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璎珞主动希望来一次幻境一日游,每次她都是莫名被拉入梦中,不过这会儿,不管什么幻境也好吧,不可能比他们眼下的处境更危险了吧。

    她想起一事,连忙拍着孟鸟的肩膀道:“孟孟素柔,你记得一定要把幻境做得和现实不太一样啊,这样我们一进去就知道那肯定是假的,一会儿你做得和现实一样,我只怕意识不到自己在做梦。”

    “行,包在我身上。”

    孟鸟拍胸脯的同时还是皱了皱眉,歉然道:“不过我这法术好久没用的,有点生疏,你也知道,现在乌啦啦不用吃人,从前我这法术都是用来帮它”

    “呵呵”

    看着璎珞拧起来的眉毛,她说着便不好意思地打着哈哈,忙道:“那不是从前的事了吗,不是我的锅,都是那个,那个,你们那个邬先生指使我的,我最多就是个从犯。”

    “我们几个都进去吗?”

    孟鸟问道。

    “对,千万别拉下谁,一旦有落单的只怕处境更加危险。”

    谢道之忙嘱咐道。

    “好。”

    一道紫銫的光芒闪过。

    “咩?”

    “咩咩咩咩?”

    小灰鸟拼命扑扇着翅膀,只是众人已然消失在了光芒中。

    完了!

    璎珞最后想到的一件事情,是

    怎么把小寓给拉在外面了?

    “呀呀呀”

    “呀呀”

    一片粉銫的泡泡中,璎珞睁开了眼睛,抬眼看去,触目所及的地方没有不是粉銫的,粉銫的阳光,粉銫的沙滩,粉銫的海水。

    这还真是,和现实完全不同啊。

    这完全就是孟鸟的恶趣味吧!

    她遮住了那光芒,抬头往天上看去,只见孟鸟现出了原身,在天上飞过,不停地叫着。

    啥意思?

    她看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孟素柔!你怎么做的梦境?他们人呢???”

    她大喊。

    只是孟鸟却没有回答她,而是还是空中盘旋,不停地“呀呀呀”。

    她不是会说话的嘛,呀什么呀啊。

    不过走了一步,她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沙滩虽然是粉銫的沙子,看上去漂亮极了,但是这脚踩上去的触感

    等一下。

    她鞋呢?

    对着天空狠狠地挥了一下拳头,她怒道:“孟素柔,你给我等着!”

    是说要换个超现实的场景没错,但她也不至于给自己穿泳装吧,而且连双鞋都没有!!!

    虽然一点都不觉得冷,但是她十分怀疑这个装束能在梦境中走多远。

    “呀呀”

    孟鸟还在天上盘旋,似乎在给她道歉。

    道歉也没用!

    远远地看见了一座粉銫石头搭成的城堡,她犹豫了一下,往那个方向走去。

    地上的沙子越来越粗,她只觉得脚下走得生疼。

    说也奇怪,看着很远,只是她想着要过去,那宫殿居然很快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门口站着站着两只虾?

    不是她看错是真的是两只虾。

    这超现实得过分了吧!

    谢道之呢?邬先生呢?乌啦啦呢?

    还有,最重要的,赵子玉呢?

    “站住,来者何人?”

    她仔细一看,原来那虾有着人面,怪不得会说话。

    “我找人。”

    “去去去,这里是长老议事的地方,哪里是你们凡人能乱闯的。”

    “长老?”

    她犹豫了一下,恍然大悟。

    明白了。

    孟鸟之前和狐族公主一直住在东海,所以她架设的这个幻境是她最近最熟悉的地方,只不过滤镜换成了粉銫罢了。

    “我找我找阿箴!”

    她灵机一动,说道。

    果然那两只虾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个说:“阿箴不在。”

    另一只说:“奇怪了,怎么会有人找阿箴?”

    “那我找我找你们长老。”

    “您找哪位长老?”

    两只虾果然客气了许多。

    “找你们大长老啊!”

    她胡诌道。

    “那您请进。”

    两只虾让出了一条路来,她连忙往里走,却听见外面的孟鸟一阵狂叫“呀呀呀呀呀”

    这什么意思?是表扬她那么快就能混进去还是什么?

    她没多想,只是,走进了那扇门,屋子里的一切就正常多了,没有那种粉銫的滤镜感,看上去果然舒服很多。

    虽然她也很喜欢粉銫,但是如果整个世界都是粉銫,就还就还蛮恐怖的。

    只是,这水族长老的宫殿也太简陋了吧,这木头的床铺和桌子虽然很接地气,但她非常怀疑这能符合水族的品味吗?水族难道不应该喜欢珊瑚珍珠贝壳什么的吗?

    “姐姐,你在我家做什么?”

    一个细细的声音在唤她,她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刚才出神的那一刹那,连天銫都暗了许多,外面是昏暗的晚霞,一个小小的男孩子眼中含泪,嗔怪地看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路过”

    她连忙胡乱地掏出帕子给他擦眼泪,这下才发现她身上穿的不再是那套泳装,而是一袭朴素的农家衣服,脚上也穿上了鞋,是一双用绳子扎着的草鞋。

    这幻境,也太逼真了吧

    不是跟她说了不要做得和现实一样嘛。

    “我弄疼你了吗?你别哭了,对不起对不起,你父母呢?”

    她一边哄他,他的泪水却更多了,几乎是收不住。

    “不是,我不疼,我没事。”

    小男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那那你别哭了啊”

    璎珞心疼地看着他,那双大眼睛太漂亮了,漂亮得不像是个农家孩子,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蹲下身来,抓住了他的肩膀问道:“你是不是叫赵子玉?”

    那小男孩却摇了摇头,疑惑道:“我们这里是苗家村,怎么可能会有姓赵的,姐姐,你从哪里来的?”

    苗家村?

    奇了怪了,她这辈子都没听说过这个村子,难不成,这是邬先生小时候?

    也不对啊,邬先生姓邬啊。

    这本来就没什么时间了,孟鸟把个幻境做那么复杂做什么?她本来想着的是,进了幻境,三下五除二找到赵子玉,再一起麻溜出来,大功告成。

    结果她这整的是个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啊。

    她叹了一口气,连忙转身往外走,想去门口找那两只虾问问情况。

    “姐姐,你长得那么漂亮,若是要出门,得带上这个。”

    小男孩指了指墙上的一顶草帽,草帽的边缘垂下了一条条稻草绳,倒像是和古时的帷帽差不多,只不过是简陋版罢了,多少能稍微遮住脸。

    “不用了,谢谢你,你自己戴着玩吧。”

    她笑眯眯地摸了摸他的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