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放下六通烛,我便饶你一命。”

    “臭娘们,我就知道你们狐狸全都是撒谎精,说什么帮我们长老来取六通烛,全xx是骗人的,我们水族的六通烛,凭什么给你们狐狸?”

    “当年水族派人潜入狐族来偷狐族宝物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也有今天?”

    公主冷笑。

    “岂有此理!明明是你们狐族囚禁了我们水族的小娘子又将她折磨至死,这会儿又扯什么狐族宝物,你们狐族的东西全都一股狐骚臭,送我我都不要!”

    呸了一声,一脸嫌弃。

    他的巨斧已然砍缺了口,身上也挂了彩,就连那六通烛,也是身边垂死的弟兄们拼死才送到他手上的,就算他性命不要,也绝对不会辜负长老的,六通烛一定要带回去给长老!

    “阿音,杀了他。”

    公主催促道。

    若不是她失了法宝,这会儿早就下手了,只是阿音却有几分婆婆妈妈,这会儿难道不是赶紧下手赶紧带着六通烛离开这里的好机会吗?

    “公主六通烛的确是水族宝物,他们拼死才抢回来的,我们,我们只要不让鬼王得到它就行了,水族收回自己的宝物,本就是理所当然的”

    狐太音收起了剑,摇头道。

    “阿音!”

    “你怎么糊涂了啊!”

    公主又气又急,忙道:“你看他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怎么可能保护得了六通烛,这灵力的气息远远地散发出去,一路上觊觎它的人又会有多少?”

    “那我们也不能杀了长老。”

    狐太音正色道。

    “正义和作恶不过是一念之差公主,即便是您的命令,也恕我不能听从。”

    “哈哈哈哈!”

    大笑起来,十足讽刺。

    “狐太音!”

    “你动动脑子,如果易地而处,你受了伤倒在这里,手中揣着六通烛,他又会怎么待你?”

    公主不顾风度地吼道。

    “狐太音!你问问他,他会怎么做?”

    “我?我当然是一斧子先砍了你们两个骚娘们。”

    冷哼道。

    道理是这个道理,狐太音看了看公主,终究还是说道:“希声手上不沾无辜者的鲜血,公主,请恕我做不到。”

    “啪!啪!啪!”

    好整以暇的鼓掌声让公主心中一惊,两只狐狸双双回过头来,果然一片火把的火光摇动中,一身黑衣的鬼王带着众人追了过来,方才那鼓掌声便是他在拍手叫好。

    “太音长老的慈悲之心,实在令我佩服不已。”

    他从容地笑道。

    “从前孤还以为肉身饲虎,割股救鸽不过是臆想出来的传说罢了,今日还真让我开眼了,原来食古不化的并非只有凡人,就连狐狸也有这般死心眼的。”

    狐太音微一沉吟,不过身形微动,无数个火球便一起冲着鬼王而去,只是要说到身法,鬼王身后那个灰衣男子比她更快,不过是她刚出手,他便已然飞身而出,黑色的火焰如同护盾一般挡在了鬼王前面,将她的火球全都弹了开去。

    “果然你修行不算是白费,元华,只怕光论鬼道术上的造诣,就连我也未必能是你的对手。”

    鬼王微笑地赞赏道。

    “殿下谬赞了,元华一无所长,不过粗通法术罢了,若是连殿下都保护不了,如何有颜面站在您的身侧。”

    灰衣男子谦逊道,退了下去。

    狐族公主微微皱眉,狐太音不听命令,阿箴偏偏又自告奋勇回去刺杀那个赵子玉,早知道来了神木就能找到六通烛,她说什么也不会放阿箴走。

    不对啊,还好阿箴不在。

    她苦笑。

    阿箴怎么可能会帮她杀?

    果然她是关心则乱,就连最基本的利害关系都看不清楚了。

    难道真的注定抢不到六通烛了吗?

    但凡有个人来帮她,或者她手中有把武器也好啊。

    都怪大长老不让她炼化自己的内丹,怕她再次走火入魔,这下倒好,没了法宝,她要怎么跟人斗法?!

    眼看六通烛就在眼前,她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放弃!

    “!”

    一声惊呼,阿箴惨白着脸冲了过来,飞身扑到了的身边,抱住了他问道:“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都怪你,平时不好好练功,你看这下可好,被人打成这样!”

    她竖起了眉毛,怒道:“你告诉我,是哪个不长眼的打伤了你,我帮你杀了他!”

    “哈哈!”

    笑道:“伤我的人在那儿。”

    阿箴顺着他的手看去,只见一片血泊中,横七竖八地倒着无数的尸体,有的断了胳膊有的没了腿甚至还有的整个身子都被劈成了两半。

    “你说你,那么用力砍人做什么,把头砍下来不就行了吗?这下好了,没力气了吧!”

    她嗔怪地扶起他,摸着他肩膀上的伤口,笑道:“还好,不过是皮外伤。”

    “都叫你别太听那个茈蠃长老的话了,他就会让我们两个来送死,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拼命,可你就算是死了,长老也不会给你一个好,你这是何必呢!”

    “啧啧,不过一个小女孩,都比你们狐族的长老看得通透啊。”

    “这功劳是别人的,命却是自己的,你们怎么也不知道为自己考虑一下呢?”

    鬼王笑道,似乎半点也不着急。

    “你记得告诉茈蠃长老,那些狐狸,从来都不是真心帮我们水族的,就那个什么公主,臭娘们,我呸!”

    气喘吁吁地说道。

    “你胡说什么啊。”

    阿箴歉然地看了一眼公主,忙去按他的嘴。

    “我一个字都没瞎编,刚才那个公主让那个长老来杀我,要抢我们水族的六通烛,还好那个长老是个二百五,没舍得杀我。”

    鬼王和众精怪的哄笑声中,阿箴不敢置信地看向狐族公主,颤抖着问道:“说的是真的?”

    “阿箴,既然你来了,我们狐族也就不多插手了,方才不过是长老身负重伤,又不信任我们,不敢将六通烛托付于我们罢了,不过让阿音吓唬他一下,我们又怎么可能真的挥剑向自己人呢?”

    公主淡定地说道,眉毛都没皱一下,用那种怒其不争的眼神扫了一眼,冷冷道:“阿箴,你快带着六通烛离开吧,我和太音长老为你们断后。”

    “做梦!”

    果然狐族公主这招驱狼吞虎管用得很,刚被人从捆仙绳里救出来的梁渠正在气头上,几乎是立刻就飞身而起,和阿箴斗在了一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