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当天,诸葛亮得到了他的新任务,张白告诉他,让他赶紧帮自己寻找木匠,最好要单身狗,或者愿意举家搬迁的也行。

    人数越多越好,每找到五十个木匠,给一块月石的灵气。如果凑够三百人,就教他一门新的术法,叫做星辰之术

    其实按照诸葛亮的修为,学习星辰术实在有点早,而且星辰术颇有风险,把这个术法当奖励,张白私心大大的。

    前一天晚上,张白通过星辰术,上了亚当号视察。发现亚当号已经过了江夏,再有一天大概就到吴国首都建业了。

    必须回一次吴郡。

    无论如何,自己的家族还是要联系起来,这一个世家子弟的身份,大概是这一世自己得到的唯一金手指了。

    所以,这层关系还是要好好维持的,大不了祭个祖,磕个头,再哭几声呗!

    问题是这边的诸葛亮,死乞白赖地不让自己走,简直成了大包袱。

    于是他才想了这个馊主意,先教诸葛亮星辰术,让他觉得有本事随时联络到自己,同时又可以充做奖励。

    诸葛亮哪知道这些,兴奋地领了任务,心想怪不得之前给自己月石当奖励,原来这不仅是辅助道具,而且还可以当成灵气的容器,不断地给自己奖励。

    系统很照顾自己嘛!

    好是好,就是这系统老想跑。

    之前老去缅甸,这会儿又要去苏州了。

    说是去祭祖,再收购粮食,可他一个穿越者,祭个鬼的祖。收购粮食嘛!他说的好听,买来的粮食又不是给蜀国的,肯定是拿去养他自己的西方军队。

    总算今天知道了,有个术法叫做星辰之术。听上去它的效用类似瞬时空间移动,而且这移动范围好大,据说只要做好标记,连罗马也可以瞬间到达。

    为了学习新的术法,诸葛亮决定放张白走,反正是拦也拦不住。

    在传授了星辰之术后,张白将稻劳引见给诸葛亮,让稻劳在自己回来之前,继续指导诸葛亮。稻劳当然明白星辰术的危险,立刻答应下来。

    之后,张白便去了亚当号

    半日之后,建业上空,亚当号从厚重的云层间,无声地探出头来。

    长江犹如一条闪闪发光的带子,即使不是晴天,依然反射着天光,耀眼夺目。

    亚当号在张白的指引之下,从长江上空调头,一路南下。

    吴郡就是后世的苏州,在太湖边上,太湖硕大,寻找起来不算太难。

    也就一天时间,飞船已经到达太湖上空了,之后便是如何找到张氏本家的问题了。

    飞船可以继续向东飞行,张白已经给金赤带来了不少补给,其中就有从赵家盗来的酒肉。

    他还带来了几个伙伴,就是灵灵、猪猪、僧会,还有一个土蚤。

    僧会此时也已经是修炼者,而且也学过星辰术,他天资聪颖,又遇到于吉这样的高人指导,所以进境飞快。

    张白便起了心思,要说如今的成都,如今既有血冥教,又有各方政治势力,早已没有安全感了。

    为了保护这三个小家伙,土蚤几乎是全天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守护。

    经过这些日子,张白对土蚤已经很放心了,他不但一直在观察土蚤的行动,还曾经趁土蚤休息,偷偷用月境之术,查看他的梦界,结果一切如常。

    所以,他此时就想着,索性把灵灵他们拉上亚当号,反正灵灵本来就到了需要静心修炼的年纪,再加上他从小住在英山岱岳观寂寞惯了,又有猪猪陪伴,也不怕船上无聊。

    这样一来,三个小家伙都安全了,亚当号上,金赤也不会太过寂寞。

    他把想法一说,于吉等人都很支持,灵灵也不在乎,他觉得可以出力,帮忙找到沐镜也挺好,况且还有猪猪和僧会在一起。

    僧会则更不在乎了,只答了一句:“若心有住,则为非住。”便同意了。

    于是,当亚当号来到太湖之后,张白决定自己下船。

    飞船成员们继续向东,开始跨越大洋。

    不久,亚当号越过太湖来到东岸,正巧是晚上,趁着夜色,飞船将张白放到陆地上。

    同时下船的,还有土蚤和式神小黑。

    他目送亚当号离开,传音里还在再三叮嘱。

    在大洋上飞行时,猪猪应经常瞭望,小心远方的云层和天气。尽量把高度保持在云上,或者绕过云层飞行。如果到了对岸,不要急着降落,务必与自己取得联络后,再徐徐图之。

    直到飞船消失,张白才回过神来。

    他看着楞楞的小黑和土蚤,挠了挠头说道:“看来先得找个休息的地方,睡一觉再说。”

    四周黑乎乎的,他们也不认识道路,反正就随着脚下的土路,一条道走到黑吧!

    这一走,直接走到了日头微明。

    乡下的一间小客栈里,店家清晨早起,正在起火做饭,为客人准备早点。

    冷不丁张白和土蚤进来,一屁股坐在店里的大堂上。

    开门就迎客,这倒是好兆头,可这两个人吧

    张白还好,看上去就是个富家公子,就是年纪小一点。另一位就很难恭维了,一眼看过去,猛不丁还以为,来了个大号的佝偻病鬼,吓人一跳。

    不过店家也能脑补,大概是公子哥的家丁、保镖或者仆人什么的。

    不管怎样,生意还是要做。

    店家赶忙上前招呼,看这两人是走了很长的夜路,裤脚和靴子都被露水打湿了,尤其是那个小公子,更是累得四仰八叉,几乎是瘫在店里的长凳上。

    “哟!公子哥这是打哪儿来的?像是走了一夜,真是辛苦了。可是要点早饭?”店家擦抹着桌子,笑着问道。

    张白腿酸得抽筋,躺在凳子上也不起来,“有什么好的早饭点心,只管端来,再来一壶茶。”

    接着他还轻声嘟哝了一句,“有咖啡就好了。”

    “卡?什么?”

    “没什么,上茶,我渴死了。”

    “小店里有上好龙井,可要上一壶?”

    “行!”

    那店家欢快地应了一声,立刻回厨房忙活起来。

    他早就偷偷打量了张白,身上穿的戴的全是蜀锦织就,脚上蹬的一双皮靴是坚固的牛皮,靴口露出毛皮。最特别的是这孩子的右手,这天气居然还套着一只手套,这手套也是蜀锦织就,又薄又轻,绣着古朴暗纹,看上去就很值钱。

    果然是富家公子,就这身打扮,也不怕他付不出钱。

    店家兴冲冲回到厨房,打开了一个鸟笼子,里面养着几只鸽子。

    他双手捧出一只鸽子,在它腿脚上套了一个漆成红色的竹套,然后从窗口,扑棱棱地把鸽子放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