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张志醒来的时候,眼前恍惚地看到一只红黑的蘑菇,他倒吸一口凉气,直吓得站起身来,发现自己正在一片浅浅的沼泽之中,浑身泥泞,破破烂烂。

    他怔怔地看着那只拇指大小的蘑菇,慌乱地喘着气,自己居然没死?

    张志原本是一个魔都小商人,大学那会儿学的广告学,这是一个杂七杂八什么都得学的文科专业。

    既要学绘画和设计,又要学文学和语言,还要学经济学、传播学、数学和机械制图。最奇葩还有一门创意学,那老得快退休的老教师,全程不停地解说各种脑筋急转弯,比如说:“你能做、我能做、大家都能做,一个人能做、两个人不能一起做。这是做什么?”。

    回答:“做梦!”

    毕业后,他运气还行,在一家世界知名的日本广告公司找到一份收入颇丰的工作,在里面混了几年。职位叫AE,就是客户经理。说是经理,其实手下半个人也没有,他必须自己接单,自己创意方案,自己设计,自己写稿,最后还要自己拟定合同,甚至催讨尾款。总之,一个人顶十个人用,还都是顶技术工人。

    一切靠自己打拼,他从不相信出门遇贵人这种事,起码他自己没见过。

    几年后,有几个大客户觉得这小子做事巴结,干活拼命,就暗地里偷偷联系他,让他做点私活。私活的报价比起公司报价低很多,可牛在利润都是自己的,所以他公司私活一起干,开夜车通宵加班成了常态。收入是不错,人却累成了狗。

    眼看着身体快不行了,这时一家超大型的客户,全球烤鸡快餐连锁品牌,找上了他要和他签个长期服务协议,前提是他必须辞职自己创业,否则免谈。

    张志熬了一整晚痛苦思考后,答应了。

    结果第一年收入巨减,苦不堪言,好在第二年开始,连锁品牌给的单子越来越多,这才缓了过来。他发了小财,招了几个员工扩大营业,成了名副其实的年轻帅气小张总。

    又过几年,三十二岁了,已经买了房和车,一屁股贷款。他是个挺传统的直男,觉得传宗接代、养家糊口就是男人的职责,就想着该是时候减少一点工作量,找个女朋友了,毕竟他光顾着工作,根本没时间谈恋爱。

    不管怎么说吧!张志的小日子,比上不足比下绰绰有余。

    可没想到的事来了,世界形势大变,魔都种了个大蘑菇,世界核平啊!

    当他看到翻腾着的亮红色蘑菇云的时候,他没有惊慌,他看了看三防电子手表,这一天是2058年冬天的某个傍晚18:00。从租借的办公大楼高层工作室看向窗外,一个闪着刺眼黑色光芒的蘑菇和一个圆圆的金色夕阳站在一起,他感到安静,一切都将逝去,他终于不需要努力了。

    然而他却没有死,这是哪儿?魔都吗?

    他周围是冰冷的沼泽地,很浅的水塘,他茫然四望,远处是高耸入云的雪山,近处是一大片暗藏危机的厚厚草地。空气倒是新鲜,没有一点工业污染的味道。也没有汽车喇叭的尖叫、人流拥挤的鼎沸之声。除了巨大的风声,一切都**静了。

    魔都没有山,所以这里是哪儿?为什么风这么大?

    张志觉得非常冷,自己的衣服已经在爆炸冲击波中撕烂了,羽绒服的前胸整个撕裂,破洞里露出了填充物,他只好用手捏住,人湿淋淋地蜷缩着。而且人冷就容易饿,他想找点吃的,可放眼望去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

    他习惯性地看看自己的手腕,三防手表还在,居然还能工作,时间显示18:00,就好像时间稍微凝滞了一会儿。看来时间还是老样子,这空间转移得有点大呀!

    不过他很快就不再想这些了,在长期的工作中,他习惯了不断面对现实。所以什么可考虑的,活着就得努力。

    风刮过来一段细瘦的枯枝,既然有枯枝,那就有树,有树就有可能有人家。虽然这样想,可他也不是野外生存专家,犹豫中,他忽然顺手捡起地上的枯枝,望天上一扔,正巧这当儿风停了一下,那枯枝掉下来没被吹走,枝头指向风来的方向。

    嗯!那就往这个方向吧,他顶着风迈步向前。

    云端里,一根连接天地的铜柱,柱子上有古朴的花纹,花纹之间,缀满了古金文的“天”和“三”两个字。

    狂风呼啸着,雷电闪耀的噼啪声中,有三名仙者环绕在天柱周围,似在警惕敌人。

    这三仙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子是中年模样,身着玄色深衣,头戴高冕。犹如上朝的官员一般,手持青玉笏板,凭空站在风暴中。这位是人伦始祖东王公。

