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个黑影,就是赵柏派出去监视张白的。

    在见到张白的那一刹那,他就确认了,这个张白是他认识的,就是那个东王公府的逃亡者。

    但是他也深深地震惊了,这个张白的修为,可不是从前的废柴,自己的修为虽然大有长进,此时却无法确认张白的修为境界。

    这只能说明一点,张白如今的修为在自己之上。

    这简直太不可能了!

    为了获得今天的修为,自己是怎样的辛苦,付出了多么大的牺牲,他区区张白凭什么?

    要不是张白运气好,当日遇到自己,他岂能活到今日。

    要不是他念在张白是废柴一个可怜兮兮,他早就做了自己剑下之鬼。

    更重要的是,要不是他出手杀了自己的师父,就张白那个废柴,早晚会被恢复功力的石龙道人像臭虫一样捻死。

    他就是风远迫,东王公府核心弟子,如今东荒山上下最受瞩目的新秀。

    他从不甘于人下,为了修炼,他杀了自己的师父石龙道人,投靠了入仙的玉真子,又压倒了江鼎盛、武罗、吉韦、吉夷等一干人。现在的修为,达到了青年一代的顶端,渡劫境。

    这个境界,甚至接近了他原来的师父石龙道人。

    对他来说,修炼之路虽然艰险,却总算是达到目的了。

    然而今天,蓦然身前又多了一个人,还是原本的废柴张白,这让他如何不恼。

    是不是这小子得到了什么机缘?

    总之。挡我者死!

    这一日,他从庄园跟着张白到青城山,又从青城山跟回庄园。

    在青城山,他又一次惊讶地看到了飞船,这东西他之前在白沙瓦就见过,不过也只是匆匆一瞥。

    飞船的事,玉真子曾让他不要外传,还愿意以此为条件,收下风远迫为徒。

    风远迫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玉真子要这样做,但是他曾经杀师,地点就在白沙瓦,自然不愿多说白沙瓦的事。

    现在既然能投靠玉真子,那更是再好不过了。

    于是他便紧紧闭嘴,因为没有人证,在东王公府和血冥法教,飞船之事依然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

    如今近距离又看到了飞船,风远迫不禁有些惊叹。即使不说修为,这个张白能造出如此神器,已经算是个人材了。

    他本想出手毁掉一艘试试,不过这么大一艘船,在上面打几个洞也不见得有什么作用,反而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当天夜里,他蹲在张白居室的屋顶上,正想着是不是可以趁其不备,索性杀了张白。

    一只猫,突然跳到他面前。

    这是一只黑色的怪猫,月光朦胧看不清具体样子,只感觉它行走时姿势有点僵硬。而且,这只猫十分警觉,一直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观察。

    夜幕中,风远迫的身形飘忽不定,让人难以察觉。这是因为他练就了新的功法,荫蔽之术。

    那只猫好像不觉得累的样子,盯着风远迫看了很久。风远迫生怕怕被看出行踪,不敢稍有动作,两边僵持了好久,这只猫才离开。

    风远迫松了口气,转身却发现,张白的气息从房间里消失了。

    他大惊失色,赶紧四处查找,总算被他发现了泥地上的几个脚印。

    青城山下,此时刚刚开发出来,农田和荒地还占了大多数,白天人多,脚印匝沓,但是到傍晚时,已经被兵丁打扫过一遍。

    现在看到的脚印是新的。

    这脚印一串,离开了青城山庄园后门,消失在面向赵家庄园的方向上。

    难道是去了赵家?以张白的胆大妄为,不是没可能。这小子曾经在帕提亚和贵霜皇宫里偷进偷出、肆意横行,一个赵家庄,肯定吓不住他。

    风远迫觉得自己的判断很有道理,便只身返回了赵家的庄园。

    可是他回来才发觉,面对好大一片赵家庄园,自己根本没地方去找张白。

    他有点沮丧,只好用荫蔽之术隐身,在庄园转了一大圈。

    直到临近粮仓附近时,忽然他发觉了一道目光。这目光正炯炯有神地盯着自己。

    他吓了一跳,转头看去,竟然又看到了青城山庄园里的那只怪猫。

    风远迫心头狂跳,什么猫可以跑得比自己还快,而且从青城山到赵家,这么远的距离,一只猫如何过得来。

    有猫妖?

    他心头一紧,马上又镇静下来。一定是有人,把它从青城山带过来的。

    如此的话,就只有张白会做这样的事了。

    终于找到你了!

    忽然,他眼角余光中,发现仓库的窗棂间,一道难以察觉的银色反光,一闪而过。

    仓库里有人。难道是张白?

    他跑进仓库里干什么?

    他犹豫了一会儿,正想甩开那只猫,冲进仓库里,没想到那只猫倒先有动作了。只见它悠悠闲闲,慢慢踱步到房檐处,接着呼地一下消失了。

    “猫呢?”他失声惊叫了出来,虽然声音不大,但高手行止不容有失。

    果然,四周突然变得极其安静,所有的异常动静都不见了,只剩下了风声虫鸣。

    风远迫赶紧四处查看,这一次什么线索也没留下,连脚印都没有。他明白,张白说不定是察觉异样跑了。

    轻叹一口气,他现身粮仓之外,推门进屋。

    粮仓没有锁,这简直难以置信。

    屋里黑沉沉的,风远迫散出神识,查探周围无人。便拿出火折子点燃后,查看仓房。

    仓库里空空荡荡,仓库一角的地窖门被打开了。

    出事了!风远迫猛然意识到,那个混蛋张白,好像是来偷粮食的

    成都大城里,张宅的后门,那几家属于张白的铺面突然一次性全都开张了。

    原本卖铁器、卖茶水的店家们摇身一变,忽然都成了米商。再加上原先这里就有一间赵家的米粮铺,这条后街一时竟然成了专卖粮食的市场。

    赵家米粮铺,此时正关着没有开门,其他几家却以低于世面的价格不断卖出粮食。粮食降价了,这事飞一般传遍了成都,很快店铺外边排成了长队。

    这一回,赵家想要惜售就变得困难了。

    毕竟有了便宜的米粮,不买赵家的可以买别家,成都粮价再也涨不动,价格很快就停止了上涨。

    赵家的米铺再也挺不住了,不一日,忽然也全线开店,并开始按照市价出售粮食。成都米价微降,百姓这才安下心来。

    刘巴和诸葛亮得知消息,又是一番庆贺。

    这一次,与赵家斗智斗勇,赵家失窃了部分粮食,又没有保住高粮价,算是损失了一点。

    张白虽然获利颇丰,但是成都粮价比从前到底是高了,而且还被赵家逼得,不得已冒险盗粮,张白自己都觉得有点没脸。

    这样算来,双方大概打了个平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