前我曾经犯过错,你会怎么办?”

    “什么错?你会犯错?”

    陆西西十分怀疑。

    “呃就是那种,感情上的错误。”

    “你喜欢我的时候还同时喜欢别人?”

    她大惊失色。

    “不是不是,只是假设,而且不是同时,就是之前我可能和别人有了,呃肌肤之亲,甚至可能还有了孩子,你会怎么办?”

    “我这么年轻就要当后妈了?”

    陆西西楞在了原地。

    “我是说假设!”

    姬朝忙道。

    “能不能别假设是你?”

    她忍不住皱眉。

    “好好好,就假装是旁人,假设爱人在她之前曾有过情人,甚至有了孩子,如果是你的话,你还敢爱他吗?”

    “为什么不敢,他又不是劈腿,谁年轻的时候没遇到过几个人渣?”

    “你想的有点简单了吧,毕竟还有孩子啊。”

    “那孩子多大了?”

    “假如还没出生呢?”

    “还没出生?”

    陆西西皱眉。

    “你说的这一对男女,应该是女的怀了旁人的孩子却嫁给了另一个男人吧。”

    她立刻反应过来。

    “对,我就是随便假设一下。”

    姬朝有几分狼狈,连忙笑着掩饰道。

    “那孩子他爹呢?”

    “大概大概死了吧。”

    他看向天空,一脸无奈。

    “那就没问题了,那孩子在肚子里又不知道自己亲爹是谁,谁都不说那自然可以看成是自己的孩子养大啊,而且如果不是深爱那个女子,又有谁愿意接纳情敌的孩子呢?”

    “那如果那孩子长大后,将会继承属于他的一切呢?”

    姬朝犀利地问道。

    “明明不是自己的血脉,他却有苦难言,既割舍不下和妻子的情分,又无法接受情敌的血脉成为自己的嫡支,如果你是他”

    “你会怎么做?”

    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陆西西傻傻地看着他,迟疑道:“毕竟那么多年了,他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何必那么执着于血脉呢?”

    “那么,如果你自己不介意,可是你的族人知道了,却不允许你这么做呢?”

    “那还真是麻烦了啊”

    她傻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