    那女仙人外表不凡,头箍金色戴胜,脸似银盆眉似线,眯着一双丹凤眼。身下跨一头六尾猛虎,身着白虎皮短衣,一条黄黑虎皮长裙缝裁妥帖,上至肋部,下达脚踝,细细腰肢里一束丝绦扎紧,威风凛凛却不失妩媚。这位是大名鼎鼎的西王母。

    另一位男仙是个青年模样,双手合十,手臂上搁着一柄长剑。瀑布似的长发披肩,发色乌黑,却夹杂星星点点几丝白发。

    狂风大作中,他满头长发凌空飞舞,长发覆盖之下露出一张绝美的脸庞。只见他两颊清瘦,眸似金星,鼻如刀削,唇如宝玉。皱眉如浓墨皴石,闭目如流星明灭。此人名叫张道陵。

    暴雨忽然袭来,云间注雨不同寻常。三人却不为所动,默默不语,静待强敌。大雨在他们身边,好像能够自动避开一样,竟不能打湿他们一分一毫。

    云间一个声音传来,音量不大,每个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

    “哈哈哈,辛苦三位道友了。如此凄风苦雨,仍远来迎讶!在下不胜惶恐,幸何如之!”

    一个身穿黑缎兜帽披风,披风上背上用金丝,缀着九条龙的老人,手里拄着根短杖,赤足走出乌云翻滚的云层。

    闪电在他左近炸响,他却似浑然不知,犹如花园中闲庭信步。

    兜帽下,一张笑脸,面上皱纹纵横,肤色微微发蓝,白色眉毛,白色眼珠,额头上还有一道竖直的粗大伤疤。

    东王公上前深躬施礼,恭敬道:“前辈仙师在前,弟子不敢称长。仙师此来可是为了断柱?”

    “明知故问,则必有话要说,请讲便是。”

    东王公再施一礼道:“仙师之道源远流长,本就是毁天灭地的存在。天地之变,向死而生,这是自然之道,弟子原不敢阻挠。

    可是天命之革已循环亿万年,从不曾断裂天柱。天柱根自冥界,上接九天。事关三界,一旦断裂何止人间受苦。

    天界人界冥界三界绝通,又有不知多少生灵死魄,蠢蠢欲动将强行越界,仙鬼人混同一世,仙不仙,人不人,鬼不鬼,这如何得了。

    尤其是人界,凡人无力抵抗鬼神,年深日久,说不定从此灭绝。此劫难史无前例,哪怕日后天柱修复,亦不能渡劫。三界将不可重生,永沦地狱。”

    老人笑道:“地狱?那不是我的地方嘛,那里不错的,你们就当作已获重生不就行了?”

    东王公没想到他这么说,一时语塞。旁边西王母却喝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左右是一战,大哥和墟帝老儿有什么好说的。打吧!”说着催动猛虎,霎时风生两翼,云涌足底,便要开打。

    东王公急忙阻拦,“小妹别忙,让为兄说完话也不迟。”

    西王母与东王公是亲生兄妹,向来感情极好,见兄长阻拦,便停下脚步。

    东王公转身道:“小妹失礼,乃心怀生灵,请前辈勿怪。”

    墟帝不言,赤足之下,钻出一条巨大黑蛇,在他脚下盘旋成一个蒲团。他轻轻啪了啪黑蛇的蛇头,以示嘉奖。然后盘腿坐下。

    “老夫老了,腿脚不好,就坐着听你说吧!继续继续。”

    东王公神色微变,按下不悦,又道:“前辈是毁灭之神,管理人间兴衰不假,却不该偏离正道,动摇天界,残害冥府。

    重生之神可以修复人间,却怎能重生仙界,再立鬼府?这样一来,不是反而阻止了天地间的兴衰循环吗?还请前辈三思。”

    墟帝没回答,却看着张道陵,嘴角微翘:“这一世延康已灭、赤明当立。张道陵,你还没找到创世神吗?”

    张道陵站立一边,双手合十,回答了两个字:“没有!”

    墟帝摇头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今世居然如此无能,果然小白脸儿靠不住啊!”

    张道陵脸上一红,却不做声。

    “你们找不到创世神,就来与我为难,啧啧,我也是完成本职工作啊!唉!”墟帝佯装无奈道:“你们的创世神不是很厉害嘛!你张道陵当年那样强势,夸下海口,力保两汉千年。言犹在耳,这才四百余年,怎么就怂了?”

