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红霞满天,从村长家这个山坡往下看去,一片绝好风光,绿荫成片,碧水山涧穿流其间,纯粹的田园景象无比平静宁谧。

    山高皇帝远,在这个小山村里谈何寻求正义?

    她已然不是从前满腔正义却只会莽撞的她了,只是,那双无比信任她的眸子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思来想去,她最终拿定了主意,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完美的解决办法了。

    “本仙已经把你姐姐救了出来,不过,你姐姐颇有仙缘,我也问过了她,她愿意跟随本仙修行,就不再回来了。”

    “修仙之人行事本就隐秘,这是个秘密,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哦,即便是你的父母也不行。”

    她一本正经地说道,顺便还拿出了混元幡飞舞在了空中,做出一副飘飘然的仙人之状。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果然小男孩怀疑地看着她,虽没有质问,但眼中满满的都是不信。

    “本仙已然使了个障眼法,那些人仍会烧了你姐姐的身体,不过那不过是符纸所化罢了。”

    “你不用担心。”

    “那仙女姐姐,我姐姐,我还能再见她一面吗?”

    小男孩弱弱地问道。

    “自然可以。”

    璎珞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忙道:“晚上你父母都睡了之后,你就偷偷溜出来,本仙把你姐姐带到,带到”

    她犹豫了一下,小男孩忙道:“我知道了,山上那个废弃的山神庙,我姐姐最喜欢那里,常常去那里的。”

    “好。”

    她连忙点头。

    “到时候让你再见你姐姐最后一面。”

    “太好了!”

    稚嫩的小脸上,大眼睛闪闪发亮,看起来总算是放心了。

    “不可以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哦!”

    她连忙再次嘱咐道:“不然的话,你就见不到你姐姐了。”

    “明白!”

    小男孩终于开怀地笑了。

    在那之前,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把你姐姐的草帽借我用一下可以吗?”

    她微笑道。

    “当然可以了!仙女姐姐。”

    长长的山坡上,人烟本就稀少,今晚又是山神娶妻的大日子,大多数人都去了宗祠边上的祭祀广场上等着看热闹,唯有心中有鬼的人才不敢去吧。

    一个头戴草帽的女子跌跌撞撞地在暮色中走着,摇动的草绳缝隙间隐约可见她白皙的肌肤和尖尖的下巴,即便是一身农人的旧衣也难以掩盖她的绝色,最重要的是,她孤身一人,身边没有男子守护也没有父兄照拂。

    “小娘子,你是从哪里来的,我怎么从前没见过你呀?”

    “这位官人,小女是来寻亲的,请问苗家村怎么走?”

    她娇滴滴地说道。

    “哦,那可还远着呢,小娘子,不如去我家休息一晚,明早再行?”

    “多谢官人好意,不用了”

    “哎哟!”

    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那男子看去,这才发现她脚上的草鞋已然破了一只,怪不得走路这般不稳便。

    “真可怜,这一路可遭罪了吧。”

    “还是我们来帮你一把吧”

    他笑嘻嘻地说道,伸手就来抓她的手腕。

    璎珞挣扎着想要躲闪,却不慎被扯下半个袖子来,白嫩的手臂温润如玉,方才还躲在暗处的一帮混混无赖全都急了眼,一起围了上来,生恐少了自己的一杯羹。

    “急什么急。”

    那男子淫笑道:“人人有份。”

    “呵呵,官人说的是。”

    她娇笑道:“人人有份。”

    “这小娘子还真是有趣。”

    众人都哄笑了起来,男子伸手扑向那双白嫩嫩的手腕,就要把她抱个正着,几乎是与此同时,黄色的光芒闪过,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一动都不能动了。

    “这小娘们会妖术!”

    他忙喊道,想要回头去看,却连脖子都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绝美的女子一剑砍翻了他的兄弟们,那些平日里嘻嘻哈哈的狐朋狗友们如同被切块的豆腐一般,四散倒在了地上。

    “你究竟是什么人?”

    眼见血肉四溅,他这才知道害怕了。

    从来都是他随随便便的伤害别人,一边笑着,一边看着那些可怜虫求饶,没有受过痛苦的滋味,自然不知道自己给别人的痛苦是有多可怕。

    “我可是村长的儿子,你若是伤了我,我爹爹不会放过你的!”

    璎珞看着山间的火焰,笑道:“那就没错了,我找的就是村长的儿子。”

    “哎呦,我说这把剑怎么就这么不称手,不过杀了十来个小混蛋,怎么就缺口了?”

    她举起手中的剑,无奈摇头道。

    “这下可麻烦了,还差一个没杀死呢。”

    笑嘻嘻地看着他,她嗔怪道:“真讨厌,你们家铸剑的时候怎么也不铸结实些,现在我要拿什么来砍你嘛。”

    “呵呵,美人姐姐,我们无冤无仇,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唐突了您,都是小人的不是,求您饶小人一命吧”

    “若是您能放了我,我让我爹给您再打一把最好的剑,再恭恭敬敬地送您去苗家村,您就放了我吧”

    “我才只有十七岁,我还是个孩子呢”

    他痛哭流涕地喊道,一边四下观望,期盼有人能来救他。

    “其实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笑着点点头,煞有其事道。

    “对啊,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您就把小人当成是个屁给放了吧!”

    “哦,你误会了,我是说这刀虽然有些钝了,但是勉强还能用,反正不过是砍得慢点,最多就是疼一点罢了。”

    “又不是砍在我身上,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她笑嘻嘻地抬起剑身,一刀斩落了他的右手。

    “啊啊啊啊!”

    杀猪般的叫声便是十里外都能听到。

    “咦?有那么疼吗?真抱歉,我是不是砍歪了?”

    她歉然道,这一回认真地比了比,才一刀斩向他的肩膀,只是那刀太钝了,竟然一下子没能把他的胳膊砍下来,缺了半个口的剑身卡在了骨头上,她使劲抽都没能抽回来。

    “啊啊啊啊”

    他疼不欲生,终于倒了下去,只恨自己不能昏过去。

    一股清新的风在他面前拂过,他只觉得神清气爽,半点都没有想要晕过去的感觉,只是那痛得令人无法忍受的痛楚让他气若游丝,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你这个臭娘们,待我爹爹回来,一定会要你好看。”

    “是吗?官人,你说这刀怎么就卡住了,这下可好,小女得想办法把它取下来才行呢。”

    她好整以暇地来回使劲抽那剑身,每一个动作都牵扯着他的血肉,若是没有清心咒,只怕他早就晕得不能再晕了。

    只是此时,他睁着眼睛看着她,全身的意识都无比清醒,却一动都不能动,唯有在惨叫中不停地忍受着这酷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