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四手木偶,现在的魂体是张白的白色神识。

    张白前世的专业是美学设计,对于建筑虽然不算最擅长,但也不是一窍不通的外行,最起码建造一个不漏水的简易仓库还是没问题的。

    四手的魂体白色神识,就是张白自己的意识,本来就会建造。张白画好图纸,给四手木偶配好工具,便可以任其在大岛上砍伐树木、搭建仓库。

    这件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如今这仓库早已完工,四手却还在每天挥舞斧锯,不停地搭建更多仓库。

    这样很好,省得在崇圣塔林大肆搭建,破坏风景。

    张白把米山转移到山顶,让四手把米袋全部运进仓库去。还让他照着赵家仓库的样子,制作地台、叠放米袋。四手很听话,任劳任怨,一切照做。

    原本还觉得四手很恐怖,这会儿,张白早就不这么觉得了,反而觉得四手超级可爱,简直是自己手下的第一长工嘛!

    当晚,张白又盗了两间仓库,手头已经有了六七万斤粮食。见月已三更,便偷偷溜出赵家,回了青城山脚下的屯兵庄园,那里一直为他保留了一个房间。

    第二日,他在庄园里睡了一个大大的懒觉,直到日近中天才起身。

    庄园里的兵士见阿胡拉玛突然到来,赶紧为他准备吃喝,张白随便用了点,便找了一匹马离开青城山,往刘巴府上去了。

    一路上他也不着急,沿途打听着行市,经过米粮店,还特意进去询问粮食行情。

    成都的粮市今日又有涨价,但是势头有些降低,估计赵家的财力也不可能一直如此支撑下去,张白心里更有谱了。

    见到刘巴,张白立刻告诉他,自己已经有粮食了,让他明天派人,到青城山下的道观庄园里去取。

    刘巴吃惊不小,连问他是哪里弄来的粮食,张白便开始胡吹,说是自己用船从西域运来的,昨日刚到青城山云云。

    对他的话,刘巴将信将疑,不过张白言之凿凿,也不由得他不信。反正有没有粮食,明天一看便知。

    张白接着便去了诸葛丞相府,找到了诸葛亮和诸葛乔,让他们明天也到青城山去,还让诸葛乔叫上邓良、霍弋、赵广,说是一起去看天上的飞船。

    诸葛乔没听明白,一瞬间觉得张白是不是发疯了,可又一看诸葛亮面色如常,一副丝毫不以为怪的样子,似乎早已知晓。

    他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不过既然张白让他叫人,那就叫吧!

    不过他到底还是不放心,于是有些迟疑地提醒道:“恩培贤弟,我等亲朋好友之间,什么话都好说。可千万别再叫更多的人了,怪力乱神之事毕竟不是正理。”

    张白笑出了声,“多谢伯松关心,明天你一见便知,无需担忧。”

    次日,青城山脚下,张白和罗蒙指挥兵丁,在庄园里平整出一大块空地来,为此甚至还拆除了一小片围墙。

    诸葛亮和刘巴都来了,刘巴还带来了大批的兵士和牛马车辆,准备运粮食。

    诸葛乔一脸忧虑地站在一边,身边是面色各异的邓良等人。

    这些人听到诸葛乔的传话时,也是人人懵逼,个个茫然。不知道张白为什么突然发疯,居然让他们合伙,过来看什么飞船。

    等到了现场,发现连诸葛丞相和尚书令刘巴也在,更是疑惑不定起来,难道真的有会飞的船。

    张白则忙着跑到空地旁边,在那座被拆断的残墙后面,将粮食从梦界中摄取出来不少。

    然后他才传音给飞船,命令降落。

    飞船上一片欢呼,他们已经在成都上空,等了两天两夜,终于可以降落了。

    成都今日天晴,蔚蓝的天空上,云间出现了五个黑点。

    这些黑点越来越大,地上的众人也渐渐看清楚了,于是他们的嘴也越张越大,惊讶地完全合不拢。

    直到飞船的形状也真切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地面上,除了乘飞船而来的拜火教徒以外,所有人都惊呆了。

    “扑通!”一个来运粮食的士兵突然跪倒在地,然后大磕其头。

    接着,更多的士兵,还有青城山的道士们也纷纷下跪,并且望空膜拜。道人们嘴里念念有词,他们这辈子都没这么虔诚过。

    刘巴也是惊愕万分,他虽然不信什么鬼神,可天上这么大五艘船,没法造假啊?

    诸葛乔等人更是吓得傻了,不知道该不该下跪,膝盖软了好几回,好不容易忍住了,手足无措间看向诸葛亮。

    只有丞相大人镇静自若,虽然也是非常欣赏的样子,但是并不像旁人那么震惊,似乎是胸有成竹。

    刘巴第一次感觉如此佩服诸葛亮,“不愧是卧龙孔明,胸有城府,见识广博,难道他竟然见过这等奇景?”

    张白也很佩服诸葛亮,不过佩服的是他的演技。

    “不愧是老影帝!”

    飞船渐渐降落在地面,停稳之后舱门打开了,里面一下子涌出了大批人员。

    当先出来的,正是陈曶郑绰二人,他们在空中远远就已经看到诸葛亮了。当年就是诸葛亮,从成都将二人派出西域,所以他们当然认得。

    此刻舱门一开,他们几乎是跑着来到诸葛亮面前,跪倒在地泣不成声。

    诸葛亮也早就知道,陈曶郑绰就在飞船之中,因此早有准备。当即上前一步,扶起二人,温言道:“两位将军请起,此去万里之遥,带回了我朝急缺的钱粮、人才、马匹、神器,实在劳苦功高。”

    陈曶哽咽道:“末将不才,西域道路艰险,难以全身,归来迟了。幸而路遇张白张公子,一力回护,这才不辱使命。”

    “陈将军谦虚,你与郑将军忠贞报国,不畏艰险,张公子早已告知于我。今日,奉大汉皇帝谕旨,两位将军听封。”

    陈曶郑绰二人一听是封官,当即再度跪倒。

    “陈曶与郑绰二人,奉旨远抚西域,播我朝威仪,全节而归,功劳殊甚。着陈曶为秉忠将军、郑绰为忠节将军,尽心竭力,为国效命。领旨谢恩!”

    陈曶郑绰当即领旨,两人一脸喜气,站起身来。这次的任务奇难无比,好在总算是结局圆满。

    诸葛亮接着又道:“张公子拟办第一近卫军,含陆空两军。他已向我建议,说你二人熟习飞船船务。因此,你们继续领空军事务,望为国勠力,重振汉室。”

    “谢丞相,谢汉皇帝。”陈曶郑绰一齐大声答道。

    这一幕,周围其他人是看傻了。

    原来这会飞的船,竟然是诸葛丞相派出去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