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飞船中的稻劳,并未出来见诸葛亮等人,他正忙着帮张白掩饰粮食的来源。因为张白声称,这些粮食是飞船运来的。

    所有的船员都归稻劳指挥,一部分去残墙处搬运粮食,另一部分则收起船上的气囊,停稳飞船。

    张白则有意把诸葛亮以外的几个人,引去其中的那艘战船参观,以避视听。

    刘巴诸葛乔等人哪里见过飞船,连听都没听过。

    就算是诸葛孔明,那也只是听说,并没真正见过,这时他表面装得正经,其实心痒难耐。

    所有人正想好好观赏飞船,张白一邀请,当即兴致勃勃、争先恐后地进了飞船。

    趁着没人看到的机会,稻劳指挥众人,将粮食一袋袋地过秤。不久,刘巴带来运粮的车马都装满了。

    正午时分,回成都的车马粼粼,大批的粮食被运入了国库,张白欠刘巴的粮食和直百一次就还清了,还附带了一些利息。

    不过刘巴并没有觉得高兴,因为他已经什么感觉都没有了。飞船的出现把他震惊得晕晕乎乎,同样被震惊到晕头转向的还有诸葛乔、邓良、霍弋、赵广等人。

    不一日,成都城中,爆传丞相向天神借粮,大批粮食已经运进城里,粮价是张不起来了。

    茶楼酒肆戏院之中,把天神坐着飞船下凡的事,说得各种头头是道,听得人津津有味,却又有些将信将疑。

    总之,今天的茶余饭后,话题是少不了的。

    不过对于赵家,这件事并没有影响到他们。

    张白的钱庄已经把本金交割过来了,七万大钱再加上相当于两万大钱的粮食。

    赵家家主赵柏和儿子赵信,两人很满意,这一回周转,原先的十万直百大钱,如今已经变成了七万大钱,减少了钱币,换成了大批粮食。

    换句话说,他们终于把三万没用的直百,换成了值钱的粮食,这等于是大赚了一笔。

    这消息,很快也传到了二当家的赵勋耳中。赵勋于是特地前来大哥赵柏的院子道喜。

    两人正云淡风轻地聊着家常,门外突然来了管家。管家见两位老爷在说话,有点不敢上前,只在门下等着,不时地用眼角瞄着堂上,似乎有急事的样子。

    赵勋看见管家的样子,偷眼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兄长,见他似乎完全没察觉的样子,忍不住提醒:“大哥,管家的,好像有急事找你,我就说到这儿吧!这就回去了。”

    赵柏却摇摇头,“出不了事,你安坐即可。”

    原来赵柏早就看到管家了,赵勋心里一凛,面上笑呵呵地便没有动身。

    “你有什么事,比我们兄弟谈话还急。”赵柏冷声对着堂下道。

    那管家额头冒汗,赶紧上堂磕头认错,“小人知错,不敢冒犯。只是今日粮市上忽然谣传四起,小人怕有闪失,特地前来禀报的。”

    “哦!什么谣传?”赵氏兄弟一起感兴趣起来。

    “有人说,昨日丞相去往青城山祈福,得天神护佑,赐予粮食数万斤。还有还有会飞的船五艘;尚书令刘巴今日已经把粮食运入了成都国库。今日大街小巷,传得沸沸扬扬。”

    会飞的船?赵氏兄弟两人,听完这话,相对一眼,忽然一起大笑起来。

    “这一定是诸葛亮那厮,想让我们把粮食低价抛出,为稳定粮价散播的谣言。”赵勋笑道。

    “也就是这班蠢货下人,会相信这等无稽之谈。”赵柏也气得笑了。

    “大哥别怪这些下人,他们没读过书,哪里懂得不语怪力乱神的道理。虽然愚蠢,但到底是在为赵家担心,是个忠诚办事的。”

    赵柏听了点点头,端着家主威严对管家说道:“回去告诉所有下人,这谣言必是官府所散布,若有便宜粮食继续收购,那些鬼怪之事,虚无缥缈,不值得惊乍。”

    管家一头汗,他本来就不想来报这个信,可万一要是真的,他知情不报又怕被责罚。刚才好在二当家帮自己说了一句好话,要不然大概当场就会被责罚。

    他一边连声答应,一边退下去,眼光向堂上的赵勋扫了一眼,满是感激。

    赵氏兄弟俩又继续聊了一会儿,赵勋这才离席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赵柏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忽然皱起眉头,他屏退了周边众人,一个人坐在堂上。安静了一会儿,忽然一声轻微的呼哨,屋梁上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人影十分诡异,其身形若隐若现,停留之处似乎空气都是扭曲的。身影摇摇晃晃不断变幻着,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随时会离开一样。

    “探查谣言源头,速去速回!”赵柏小声命令道。

    人影微不可查地鞠了一躬,然后无声地消失了

    当晚,张白没回成都城。

    一来青城山这边忙得很,不但要储存剩余的粮食,而且还要把张白藏在梦界中的绢帛丝绸,全部搬上飞船。

    张白从来都很紧张飞船的安全,要求他们赶紧搬运完毕,赶紧升空。在飞船还没升上天空之前,他觉得还是在这里看着比较好。

    再一来,青城山离赵家庄园相对近些,今晚还要再去一次赵家的粮仓。

    当晚,第二次去粮仓,张白已经熟门熟路,木猫和透明神识只负责在周边望风即可。

    他随便挑了一间仓库,先用舍利子把粮食拉入梦界,然后在里面逛了一圈。因为上一次逛粮仓,他就觉得缺了点什么。

    是什么呢?他想了好久,终于发现是缺少了一个地窖。

    古代没有冰箱,除了谷米以外,酒肉的贮藏需要比较低的温度才行,所以大多数粮仓都会有地窖。

    现在的这间粮仓,看上去已经空空荡荡,但是屋子角落里,果然还是发现了木制的翻盖式样的小门。

    打开门,有一个台阶。张白谨慎放出了神识望烟客,下去查看情况。

    底下并没有危险,张白下来,看到的是满地窖的酒桶,原来是个储藏酒的地方。

    密城那里买酒不易,正好可以用来犒赏三军,提提士气。他也不客气,将底下的酒桶照单全收,摄入塔林。看看没什么东西可拿了,他又去了下一个仓库。

    这一晚上,他收了三个仓库的粮食,多达十余万斤。又从地窖中,获得了酒、肉、盐巴等物品。

    “下一次大概不能再来了,被盗走了那么多粮食,赵家早晚会发现的。”

    他心里想着,就把木猫和神识统统收回,趁着月色,赶紧离开了赵家。

    然而就在他离开的时候。

    赵家粮仓附近,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寂静无声的黑夜里,传来一声“咦!”

    声音充满了惊讶和意外。

    “猫呢?”

    月光下,局部的一团空气突然扭曲变形,光线像水一样被聚集起来,出现一个人影。

    这人影一开始难以分辨,既像真实的肉身,又像虚假的光影。它慢慢走向一间仓库,一边走,影子一边清晰起来。

    这间仓库,就是刚才张白去过的其中一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