    东王公当即插话:“这是因为近来天界突发震动,创世之种遗失太过突然,不日便可找回。”

    墟帝扬声大笑:“创世之种你找不回的!你们根本不知道它在哪里,因为只有我知道。”

    闻听此言,三名仙人满脸惊怒,齐声斥责。没想到刚骂了几句,忽然一道闪电击中天柱。

    闪电击柱事属寻常,但这道闪电却不一样,中柱后闪电并不消散,一直插在柱中。

    三位仙人齐声大叫不好,只见那闪电已经变化模样,原来是一杆浑身雷电的三叉戟。

    张道陵急忙扑向天柱,一把抓住三叉戟,不顾雷电,猛力拔出。天柱现出裂纹,崩出无数铜块。

    西王母从虎背上跃起,刹那间在空中显出真身,是一条人面蛇身的巨大赤色巨蛇,身长竟一眼望不到底。她当即盘绕在天柱上,阻止崩裂。

    这边东王公也立刻出手,直接攻向墟帝。

    墟帝盘坐外地,依然微笑着,等着东王公杀到。

    东王公心下微惧,心知墟帝狡猾,手上便未用全力,只希望拖住他,让西王母有时间修复天柱。

    哪知道眼看即将交手,墟帝忽然不见了,只听到他得意的大笑声。

    天柱忽然全面崩溃了,铜块像雨点般砸向地面。

    东王公忽然感到一股吸力,将自己猛地吸上九霄云外。他心里着急妹妹和同伴,大叫着呼唤,却只听到呼呼风声-

    公元216年,天柱倒塌一年后,汉建安二十一年的夏天。张志已经到东王公府一年了。他习惯了自己的新名字,张白。

    只听得有人喊他:“张白,给我把那边的练功器械收起来。”

    “张白,把铜鼎刷一遍,等会儿要煮饭。”

    “张白,张白,哪去了这小兔崽子。”

    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孩跑过来,手里抱着一大堆武器和练功器械。

    “来了来了,您不是让我收拾器械吗?这么大一片,我来不及啊!”

    张白手指着外门练功的广场,这片广场占地有五百余亩,走一遍也要花不少时间,大概有前一世的三四个正规足球场那么大。

    啪,一个耳光,“还敢犟嘴!你认得字,快把这月信送去三清殿,这是要紧事,送晚了打死你。回来继续收拾,别想偷懒。”

    张白捂着脸,诺诺连声,接信便跑。

    从前世的老板变成今世的奴仆,被人人驱使,他实在委屈。

    不过这是个修仙世界,自己所处的是仙界,就是界于天与人之间的世界。这里的人寿命很长,只要努力,混个几百年不成问题。

    这么一想,他也就忍了。但是,事实上他也捞不到太多寿命,因为他经脉尽断,难以修炼,所以才成了奴仆,变成他人嘴里的废柴。

    他边跑边看着月信,里面写的是人间正在发生的事,这月信就如同报纸一般,只不过在这里,只有长老们可以看。

    他是近水楼台先看报,反正他不多废话,也没人管他。

    信里的内容真是震撼。

    是年初,代郡乌桓三部自称单于,有反叛之意。曹操所任原太守却无力控制,眼见即将成患。

    五月间,曹操以裴潜为代郡太守。裴潜颇有智勇,竟单枪匹马,出面安抚乌桓。三部单于大出意外,在裴潜恩威并施之下心服口服。将所掠妇女、财物等大半退还,还向裴潜表示服从,代郡稍定。

    这是真实的三国历史,张白本来就读过三国志和三国演义,还玩过多代电游,很多历史和人物还是记得的。

    这一年表面上,最重要的历史事件是曹操与孙权的濡须之战。

    但真正让他在意的,是这一年七月。曹操把南匈奴单于留在邺城,把匈奴右贤王去卑留在平阳。

    又把南匈奴为左、右、前、后、中五部,使其分散,居于并州诸郡。

    当时来说,这既安抚了南匈奴,安定了北方边事,又增加了并州与河北的人口,有利恢复生产,是一件好事。

    然而从汉匈杂居开始,各路外族不断进入并州与河北等地。百年后,终于酿成五胡乱华的局面。

    他记得那时汉人成了两脚羊,供人食用。又三百年后,原本中原占绝大多数的北方汉族,已经和其他种族人数相差无几,只有江南保持着汉族正统。

    这比起核武器来,也差不多了,张白长叹。

    如果没有五胡乱华,如果汉族可以早一些有能力出征世界,是不是就不会死那么多人?是不是也不会有后世的元蒙入侵,满清定鼎,八国联军,日寇屠杀?

    他也知道,以汉代的科技,汉朝的疆域已经是尽可能的大了。通讯也好武器也好,都不足以支撑扩疆。最重要的是运输工具,连帆船都没有普及的时代,妄言全球化,是痴心妄想。

    如果能能飞就好了,不过这里的仙界相当猥琐,居然成仙了也不能飞。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又有人叫他,“张白,林地里的仙果摘完了没有?”

    他急忙逃窜,嘴里喊:“我忙着呢!一会儿再说。”

    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