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咩”

    “啥?”

    “咩咩”

    “乌啦啦,你能听懂吗?”

    “喵呜”

    “咩咩咩咩咩咩咩”

    寓鸟的翅膀扇得飞快呼哧呼哧都快断气了。

    “好了好了,我们跟你走行了吧?”

    孟鸟无奈道。

    “咩!”

    黑漆漆的宫殿还真的有点瘆人,光是有那速度奇快的藤蔓也就罢了,如今时不时还随时窜出一个“啊啊啊啊”的怪物来,若不是要找赵子玉,她早就吓跑了。

    “这里到处都是木灵的气息,原想着聚灵阵失效就好了,现在看来,也算是有利有弊。”

    璎珞努力地感应着,谢道之点头道:“他一定就在这附近了,这里的灵力最强大,我们得小心点。”

    “你就不能亮个火球照一下吗?这里那么暗的太吓人了啊。”

    “正是因为一片黑暗,我们才不能先暴露自己的位置,你小声点,别再说话了。”

    他理直气壮地说道。

    真的吗?

    璎珞怀疑地看向他,一片黑暗中,她仿佛看见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下。

    没奈何,她只能小心翼翼地拉着他的衣角,努力跟在了他的身后。

    “啊啊啊啊!”

    一转弯,隐隐的绿色光芒之下,两株巨大的藤蔓晃动着,四下血迹飞溅,支离破碎的断肢残臂四处散落,而触碰到了那血滴的枝叶则又生出更多的藤蔓来蚕食那些血肉。

    谢道之眼明手快地按住了她的嘴,若不是还得背着邬先生,他动作肯定还能再快一点。

    只见那藤蔓上分明挂着一个人头,那是刚才从拂香殿内逃出去的两个小侍女中的一人,想来方才璎珞就是因为这个才被吓到了。

    只是即便她不叫出声,这两株藤蔓也未必就找不到他们,光是看墙上的血迹都被它们舔得一干二净,就知道它们显然能通过血肉之躯的气息找到食物。

    “等等。”

    璎珞见他祭出了金色的火焰,忙道:“它们也许根本没发现我们,我们找人要紧,尽量不要伤到学长。”

    “我在谢氏祖宅找到了一本书”

    谢道之燃着火焰,地上的藤蔓识趣地纷纷散开,这灼热的气息让它们本能地感觉到了恐惧,就连那两株最巨大的藤蔓,都没敢造次,只是好像长了眼睛似的,跟随着两人离去而转动着高高的树冠,若不是枝叶上血迹斑斑,也许还挺可爱的。

    “什么书?”

    璎珞下意识地想到兰儿姐姐那些话本子,不过,想来他说的一定不是那种少儿不宜的内容。

    “是一个很古老的卷轴,记载了一个上古时期就已经失传了的法术,不过在许多传说中,都曾经有它的身影。”

    “传说中众神仙卿修行的分神之术,也就是将自己的元神分出一缕来暂时存放一部分的仙识,这一法术在人间早已失传,然而传说中,最常见的就是已然升仙了的神灵下降法身开坛说法,亦或是下凡渡执念劫,重历轮回之苦。”

    “分神?”

    她歪着脑袋,苦思冥想起来,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这个词。

    “在火焰密境,烛九阴曾说他在人间的分神并未全都找回来,故而有许多事,他都没有记起来,你还记得吗?”

    “我怀疑我们在须弥子中遇到的那个灵体,并非烛九阴的本体,而是他的分神之一,然而分神并不知道自己只是一缕仙识,反倒是历经红尘之苦,未能彻悟。”

    “啊?就那个把我关在布娃娃里十几二十年的混蛋?”

    这下她想起来了,好像烛九阴是有这么说过,只是这很重要吗?那个什么烛九阴不是已经被姬嘉玉抓起来了吗?

    “对了,姬琴告诉过我,他说当年烛九阴就是被姬嘉玉封印在火焰秘境中的。”

    “那定然不是姬嘉玉一人之力,光凭他就能封印烛九阴,那他得有化神之力才行。”

    “这些我也不知道,只是,这”

    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这和他们眼前的事儿有关系吗?

    “分神之术各有利弊,若是将自己的元神分散开来,分别寄托在不同的东西或者灵体之上,那可保本体无虞,即便突然遭了天劫无力抵挡,也不会神魂俱灭。”

    “还能把元神寄托在东西上吗?比如什么东西?”

    “书上是这么说的,不过具体什么东西一般来说,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东西,不会随便弄丢的那种吧”

    “你先听我说完,寄托出了元神之后也有不利的地方,首先就是这一部分元神带走的灵力和仙识会让本体的能力削弱,分神的数量越多,本体则会越虚弱。”

    “上古神兽烛九阴的神力本不会仅止于此,但是因为各种原因,他的分神遗失在了凡间,暂时找不回来,所以连带着他自己的神力都弱了不少。”

    “一般来说分神都是从元神中分出很小的一缕来,但是”

    谢道之看了看那两株耀武扬威的藤蔓,无奈道:“如果赵子玉是用这种方法蕴养神木的话,那他很可能分了大量的元神在神木之上,才会让本体虚弱至此。”

    “而我更在意的是”

    他突然站住了脚步。

    “咩”

    “喵呜”

    远远的长廊上,孟鸟已然扑了过来!

    “死老头子,你怎么回事!”

    她几乎是扑向谢道之背上的邬先生。

    “他这是怎么了?吃什么吃坏了肚子吗?”

    不愧是孟鸟,问出来的问题也是这般无厘头。

    璎珞一时语塞,忙道:“他不是吃了什么,而是被锁魂阵吸取了生气,如今很是危险,我们正打算带他回去找卫姐姐。”

    “那怎么还不去?”

    孟鸟泪眼盈盈问道,死死地抱着邬先生,泣道:“死老头子,你可不能死啊”

    “咩”

    小寓扑扇着翅膀,一边一口咬住了璎珞的衣袖,死命地往一个地方拉着。

    “小寓,你知道学长在哪儿?”

    她忙问道。

    “咩咩!”

    小寓放开了她,转身就往那个方向飞去。

    “我们跟上它。”

    谢道之拍了拍乌啦啦的脑袋,示意它看好邬先生,孟鸟忙道:“你们去哪儿?”

    “学长中毒了,我们得先找到他才能回去。”

    璎珞为难地看着她,邬先生伤势危急,只是学长也性命垂危,若是要她丢下任何一个,她都无法做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