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是我姐姐的”

    他说着又哭了起来,越哭越伤心。

    “姐姐已经用不到它了”

    “为什么?”

    她总算有几分搞清楚状况了,忙问道。

    “他们要把姐姐烧死”

    “什么?”

    “为什么?”

    她几乎是拍案而起。

    “山神老爷要娶亲,村长说,今年轮到我们家了。”

    “等等,那个什么村长,他自己没女儿吗?”

    “自是有的。”

    小男孩弱弱地看着她,似乎有几分期待。

    “那凭什么不烧他自己的女儿,倒要烧你姐姐?”

    “爹娘说,村长权力大,不过是个女儿罢了,总比搭上全家杏命的好。”

    这什么爹娘啊!

    总算她如今不似从前那般莽撞,细细思来,既然这家人家的父母都不敢管自己女儿的死活,至少说明了一件事,他们十分肯定如果违拗了村长,这结果肯定比死一个女儿更严重。

    “什么时候给山神老爷娶亲?”

    她平静地问道。

    大吵大闹是没用的,就算是个幻境,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活人被烧死,而且,每个出现在幻境中的人一定有他们出现的原因,只要她不失本心,定然能够破解这个幻境。

    小男孩原本见她义愤填膺,倒是有了几分指望,此时见她似乎十分心平气和,又大哭了起来,泣道:“晚上,晚上,爹娘不准我去看,我也不敢看,可是姐姐,姐姐就要死了,我又舍不得她,我好想再见她一面。”

    “我不会让她死的。”

    璎珞摇头道。

    “真的?”

    “我保证。”

    她蹲下身来,认真地说道。

    不就是要烧死个女孩子嘛,反正这是幻境,实在不行,她代替他姐姐也成啊。

    看着他开心的笑容,璎珞也微笑了,虽然他可能不过是一个回忆的影子,虽然他可能早就死了不知多久,魂魄都已然转世了不知几次,但是这一刻,既然他站在了她面前,她就应该为他做这一件正确的事。

    “你悄悄告诉我,你姐姐现在在哪儿,我想办法把她救出来去。”

    “我不知道,不过,他们说村长已经把她抓起来了,应该,应该在村长家吧”

    他为难地抬头看她,似乎怕她丢开手不管了。

    毕竟,村长家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救出个大活人来的啊。

    不知道这里能不能用法术。

    她这么想着,只是一动念,手中便生出了一片火焰。

    “哇!姐姐,原来你是仙女!”

    小男孩惊喜之余又是惊恐地后退了一步,问道:“姐姐,你该不会和山神老爷是一伙的吧,你们神仙,应该都认识吧?”

    这孩子,那么小就懂这个道理了?她无言。

    “我不认识那个山神老爷,但是,不管他是何方神圣,我今日都绝不会让他烧死你姐姐,你放心。”

    能用法术,她的胆子也大了许多,更是给他拍胸脯打包票。

    虽然进门的时候,门外是粉銫的阳光沙滩,只是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果然迈出门口,那两只虾已经不见了踪影,门外也不是那粉銫的石墙,而是一片稀稀拉拉的田地。

    “就是今年没有雨水,所以村长才说要给山神老爷娶妻。”

    小男孩又开始抹眼泪。

    “这村长不讲道理,求雨不是得去拜龙王庙吗?求什么山神有什么用?”

    “姐姐你果然是神仙啊”

    他抬起头来,眼中闪闪发亮。

    不是,她也不过随口一说,不过被他这般崇拜地看着她唯有轻咳了一声,点头道:“那是自然。”

    “村长家在”

    小男孩刚要给她指路,却见她已然消失了。

    “真的是神仙啊,姐姐,姐姐有救了!”

    他破涕为笑,连忙往田里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爹爹娘亲。

    这村长家还真是富丽堂皇,和这整个村子的枯败简直是完全不同,家家户户的屋顶都是茅草,甚至有的连茅草都没填满,这村长家却全都是石头垒起来的,屋子里的陈设也绝非那些村民们能比的。

    哼!

    她冷哼了一声,继续往里走,想先找到那个村长把他揍一顿出气,却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什么“那臭娘们”。

    立刻竖起了耳朵,她隐身躲在了墙根后,却听那男子语气仓皇道:“爹,是那臭娘们先勾引我的,完了又跟我讨这讨那的,我不过是打了她几下罢了,也没想到她就这么死了,都是我的错,您打我吧!”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个女人,死了就死了罢,趁你爹还能摆得平,你小子也可以收敛点了,此事可一不可再。”

    那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冷冷地说道。

    璎珞听到这里,心里凉了半截。

    原以为真是什么山神娶妻,这会儿麻烦了,她就算是真的神仙也不能起死回生啊。

    而且,这两人说起一条人命,简直就和说一头猪一头牛似的轻易,那跪着的男子抬起脸来,璎珞看了过去,不过是个少年罢了,看着不会超过二十,却这般心狠手辣?

    “谢谢爹。”

    他笑嘻嘻地说道,方才那仓皇的神銫居然全都是装的。

    她有几分迷糊,这里的每一个人她都不认识,缘何她会进入这个幻境?这个幻境难道是孟鸟的回忆吗?不太像,如果是孟鸟曾经的经历,难道她不该是大摇大摆地打上门去,把这村长一家子全都打个半死吗?

    答应了那小男孩的事又该怎么办?

    她犹豫再三,决定去把那可怜女子的尸身偷出来,好歹也能让她的亲人知道这件事的真相。

    只是,当她真正站在了被关在柴房的“山神老爷的新娘”面前时,就连她十分自信这一定只是个幻境,这不过是从前发生的事情罢了,她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一切的一切理智都不能浇灭她心头的怒火。

    那女子根本就不是被打死的。

    她小心翼翼地掀开那残破的衣衫之下带血的小小身体,好几次都不忍心去看那面目全非的残骸,泪水早已涟涟而下,什么样的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是刚才那个少年吗?

    她几乎不敢信。

    人杏本恶,难道是真的吗?

    这样的魔鬼,有资格活着吗?

    原以为山神的新娘一定是个适婚女子,可是这小女孩,分明发育都未完全,薄薄的身子如同纸片一般,似乎一阵风就可吹走。

    她站起身来,握紧了拳头。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